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怎奈流年 [目录] > 第42章:42、旧事(求收)

《怎奈流年》

第42章42、旧事(求收)

淡绯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从客厅到卧室,从沙发到床,都有两个小时了吧?韩雪的腰都快被折断了。他才放过她。

他一侧身,睡了。

看着他熟睡的俊颜,就算睡了,眉头也是微微拧着,为什么啊?他有烦忧么?韩雪轻轻叹了一口气,她也倦怠之极,扯过被子,倒下了。

早上七点,韩雪在生.物钟的召唤下张开了眼睛,但全身还是像被车子碾过了一样,又酸又软。管家敲敲门,告诉她:“韩小姐,我是花姐,少爷已经回部队了。这是河边氹仔记的香滑鱼片粥,少爷亲自在早上六点排队买的。您吃完了再睡,学校那边少爷已经帮你请了一天的假。”

韩雪笑笑,让花姐离开。毕竟她自己也是银行家的千金小姐,工人们周到小心的伺候也不意外。

粥好香好稠,鱼片是早上四五点的时候,河水最静时候捕捞的白鲫鱼身上最肥美的部分,片片鲜美。那是一种幸福的味道。

自己沉沦了吗?怎么可以这样?她不能坐以待毙,更不能到了最后才伤透心扉。

韩雪咬咬牙,掏出手机,尽量平静着声音:“爸爸?”

那方,传来温厚的笑声:“怎么了?有空给老爸打电话,今天不是父亲节吧?”

“爸爸!我有一个问题——明夏的名字是谁起的?为什么要叫明夏?”

那边像是突然顿住了,韩雪喊了好几次的“爸爸”,韩憬谦才缓缓地说:“为什么要问?”

“好奇呗。”韩雪手心再次冒汗,看来这里面有着不可言说的秘密。

“你妈妈起的名。为了纪念一个朋友。”

——为了纪念朋友?

……………………绯的分割线…………………………

客厅里静静的,妈妈在俄罗斯还没有回来。

爸爸头发依然浓黑,两眼依然闪着犀利的光彩,只是在独生女的面前,显得温和许多。他手里捧着一杯久已凉了的铁观音,开始叙说:

韩憬谦在二十多年之前,在西北参过军,与夏明骏是同一个班。那一年,有一个民工团来表演。

那个跳天鹅湖的女孩,叫陶莉洁。好多人都喜欢她,但是表现得最为明显的是韩憬谦跟夏明骏。但是,夏明骏为了留在军中,不得不舍弃了这一份爱情。

后来,他娶了一个在部队里当医护员的女孩,叫盈芬。

…………绯的分割线………………

“然后呢?”韩雪不相信这样简单,妈妈用“明夏”来命名自己丈夫的集团,其中是不是表示对夏明骏的一种情感?

韩憬谦却摇摇头:“不是为了夏明骏,是为了盈芬。”

韩雪蹙眉:“爸爸,你喜欢过盈芬?”

韩憬谦苦涩地摇头:“我没有喜欢过盈芬,可是……盈芬喜欢过我。明骏和盈芬结婚后,心里还是有着你妈,所以调动机会一到,他便匆匆南下。当时,盈芬生下来第二个孩子。得了产后抑郁症,她觉得……第一个爱人,陶洁莉抢走了,如今丈夫又奔她而去。一下子……想歪了……”

韩憬谦说着说着,不由得双手震颤起来。

“爸爸!”韩雪握着父亲的手臂:“慢慢说。”

韩憬谦似乎是极致疲累,长久的沉默,然后才长长舒了口气,说:“她带了两个孩子,从西北来到A市……在空军司令部,放了一把火,……”

“一把火?”韩雪一下惊栗住。竟然在司令部放了一把火!那是一种什么罪过!

“嗯,”韩憬谦难过地点点头,声调沉缓:“她被送进了监狱,不足一年……”

“啊?”韩雪心里像被一把刀划过:“不足一年怎样啊?爸爸?”

“她就去世了。”

…………………………

PS:第一个地雷解开了!并不复杂,但足以留下可怕的祸根。世间里的爱恨情愁总是这样纠结不已。

亲友,请收文哦。这个真相只是韩憬谦的一面之词,别人的理解又是怎样呢?一定要往下看。

……本章完结,下一章“43、公事公办@逢场作戏(地雷遍地,跟文必看0)”↓↓↓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