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冥王剑 [目录] > 第277章:第三十九回 冰释前嫌(1)

《冥王剑 》

第277章第三十九回 冰释前嫌(1)

水静泓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金庭政变,也同时意味着整个局势的改变,完颜亮的野心绝对不是金熙宗可以比拟的。换句话说,从此天下将要多事了,百姓又将要流离失所,苦不堪言。

上官遥暗暗后悔,当日在地底迷城,自己是有机会杀了他的,可是他却没有在那时候下手。不过,当日如果杀死了完颜亮,大概很难再救出檀羽霆,相形之下,相信任谁都会做出先救兄弟的选择。

叶羽寒眉头紧锁,檀羽霆面色亦是铁青。谁都知道,如果完颜亮篡位成功,他们的父亲将会首当其冲,成为完颜亮登基后第一个要除之而后快的人,除非,檀泽胤愿意效忠于他。

上官遥知他兄妹心中烦乱,于是说道:“现在完颜亮还没有叛变,暂时檀元帅还是安全的,你们先不要太担心。我们先飞鸽传书给檀元帅,让他早做准备,或者早点离开大都。”

叶羽寒点了点头,说道:“只能这样了,这是最快通知他的办法。不过要多些鸽子才行,不然都不知道能不能到父亲手中!”

她的顾及不无道理,天晓得鸽子在途中会不会被人射杀?用这畜生传递信息,怎么也没有人来得安全,只是时间上,只有这东西最快捷。

上官遥微微一笑,下令师杰收集了全城的信鸽,提起笔来一口气写下百十张“政变在即,请速撤离。”交给帮众,一一绑在鸽子腿上。开玩笑,他就不信百十只鸽子,没有一个能飞到檀泽胤的手中。檀羽霆兄妹不禁好笑,如此多的信鸽飞向天空,到也是极其壮观啊!

可是谨慎的上官遥并没有就此放心,又让檀羽霆写下书信一封,找了黄河帮内机灵的好手,快马向大都而去。虽然人未必能在政变前赶到,但总好过所有的宝都押到畜生身上!

待一切安排妥当之后,鬼见愁恢复了一贯的疯癫,看看这个,看看那个。见他这副模样,乔恩一脸的鄙夷,雪山老人亦是觉得此人不像好人,不愿理会。

上官遥见他们那副嘴脸,心中好气,说道:“忘记给大家介绍一下了,这位就是长白山的鬼见愁前辈,有江湖医仙之称。关外所有绿林中人都以鬼前辈为尊。”

他如此一说,乔恩等人的态度立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江湖医仙鬼见愁,这个名字虽在中原还不算响亮,但是能攀上医仙,以后如果有个灾病的,说不定可以保得一命。何况人家在关外,可是大有来头,绿林中人都是谁也不服气谁的,竟然会以一个丑老头为尊,其本事可见一斑了。

乔恩前倨后恭的模样,让众人暗暗摇头。无论从刚才他过激得杀死自己的把弟,还是对鬼见愁的态度,都让人作呕,真不知道南方武林中人难道都是瞎子?竟然分不清楚君子和伪君子,抑或君子和小人的区别?

鬼见愁有些不耐烦这个讨厌的家伙,对上官遥嚷嚷道:“你的礼物呢?怎么叫人去取,这么久了还不见踪影?”

上官遥一愣,是啊,怎么去提个犯人要这么久?

“镜明,你去看看。”水镜明的武功、胆识和智谋,都是上官遥所信赖的。

水镜明领命去了,不片刻便带了木莲回来。见到上官遥说道:“这妖妇竟然会迷魂大fǎ,去提她的人中了她的迷魂法昏死过去了。好在之前她已被点了几处大穴,要不然就趁机逃跑了!”

说着,将木莲向厅中一扔,退到了上官遥身后。这木莲年近六旬,却风韵犹存。想来年轻时,定一个绝色的美人,只会比洪秀美,绝对不会差。只是爱情往往就是如此,即使她美若天仙又如何,薛石的眼里心里只有洪秀,在没有别人的位置。

鬼见愁一见木莲,突兀的双眼睁得好似铜铃一般,手颤抖着指她,肥厚的嘴唇不停得抖动着,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木莲却好似见了鬼一般,眼神中的骇然,惊惧与歉然、心痛的情绪交织在了一起,复杂难明,爱恨难分。显然,即使是昔日的薛石变成了现在的鬼见愁,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当日,她因爱生恨,用毒药毁了鬼见愁的容貌体态,害得他与洪秀今生都活在痛苦中。而她自己,也被师父废去武功,赶下山去。这许多年来,那一日发生的事情,每每萦绕在她的心间,都是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感受。

上官遥顺手解开木莲的穴道,有什么话,总要让她说明白。怎么个处置法,也都由得鬼见愁。这么多年的恩恩怨怨,总该有个了解,否则他们二人谁都无法解脱。

木莲的双目充斥着泪水,好半晌才哽咽道:“薛大哥,是你吗?”

鬼见愁的面色缓缓柔和了下来,长长得叹了口气,点了点他硕大的头颅,说道:“木莲,没想到我还会见到你!”

木莲听后,不禁痛哭了起来,说道:“对不起薛大哥!是我害了你,害了洪秀,也害了我自己!如果不是我对你下毒,潇洒俊俏的你,怎么会变成如此模样!”

众人这才知道,原来鬼见愁并不是生来丑陋,而是中了奇毒。而上官遥之所以定要活捉木莲,送给鬼见愁,原来是有这番用意。

鬼见愁双目蕴泪,似乎陷入了回忆之中。往事不堪回首,多少个年头,他都不敢回忆过去的种种。那日他对上官遥说起,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勇气。

木莲见鬼见愁并没有责骂她,哭得更加厉害。这几十年来,想来她也为这件事情留下了不少眼泪吧。把自己心爱的男人变得半人半鬼,总也不是什么好受的事吧?

鬼见愁凝望着她,摇了摇头说道:“算了木莲,这么多年过去了,对你我早就没有恨了!只是我负了洪秀,她在长白山下,等了我这么多年,我不知道她是怎么撑下来的!”

木莲一脸的愧色,连忙说道:“薛大哥,其实,其实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研究有没有那种奇毒的解药。现在已经有了一点点的眉目,你在给我点时间,我一定让你恢复原来的模样!”

鬼见愁笑了,他的笑容仍旧比哭更难看,可是他在笑。不过他笑,却不是为有希望复原,而是,在这一瞬间,他什么都看开了。

“木莲啊,我现在不再是薛石,我是鬼见愁。这幅尊荣跟我了三十多年,让我变回去,我还不习惯呢!”鬼见愁的声音很柔和,虽然并不好听,但是却可以听出他内心的平静。

木莲以为他是对自己没有信心,连忙说道:“薛大哥,你相信我,我真的可以做到的,现在最多只差一味药了!”

鬼见愁摇了摇头说道:“木莲,你还是不明白,还是看不透啊!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即使我现在复原了又怎样呢?发生了的事情就是发生了,谁都无力再挽回了!我已经不怪你了,真的不怪了。”

木莲听后一愣,颓然道:“不错,我已经给你和洪秀造成伤害了,无论我再做什么,都无法弥补我给你们带来的伤痕!薛大哥,你杀了我吧!这么多年,我每日都受着良心的谴责,没有一天过得安生过!”

鬼见愁看了看她,叹了口气。那众人所熟悉的滑稽的脸上,早没有了原本的玩世不恭,取而代之的是沧桑与忧郁。这才是真正的鬼见愁,一个满布伤痕,却坚强活着的鬼见愁。

他鹦鹉般的声线,低沉得说道:“我已经不怪你了,你又何必自责呢?你伤害了我,也同时伤害了你自己。你的伤只会比我多,不会比我少,不是吗?我虽然痛苦,但是却没有负担得活着。而你,却每日每日饱受着良心的折磨,我能想象,这三十多年来,你是怎样过的。所以我不怪你了。你的惩罚已经够多的了!”

鬼见愁的大量与善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如此大仇,他竟然说放下就放下了,他竟可以做到这样!他的外表虽然毁了,但他的内心依然的美貌。如此善良、柔弱的心,在丑陋的外表,都无法阻挡他的光芒。

“你是因为爱我,才会害我的,不是吗?我没有回应你的爱,所以我也伤害了你,我又有什么资格怪你呢?”在木莲沉默时,鬼见愁轻声得加上了这句话。或许,这样说,木莲会好过一点吧!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三十九回 冰释前嫌(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