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冥王剑 [目录] > 第15章:第二回 不知名的恩仇(8)

《冥王剑 》

第15章第二回 不知名的恩仇(8)

水静泓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在众人的惊羡中,场中的两人突然变招,和之前风驰电掣的速度截然相反,两人的手指都好象挂了很重的铅块,大开大合,一招一式都看得分明,看似笨拙,但却繁复,深奥之极。武学中,剑术的最高境界便是“大、重、拙”。在场的人无不觉得心情激动的,如此高超的剑法,如无此机缘,也许一辈子都见不到。

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斗了几个时辰,早已斗到千招开外。上官遥毕竟输在年小,内力比不过尉迟镜心,他头顶已冒出白雾,汗水早已浸湿了衣襟,他心里清楚的知道这一仗他是必败无疑了。但至少他确定了一件事,尉迟镜心不但曾是冥王宫的人,还必定是他母亲的师兄弟,是他的师叔或师伯。也许是含冤莫白的被逐下天山,也许是冥王宫的弃徒。

尉迟镜心看准时机,突然大喝一声:“着!”

他的手指冲破了上管遥的剑圈,刺中了上官遥臂弯的曲池穴,上官遥一条手臂登时不听使唤了。

尉迟镜心跳出战圈,哈哈笑道:“不愧是上官飞忆的儿子!不愧是冥王宫的少主!冥王剑找到主人了!”

听到“冥王剑”三字,上官遥心中一动,不禁想道:“冥王剑不是冥王宫的镇宫之宝吗?还要寻找主人?此人似乎对父亲很是尊敬,看似不是奸佞之人,他的身份到底是什么?”刚刚战败,尽管心中有无数的疑问他都不愿向打败他的人提问。

尉迟镜心也不理会他,自顾自的说:“可惜冥王剑法只有上官家的人才可以学,梦捷应该也不懂吧,只不知飞忆有没有教过她。但传说冥王剑的杀气很重,学会了冥王剑法,也不知是福是祸!不练也罢,不练也罢!”

上官遥听了这些更觉得迷茫:“什么冥王剑法?从来就没听过!”

他知道,要想得知一切的真相,只有问眼前这人,又或是自己的母亲,他既不愿向尉迟镜心提问,唯有转回冥王宫了!

尉迟镜心说完这些,转过头对其他人说道:“今日之事只可在场的几人知道,切不可泄露给别人,不然别怪我尉迟镜心六亲不认!”

说完便扬长而去,远远的传来他的声音:“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摧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晚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他的歌声使人心酸,他在思念着谁?他的心思有谁会懂?如夜空般寂寞,如荒野般凄凉……

“也许我该回天山了!”上官遥轻轻说着!

他禁不住抬起头看了看詹台若水,头脑中浮现了另一个身影。耳边响起尉迟镜心的歌声:“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三回 空背负心薄幸名(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