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冥王剑 [目录] > 第263章:第三十五回 百年仇怨(3)

《冥王剑 》

第263章第三十五回 百年仇怨(3)

水静泓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听到叶羽寒要细说多年来的疑惑,上官遥感觉到了前所未有过的紧张,他期待事实的真相,又害怕事实的真相,这种矛盾的心理,普天之下或许只有叶羽寒能够理解吧。

叶羽寒轻轻得叹了口气,思绪飘落在那年的天山之上,半晌缓缓说道:“那日,我中了暗器,其实并没有死,所有人都以为那暗器插入了我的心脏,但是谁也不知道我的心长在了右边,和常人完全相反。所以你也以为我死了,杀光了所有的奸细。后来,你被人架走,就有人开始清理那些遗骸。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人发现没死的,反正我醒过来的时候,只见到了一个美丽绝伦的女子,我知道是她救我回来的。”

“美丽绝伦的女子?”上官遥有些疑惑了,天山绝顶,除了自己的母亲之外,还有谁称得上美丽绝伦?

叶羽寒点了点头,美目中显露出无限的哀伤,幽幽说道:“那女子气质高贵,艳如桃李,又冷若冰霜。她对我似乎并不怎么友好,只是问我是怎么混上山的,我的师父是谁等等问题。因为她救了我,而我也实在不想再纠缠在过去的生活里,索性就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她,毕竟她是我的救命恩人。她并没有再问更多的问题,只是冷冷得警告我,不可以与你再见面,不可以再回到萧笙默的身边。我也觉得愧对于你,没有脸面再见你,也就答应了她。”

上官遥眯起了眼睛,原来是这样,原来因为这样她才一直逃避他,她才会一直那般忧郁得生活,不肯与他相认,折磨着自己,折磨着他。上官遥怜惜得轻抚着她的脸庞,轻轻得,轻轻得,生怕自己再伤害到她。

叶羽寒看着上官遥那温柔得目光,有些醉了,她将自己的脸轻轻得靠在他的胸膛,如此宽厚而温暖的胸膛。

“遥,我想这样叫你,可以吗?”那一声“遥”,不知道含着怎样的深情,上官遥的心中一荡,紧紧得把她锁在自己的怀里。

“有什么不可以?只要你喜欢,叫我什么都行。”也许上官遥的柔情,只有在叶羽寒的面前才会完全的绽放。

二十二年了吧,上官遥有二十二岁了,也许从来没有那一刻好像现在这样满足过。

“是我娘,对吗?”上官遥的声音满足中又带着些无奈,如果换了别人这样拆散了他们,他也许会誓报此仇吧。但是如果是他的母亲,只能怪上天的嘲讽,命运的捉弄了。

叶羽寒轻轻得点了点头,叹道:“她也是爱子心切,没有别的什么心思,不然,干脆杀了我,不是还更利落!”

上官遥心中暗道了声“万幸”,也许是母亲看到他为了她的死,疯狂了,所以怕有朝一日真相大白,他们会母子反目。虽然他那时候对叶羽寒还不能说是爱!

“后来呢?”上官遥似乎有些害怕了,害怕听到叶羽寒曾经受到的伤害,害怕再为她而心痛。

叶羽寒的声音总是透着无限的忧伤,朱唇轻启:“后来她在晚上偷偷得将我送下山,送了一匹马,还有些干粮银两,便打发我去了。我那时候还是个孩子,怎么认得回中原的路?虽然凭着印象以及不断得像人打听,才勉强走出了西辽地界,不过还是错入了昆仑山,迷失了方向……”

上官遥圈住叶羽寒的双臂不自觉得又紧了紧,生怕她又走失了一般。

叶羽寒心中一暖,她知道上官遥对她的感情有多深,嘴角不经意得勾起了一个幸福的微笑。

“那你怎么走出来的?”上官遥有些紧张得问道。

叶羽寒轻叹口气,说道:“这次的经历,就是为什么我会在后来,知道了蓝雪瑶要害霖儿,为什么会知道西峰山上将要发生的一切。”

“说下去吧,我想知道。”上官遥温柔的声音,总是带着几分蛊惑的力量。

叶羽寒的笑容,好像凛冽的寒风中盛开的梅花,娇美而令人心疼,脆弱的外表下,总是透着那么的坚强。

“那日我误入昆仑山,那里到处是高耸的山峰,望不到尽头。青色的石头,处处透着诡异,我怕极了。尤其在夜晚,凄厉的夜枭,让人觉得毛骨悚然!”叶羽寒的眉头紧锁,像是陷入了恐怖的回忆中。

上官遥心疼得抚摸着她的发,将她搂得更紧。

叶羽寒定了定心神,接着说道:“我无论怎么走,都走不出昆仑山那些奇峰怪石。那时候我的伤还没太好,身体虚弱,又赶了那么久的路,身上的干粮也没有了,又累又饿,终于昏倒在山下。待我醒来时,就见到一位老者,虽然很慈祥,总是笑呵呵的,但是却总透着说不出的古怪。”

“昆仑老怪?”上官遥一惊说道。

叶羽寒微微诧异得看着上官遥说道:“你认识我师爷爷?”

上官遥叹道:“看来,你是知道檀元帅身负绝世武功了。”

“你竟然知道我爹他武功极高?”叶羽寒实在是惊异非常。

上官遥点点头,逐将当日禹城外与檀泽胤的惊天一战,轻描淡写得讲述了一遍,自然也有将昆仑老怪一脉与他上官家的恩怨说了出来。

叶羽寒听得眉头紧锁,她很清楚昆仑老怪的实力,更知道她这个师爷爷的武功比她的父亲高出很多。

“嗯,先不要管我和老怪之间会怎样,继续讲后来的事情吧。”上官遥不愿意叶羽寒再为他担心。

叶羽寒点点头,接着说道:“他是看到我身上的家传玉佩,猜出我的身份的,所以他将我救了回去。我将事情的始末告诉了师爷爷,只略过你的姓名。他大怒之下要去杀了萧笙默,可是对于天山绝顶的神秘门派,他似乎怀疑了些什么。现在想来,他大概是怀疑那里是不是上官家的地方。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以他的个性,怎么会不上天山绝顶一探究竟呢?”

叶羽寒沉吟半晌,却还是想不透老怪的真实想法。或许是听说一个十一二岁的小童就如此厉害,不想轻易冒险吧?但是总觉得还是说不过去似的。

叶羽寒叹了口气接着说道:“后来师爷爷让他的仆人将我带回大都,他那仆人就是常福。”

“常福?那个蓝雪瑶派去给虚谷子送信的亲信?”上官遥惊道。

叶羽寒摇了摇头,轻笑道:“他不是蓝雪瑶的亲信,更不是萧笙默的亲信。虽然他在为了他们做事,但是却是我安插在他们身边的人。”

上官遥截然一醒,明白了为什么叶羽寒什么都知道。常福表面上是萧笙默父女俩的亲信,所有的秘密他基本都知道。而叶羽寒才是他真正的主人,无论什么事情,常福都会背着那对父女报告给叶羽寒。

叶羽寒微微一笑,说道:“不然你以为我当真是未卜先知?其实最初一路上发生的血案,,我也不知道是谁做的,但我相信不是你。直到我盲了眼睛回到大都,常福才打听到确切的消息。”

上官遥不由轻笑道:“这么简单的问题,怎么会困扰我这么久呢?人老了,分析问题的能力也变得这么差劲。”

他这一说,可把叶羽寒逗笑了,她其实从来不知道,上官遥也有耍宝的时候。

“那么羽霆的事呢?”上官遥随即又有些忐忑了,生怕听到些不想听的事情。

叶羽寒幽幽叹气道:“其实,你想得没有错。是我引哥哥回去大都的。”

上官遥只觉得心中一阵阵得颤抖着,他始终还是听到了不想听到的答案。不过,叶羽寒如此坦率得承认,那么一定有理由吧。

“为什么?”上官遥涩声问道。

叶羽寒无奈苦笑,摇头叹道:“上官大哥,连你都不了解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吗?你真的猜不到吗?”

上官遥一时语塞,曾经那么多罪名背在他的身上,叶羽寒都选择毫无保留得相信他。那他呢?一直以来,他不知道怀疑过她多少次,虽然每一次的最后都选择相信她。那么这一次呢?他还是应该相信她吧!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三十五回 百年仇怨(4)”↓↓↓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