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冥王剑 [目录] > 第1章:第一回 武林怪事(1)

《冥王剑 》

第1章第一回 武林怪事(1)

水静泓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绵延数千里的天山山脉,有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如冲天玉柱,常常被传为仙宫神殿的所在。此峰便是托木尔峰。

说来也怪,有一百多年的时间,竟无人得知托木尔峰的情景,这也并非无人攀登过此峰,只因太高,没有几人能攀到绝顶。偶有上去的,却再不见下来。久而久之,提起"托木尔"三字,人们都觉得神秘莫测,但其实不过是有个神秘的门派住在这山峰绝顶--冥王剑派。

这个门派百年来除了附属其的二十一门派之外,没有人知道。直到百年后,一个身负绝世武功的少年出现在江湖上,掀起了腥风血雨,才揭开了这个门派神秘的面纱。它究竟藏怎样的秘密?为何百年来隐于这苦寒之地?此门中人各个武功高强,足以称霸武林,何以躲在这里不问世事?唯留下一句耐人寻味的祖训——永不助宋。

二十年前……

华丽的冥王宫大殿正中的椅子上,坐着一位年近五十,却仍旧丰神俊朗的男子,周身散发着王者之气。他正是现任的冥王宫的宗主,上官宇。从他紧簇的眉宇间,看得出冥王宫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

大殿的两侧站着冥王宫众,殿中跪着一白衣少年。身姿挺拔,相貌非凡,浑身上下透着凛然正气。

上官宇紧锁着眉头,看着这白衣少年,一字一句得说道:“残害同门,乃本门第一大罪,你可知罪?”

“弟子知罪,请师父责罚!”白衣少年似乎没有半点惧怕。

上官宇痛心得盯着他的弟子,怎么也想不透,为什么会是他?这少年的品性他素来了解,以他的善良怎么会忍心伤害同门?

“责罚?你给我说说看,为什么要对飞忆下那样的毒手?”上官宇的表情因痛苦而扭曲着。

“师父,请您别问了!您责罚就是!”那少年似乎并不想解释什么。

“好,好!拿冥王剑来!”上官宇狠了狠心,根据冥王宫的规矩,残害同门,要施以最残酷的刑法,冥王剑穿心,如万虫噬咬,痛不欲生,往往要痛上七七四十九日方能毙命。

通体黝黑的冥王剑由两个人请了出来,上官宇颤抖着拿起这剑,对着少年的心脉间,却迟迟下不了手去。他含着眼泪,回想着将近二十年的师徒情分,回想着这少年憨直的欢声笑语。他闭了眼睛,冥王剑发出了淡淡的蓝色光芒。

“不要!宗主,我求求您,放了我哥哥吧。求求您!”眼见上官宇就要动手,一名犹如仙子般的女子,从右侧的人群中扑了过来。跪地求着他们的宗主,求他不要对她的哥哥施刑。

“馨儿,退下!”少年对这女子淡淡得说道。

“不!”换名馨儿的女子叫道:“宗主,馨儿愿意一死以抵哥哥的罪责!”

说着便准备拔刀自刎。上官宇是何等样人,怎么可能允许她这样死在自己面前?刀离她的身体还有两寸便被上官宇夺了过去。

少年带着些许心疼,看着这个妹妹。眼中充满了怜惜,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上官宇挥了挥手,上来两个人将哭喊着的馨儿拖了下去。上官宇叹了口气,继续催动着冥王剑上的剑气。千钧一发之际,只听有人喊道:“等一等!”

殿外走进一个面色苍白的少年,清冷的气质,邪恶却透着清亮的双眼,不会因为病容而失去光彩。他整个人就好象是巧手精心雕刻而成,浑身散发着耀眼的光芒,让人无法忽视他的存在。孱弱的身体,好似风中摇摆着的枝条,一眼望去,便深深得抓住了人们心中的那份柔软。

“飞忆?你怎么出来了?”上官宇有些心疼得问道。

“爹,放他一条生路吧,把他逐出山门也就是了!”原来这少年正是上官宇的儿子,被人重伤了的上官飞忆。

爱子的请求,他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拒绝。看着儿子那么的虚弱的身体,虚弱得仿佛下一秒就会离他而去。何况,和那少年将近二十年的师徒,让他又如何下得去手?

“从今天开始,你不再是我冥王宫的弟子。”上官宇淡淡得说完,便转身离去了,生怕下一刻他就无法忍受与徒弟的分离。

那少年向上官宇的方向磕了三个响头,又看了看上官飞忆,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最终只是叹了口气。

看着自己生长的地方,少年的心被撕扯着。这样离去,让他怎么舍得?但是,他自己选择的路,就要自己走下去。自己种下的苦果,也只能他自己咽下!

收拾好行囊,一步三回头得望着天山绝顶上的冰雪,望着这里的一切。泪水终于还是忍不住滑落,太多的不舍,太多的牵挂!

“对不起!”他应声回头,却见到了面色苍白的上官飞忆。

少年摇了摇头,苦笑道:“你是为了她才这样做的,我也一样!”

上官飞忆也跟着摇摇头说道:“不,最多只有一半为了她!也许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那少年什么也没问,只是笑了一笑,他了解上官飞忆,了解他不会无缘无故得这样做。

“我走了,你保重!这么重的伤,还是回去休息吧!”少年的话间满是伤感与关心。

上官飞忆鼻子一酸,“噗通”一声跪在了少年的面前,涩声说道:“这辈子欠你的,我还不清!”

少年连忙扶起上官飞忆,忍着泪水,拍了拍他的肩膀,最后一次抬头看了看这个他所熟悉的地方,带着满心的悲伤离开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一回 武林怪事(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