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冥王剑 [目录] > 第269章:第三十七回 计中之计(1)

《冥王剑 》

第269章第三十七回 计中之计(1)

水静泓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是谁?”这样简单的一句话,到了上官遥口中,却让人有种强烈的压迫感,不似命令,却不容李玉书不回答。

“他……他是,是一个女人,很美的女人。”李玉书磕磕巴巴得说出了这句话。

“很美的女人?”上官遥一脸疑惑得看着他。

李玉书把头埋在自己的胸前,讷讷道:“是,是雪山仙子,蓝雪瑶。”

这样的一句话,对上官遥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又是蓝雪瑶,她当真是要毁了她才甘心吗?偏偏这个女人又是他的姐姐,他该怎么做才能阻止她的疯狂?难道真的要告诉她,他是她同母异父的弟弟?只是以蓝雪瑶的偏激,受得了吗?

“蓝雪瑶,她……她和你说了什么?”上官遥的语调有些颤抖。

叶羽寒和三行剑都不禁奇怪得看着他,他们认识的上官遥情绪的波动很少有这样明显的时候,然而这次,他的心绪显然是被扰乱了。

李玉书见他如此,更会错了意,以为上官遥和蓝雪瑶之间有什么他想象中的关系。毕竟江湖上还有一个传言,几年前上官遥初入江湖,便招惹了武林第一美女蓝雪瑶,随后抛弃了她……

“嘿嘿,爱美之心人皆有,上官老弟你也不用心存芥蒂!”李玉书的话让上官遥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叶羽寒等人看到上官遥的表情,不禁笑了起来。上官遥白了叶羽寒一眼,别人笑也还罢了,她竟然也笑。

叶羽寒对着上官遥眨了眨眼睛,似乎告诉他:“我就笑了,你能怎样?”

上官遥无奈得摇了摇头,对李玉书说道:“你只需告诉我,她说了什么就好。美女我身边多得是,不代表是美女我都要爱慕!”

这后面一句话,明是说给李玉书听的,实则对叶羽寒的表白。

李玉书看看站在上官遥身后的叶羽寒和完颜菁儿,尴尬一笑。的确,在场的两位美女虽然比不上蓝雪瑶那般令人惊艳,却也是一等一的大美人。尤其是叶羽寒,那股聪慧与忧郁并存的气质,却不是谁都能比得上的。

“咳咳。”李玉书干咳了两声,来掩饰自己的尴尬,接着说道:“日前我有幸见到她的仙颜,一时惊为天人,后来她竟主动和我说话,我当时只觉得受宠若惊。不过她三句不离上官遥几个字,实在让人气闷。后来她说你武功超绝,天下无人可及,有你的存在,我们这些人一辈子只能做江湖上的配角。她还说,天下间没有哪个女人抵得住你的温柔一笑……”

说到这里,李玉书的语气明显酸酸的。

叶羽寒轻笑道:“大哥,你看,人家果然对你一片深情呢!”

其实这话听起来也酸溜溜的,听得上官遥不知是该喜还是该悲。叶羽寒有这样的心思也怪不得她,毕竟知道蓝雪瑶实际是上官遥姐姐的人没有几个,恰恰叶羽寒不在这几个人之列。

上官遥苦苦一笑,对叶羽寒说道:“羽寒,你该知道她这些话,只是想挑拨他们来找我麻烦,其用心可知啊!”

完颜菁儿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对上官遥道:“上官大哥,为了证明你对羽寒是一心一意的,不如你杀了那女人算了!这个女人从认识你开始,就不停的陷害你,你却一再纵容她……”

乔恩、李可安等人都用极其怪异的目光看向她,蓝雪瑶在武林中的形象可不差,甚至素有侠名。如今完颜菁儿这不知名的女子,竟然说出要杀死她的话。

完颜菁儿被看得有些不自在,想说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硬生生的吞了回去。

上官遥叹了口气,说道:“就算她要杀我,我都不会杀她的。无论她怎么害我,我都不可能杀她,也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她!”

这一句话听在不知实情的人耳朵里,实在是暧昧得很。叶羽寒顿时觉得酸溜溜的,心中打翻了醋坛子。好在她涵养甚好,没有当众发作出来,但是苍白的面色,让上官遥一阵心疼,想要解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又什么都不能说。

李玉书像是找到知音一般侃侃道:“自古英雄爱美人,谁又忍心对那样的绝色美女下手呢?”

本来就已经被叶羽寒误会了,如今李玉书这小子竟不知死活的在一旁添油加醋,此刻的上官遥,真想一把捏死他。

上官遥阴冷的目光在李玉书面上扫过,后者只觉得一阵寒气逼来,不自觉得闭上了嘴巴,不敢再多说一句话。

“我不是英雄,我只是个弱水三千,只取一瓢的普通人而已。”上官遥说完这句话,就没有再理会李玉书。

叶羽寒明白他的这句话只是说给她一个人听而已,上官遥是个不愿意做解释的人,但是对叶羽寒除外。

听到他这样的话,叶羽寒心中的不快一扫而空,上官遥的本性她最了解,其实一直就没有怀疑过他,只是不太开心罢了。如今得到一句承诺,自是忘记了前面的不快。叶羽寒虽然聪慧过人,气魄过人,但终究是个女人,有着女人的细腻和敏感。

上官遥此刻的心思已经不在这些儿女情长上面,而是拼命得将最近发生的事情联系到一起。是巧合,还是根本就是一个大阴谋中的一个环节?他有点想不透了。以他对萧笙默和完颜亮的了解,如果这当真是一个大的阴谋中一个小小的环节,那么绝对不是出自于这两个人的手笔,他们似乎还没有这个本事。

李可安见事情已经过去了,别说是自己的孙子没有道理,就算是有道理,看在乔恩的面上,也不能再追究下去了。当下说道:“各位来到徐州,就是我李家的客人,各位还请到舍下一聚。”

乔恩刚想接受李可安的好意,上官遥却礼貌得抢在了前面说道:“多谢前辈美意,我等只是暂宿一晚,明日还要赶路,就不打扰了,下次专来拜访。”

李可安一片热情,却换来了上官遥的拒绝,心中不禁愤愤难平。但是上官遥言辞礼貌,他却找不到发作的借口,当下悻悻然而去。

待他们去后,乔恩有些不悦道:“上官公子,如此拒绝人家的美意,似乎有点不近人情吧?”

上官遥淡淡得看了他一眼,摇头道:“我们如果去了,他们就要大难临头了。”

乔恩大惊道:“此话怎讲?”

上官遥摇了摇头,说道:“我没有确切的证据,但是可以确定的是,这次是针对我的阴谋。我早说了,如果是早年的我,今日,他们这些人或许没有一个能轻易离开。”

乔恩听得冷汗直流,他早知道上官遥邪名在外,却不知原来早年的他邪到如此程度。这些纨绔子弟虽然该打,却也只停留在该打的程度。只是上官遥这样说,和对方会大难临头有什么关系呢?

上官遥似乎不想和乔恩再多费唇舌,自己转身回房去了。

叶羽寒和三行剑随后到了他的房中,他们担心的事情和上官遥此刻担心的事情一样,此次的祸端,绝对不会如此轻易的过去。

“羽寒,你相信我吗?”叶羽寒没想过上官遥第一句话,竟然是问她这个问题。

当下笑道:“不相信你,我又怎会来见你?”

上官遥微微一笑,随即,眼神又再落寞了下来,叹道:“很多事情防不胜防,我们一离开,他们还会活着吗?”

水镜明摇了摇头。

雪中行无奈道:“或许,事情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糟糕,或许,是我们多心了。”

火毅然白了雪中行一眼,叫道:“中行你比不上镜明的地方,就是太多的或许,太不敢面对现实!”

听他这个说辞,谁都明白,他和水镜明的想法是一样的。或者说,其实他们五人的想法根本都是一样的!

“没有办法避免了吗?”上官遥感到有些无力。

叶羽寒轻叹道:“如果我们的心思好似乔恩他们一般简单就好了!”

“如果是那些忍者出手的话,有几个人能够逃出生天?”上官遥的声音有些沙哑了。

听了他的话,水镜明淡漠得说道:“宗主,如果这一次不是知道有人陷害你,而是单纯的知道他们有生命危险,你会怎么做呢?”

上官遥略微惊讶得看了看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水镜明几乎成了上官遥的复制品,他们身上竟有那么多的相似。

“我会替他们杀死要杀他们的人吧。这个问题简单多了,可是现在,我们根本不知道要动手的是谁……”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三十七回 计中之计(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