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冥王剑 [目录] > 第14章:第二回 不知名的恩仇(7)

《冥王剑 》

第14章第二回 不知名的恩仇(7)

水静泓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人的复杂的目光随着上官遥的话,渐渐得恢复了过来。他缓缓转过身,停留在上官遥的身上的目光令人费解,没人懂得那是怎样的眼神,爱、恨交织,神情中带着无限的痛苦和愤懑。他好象在上官遥的身上搜寻着什么,又似乎在排斥着什么……?

缓缓得,他的目光开始转向柔和,终于问道:“你是上官飞忆的儿子?”

上官遥一愣,不由得点了下头。那人又有些疑惑得问道:“是上官飞忆和苏梦捷的儿子?”

看着上官遥又在点了点头,他的轻轻得皱起了眉头,目光中疑惑不已。终于叹了口气,又再摇了摇头。

他是一个充满英气的男人,看得出他是条硬汉,他的脸部线条棱角分明,眉宇间带着凛然正气,刚毅的嘴唇,犀利眼神,充满了豪气。

上官遥的视线一瞬不瞬得盯在他的身上,那神情似乎只想看穿对方的来历。

只听来人缓缓问道:“少宗主,你母亲可还好?”尽管他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但他的声音仍然微微颤抖。

他一口便道出上官遥的身份,上官遥和三行剑不禁大吃一惊。

“家母很好,不劳前辈挂心。”上官遥尽量控制着,让自己能够保持平静。

来人苦笑道:“是呀,我也应该知道她很好!刚才好象听到你说你父亲过世了是吗?什么时候的事?”上官遥淡淡答道:“十三年前。”

来人叹了口气:“看来那一掌真的不轻!”

上官遥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冷冷问道:“我父亲受伤是二十年前的吧?”

听到“二十年前”这四个字,詹台若水的师父那张原本英气逼人的脸却因痛苦而扭曲着。

“有人肯告诉你这件事吗?二十年前受伤的何止你父亲一人!”他的情绪似乎有些激动。

上官遥冷笑道:“是你伤了我父亲的吧?”

来人心头一震,他哪里知道上官遥所知道的二十年前,不过只有司马玄和周海谈话中那一点而已。

只听他激动的说道:“梦捷到现在都以为是我伤了飞忆吗?难到我尉迟镜心注定一辈子都背负这不白之冤吗?哈哈,算了,能够证明不是我的人都已经不在了,飞忆到死都没有把真相告诉梦捷吗?哈哈哈……”

他的笑声痛楚无比,仿佛声声都能撕碎他的心肺,一片片撕扯着,仿佛撕扯了二十年!

上官遥突入其来的行动让人费解,他突入对自称尉迟镜心的人出手,一招袭遍对方十三处大穴。

尉迟镜心虽没想到上官遥毫会突然出手,但是他毕竟是绝顶高手,衣袖轻轻一拂,便化解了上官遥的攻势。上官遥的武功深浅,却让他吃惊不小。本以为这一拂之力,至少能让他飞出一丈开外,却没想到只是堪堪化解。

“好!不愧是上官飞忆的儿子!”

原来上官飞忆本就是个武学奇才,二十岁就练就了旁人用四五十年才练得成的武功。尉迟镜心见上官遥小小年纪竟有如此造诣,不由得精神大振!

试出上官遥的真实本领,尉迟镜心当下不再留手,使出风云幻剑。但这套武功由他使将出来,就不可同日而语了。他以指代剑,注内力于指上,当真如利剑般的锋利。

傲气的上官遥明知道对方武功高于自己,却也不肯拔剑,竟也徒手对敌。

高手对决往往动人心魄,只听那声音就足够骇人!那狂风般的呼啸着的声音,便足以震破心胆。观看比武的众人只觉身体随着狂风摇摆,裸露在外的皮肤都被刮得生疼。

他们的速度快到让人分不清谁是谁,加上两人又都穿白衣,宛若急走的两朵白云,飘飘如絮,时而缠绕,时而分离。风云幻剑的名称也正是由此而来。

詹台若水看得目瞪口呆,心中更是骇然:“如果他是我的敌人,刚才我怎么可能抵挡他百招?恐怕十招之内我的身上已经千疮百孔,一命呜呼了!”

众人感到风力越来越大,迫得他们步步后退,让人窒息的压迫感阵阵袭来。任飘零此时对上官遥是心悦诚服了,看到上官遥竟可以和尉迟镜心匹敌,那种惊异、羡慕和敬佩的心情实在难以形容!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二回 不知名的恩仇(8)”↓↓↓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