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冥王剑 [目录] > 第273章:第三十八回 迂腐的侠义(1)

《冥王剑 》

第273章第三十八回 迂腐的侠义(1)

水静泓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五人会合后,又去了完颜菁儿的藏身之处,树林依山,山中乱石嶙峋,树木零零散散,山下倒是一大片树林,当真是怪异之极。

“好奇怪的山。”叶羽寒轻叹道。

雪中行点了点头说道:“是啊,当时我们看到这里就觉得奇怪,不过这也不失为一个藏身的好地方。所以菁儿就藏在上面,看似危险,却很安全。”

上官遥点了点头,看上去不可能有藏身的地方,如果藏了人,倒是真的不容易被发现。众人上了山,在三行剑的带领下,像完颜菁儿所在的地方去了。

当他们走到时,不禁大吃一惊,你道怎样?完颜菁儿在那巨大的石头后面,昏死了过去。而她不远处,却是乔恩等四人重伤倒在地上。发生了什么?凭完颜菁儿的武功绝对伤不了这四人,哪怕只其中的一人,她都不是对手。

上官遥连忙跑过去,探了下完颜菁儿的鼻息,呼吸均匀,好似睡着了一般,没有半点受伤的迹象。三行剑和叶羽寒焦虑得望向上官遥,上官遥轻轻摇了摇头,说道:“她只是被人点了穴道。”

乔恩等人见到上官遥,自是吓到不行,他们本以为上官遥没有命活着出来了,即使活着,也该受了重伤,一时半会儿好不了。可是如今却见他好好的来到他们的面前,别说他们现在受了伤,即使没有,他们也在上官遥手下走不了多少回合。

“上,上官公子……”乔恩有些惭愧得低下头。

上官遥面无表情得盯着他,半晌冷冷道:“为什么?”

乔恩叹气道:“完颜菁儿是金国的郡主,我们不杀她如何在江湖上立足?”

上官遥冷冷一笑,说道:“她的身份是金国的郡主,可是她没有做过一件对不起汉人的事,你身为武林盟主,却连这样的是非公论都搞不清楚。”

乔恩似有惭愧的低下头,不过上官遥却从他眼神中看到了不以为然。心下暗自叹气,此人当真是迂腐到无可救药,他在乎的只有名,没有侠义。可惜,世人看人的眼光往往只看表面,却没有分析过本质,更看不透人的心。

上官遥深吸了口气,淡淡问道:“谁伤了你们?三行剑伤你们该没有这么严重。”

说着打量了四人的伤势,却发现内伤是有的,但是主要是被点了几处大穴,没有什么大碍。

乔恩叹气道:“是个年轻人,比上官遥公子至多大个两三岁,武功极高。模样温和清透,潇洒之极。”

上官遥听后笑了起来,对叶羽寒说道:“是你哥哥。”

叶羽寒疑道:“你怎确定是他?虽然他说的年纪和相貌倒是像。”

上官微笑道:“他们都是被点了穴道,这个手法正是他师门的绝学,不会有错的。”

叶羽寒听后大喜,她知道,上官遥对武学的判断是不会错的。

上官遥随手将完颜菁儿和乔恩等人的穴道解开,完颜菁儿睁开眼睛,一眼看到了上官遥,竟“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上官大哥,你没事儿,你回来了!”她就只差没一头扎进上官遥的怀里了。

对她,上官遥总是很怜惜,想到她对檀羽霆的痴心一片,又想到檀羽霆之所以点了她的穴道,大概就是怕她的纠缠,心中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其实完颜菁儿和檀羽霆才是最合适的一对,至少从身份上,他们不但门当户对,更没有任何冲突。可是檀羽霆偏偏喜欢和他没有可能的詹台若水。

“遥遥,羽寒?”一温柔的男音,从不远处响起。众人寻声望去,可不正是檀羽霆?

上官遥听到这个称呼,差点昏厥了过去。神情出现了一瞬间的呆滞,满脸的怨气,瞪着他那杀气十足的双眼,盯着眼前这俊美的男子。三行剑等人都忍不住想笑,却不敢放肆。

“交友不甚呐!死小子,你那是什么称呼?”上官遥叫道。

檀羽霆竟一脸无辜得说道:“我没叫错啊,连名带姓叫多外道!”

说着,他人已经走到了他们跟前,先是揉了揉叶羽寒的头发,柔声说道:“丫头,你可把哥哥害苦了!”

叶羽寒皱了皱她的小鼻子,撒娇道:“哥哥你不怪我吧?”

檀羽霆宠溺得看着她,轻声道:“怎么会怪你?如果你不这样做,爹爹他怎么会下定决心辞官呢?”

上官遥一旁酸溜溜得说道:“你们兄妹情深,就把我老人家晾着。”

檀羽霆哈哈一笑,玩笑道:“哇!有人吃醋了,只不知是吃我的醋还是羽寒的醋。”

上官遥听后也跟笑了起来,兄弟两个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兄弟之情尽在这一抱之中。

“臭小子,终于醒过来了!”上官遥似乎有点抱怨道。

檀羽霆用力拍了拍上官遥的背,有些哽咽道:“我知道你夜闯皇宫,不惜被困地底迷城,只为救我出来,有你这样的兄弟,我此生再无憾事!”

“羽霆。”完颜菁儿柔声叫道。

檀羽霆的笑容有些僵硬,她对自己的感情,他又怎么会不明白?只是,很多时候,他都在选择逃避。

放开了上官遥,檀羽霆朝完颜菁儿点了点头。

“羽霆,是你救了我对不对?”完颜菁儿有些欣喜得问道。

檀羽霆呵呵一笑,没有答话,上官遥看在眼里,暗暗叹息。

乔恩走过来,对上官遥说:“就是这小子伤的我们。”

上官遥冷笑道:“他只是伤了你们,已经是便宜你们了。”

乔恩一听,连忙闭上了嘴巴,他知道自己已经把上官遥得罪了,只不过因为一些公义的原因,上官遥才没有向他们动手,否则,单凭他们暗算了三行剑,他都不会放过自己。

叶羽寒见气氛不对,连忙转移话题道:“哥哥,你怎么去而复还?”

檀羽霆似有尴尬得一笑,说道:“我本来想,菁儿出现在这里,必定有人和她同行,等到她的同伴来了,自会带她离开。可是下了山之后,却觉得不对劲。跟在林外的树下见到了柴灰和血迹,所以不放心,又回来看看,结果就遇到了你们。”

完颜菁儿一听,檀羽霆不但救了她,还因为不放心她的安危去而复还,心里不禁甜丝丝的。

上官遥等人也明白了檀羽霆笑容为何那样尴尬。他就是怕说出事情,让完颜菁儿误会,可是又不能不说出实话。

叶羽寒笑道:“好在我们在林外耽搁了一夜,也好在昨夜上官遥大哥为我拔出箭矢,溅了血渍在地上,不然我们可是要和哥哥错过了。”

檀羽霆猛然一醒,刚才光沉浸在重逢的喜悦中,却忽略了眼前这些人各个浑身是血。

“怎么?你们怎么都受伤了?”檀羽霆担忧得问道。

上官遥笑了笑:“除了我,我身上的是别人的血。”

逐将前晚之事从头讲了一遍,不仅檀羽霆暗暗心惊,就连乔恩等人都觉得惊疑不定,这其中到底蕴含着怎样的阴谋,为何他们要这样的陷害上官遥?其实上官遥不过是个江湖人,还是刚出江湖没有几年的江湖人。即使和他有仇的人,也大可不必如此大费周章啊!

檀羽霆叹了口气,说道:“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要陷害你。从你出道到现在,都是被人陷害。”

上官遥自己要是明白就好了,他能想到的是宝藏,可是宝藏和陷害他有什么关联?难道是逼他走投无路,然后自己去开启宝藏,重整军队,他们好趁机夺取宝藏?可是这个理由似乎太过于牵强了。

“唉!不提了吧,想破脑袋也想不到的,反正总有真相大白的一天。”上官遥无奈得说着。

“你到是豁达。”檀羽霆笑了笑。

“对了,羽霆,你怎么会来到这里?”上官遥问道。

檀羽霆神色一黯,涩声答道:“我是追若水追丢了。”

上官遥一惊,连忙问道:“若水?她发生什么事了?”

檀羽霆苦笑道:“我怕的不是她有什么事,是怕她铸成大错,将来后悔也来不及了!”

铸成大错四个字充斥着上官遥的耳膜,他也许是唯一能听懂这话的人。詹台家未解的仇怨……如果詹台若水知道了这一切事实的真相,她承受得住吗?

檀羽霆和上官遥眼中的焦虑,看得众人不知所以,但却知道必定非同小可。

“她是怎么知道的?”上官遥问了只有檀羽霆听得懂的问题。

檀羽霆一脸的伤感,轻轻得叹了口气……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三十八回 迂腐的侠义(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