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冥王剑 [目录] > 第264章:第三十五回 百年仇怨(4)

《冥王剑 》

第264章第三十五回 百年仇怨(4)

水静泓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叶羽寒泪眼婆娑,她知道她这样做,很多人都不会理解她的。即使是檀羽霆,她的哥哥,醒来之后会不会怪她,她都不确定。

上官遥看着她,有些不忍,但是在没有知道确切的答案之前,他没有办法毫无保留得相信她。

“为什么?”只有知道为什么,他才能判断自己会不会怪她。

叶羽寒叹了口气,幽幽说道:“我说过,常福是我的心腹,所以很多事情,我会比你们都清楚!完颜亮最晚在年底就会发动政变,你认为完颜亮当权,我的父兄还有活路可走吗?当然,他们可以凭借武功突围而去,可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如果我不让他们清楚得看到现在大金朝廷的腐败,不让他们看清楚金国皇帝的不仁,他们会离开保卫一生的大金国吗?”

上官遥看着她有些激愤的模样,心中闪过一丝愧疚,他该想到的事情,为什么偏偏想不到呢?可是因为这样,就拿檀羽霆的性命做赌注吗?

叶羽寒像是看透了上官遥的心思,叹了口气说道:“如果还有第二个办法,我都不会冒这个险的。只是我爹那个人,即使他明知道后果,仍然会坚持到最后,可是那时候大概就晚了!至于哥哥的性命,我是有把握他们不会杀他的。其实我也利用了上官大哥你,我知道,你为了哥哥,必定会来大都。更知道,你有这个本事救出哥哥。”

上官遥心中一寒,这个女人当真是事事都掌握在手中。可笑自己即使明知道她心机甚重,却还是情不自禁得迷恋着她。不过,好在她的心机都是在算计着怎么救人,而非害人。

“上官大哥,你会怪我吗?”叶羽寒轻声问道。

上官遥摇了摇头,苦笑道:“我很想怪你,可是我却知道,无论你做错了什么,我都会原谅你。”

叶羽寒幽幽叹了口气,无力道:“我觉得好累啊,从小到大,都要算计着过活。”

说罢,就转身向浅野客栈的方向走去。也许,她真的太累了!从她那总是忧郁的眼神,从她轻轻得叹息,从她经常弹奏着那么忧伤的乐曲……

上官遥看着她的背影,心中的痛难以言表,只想冲过去,紧紧得抱住她,紧紧的,然后一辈子守在她的身边,不让她再受到任何的伤害。

可是他终是没有那样做,只是默默得跟在她的身后,只要看着她的身影,只要她的身影不会就这样消失,他就会有种满足感。

一路上,两人都是沉默着,不是因为彼此之间的责怪,而是对彼此的愧疚。

“你这老头到底是谁啊?上官大哥不在!”两人刚走到客栈门口,便听到完颜菁儿不耐烦的声音。

“你还没资格过问我是谁,我只要见上官遥!”老者低沉而沙哑的声音中,透着一股威严。

完颜菁儿刚要说话,抬头瞥见了一前一后走进来的上官遥和叶羽寒,急急叫道:“上官大哥,你回来的刚刚好,这个怪老头找你。”

上官遥的目光顺势望去,只见这魁梧的老者,头发胡须都已花白,至少年近七旬,却满面红光,看起来甚是慈祥。

老者也打量着上官遥,一脸的探究模样,仿佛想把眼前的少年看穿。上官遥给他瞧得颇不自在,连忙礼貌道:“晚辈上官遥,不知前辈有何见教?”

其实他已经开始怀疑老者的身份,只是怕认错了,徒增尴尬。

不过很快,叶羽寒就证实了他的猜测。只见叶羽寒上前行礼道:“羽寒拜见师爷爷。”

原来这老者正是上官家的死敌,檀泽胤的师父,昆仑老怪。

“哈哈哈……羽寒,八、九年不见你了,变成大人了!”昆仑老怪温和而慈祥的笑容,哪里看得出半点敌意呢?

在场的乔恩等人,惊异得看向上官遥。原来这个女子才是真正的叶羽寒,那么之前的又是谁?

上官遥得到证实之后,微微笑道:“久闻前辈大名,只不知前辈今日来此,可是为了找晚辈一雪百年之恨?”

昆仑老怪的眸中,寒光一闪,紧紧得盯着上官遥,半晌哈哈笑道:“上官遥,不错,有意思!泽胤徒儿说,你和他曾在禹城外大战几百回合,终是你打赢了他。但是他没说原来你是这么小个娃儿,还是我宝贝徒孙的情郎!哈哈……”

上官遥和叶羽寒一听,都不禁红了脸,前者讷讷说道:“前辈您,您还是不要拿晚辈们玩笑吧!”

昆仑老怪笑容一敛,突然厉声说道:“的确,我不该对你起爱才之心,我是来杀你的。不过为了我的宝贝徒孙,只废去你的武功也就算了!”

说罢,“呼”得一掌向上官遥拍去。

上官遥没料到这老怪物说打就打,本听到他说要废掉自己的武功,心中就有气,见他一掌打来,当下也顾不得什么礼貌谦让的,立刻拔出随身携带的冥王剑应战。虽然明知道自己还不是老怪物的对手,但是即使落败也不能受辱于人。

老怪的招式和当日檀泽胤使出的是同一个路子,只是威力却大不相同。一交上手,上官遥就感觉到了前所未有过的压力。好在他已经参悟了冥字九决的前四决,否则单凭他的冥王剑法,想要在老怪手里走上百招都不能够。

仗着自己轻盈的天山魅影步法,上官遥将老怪引到后庭院的空地处,以免在这大堂之中误伤他人。

到了空地上,上官遥将冥王剑法发挥到了极致,见招拆招,见式拆式,首先要让自己抢到先机,才能不至于轻易落败。

昆仑老怪一只钢爪向上官遥当头抓下,好在有与檀泽胤大战的经验,上官遥立刻旋身到对手的身侧,一剑向老怪的钢爪削去。虽然封住了老怪蛇上身的后招,但是老怪毕竟不是檀泽胤,其内力之深厚,变招之迅速,却是令人难以想象的。

剑在半空,突然失去了老怪的踪影。原来在上官遥挥剑的同时,昆仑老怪从上官遥的正面用他那蛇步,绕到了他的身后。以上官遥出剑之迅捷,还能让他先一步躲过,其速度可知。

“哈哈……小娃儿果然是好身手啊!”昆仑老怪哈哈笑道。

他嘴里说着这些话,手却没有停着。他一手如钢爪般继续抓去,另一只手连同胳膊都是软绵绵的,好似蛇一般缠向对手的腰间。上官遥不禁大吃一惊,心知他是将胳膊当成了软鞭来用,这是何等样的武功?

上官遥连忙用出了冥字九决中的冥之去无踪,以极快的速度闪出了昆仑老怪的禁锢圈。冥之为不知,逐后展开,得剑而忘剑,无剑、无我。

昆仑老怪的表情再不像之前般那么轻松,冥字九决的威力是难以想象的。初时,他听檀泽胤说败给了上官遥,还不怎么相信。如今他自己亲身经历了,才知道上官遥的实力,远远比他估计的要高。

即便如此,上官遥想胜昆仑老怪也是不可能的,除非他能够及时参悟剩下的五决。

昆仑老怪锁紧眉头,认真应付,显然也将上官遥当成了平生的第一大敌,不能不全力以赴。

上官遥剑随身走,身随心动,转眼间将冥字九决中的前四决都用了出来,一次比一次刚猛老到,每一次剑意都相同而剑招却不同。昆仑老怪战意渐浓,如此有趣的打斗,是他下山前从未想到过的。

“冥字九决,果然有点意思!”昆仑老怪赞道。

上官遥从容一笑,淡然道:“可惜我没练就九决,否则,焉能让你占尽上风!”

看似从容的他,有苦自知,冥王宫的武功就是即使落败,也不会狼狈。昆仑老怪看到眼里却说不出的惊骇,虽然曾经从古籍中得知李羽傲的武功路数,潇洒从容,败亦无败相,但是当真见到,可就是另一回事儿了。

听到上官遥说未练成九决,昆仑老怪有些难以置信,要知道,只是现在的说来,老怪要战胜上官遥已经不怎么容易了,虽然赢是个必然。

昆仑老怪手底越发的很辣,他知道,如果今天不能解决上官遥,可能就再没有机会了。这小子的武学造诣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进步的神速,也让他吃惊。檀泽胤的武功他是知道的清清楚楚,以上官遥现在的武功,檀泽胤绝对不是对手,又怎能战到最后一刻呢?只要想到错过今日再难雪洗师门之耻,之前的爱才之心,一窥武林绝学的愿望,都被必杀上官遥的决心所取代了。

昆仑老怪左手成爪,右手在腰间一探,一条几近透明的软鞭已给他拿到了手上。这一爪一鞭才是他师门的绝学,上官遥在和檀泽胤一战中,曾经见识过其威力。如今从昆仑老怪的手中使出了,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上官遥眉头紧锁,知道今日除非三行剑和叶羽寒四人和他联手,或者能够及时参悟冥字九决的后五决,否则,绝难逃出命去。

“唉!”上官遥轻叹一声,手中的冥王剑握得更紧。目光一瞬间从打斗中转向了叶羽寒,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眸子中复杂的情绪,让叶羽寒的心一阵狂跳……

“不要!”叶羽寒似乎突然明白了什么,大叫了一声。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三十六回 险死还生(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