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冥王剑 [目录] > 第267章:第三十六回 险死还生(3)

《冥王剑 》

第267章第三十六回 险死还生(3)

水静泓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面对少年的挑衅,上官遥的态度竟然是隐忍,这连最了解上官遥的叶羽寒都觉得奇怪。“绣花枕头”这四个字,根本就是对男人的侮辱,他竟然忍了?

那少年见这样侮辱上官遥,他竟然没有半点动静,越发得得意笑道:“哥几个看看,这就是大名鼎鼎的玉面阎罗!真看不出来他厉害在哪里!真不知道我们的父辈们怎么会对这小子赞誉有佳的!禹城大战,这小子一夜之间翻了身,我们因为这小子在爹娘面前没了地位!今天我们就要领教一下,你小子有什么了不起的!”

上官遥轻蔑一笑说道:“是你们让徐州城的百姓不敢正常生活的对吗?”

那少年大笑道:“在徐州,除了小爷,谁还有这样的本事?”

上官遥挑了挑眉,淡淡道:“还未请教?”

那少年得意道:“听好了,小爷我就是八卦刀李成泽的大公子,李玉书。”

上官遥一听便笑了起来,这李成泽他是知道的,禹城大战的时候,他也有参加。但是第一次听道他的名字,是几年前他初下天山时,听周海和司马玄提起詹台若水大战成名人物的事情,当年败在詹台若水手下众人中,就有李成泽。

见到他笑,李玉书怒道:“臭小子,你笑什么?”

上官遥轩眉一挑说道:“笑你不自量力!”

李玉书大怒,拔刀飞身便向上官遥砍来。上官遥虽然重伤初愈,但是经过这么久的调息,内力却大涨。别说一个李玉书,就是十个,对他来说,都没有半点威胁。

“叮”,刀到半空,却再也挥不下去了,剩下的半截拿在李玉书的手上要多尴尬有多尴尬。然而出手的并不是上官遥,而是火毅然。这一路上,他就憋着一肚子的火,到处都是他眼里的小人混蛋。这时见有人对他最尊敬的宗主不敬,哪里还能忍得下去?

李玉书的刀刚刚劈出,他的火龙剑便已出鞘。名为火龙,火之脾性,龙之速度,哪里是李玉书这等三流货色可比?

手里拿着断刀的李玉书呆立当场,一时间进退不是。

火毅然冷笑道:“就这两把刷子还要和我们宗主比高低,一万年以后再来试试吧!老子竟然为了你这样的货色拔剑,真他娘的丢人!”

“上官遥并没有出手,我们怎么知道他是不是有阁下这样好的身手?”这时李玉书身后的一黑衣男子朗声说道,看上去和前者年龄相仿,却深沉得多。

上官遥听后笑道:“这位又是?”

那黑衣男子说道:“好说,在下沧州柳跃然,家父柳成化。”

上官遥心中暗暗好笑,又是一个曾经败在詹台若水手下的人。他保持着惯有的微笑,故意说道:“我的武功嘛,只不过比詹台若水高些。”

几年前柳成化败在詹台若水的手中,江湖上几乎人尽皆知,柳跃然只觉得被人打了一巴掌般难过。但是他却不是李玉书,他知道上官遥一定没有说谎。人人都说,上官遥是詹台若水的师兄,连尉迟镜心都自愧不如。盛名之下无虚士,这句话虽然不绝对,但是却有道理。

“这里是不是还有大同金刀门掌门金大全,洛阳无极门掌门徐梦阳,邯郸梅家剑的传人梅清风,岳阳六合门掌门人叶天阳几位前辈的后人呢?”上官遥言辞犀利,表面并无不敬,实则暗指他们的父辈均是他师妹的手下败将,却胆敢在他面前耀武扬威。

叶羽寒在一旁轻笑道:“上官大哥,你可真是的,这样说出来,他们还有脸面承认吗?其实他们的父辈到都是敢作敢当的真英雄,真豪杰,至少面对失败,哪怕是败给十三四的女孩子,他们也勇于承认。可是这些后辈们差得远了!”

面对她的冷嘲热讽,这几位的后人当真沉不住气了,纷纷叫骂开来。上官遥虽然不愿意和这帮无聊的小子们有过多的纠缠,却也为他们的父辈养出这样一群混球感到羞耻。所以觉得还是教训一下这些自以为是的二世主好些。

人贵在有自知之明,可是这些人偏偏就没有,既然如此,他就让他们知道什么是天外有天,人上有人!

“要见识本少爷的武功是吗?那你们别后悔!先说明,我,是为了你们的父辈才这样做的!”说罢,上官遥腾空而起,如鹰般跃入众少之中,几个起落,就将众人摔了一地,没有一个能爬得起来的。

上官遥落地之后,哈哈大笑道:“今天就只是给你们一些教训,不要再给我见到你们自以为是的模样,否则,本少爷真的要替你们的父亲好好教训教训你们!”

说罢,一行九人向那家“浅野客栈”而去。

敲开浅野客栈的门,在他们意料中的,这家掌柜不像普通人家那般会害怕得罪李玉书,热情的招待着他们。赚钱似乎是他们最大的事情一般,只是上官遥知道,这是因为主顾是他们。“掌柜的,请问您这客栈为什么叫这个名字?”上官遥一幅有意无意得模样,向掌柜问起。

那掌柜眯起眼睛打量了一下上官遥,随即笑道:“客官,您觉得我这店名奇怪?”

上官遥点了点头说道:“从字面上,我看不出有什么意义。”

那掌柜笑道:“客官有所不知了,住店的都是旅人,旅人为野;浅呢,我们取搁浅的意思,虽然搁浅不好听,但是却也是停船休息的时候,所以这两个字,在我们读来,就是旅人休息的地方。”

“哦!”上官遥装出一幅恍然大悟的模样,心中却笑这掌柜倒是机灵,这样奇怪的解释,都给他想得出来。不过却也更加确定了一点,这客栈绝对有问题!

叶羽寒与上官遥相视一笑,从彼此的眼中都看到了好笑的成分。不过看样子,掌柜的一番解释倒是骗过了乔恩等人,当然也包括三行剑中的火毅然。至于其他四人,都属于人精一类,暂不划分到常人的范围之内。

回到房中,上官遥用传音入密的上乘内功,告诉三行剑和叶羽寒,小心有人监视。接着他们就说些无关紧要的话题,但总的来说,还是围绕着今日得罪了一众侠少。

“真不明白,老虎怎能生出狗来!”火毅然首先叫道。

真是不开口则以,一开口,就将所有人都逗笑了。

雪中行总是忧在前面的一个人,此时的他又是一脸忧色,说道:“宗主,如今我们得罪了这群臭小子,如果他们回去搬弄口舌,恐怕以后的日子不好过了!”

上官遥满脸写着谁怕谁,答道:“最多就是和整个武林为敌!又不是没做过武林公敌。”

叶羽寒叹了口气说道:“上官大哥,你这个人啊,永远不为这名声操心!你问问乔盟主,有人像你这样闯江湖的吗?”

乔恩等人连声符合,都说江湖名声如何如何重要,听得上官遥心中作呕,却不好打断。

只得无奈笑道:“这也没什么好怕的,虽然我们四人是冥王宫的人,羽寒和菁儿也是来路不明,但是还有桥盟主四人是江湖上有威信地位的人啊。有他们作证,谁还能冤枉了我们不成?”

对于上官遥这样的说法,乔恩等人显然很是得意。这似乎是遇到上官遥一来,首次听到他说有那么一点点褒义色彩的话。

当下抱拳道:“上官公子放心,今日之事,我等必将还原个真相给大家,绝对不让上官公子你受到委屈!”

这些自命侠义的人啊,有时候还不如那些真小人来得实在。纵然不说这些人是伪君子,却也足够虚伪的!

“宗主,其实你刚才下手太轻了!”水镜明一边擦拭着他的怒水剑,一边说着。

上官遥有些诧异得看着他,半晌终于说出话来:“镜明越来越像以前的我了!”

水镜明听后,叹气道:“可是宗主,我却没有说错!听吧,又来了!”

水镜明话音刚落,嘈杂的马蹄声响,从远处传来,至客栈门前而止,那熟悉并讨厌的声音再次响起:“上官遥,你给老子滚出来,今日非让你好看不行,老子要扒你的皮,抽……”

“住口!”李玉书的话还没说完,便被一个苍老的声音喝住。那声音随即说道:“上官公子,在下李可安,李成泽之父,前来拜会!”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三十六回 险死还生(4)”↓↓↓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