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冥王剑 [目录] > 第262章:第三十五回 百年仇怨(2)

《冥王剑 》

第262章第三十五回 百年仇怨(2)

水静泓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听到箫声传来,上官遥等人无不大吃一惊。如此白昼,此人竟然明目张胆得吹起了这曲子,当真是不把堂堂冥王宫宗主放在眼里吗?

上官遥与三行剑对视一眼,忙向箫音的方向寻去。寻到客栈后庭院,四人不禁呆立当场。只见一白衣女子,盈盈而立,手中拿着一管洞箫,眼神忧郁而清冷,隐隐透着智慧的光芒。见四人到来,微微一笑,明眸皓齿,虽不及蓝雪瑶惊艳、不及詹台若水阳光、不及水铃霖出尘,却也别有一番味道。眉眼间,和完颜菁儿到有几分相似。

“羽,羽寒?”原来这女子正是让上官遥魂牵梦绕,日夜思念着的叶羽寒。他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绪,那种朝思暮想的心跳,此刻的他只想将眼前的女子拥入怀中,细说那相思种种。

叶羽寒轻声一笑,柔声说道:“上官大哥,不会怪羽寒见你晚了吧?”

上官遥连忙摇头,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此刻的他早就忘记了那令他疑窦重重的《殇魂曲》,只知道看着心爱的人儿发呆。

雪中行微微皱了皱眉头,说道:“宗主,那曲子……”

叶羽寒似乎知道雪中行的疑惑,温婉笑道:“雪少侠大概是奇怪,我怎么会吹这《殇魂曲》的,是吗?”

雪中行被说中心思,老脸一红,讷讷道:“在下的确有些奇怪。”

上官遥疑惑道:“羽寒,你也知道这叫《殇魂曲》?”

叶羽寒轻笑道:“上官大哥,你也真是,我既然会吹奏,自然就知道这是什么名字了。”

上官遥的眉头紧缩,一脸得探究摸样盯着叶羽寒。叶羽寒仿佛可以看透人心般得笑道:“昨夜树林外,吹响这曲子,唤走那些志能便的人不是我。但是给你们订了这房间的人是我。”

听到叶羽寒这样坦荡得说出来,上官遥的心情一下轻松了许多。至少他知道了,叶羽寒并不打算隐瞒他什么。

“为什么你懂唤走那些忍者的曲子?为什么这支曲子可以唤走忍者呢?”上官遥疑惑得问道。

叶羽寒一脸凝重得答道:“这曲子我是早就会吹的,是哥哥教我的,哥哥自然是学自他的师父。我来寻你们的路上,遇到了一伙东瀛人,他们都是商家打扮。我只觉得奇怪,东瀛人鲜少会出现在中土,何况商旅?于是好奇心起,就暗暗得掇在他们后面,怎奈我根本就听不懂他在说什么。直到昨夜,我跟踪他们到枝江城外,才发现原来他们竟然是志能便。他们埋伏在树林中,我也不敢妄动。后来,就在距离你们入林的时间不久,我听到有人吹响了这曲子,他们的人在林中迅速得移动着,不多久,你们就进了树林。我没出现是因为,一来上官大哥有足够的能力对付他们,二来,我就是想找到那吹箫之人。但是那个人,我却一直没有找到。”

说罢,叶羽寒又叹了口气。上官遥等人无不诧异非常,原以为会这曲子的人就该是昔日天山绝顶的那个人,如今看来,真的很难说了。但是有一点上官遥是可以确定的,就是那个天山绝顶,吹奏曲子的白衣男子,的确是自己的父亲上官飞忆,因为他就是檀羽霆的师父。

只不过,就算可以怀疑那曲子是第四个人吹的,其他三人也都有逃不掉的嫌疑。上官遥心里清楚,却不愿意承认。毕竟这三个都是他最重要的人,父亲、爱人、朋友。无论他们是谁勾结了东瀛人,都会成为上官遥心中永远愈合不了的伤口。

叶羽寒看着上官遥阴晴不定的脸,幽幽叹息道:“上官大哥,我知道你的怀疑,可是这个世上绝对有第四个人会吹这《殇魂曲》。你我都是精通音律的人,情感的不同,我们都该听得出来。哥哥曾说过,他的师父是个伤心人,每次听他吹这曲子,都仿佛吹断了肝肠。而林外那人,曲是没有错,可是完全没有感情。哥哥一直昏迷不醒,算来,即使醒过来也是这一两天的事;而我,大哥该分得出来,是不是我吹的。”

上官遥眉头紧锁,分析着叶羽寒的每一句话。这个女人总是能让他毫无保留的去相信,即使心中一万个疑团,最后还是会选择相信她。只要她说不是,那么他就相信不是。或许是在骗自己,或许……

正当上官遥等人在为那神秘吹箫者烦恼的时候,完颜菁儿和乔恩等人走了出来。原来完颜菁儿去找上官遥,发现他不在房内,三行剑也都不见了。她一时慌了神,跑去敲开了乔恩的门。之后他们几人就一同出来寻找,听小二说,他们几人都在后庭院,便跟了过来。

完颜菁儿一见叶羽寒,整张脸都变了,颤声说道:“羽寒,羽寒,原来你真的没死!上官大哥说你没死,我还在怀疑……”

叶羽寒微微一笑,说道:“我本来想整整你的,可是大哥他心肠软,不忍心伤害你。不然的话,我大可以以鬼怪的形式出现,让你自乱阵脚。”

完颜菁儿微微一愣,随即笑了起来,边笑边说:“羽寒啊,你怎么还是没变,从小你就喜欢搞怪!”

叶羽寒终于也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她们本就是好朋友,只是因为种种原因站在了敌对的立场上,如今既然彼此间没有了敌意,自然又恢复了往日的情谊。

上官遥一瞬不瞬得盯着眼前的玉人,为什么每次的相逢,都在这样奇怪的气氛之下?似乎每次见到叶羽寒,就意味着麻烦来了?但是那又怎样呢?只要看得到她,他的心就自然踏实了。即使将要面对的是狂风暴雨,地动山摇,只要能看到她,就算下一秒让他死去,他都觉得无憾。

只是叶羽寒爱他吗?这个问题为什么老是出现在他心中?也许是太害怕失去吧,他不知道有一天如果自己真的失去她,会怎么样,他不敢去想,只要想想他的胸口就会很疼很疼。

乔恩虽然觉得事有蹊跷,却也不敢多问。他可不知道完颜菁儿的真实身份,现在见又出来个叶羽寒,怎能不怀疑?

“宗主……”雪中行似乎想说什么,但是水镜明在一旁拽了拽他,他又把想说的话吞了回去。

对于雪中行来说,叶羽寒是陌生的,似他这样一个精明的人,自然不会轻易的相信别人。可是水镜明不同,他从某种角度看,和上官遥有些相像的地方,他似乎更了解上官遥的心思。以水镜明的理解,天下人都可以怀疑叶羽寒,只有上官遥不会,即使会,他也可以为了这个女人负了天下人。

“羽寒,可以陪我出去走走吗?”上官遥半点都不避讳那么多人在旁。

叶羽寒到也爽快,只是点头说了声“好”,也许她是知道上官遥有太多的话想和她说吧。

望着他们的背影,三行剑终于叹了口气。在他们宗主的心里,这个女人或许比什么都重要吧。

青石铺成的小路上,一对精雕般的玉人携手同行。在翠柳成荫的湖边,伴着柔和的阳光,好一道亮丽的风景。不知道引来了多少行人的目光,如此天造地设的一对,不用说当然就是上官遥和叶羽寒。

“羽寒,这些日子还好吗?”上官遥轻轻得握着叶羽寒的手。

叶羽寒的脸微微一红,柔声说道:“你呢,我觉得你消瘦了。”

上官遥心里一暖,却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是好。纵有千言万语,此刻的他,却似乎什么都说不出来。

“上官大哥,你一定有很多话想问吧?我的身上有太多你看不懂,看不透的事情,对不对?”叶羽寒柔和的声音中,透着点点的无奈。

上官遥点点头:“是啊,很多很多事情,我想只有你能给我答案,只是如果你不愿意说,我也不会勉强。”

叶羽寒轻声笑道:“其实,很多事情,我早该告诉你,这样就不会让你这么久以来都活在疑惑当中。”

上官遥看着她的目光柔和中带着些许的期盼,想了很久的人儿,在眼前,困扰了很久的问题也就要找到答案,或许此刻是上官遥有生以来最幸福的一瞬。轻轻得握着叶羽寒的手,他的心中只想到那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千古誓言。

“好吧,羽寒把一切都告诉我吧。为什么你在天山上没有死?为什么你会知道蓝雪瑶要害霖儿?为什么你当日不肯和我一起?为什么你知道西峰山上将要发生的事情?”上官遥一口气问了几乎所有他想知道的问题。

“其实,上官大哥还想知道是不是我引哥哥回的大都是吗?”叶羽寒看透了上官遥的心思,他想知道,但是又害怕知道。

上官遥有些泄气得点了点头。

只见叶羽寒朱唇微启,轻声说道:“那么我就将整个故事,从头讲起吧。”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三十五回 百年仇怨(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