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冥王剑 [目录] > 第265章:第三十六回 险死还生(1)

《冥王剑 》

第265章第三十六回 险死还生(1)

水静泓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对于叶羽寒突然的喊叫,众人不解的望向她,却见她早已泪流满面。而上官遥那坚毅的目光,淡淡的微笑,一脸的满足与决心……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昆仑老怪素来了解自己的徒孙,见她突然失控,一时间不知道上官遥到底想干什么,只得凝神备战,生怕一个疏忽,给了这小子可乘之机。

而上官遥此刻却从来没有过的平静。或许,这就是看透生死,超脱一切的反应吧。让他的师兄弟和他联合战胜老怪,胜了也是冥王宫的耻辱;冥字九决是不可能随便参悟得到的,那么唯有拼死一战而已。

上官遥大喝一声,将冥王心法发挥到极致,他的周围仿佛形成了一股气场,他是在借外力来补充自己的不足。或许威力再那一瞬很强大,但是凡练过冥王心法的人都知道,如此高速的借用外力,根本没有时间将其消化为己用,如果本身的内力比外力弱,那么施用此法者,必定会被外力反噬,轻则武功尽失,重则经脉尽断而亡。

昆仑老怪何曾见过如此功法?即使祖先留下来的资料里面也不曾提起过。当年,李羽傲的武功远远高于风如昔,自然不需要在他面前用上这种伤害自己的法门。可如今上官遥的武功比昆仑老怪不上,是为求颜面,不得以而为之。

借到了外力,上官遥将冥王剑法与冥字九决结合起来应用,招招威力都胜过从前不只一筹,庭院四周仿若正在经历狂风的洗礼,飞沙走石,树动而花草尽折。

完颜菁儿等人不禁被这股强大的力推动着,连连退后。三行剑和叶羽寒因为功力较高,还能勉强留在原地,却也犹如风中烛影,站立不稳。

昆仑老怪面色凝重,本来他以为上官遥已是强弩之末,用不了多长时间,必定给自己毙于掌下。可是眼前的情景不由得让他倒吸了一口凉气,上官遥好像会妖法一般,瞬间便将自己的实力增加了数倍,如此一来,自己又如何能够取胜?

上官遥强大得超乎常人想象,竟逼得昆仑老怪步步后退,但昆仑老怪是何等样人?面对这样恐怖的攻击,竟然不露半点败相,反而守势中偶尔几招攻势,急切间,上官遥根本无法取胜。

可是时间拖得越久,上官遥的情况就越危险,很可能到最后,伤不了敌人,而自己却被自己杀死。虽然抱了必死的决心,但是不能伤到敌人,又怎能甘心?

看着昆仑老怪退后的步法,仍是蛇形,丝毫不乱。上官遥皱了皱眉头,难道自己真的不能冲破他的防线吗?“风卷残云”这四个字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脑子里,是了,这不正是他的祖先李羽傲出道时候的两大绝学之一?只是自李羽傲之后,冥王剑派上下都主修由先祖自创的冥王剑法和风云幻剑,以风云幻剑为主。反而是先祖之前的绝学无人问津了。

好在上官遥天资过人,得以阅览冥王宫武功的全部典籍,才会在此时想起他们其实还有这样的绝技从未用过。他原本凝重的面上,露出一个深沉的微笑,长啸一声,飞起身在空中打了个盘旋,好似陀螺一般向昆仑老怪撞去。

昆仑老怪大吃一惊,这个身法他是曾在先祖留下的资料中见过的。据先祖所言这风卷残云,是极为厉害的内家真力,借力打力,借气攻敌。虽然曾经读到过,但是当真对上这功夫,昆仑老怪只觉得压力剧增。这种功法正是他蛇形步的克星。

此刻的上官遥如虎添翼,越战越猛,昆仑老怪不禁暗暗心惊。心中叹道:“看来今日是难将他毙于掌下了,搞不好还搭进自己的老命去。罢了,罢了,李羽傲这一代的传人实在太强,也许比之李羽傲当年都有过之而无不及吧!”

想罢叹了口气,全力发了一掌,将上官遥逼退,自己则转身去了。

但却不忘交待些场面话:“上官遥,念你年纪轻轻,有如此成就,实属不易。加上老夫还想见识冥字九决的后五决,今日留你一命,他日在来之时,就是你毙命之日。”

人已消失多时,声音如在耳旁回荡,其功力之高,世间绝无仅有。

上官遥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了下来,忍不住“哇”的一下吐了口鲜血,脸色灰白,一看就知道受了严重的内伤。

叶羽寒和三行剑紧张得跑了过来,担心得看着他。上官遥看了看他们,微微一笑,却没有跟任何人讲话,只是提着他的剑,拖着沉重的步伐向他自己的房间走去。

他不是不想说话,只是,此刻的他,根本就没有说话的力气了。至于走路,不过是他提着所剩无几的真气坚持着的。

走回房间,上官遥关紧了房门,连忙上床盘膝坐下。运气一个大周天之后,总算松了口气。气行一路虽然偶有阻塞,但也很快便打通了,奇经八脉到也没有受到多大的损害,只要每天按时疗伤,最多七天,便可恢复。

此刻上官遥的心情,不知道该怎样形容。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刚才他根本就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

叶羽寒和三行剑等人等在房门外面,因为猜到上官遥可能在疗伤,都不敢随意打扰他。

上官遥将残留在体内的借来的气,慢慢得吸收为己用,加快了修复自身损伤的速度。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缓缓收了功,起身走去打开了房门。

外面的天已经大黑,不知不觉间已经过去了四个时辰。他收功的时候,听到了外面还有人守候着,那是一种说不出的感动。

四个时辰,他们就一直在门外守着他吗?上官遥的脸上露出一个幸福的笑容。

看着四人凝重的脸,上官遥微笑道:“我没事,都进来吧。”

众人坐定后,叶羽寒幽幽叹道:“刚才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要做什么傻事呢!如果你当真丢下我不管了,我真不知道怎么办!”

上官遥苦笑道:“这个世界上,也许真的是你最了解我,我是真的要和他赌命的。”

三行剑大惊道:“宗主你……”

上官遥摆了摆手,接着说道:“我的武功比昆仑老怪差得还太远,也许你们看不出来,可是事实上刚才如果不是他走的早,现在我已经没有命在这里说话了。即使我侥幸赢了,并得以不死,也会武功尽失,成为废人一个。”

四人听得面面相觑,又是一脸得忧色,搞不清楚上官遥如今的伤逝如何。更是没有想到,刚才可怕如斯的上官遥竟然是强弩之末。

上官遥看着他们担心的模样,轻轻一笑,接着说道:“我刚才是借用了强大的外力,所以一瞬间功力倍增。但是同时我自身的内力却比我借用的外力弱,如果他再晚一点走,等到我借用的外力比我的内力大出很多的话,我就会被外力所伤。”

叶羽寒叹气道:“你是不愿意让大家帮你,和我们五人之力,师爷爷也不是我们的对手吧!你觉得以五敌一有伤冥王宫的颜面不是?”

上官遥给说中心事,不禁老脸一红,讷讷道:“以多取胜,胜之不武。”

叶羽寒摇头道:“有的时候真的不明白你是聪明还是笨,他以大欺小,难道就胜之有道了?何况,我们都是同门师兄妹不是吗?”

上官遥这才想起来,叶羽寒曾经是萧笙默的徒弟。

“可是他同时也是你的师爷爷。”上官遥有些无奈得说道。

叶羽寒又再摇了摇头,叹道:“他明知道你对我来说有多重要,却还是要杀你。那么他是以他的师门为重了,如果这样,我为什么不能以我的师门为重呢?虽然,萧笙默不配做我的师父,但好歹,我也算是冥王剑派的人。”

上官遥叹了口气,在叶羽寒的面前,他就是一张白纸,什么字都没有,好像并不需要解读,就一目了然了。

水镜明这时也忍不住说道:“我们都是同门师兄弟,即使合力战他,也不能算丢脸啊!何况他大了你几十岁,等于三个你在和你打。要知道,他在你这样的年纪时,要几个人才能打得过你呢?”

叶羽寒向水镜明投去一个赞赏的目光。

上官遥无奈得笑了笑,或许吧,他们是对的,而自己太认死理了。可他人就是这样的性子,又怎么能轻易得改变?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三十六回 险死还生(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