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冥王剑 [目录] > 第252章:第三十二回 新欢旧爱(7)

《冥王剑 》

第252章第三十二回 新欢旧爱(7)

水静泓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经过上官飞忆的诊治,檀羽霆算是没有大碍了。但也就如尉迟镜心所说,没有半个月的时间,他是醒不过来的。上官遥也已经着三行剑打点一切,准备大大方方的离开大都。

也如姚之羽所说,司马玄被她送去了白骏那里。三行剑将他接了回来,正在大厅中等候上官遥接见。

接到水镜明的报告,上官遥连忙走了出来。一见司马玄一脸憔悴的模样,心中一酸,紧紧得抱住了他。司马玄和他名为主仆,可在上官遥的心中,早已将他当做大哥来看。司马玄没有料到上官遥会待他如此,不禁感动得热泪盈眶。

三行剑看到此情此景面面相觑,眼前的少年再不是他们所惧怕的少主。其实上官遥或许向来如此,只是他们没有胆量试着去接近他,以至于到了今日,才看清楚少主真正的为人。

“司马大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们为什么抓你?”上官遥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司马玄叹了口气,说道:“都怪我消息闭塞了些,竟然不知道禹城之事。杨易德来见我,说宗主人在大都,紧急召见我们二十一门派的人。我问他是什么事?为什么是他来传讯?他说檀贝子有难,宗主要救他,要把大都城搅个天翻地覆,而他是在禹城授命而来。我听詹台姑娘说过你们和檀贝子的事情,也就信了。结果刚到大都,就被金哲南率人捉了。本来我也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捉我,而不是别人。后来完颜亮见我,要我投靠他们,他们知道二十一门派里宗主最相信的人,就是我和周海。可是一来周海的个性,不容易收买;二来,周海是个粗人,即使收买了他,在宗主的面前也容易漏出破绽。”

上官遥盯着司马玄半晌,他明白了,二十一门派里少了杨易德,他们就必须找人弥补这个空缺。虽然还有长孙青木在,可是他的身份早就已经暴露,没有可以利用的价值了。司马玄的确是最好的人选,够聪明,也的确是上官遥最信任的人之一。对司马玄他没有什么不放心的。

上官遥点了点头,问道:“昨晚救你的人,你知道是谁吗?”他虽然已经猜到了,却还是想证实一番。

司马玄看了看周围的人,低声说了一句:“她是刚刚复明的那个人,我认得她的眼睛和声音。”

上官遥脸上露出了释然的笑容,他的确没有猜错。姚之羽才是真正的叶羽寒,姚之羽——遥之羽。这就是为什么他对眼前的叶羽寒总是感到陌生,总是觉得没有了昔日的情感,更是为什么知道她喜欢的人是檀羽霆,心还是一点都不痛。

“宗主,为什么不戳穿她?”司马玄小心翼翼得问道。这个她自然是指那个假的叶羽寒。

上官遥笑道:“时机未到啊!何况我觉得她只是为了羽霆,才甘心被人利用的。我们还是静观其变吧!”

司马玄点了点头说道:“姚姑娘也是这样说的,她还说该出现的时候她会出现。”

上官遥温柔一笑:“这丫头,鬼点子最多。真不知道她到底想做些什么!”

叶羽寒听说司马玄给救了回来,连忙跑到大厅来。一见和上官遥亲热说话的人,她只觉得有些忐忑,不知道救他出来的人到底是怎样的人?竟然知道水牢的秘密,想来和他们金国一定有所关系,外人怎么会知道海陵王府的水牢?

上官遥抬头见她来了,笑道:“羽寒,司马大哥和你是老朋友了。”

他是故意这样说的,只有这样才能弥补假叶羽寒不认识司马玄这个事实。

司马玄会意得向叶羽寒拱手道:“叶姑娘,真是好久不见了。你的双目复明了,真是可喜可贺!”

假叶羽寒心中一个激灵,这时候她才知道,原来除了十年前天山上的一段故事之外,还有很多很多她所不知道的事。虽然在刚见上官遥时,他也问了她的眼睛是不是没事了,但是她也全当是十年前的事情了。原来,真正的叶羽寒还活着……

“司马大侠,多谢关心,早就已经没事了。”叶羽寒只能这样避重就轻得答道。

司马玄却不依不挠得接道:“当初叶姑娘为救我家宗主,自毁双目,我冥王宫上下均对叶姑娘铭感于心。他日叶姑娘若成为我家宗主夫人,我们不知道多为我家宗主开心!”

上官遥点了点头,心中暗赞司马玄聪明。若是想假叶羽寒接着将戏演下去,让她知道些头绪是必要的。

叶羽寒的眼神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惊骇,这她才知道,原来真正的叶羽寒对上官遥是怎样的情深意重。而自己的表现是不是太让人起疑了呢?

她有些尴尬得笑了笑,说道:“只要上官大哥心中有我,对我来说就足够了!”

唉!其实她最希望的是檀羽霆的心中有她,哪怕只有一个小小的角落,她都足够了。如果不是为了檀羽霆,打死她,她也不会来害上官遥的。这几天的相处,让她真正的领略到了上官遥的风采。论相貌,上官遥堪称天下第一的美男子;论武功,她没见过比上官遥武功更高的人;论人品,他重情重义,为朋友两肋插刀,万死不辞;论学识,诗词歌赋,机关术数,五行八卦,天文地理,他无所不知……唉!这样的人,她怎么忍心去害他呢?只是为了檀羽霆,为了檀家,就算让她死,就算让她永世不得轮回,她都心甘情愿!

也许上官遥是看明白了她对檀羽霆的情意,也许他是想要看接下来事情的演变发展,反正他在纵容她。其实羽霆和若水既然没有什么可能走到一起,那么这个女子或许会是羽霆的幸福!

“司马大哥,姚姑娘她还说了什么?”上官遥转移了话题,毕竟姚之羽才是他最感兴趣的人。

司马玄微微笑道:“宗主,姚姑娘的话,你向来是最听的。她说让你尽快过江,找到南方盟主乔恩。带他来北方,找他的两个兄弟。至于为什么,她没告诉我。”

上官遥点了点头,他虽然也不是很明白姚之羽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是以往的事实证明,她总是对的。

“镜明,通知大伙,我们这就返回禹城。”上官遥轻轻吩咐道。

叶羽寒似乎有些吃味道:“上官大哥,姚之羽到底是谁啊?为什么你那么听她的话?”

上官遥温柔一笑,眼睛里充满了宠溺的神色,目光有些游离,像是陷入了很深的回忆,半晌才答道:“她是比我的命还重要的人!”

叶羽寒皱着眉头气道:“那小羽我呢?”

上官遥笑而不答。

叶羽寒一跺脚说道:“喜新厌旧,有了新欢,忘记旧爱!”说罢转身就跑了出去。

上官遥心里觉得好笑,如果他说眼前的叶羽寒是他最重要的人,那他才是真正的喜新厌旧好不好!

叶羽寒嘟着小嘴,把手里那可怜的小草揉得汁液模糊。心里恨恨得想着,之前还说他重情重义,是个真男人大丈夫呢。现在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个姚之羽,有了这个女人,他竟然可以忽略了曾为他盲了双眼的叶羽寒,气愤,真的令人气愤!

司马玄望着门外蹂躏着小草的叶羽寒,叹惜道:“宗主,看来新欢旧爱还是不可以兼得啊!”

上官遥听后哈哈笑了起来,边笑边说:“我的新欢是姚之羽,我的旧爱是叶羽寒。你说我是不是可以兼得呢?”

一旁听着他们谈话的三行剑有些迷糊,但是他们也同假叶羽寒一般心思,都觉得宗主变心了,宗主太不对了,宗主对不起叶姑娘,宗主实在太花心了!可是他们哪里知道上官遥的心?他的心里永远就只装着那么一个人,不管是姚之羽还是叶羽寒,至始至终就是那么一个人!

火毅然的性子耿直,实在看不下去,气道:“宗主,人家叶姑娘为了你,愿意一辈子生活在黑暗之中,你怎么可以三心二意?你对得起她吗?”

不管雪中行和水镜明怎样在后面拽他的衣襟,他都还是不故死活得把话说了出来。

上官遥清冷得目光从他面上扫过,火毅然不禁暗暗后悔,这几句话很可能就要了他的性命。

不过说都说了,既然怎么都要死,索性全说出来好了:“你不用那样看我,就算你要我伸出脖子让你砍,我也要说!你就是做得不对!”

水镜明、雪中行两个人很有默契得“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又很有默契得恳求道:“宗主,请您原谅毅然的莽撞!宗主开恩!”

上官遥终于忍不住破功了,哈哈笑了起来,边笑边说:“你们这是做什么?谁说要杀毅然来着?他没说错啊,我要是真个喜新厌旧,就是个混蛋,他不但没错,还说得很和我意!再说,你们真的当我是乱杀人的混球吗?”

三行剑看了看彼此,实在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三十三回 弱点(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