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冥王剑 [目录] > 第255章:第三十三回 弱点(3)

《冥王剑 》

第255章第三十三回 弱点(3)

水静泓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就这样溺死在长江中,上官遥怎么也不会甘心,但是丢下三行剑和叶羽寒,他怎么也做不到。虽然叶羽寒是假的,可是他感觉得到她是个好人,她只是无可奈何下才被人利用的。他想等一等,等大船再靠近些,只要再近一些,三行剑的轻功也就可以上去了。假叶羽寒的轻功就算很差,他也可以带着她一起飞过去。

只是大船却在这时候停下了,这样的距离,只有上官遥一个人可以跃过去。

“去吧,宗主!”三行剑一齐跪在了上官遥的脚下。

大船上的人见到他们的行为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眼前这个王者风范的美少年是什么人?其他三个华服少年看来都不是等闲之辈,怎么就对他行如此大礼?

上官遥悲叹一声,喝道:“今日,我就让你们偿还这笔债!”

说罢,将小船上的船篷打落在与大船中间的位置。上官遥提起一口气,轻轻一跃到断落的船篷之上,再跃起时,一掌拍向水面,借着这一掌之力跃到了大船的甲板上。

大江会诸人一见不禁大吃一惊,此等武功他们是闻所未闻,更不要说见了。

三行剑及叶羽寒一见上官遥成功落到大船之上,不禁松了口气,脸上都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上官遥冷冷得环视着周围的人,这些人狰狞可恶的面容让他想要把他们各个撕碎。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候他竟然觉得萧笙默都比他们可爱得多。

“你,你竟然,竟然这么远都能上来。你,你是什么人?”那盗首有些结巴得问道。

上官遥冷笑一声,说道:“你们连我是什么人都不知道,就生这样的歹心,但真是死有余辜!”

说着,他将大船上的旗杆一掌打折,顺势将旗杆向小船飞了过去。他要救他们,绝对不能让他们死。

见过了上官遥的身手,群盗们,竟没有一个敢上前招惹他的。任由着他将旗杆忍下去给他的同伴当踏板,任由着他将绳索扔下船去接应他的同伴。

“妈了个巴子的!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给老子把这小子扔进江里喂鱼!”那盗首大声喊道。

众盗听后,一拥而上,刀枪棍棒统统向上官遥身上招呼。上官遥左手紧拉绳索,好让同伴借力飞上船来,右手随手拔出腰间的金灵剑。冥王剑重,不似金灵剑这般轻巧。在这种情况下,选择金灵剑应敌最好不过。

看着金灵剑那金灿灿诱人的光芒,那盗首口水直吞,这样的宝剑得值多少钱?

“给老子杀了这小子,把他的宝剑抢过来,咱们发财了!”那盗首不知死活得喊着。

倒是之前那个扮作船夫的老头,微微得皱起了眉头,凑到盗首耳边说道:“老大,我听说玉面阎罗上官遥就有这样的一把金剑,死在这金剑之下的人不计其数啊!”

那盗首一呆,讷讷道:“不是玉面阎罗是冥王剑法独步天下的吗?我听说冥王剑是黑黝黝的玄铁剑啊!”

那老头叹气道:“那是后来,上官遥刚开始都是用金剑的。”

那盗首喊了声亲娘,他要是早知道这小祖宗是玉面阎罗,打死他也不敢害他啊!这可怎么好啊?他就是再孤落寡闻,也知道黄河帮的事情,毕竟都是在水上吃饭的,谁不知道谁?上官遥是黄河帮的大东家,这个他也听说了。天魔教、大都城、禹城外,这些事情江湖中人哪里会有人不知道的?

没有时间容他多想,上官遥兀立不动,那把金剑轻轻得挥舞着,他的脚下已经横七竖八得躺着十来个尸体,全部是一招致命。借着绳索的力,三行剑和叶羽寒也先后上了大船,一切都超乎意料得顺利。本来以为必死的几人,哪里想到生死一线,原来不过是电光火石之间。

待几人全部上了船,上官遥更没有顾及可言。面对杀气腾腾的几个人,那盗首吓得只知道催促手下人上去。可是见识了上官遥单手快剑的人,哪里还有胆子上前。

倒是那不会武功的老头,大着胆子上前道:“公子可是玉面阎罗上官遥?”

上官遥冷笑一声道:“现在才知道,不嫌太晚吗?”

那老者微笑道:“早就听闻上官遥不杀老人、女人和孩子,也不会杀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老朽我,勉强是老人,也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想来,今日可免一死是吗?”

叶羽寒在一旁冷笑道:“我上官大哥是有这样的规矩,可是本小姐没有!”

她是将这老头恨得牙痒痒,貌似好人的慈祥老者,却是比任何人都奸诈的奸险小人!

那老头心里一凉,知道自己抓住的这唯一的生机,也被断送了。他恶狠狠得盯着叶羽寒,像是要把她生吞活剥了一般。

水镜明在一旁一脸无所谓得说道:“除了我们宗主之外,谁都没有这样的规矩。我们的使命就是保护宗主万全,所有对宗主不利的人,全都杀无赦。”

那张恬静安逸的面容,那波澜不惊的神情,那柔和平静的声音,说出那样让人胆战心惊的话语……这就是水镜明,三行剑中和上官遥最像的一个。

老者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暴戾的神色,冷笑道:“要杀我吗?好啊,这船上还有百十斤的火药,要炸掉这条船该也不是问题。杀我?那就同归于尽吧!只要我大叫一声,我的手下就会引爆炸药。”

那盗首一听蒙了,厉声叫道:“老刘,你什么时候在船上放了炸药?你想害死所有的兄弟吗?”

那老刘嘿嘿笑道:“他们不让我活,我就只好拉着大家一起陪葬了……啊!”

他的话还没说完,水镜明的剑已经洞穿了他的身体。他再也没有机会大叫一声了!敌人没有一个看到他是怎么做到的,惊人的速度让他们害怕。

看着倒下的老刘,水镜明面无表情得擦拭着他的怒水剑。淡淡说道:“永远都不要威胁冥王宫的人。”

上官遥对他投去一个赞赏的眼神。没错,永远不要威胁冥王宫的人,那样除了加快自己的死亡。

“哎哟,我的爷爷们呐,只要你们不杀小的,你们去哪,我送你们去。”能当上头的,就是有两下子,至少这个人知道上官遥最需要的是船和会掌舵的人。

“送我们去君山。”上官遥轻轻说道。他知道,这个盗首抓住了他们的软肋,在见到乔恩之前,谁他们都不能相信。

盗首的面上露出一丝难色,上官遥心知定是他们与乔恩的洞庭湖水军有些冲突。

“去还是不去?”上官遥的声音依旧很轻,轻得好像怕吓坏了谁一般。

“去,去!”盗首生怕惹恼了这位小爷。他船上虽然人数不少,可是他心知肚明,上官遥一人可以杀数百御林军,何况他们这些虾兵蟹将,再说这几个人没有一个是吃素的。

大船相对来说比小船好一些,至少不那么颠簸。上官遥等人站在甲板上看着长江水,都对今日之事不胜感慨。全面的江湖客,才更有生存的能力,好像他们这样,到了水里,基本上就任人宰割的主,除非一辈子不走水路。

“回去之后,一定得学会游泳啊!”上官遥打趣道。

三行剑都跟着笑了起来,大概从出生以来,他们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窝囊过吧!

“曾搜景象恐通神,地下还应有主人。若把长江比湘浦,离骚不合自灵均。以前不觉得这首诗好,现在倒觉得还不错!”上官遥随口吟起了黄滔的《过长江》。没过长江之前,他从来都没觉得这诗好在哪里,也许是一番景象,一番心情吧。

不知过了多久,只听船上的人说到了城陵矶,不知道过了此地,进入洞庭湖,会不会又有什么事情发生?他们乘坐的是大江会的船,只希望不要和洞庭湖的水军不要起什么冲突才好!

日暮时分,大船缓缓驶进了洞庭湖水域。一切都分外得安静,好像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反正不是什么好的预兆。

上官遥微微皱起了眉头,无奈道:“还是有麻烦自己找上门来。”

众人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只见从君山方向驶来几艘战船,旗帜迎风飘荡,上面写着偌大得一个“乔”字。不知大江会到底和洞庭水军有多大的恩怨?小小的一艘船,竟然把乔恩都引来了。

“宗主,怎么办?”火毅然是怕了那被浸在水中的感觉,担心得问道。

上官遥叹了口气,利用他精湛得内功,将声音远远得传了出去:“前面来的可是乔恩,乔盟主?在下冥王宫上官遥,前来拜会。”

他的声音在近处听来并不大,可是远在数里之外的乔恩听着,却觉得声音从耳边响起。心中暗赞:“如此人当真是上官遥,那看来这玉面阎罗绝非浪得虚名之辈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三十三回 弱点(4)”↓↓↓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