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冥王剑 [目录] > 第2章:第一回 武林怪事(2)

《冥王剑 》

第2章第一回 武林怪事(2)

水静泓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二十年后……太原。

山西最著名的酒是汾阳杏花村汾酒和竹叶青,这两种酒都不属烈酒,入口香甜,回味无穷。自古山西英雄辈出,三国关羽、唐朝薛仁贵都是山西汉子。山西的酒堪比山西的人,令人们传颂百世而不厌。杏花楼是太原最有名的酒楼,各地旅人来到太原多数都会慕名而来,天南地北的人奇谈怪问的话语充斥着这个空间……

二楼靠窗有两位大饮特饮的客人颇引人注意。一个是留着落腮胡子,左脸上有一道7寸来长的刀疤,虎背雄腰的大汉;而另一个则是三十左右书生打扮,面目斯文,看起来和寻常的读书人没什么不同。这样的两个人单外形上便南辕北辙,坐在一起想不引起人们的注意都难。何况,这本应该慢慢品尝的清酒被他们如此喝法。

只听那粗豪的汉子叫到:“这是什么鬼酒,一点味道都没有!”说罢直是摇头。

“哈哈哈……”书生大笑了起来:“周兄,你们辽东大汉都喜欢烈酒,可是不懂品我们这上好的清酒了。”

那姓周的汉子撇了撇嘴说道:“就你懂!说别的吧!听说最近很多成名人物都栽了,知道谁干的吗?”

书生的眉头紧皱,显然是听说了,但却怎样都想不出是谁做的。

姓周的汉子一见他的模样大笑道:“不知道了吧!邪门着呢!大同金刀门掌门金大全,洛阳无极门掌门徐梦阳,邯郸梅家剑的传人梅清风,开封府日月环门人司徒明,岳阳六合门掌门人叶天阳,徐州八卦刀名宿李成泽,还有沧州剑客柳成化等等,都败了,据说败得是心悦诚服。”

大汉顿了顿,呷了口茶。

书生皱了皱眉头,说道:“这些都是成名多年的人物,武功不一定均是一流,但没一个都绝非庸手,尤其李成泽和柳成化,武功绝不在咱们之下。”

说罢陷入了沉思之中,实在想不透后辈之中有哪个人物能够令他二人心悦诚服,按说上门挑战乃是武林禁忌,通常会结下仇怨,像这种情况……

只听大汉又继续说道:“还有更邪门的呢!他们都是败在自己的绝招之下的!”

书生一愕:“哦?有这等事?就是说此人精通各门武功?江湖上竟出现这等人物?”

姓周的汉子“哈哈”笑道:“还有更让你吃惊的在后面呢!你道是何等样人?竟是个十三四岁的丫头!”

书生这一惊非同小可,实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十三、四岁就算打娘胎里开始练武功也不应该有这样的造诣。

书生固然吃惊,但在珠帘背后的一个少年比他吃惊更甚,他之所以吃惊并不是讶于“小丫头”的武功,而是他想不到除了他们母子之外,竟然还有人精通各大门派的武学?他熟知江湖之事,却没听说过谁有此能为。

只听那书生又再说道:“听说遥少爷也不过十六岁,武功之高已不在宗主之下,只是如此百年难遇的奇才,天下又怎会同时存在两个?”

那少年听到这心中一怔,随即便明朗了。原来这大汉和这书生不是别人,正是附属冥王宫二十一门派中的辽东葫芦岛飞云洞洞主周海和山西境内的黑驼山明月宫宫主司马玄。而这少年正是为了逃避宗主继任大典而偷偷下山的冥王宫少宗主,上官飞忆和苏梦捷的儿子,上官遥。

只听周海突然忧心忡忡得说道:“听说,遥少爷下山了,他是第一次来中原,对时局还不了解,我担心……”看周海的神情,似乎在担心很重要的事。

司马玄看了看他,平淡得语气似乎告诉他,他的担心是多余的。

“遥少爷是汉人,他如果知道女真鞑子占我大宋河山,相信他会站在我们这边。”

周海依然有些担忧,怯怯得说道:“我也希望他站在我们这边,可是……”

司马玄打断了周海的话:“如果他同意做鞑子的走狗,我明月宫就算被灭得鸡犬不留,也定然反了!”司马玄的语气很淡,却可以听得出他的决心。

周海心情激荡,一拍着大腿,附和道:“说得对!我相信这次咱们求见宗主,她老人家一定会支持咱们的!”

司马玄却突然忧形于色,意味深长得说道:“其实不用想也知道,遥少爷是一定不会听那两个奸人的挑唆,因为谁也不能左右他!怕,只怕宗主她……”

司马玄的话还没有讲完就被周海急急打断了“不可能,不可能!宗主不可能替鞑子出力的!”

司马玄笑了笑,摇头笑道:“她当然不会,但十九是不管,可是她不管,二十一门派里面的败类一定会崛起的!”

周海怒目圆睁,沉声道:“他们敢!谁做汉奸老子就宰了谁!”

不知为何,司马玄忧郁的目光,仿佛在穿透了时空,望向很久远的以前。周海似乎明白了些什么,他的思绪也随着司马玄落到了远方。回忆着很久很久以前,那令他至今心有余悸的事。

良久良久,周海带着些恐惧,开口问道:“二十年前的那件事……遥少爷知道吗?”

司马玄呆了一呆,目光中的悲痛之色一闪而过,半晌才答道:“应该不知道,已经没有人会再提起那些事情了!”他顿了顿,接着说道道:“尤其是宗主,她怎么会像儿子提起伤心事!”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一回 武林怪事(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