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怎奈流年 [目录] > 第20章:20、没有爱就不用做了?(强烈求收)

《怎奈流年》

第20章20、没有爱就不用做了?(强烈求收)

淡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微颤,这是何等销.魂的感觉!她温润又糯湿,紧紧地包裹着他的炽烈,那种紧是在叫他马上要发狂。

“你混蛋!夏烈!我不会放过你!我爸爸妈妈会找你算账!”韩雪紧咬着牙,嘶声低吼。

她爸爸妈妈?

马上!他额上青筋暴跳,像是疯了一般,激烈地,有力地,快速地,撞击她,让粗壮的男性在她紧窒的,柔软的,温热的密道抽送……他要冲破着她紧紧的包裹,紧实的缠绕。甚至要撕裂她!贯穿她!他要用这样的方式告诉她:他要把她燃烧,烧得体无全肤!

“啊……”撕裂一样的痛楚,韩雪一身的飙了冷汗。可,他一下又一下的摩擦,有那么一瞬间像是被电打了,禁不住喊了一声。

夏烈是一个敏锐的人,此刻!她的身体每一寸,每一缕,都是致命的诱惑!加上这一声,更是没了心神一般。他一边告诫自己要清醒,一边又被她动人的躯体诱.惑着!好辛苦!

他强而有力的每一次撞击,她都觉得痛楚得无法承受,剧烈的震颤,每一下都要晕眩一般。

韩雪狠捏着被角,无法抵抗他的撞击,唇咬得死死地,甚至有种腥咸的味道,她始终弄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所以最后还是问一句:“夏烈,你我并不相爱!”

“爱是什么?没有爱就不用做了?”他又强势地分开她,在她耳边狰狞低语,不可意思的速度……撞进。

那一个晚上,韩雪迷糊之中,总感觉到那个叫做夏烈的男人一直没离开她的身体。

………………………………绯的分割线…………………………

第二天,当韩雪长长的眼睫毛悠悠张开。

“醒了?”低沉的男音在身边响起。

韩雪骤然醒了心神,昨夜发生的一切,她倏地双颊绯红,羞得无地自容!马上,下身也像是被提醒了,撕扯一般的狠狠疼痛。

韩雪死死捏住被角,瞪着他:“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他眯起眼,邪佞色起:“我以为你会要我负责。”

“不需要!——我要离婚!否则,我有办法叫你身败名裂!”韩雪知道自己父亲的能力,他绝不会让自己的独生女那样不明不白的被污辱!

夏烈像是听到了本世纪最最好笑的笑话:“老婆!我不会离婚的。你不知道吗?军婚不能离。二则,我丝毫不介意身败名裂。”

“你知道我爸爸是谁吗?”韩雪抓紧了被单,愤愤问道。

“你爸爸?”他冷笑起来,眯起了凤目,手攥紧,唇抿成了冷得彻骨的一条线:“你爸爸,韩憬谦,明夏总裁。谁给起一个名字叫明夏,你知道么?”

韩雪一怔,她爸爸亲手创立的民营银行为什么叫明夏?她根本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这是你妈妈起的名字!”他眸光凛然,特别是讲到“妈妈”二字,似乎有着不可解的恨意。

韩雪茫然地看着他,他却突然敛起怨恨,奇怪地笑笑,一翻身,再次把她压在身下,邪肆地在她的脖颈吹热气:“今天,不能出操吧?禁闭久了,去见见太阳吧。”

………………………………

PS:不看文要收藏哦,收藏的菇凉会变漂亮。

……本章完结,下一章“21、烈日下寒颤(强烈求收)”↓↓↓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