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冥王剑 [目录] > 第26章:第四回 爱的代价(2)

《冥王剑 》

第26章第四回 爱的代价(2)

水静泓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上官遥,我也喜欢你这个人,今日我败在你手,他日必将找回,不过不是为报仇……”远远的传来东方初晓的声音。

东方初晓看着渐行渐远的人,眼神中闪过一丝失落。第一次觉得自己有了这种惺惺相惜的感觉;第一次有一个人敲响他紧闭了二十几年的心扉的。可偏偏这两个人是未婚夫妻,该说,时也,命也!

虽然四方魔君表面上是,可是也主要因为他们是世交,东方初晓与其他三人的行事作风还是有很大的分别。东方家虽也在魔君之列,但他们这一家人是邪而不恶,而其他三家,纵不是大恶之人,也或多或少做了些恶事……

上官遥也是吧,邪而不恶之人,也难怪两人臭味相投!

“老大,我兄长之仇难道就不报了吗?”恢复了一些体力的西门敬石说道。

“要怎么报呢?我们技不如人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你兄长错在先,武林中正派人物都欲除之而后快,就是报仇也名不正,言不顺。更何况,今日上官遥擒了我们,却没有为难我们,这仇我们可还报得了?”被西门敬石从思绪中唤回的东方初晓淡淡得说道。

从个人感情而言,东方初晓是个知恩图报的人,上官遥今日没伤他性命,就等同于对他有恩。从公论上讲,想必江湖中人都会称上官遥杀西门敬山乃是义举吧!正派中人早想除他,不过是碍于四方魔君的武功和势力罢了。

“可是……”西门敬石还想再说什么,东方初晓摆了摆手,他就没有再说下去,可他心里早有了打算。

上官遥一行终于回到托木尔峰,冥王宫的马匹都饲养在山脚下的一间很大的农场里,有专人看管。他们将马送进农场,便徒步上山了。

七千多米的海拔哪里是常人能上得去的?可是冥王宫的人上山如履平地,毫不费力,只因他们都练着特殊的轻功及吐呐方式。山顶的空气极为稀薄,他们的吐呐方式使之呼吸的频率变得极慢,这就是他们可以在如此高峰上生存的原因。

他们是中午左右开始上山的,傍晚时分他们才到了山顶。一路上,上官遥的思绪万千,他这一来一回差不多已有大半年了,缠绕在他心里的疑问越来越多,他该怎么向自己的母亲求证呢?当他走进冥王宫的大殿,看到了自己的母亲,突然有种想法,蓝雪瑶和自己的母亲如此相似难道只是人有相似的巧合吗?

“母亲大人安好!”上官遥向苏梦捷行了叩拜大礼。

“恩,都辛苦了!先回去休息吧。”苏梦捷淡淡得说,一点都看不出母子阔别多日的感觉。

“母亲,遥儿有事找您。”上官遥急于找到答案。

“哦,那你到我书房里来吧。”

上官遥跟着苏梦捷走进书房,苏梦捷此时看着儿子的目光温柔慈爱,眼神中闪烁着儿子归来的喜悦。苏梦捷,在别人的面前她永远是冷冷冰冰,高高在上的冥王宫宗主。

“遥儿,累了吧?什么话不能明天在说?江南好玩吗?可结识到什么朋友?有没有遇到坏人?为什么要杀吴尘飞?”

苏梦捷一连串得问了儿子一堆问题,看得出儿子的归来,她是多么得开心!

“吴尘飞既是坏人,我杀了他不就是为民除害了?”他可不敢说是自己不看顺眼就杀了人。在母亲的面前,他永远是孩子,无论他在外的名声有多大,武功有多高!

“江南很美,我认识的人不多,但也有几个谈得来的朋友,坏人遇到我才倒霉吧?”上官遥很乖巧得回答了母亲所有的问题。

“恩,那你说说你有什么事一定要跟我说?总不可能是想我了,就跟我单独聊聊吧?这可不像我儿子!”知子莫若母,她知道上官遥这么急找她一定不是很小的事。

“母亲,是因为我下山这些时日,遇到了很多怪事,我知道只有问您才能解开我心中的迷团。”上官遥很认真得说。

苏梦捷不禁身子一紧,似乎回忆着什么,又似乎在担心着什么。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四回 爱的代价(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