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怎奈流年 [目录] > 第28章:28、非要置她与死地不可(求收,求评)

《怎奈流年》

第28章28、非要置她与死地不可(求收,求评)

淡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办不到。”夏烈冷冷地说。

“夏烈!你什么意思!”韩雪双手握成拳,看着他。

“什么意思?看看包包不就知道了吗。此地无银三百两么?”他还是不看她,一脸的寒气凛然,咬紧嘴唇,似乎是要下定决心一定要做那一件事。

保安主任看了一下夏烈,咬咬唇,下了决心赌一把,把手伸进了大包包。然后,拿出来的是3款新型维多利亚的秘密内衣:“小姐,这里是三件内衣,看价格应该在一万二千八百块人.民.币。你并没有经过柜台付账,就放进了你的包包……”

他正要发话,夏烈却冷不妨夺过一件内衣,“嘶啦”一声,撕开了里衬,“啪!”一下,一包白色的晶状物掉了出来。

他弯腰捡起,掂一掂,眯起眼睛,又放在鼻子下嗅一嗅,转身对身后的警.员说:“20克,冰.毒。”

“我没有!”韩雪小脸变得煞白,身体控制不住的战栗。20克的冰.毒,意味着什么!?

夏烈再次狞笑,拿起那三件的内衣,眼睛紧紧盯着韩雪,嘴角的恨、狠,如此地明显,谁都可以看得出,他非要置她于死地不可,“撕拉!——撕拉!”维多利亚的秘密内衣一一被撕开。

“吧嗒!——吧嗒!”两包白色的晶状体,那样的白光,刺得韩雪睁不开眼睛。

“人证物证俱在,你可以抵赖吗?”他冷笑彻骨,威慑地看着她。

“人证?谁是人证?你吗——夏烈!!”韩雪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尽量压下心中的愤怒与恐惧,咬牙问到。

“是我。”他的声音低冷到像是来自地狱。话落,他一转身。快步走了出去。从警员的手上拿了亮澄澄的手铐。

夏烈眼眸中些许的歉疚在背对韩雪的时候,让文可澄越发看得清楚。文可澄背脊潺潺地冒着冷汗:头儿为什么要这样做?这个女人何时得罪过他了?得罪了也不至于如此啊?随便冤枉一个好人是比犯.罪还可耻——这句话是他夏烈说过的。

周毅瞳也明白了,当然也认出了这个人,她真不可以相信,他至少是韩雪名义上的“丈夫”吧,怎么有一种非要把她撕碎的决然?她紧紧抓住韩雪的手臂,真不会可以说一句什么话来挽救她的雪雪宝贝。

“哥,韩雪不是那样的人!”夏泽一下搂过正在簌簌发抖的韩雪,着急地喊,额角的汗珠密密麻麻。

这是夏泽第二次直接为了韩雪向他求情了,还竟然搂住了!夏烈他倏地皱紧了眉,眼睛狠狠凝看着夏泽搂着韩雪的手臂,语气更是冷冽:“你认识她多久了!?”

夏泽没有被他凛冽吓到,毕竟他是自己二十年来一路照顾自己的哥哥,要不是他,自己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他对自己比任何人都要好,就是母亲父亲也不能与哥哥相比。

他相信,哥哥不会随便怀疑一个人,只要他在劝说一下,事情还会有回转的余地。

夏泽朝韩雪点点头,给她一个安慰的眼神,一手擦了额上的汗:“不算认识,但是她刚才采访了我。她不是那样的人!”

“不是?”他冷冽地眼睛盯看着夏泽,夏泽从来没有见过哥哥有这样的表情。

“你对她有多了解?你知不知道她是谁?”夏烈一手从夏泽的臂弯中扯出了韩雪,抬起她的手,“咔”一下铐住了她。

…………………………………

PS:小绯会给你一幕又一幕的精彩。亲友么么~~~收藏,点评,多多提意见。

……本章完结,下一章“29、半小时你就对她那样紧张?(求收,收收收)”↓↓↓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