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冥王剑 [目录] > 第271章:第三十七回 计中之计(3)

《冥王剑 》

第271章第三十七回 计中之计(3)

水静泓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李成泽和兀术这两个人本来该是死敌,可是如今他们想要对付上官遥的心却成了他们唯一联手的理由。八卦刀门在徐州是大门派,想要立足于徐州,和官府本就不会有明摆的冲突。如今他们只是各自对付自己的敌人罢了。

上官遥环视一周,淡淡说道:“乔盟主,除了这些金兵,你们尽量不要动手吧。镜明、中行、毅然,你们三个送菁儿还有乔盟主等人出城,我与羽寒殿后。

说罢,望向叶羽寒,与之相视而笑。叶羽寒飞身过去,牵住上官遥没有握剑的手。生则同生,死则同死。

霎时间杀声震天,金国数百精兵在兀术的带领下,中原那么多的侠义之士在李成泽的带领下,没有任何顾及得杀向上官遥。

兀术更不是个普通的将领,懂得对付上官遥这样的高手,单单肉搏,是起不了多大的作用,反而可能全军覆没。他们似乎知道三行剑各个都不是庸手,有意放走他们而专门对付上官遥。三行剑护着乔恩等五人,没有什么险阻就杀出城去。

待三行剑出了城,上官遥与李成泽这边也战成了一团。上官遥的冥王剑虽已出鞘,但是他的剑锋却没有落到他们的身上,漫天飞舞的血是金兵的。

“哼!上官遥,你要么就杀了我,每一次只将我迫退,我也不会领你的情!”李成泽大骂。

上官遥无心理会这个人,从前因为敬佩这个人的高风亮节,如今却发现,此人怎么如此的愚笨。李可安人就不怎么聪明,李玉书比起李成泽还不如,这家人是一代不如一代,不知道是不是祖上没有积下阴德。

叶羽寒却不像上官遥这般多的估计,手中的青钢剑指东打西,指南打北,竟用得也是他们冥王宫的风云幻剑,手法之成熟,更在詹台若水之上。上官遥有些欣喜得看了看叶羽寒,他的估计果然不错,比之东方初晓,檀羽霆,叶羽寒的功力或许稍有不足,但是身法却更胜他们,加之她还有迷魂大fǎ这一绝技,江湖上堪称为他敌手的人却也不多见。

不过叶羽寒虽然无所顾忌,但是却知道上官遥不愿杀伤太多正道中人,只是身为金人的她,是否该对自己民族的人大开杀戒呢?只是想想她的生父,只因正直不阿,便被自己的同僚杀害……什么都是假的,这个世上只有好人和坏人两种,坏人,不管是谁都该杀!

相通这点,叶羽寒的剑也多数劈到金兵的身上。兀术突然下令金兵后撤,弓弩手向前,向混战中的上官遥等人放箭。打斗中,兀术认为没有自己人,更无顾及。武功稍弱些的,纷纷中箭倒地。上官遥和叶羽寒既要对付李成泽等人的攻击,又要抵挡箭矢,一时间竟然被敌人冲散。

叶羽寒大急,心道:“搏一搏他们会不会买我的帐吧。”于是喊道:“兀术你个混蛋,睁开你的狗眼看清楚,我乃大元帅檀泽胤的女儿,皇上亲封的檀郡主。你竟然要连我一起杀掉吗?”

兀术一听又是一惊,但随即笑道:“何方妖女,竟敢冒充檀郡主,我们檀郡主九年前就有已夭折,难道你是她的鬼魂不成?”

叶羽寒手中青钢剑一边拨开箭矢,一边冷笑道:“你难道没见过本郡主吗?事隔九年,你就不记得本郡主的模样了不成?大金国那么多郡主我不冒充,难道还非冒充一个所有人都以为死了人?”

兀术是个聪明人,听到叶羽寒这样的说辞,她没有冒充的事实已经再明显不过。兀术连忙定眼瞧去,不禁惊讶得合不拢嘴巴,那长相,那气质,除了那个十岁就已经名满金京的檀郡主,哪里还会有其他人?

如果给檀元帅知道他杀死了檀郡主,别管是否误杀,都不会饶了他。檀元帅要杀的人,恐怕连皇上都保不住。

“不要放箭!”兀术连忙要手下的人停止放箭。

这样一来,众人顿时感到轻松了许多。只是金军中不只是谁,或故意,或不故意,在众人松懈的一刹那,箭矢离开了弓弩……

当叶羽寒察觉到有什么向她飞来时,前面已有一把利剑向她穿来,前后总有一个是躲不过的。此时的上官遥被扑上来的众人里三层外三层得包围了,眼看着箭矢飞来,飞身去救也赶不及了。情急之下,冥王剑连连使出杀招,不管是谁,近身者死!

“啊!”没等上官遥赶到,那箭矢已将叶羽寒的左臂穿透。白衣上殷红的血迹,触目惊心。上官遥的心被刺痛了,叶羽寒的血,叶羽寒又为他而流出的血!

也许上官遥身上致命的弱点,就是见不得爱的人受伤……

他原本清冷的眸子,因愤怒,更因心疼而充满了血丝,冥王剑在他将要爆发的内力催动下,发出青色的光芒。

“混蛋!”上官遥怒吼一声,无论是谁,此时都已不在上官遥的眼中,他要的是,所有伤害叶羽寒的人,用鲜血来偿还。

叶羽寒左臂受伤,虽然使得是右手剑,但是失血和剧烈的疼痛让她几乎坚持不住。好在上官遥此时杀出了一条血路与她会合了,他牵起她的手,一脸的焦急与心痛。早知道她会受伤,刚才打斗的时候就不放开他的手,一直一直牵着就好了。

上官遥顺手从腰间拔出金灵剑放入叶羽寒手中,借剑的锋利,让她在抵御敌人时少花些力气。打斗初时,他竟然忘记了自己还有这把利剑。

见到心爱的人受伤,比杀了他还难受,他冷冷得扫视着周围愚蠢的人们,漠然得看看了躺着地上的渐渐冷却的尸体,冥王剑指向李成泽,冰冷得说道:“你害死他们的,你的愚昧。”

李成泽等人不自觉得向后退了一步,可是上官遥并没有马上攻击,而是微微侧过头去,威胁兀术道:“你最好把放冷箭的家伙找出来,不然我杀光你们所有的人,一个都别想活。”

说完,他一手揽住叶羽寒的纤腰,冥王剑法霍霍展开,时而动如脱兔,时而静如处子。忽快忽慢,无招无式,却无招胜有招,即使一等一的高手在他这样的攻击下都撑不了多久,何况这些武功平平的人。

此时的上官遥下手已经不再留情,仿佛杀红了眼,杀人如砍瓜切菜一般。叶羽寒虽然无力在战,但是在上官遥的保护下,偶尔也还能解决一两个人。

不片刻时间,城门口处处横尸,兀术的手下官兵都已所剩无几。兀术将心一横,心道:“今日伤了檀郡主,如果她告诉了檀元帅,我也讨不了好去,今日全力一战,若能将他们活捉或者杀死,也算功过相抵,至少能得到海陵王和国师的支持!”

“兄弟们,今日我们不杀他们,就会被他们杀死。不用顾及檀郡主了,接着放箭!”兀术对所剩无几的弓弩手们叫道。

火光、青色的城墙,血流成河的大地,满地还留着汩汩鲜血,却渐渐冷却的尸体,一对身着白衣的男女,浑身浴血,俊美绝伦的面庞,冰冷的眸子,冷冷看着周围或伤,或已心惊胆寒的,还侥幸活着的人……阴森的气氛,刺鼻的血腥味,还有阵阵哀嚎的声音。

此刻还清醒着的人,绝对不会再将眼前这对仙人般的人物当成人,他们是魔鬼,没有一个人能那般冷漠的杀死这么的人,然后还冷漠的看着残存着的生命。

面对上官遥那修罗般的杀气,弓弩手们几乎瘫软,哪里还放得出箭来?

“去死吧!”上官遥的剑毫不留情的洞穿了这些人的身体。最后架在了一直藏着士兵们身后,兀术的脖子上。

上官遥的身后还零散的跟着几个江湖人,李成泽还没有死,或者上官遥潜意识里,还是不想杀他的。

这些人有些不敢上前了,他们知道前面等着他们的只有死路而已。李成泽等人本就是抱着必死的决心而来,只是,死也不能伤敌人分毫,死有何意义呢?

“上,上官大侠,檀郡主,你们,你们饶了小的吧!小的一时贪功,才糊涂至此……”说着兀术竟双膝一软,跪倒在地上。

上官遥嘴角挂上一丝诡异的冷笑,轻声说道:“男儿膝下有黄金,为求活命说跪就跪;为了自己的利益,不顾手下人的性命。你这种人还是……”

话还没说完,冥王剑已经抹了他的脖子,兀术叫都没来得及叫,就被他这个活阎罗送去见那个鬼阎罗了。

“还是死吧!”上官遥看着兀术倒下去,补完了之前没有说完的话。

接着冷冷的转过身,正对着李成泽,冷冷说道:“最后给你一次机会,是死是活,你自己选!”

看得出,上官遥已经没有之前那般恼火,至少没有了必杀李成泽的心。

“哈哈……我害得这么多兄弟惨死你手,我活着又有何意义!”说罢,李成泽竟横刀自刎。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三十七回 计中之计(4)”↓↓↓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