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冥王剑 [目录] > 第28章:第四回 爱的代价(4)

《冥王剑 》

第28章第四回 爱的代价(4)

水静泓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上官遥一觉醒来已是日上三竿了,很久没试过这样放松的睡过,一个人在外,即使武功再高都不得不小心谨慎,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他醒来并没有起身,而是一直在回想这大半年来发生的事情,从司马玄、周海到李大年、胡昭勇和吴尘飞,从西门敬山、蓝雪瑶到任飘零,詹台若水到尉迟镜心,从陕北十三兽,雪山派三人到四方魔君……有他喜欢的,有他不喜欢的。蓝雪瑶像他的母亲,可是他就是很不喜欢她,虽然也曾救过她;东方初晓和他是同类,所以他喜欢;任飘零好象没什么印象,不过教会了他灵剑掌,虽然是偷学来的,但也勉强归于比较喜欢吧;詹台若水,想到她,上官遥呆了很久,他想自己是喜欢她吧,尤其是那古怪精灵的模样像极了她。

忽而,想到自己的外号,突然觉得很好笑。他下山后只杀了两个人,还都是江湖败类,竟然得了这样一个名,若真的大开杀戒又是什么呢?他无奈得笑了笑,想到重返中原还不知何年何月!也就不再去想了。

“母亲安好。”上官遥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像母亲问安。

“恩,醒了,你还真是睡得塌实,看来是累了。”苏梦捷看上去并没有受昨天的事情影响。

“在外面自然没有在家里塌实!”上官遥很乖巧的答道。

“那到是,你回来得也真是巧,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今天?”上官遥神色一黯。

“今天是三月初五。”苏梦捷的语气有些挑衅的意味。

上官遥听到这个日子,整个人呆在那里,仿佛陷入了极大的痛苦之中。在那沉沉的回忆里,他看到了满地的尸体,自己身上满是血污,双手更染满了鲜血,那些人死得那么凄惨……

“那天就是三月初五。”上官遥惨然地说道。

“从发生那件事起,你不是每年的今天都会一个人去那里祭拜的吗?今天怎么没想起来?”苏梦捷轻轻得挑了挑眉。

“回来得太匆忙了。”上官遥哑着声音说道。

“那现在去吧,需要的东西我都准备好了。”说着递给他一篮祭品。

上官遥拎着那篮东西,神情木然的向冥王宫后面的禁地走去,他的眼神空洞而无生气,和平时看起来神采飞扬的他实在差了太多!他就这样茫茫然的走到了禁地的前院,这里除了苏梦捷和他,是任何人都不准进来的,凡踏如禁地者——杀!其实,上官遥现在的权限也只是到这个院子为止,真正的禁地他是不可以进的。

上官遥摆好祭品,上了香,烧了纸之后,就呆呆的坐在地上,回忆就好象逆流的河水,一股脑都回到了他的脑中。

那年他只有十三岁,不爱笑,不爱讲话,冥王宫里的人除了他的母亲和表妹,他几乎谁都不理。练完功,读完书,没事做的时候他就喜欢一个人跑到这里,坐着发呆,也不知道为什么,这里就好象有一种魔力。有一天,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一个跟他年纪差不多的小女孩,他只知道她叫小羽。她比不上水铃霖那么的漂亮,但是很可爱。在他的记忆深处她有着和自己一样邪恶的眼神,清澈却不见底的眸子。他告诉她这里是冥王宫的禁地,她不可以进来。可是她却说,只要上官遥不说就没人知道!也不知道为什么,身为冥王宫的少主,他竟没有赶她出去或者杀了她,反而和她做了朋友。她是他这辈子第一朋友,精灵古怪,就像詹台若水!

她经常有很多有趣的点子,两个年纪相仿的孩子换着花样的玩。她说她很喜欢看他笑,因为很好看,所以在上官遥记忆中那时侯的他笑容应该是很灿烂!

她经常偷偷溜进厨房,把锅子里面的鸡啊,鱼的偷走,最要命的是把活得偷偷扔进去。害得厨房里端菜的姐姐以为那些鸡,鱼成精了,还有一个胖奶妈吓得晕倒,醒来第一句话就是‘诈尸’,问她什么诈尸,她回答说是鱼。

想到这里,上官遥的嘴角扬起了一个完美的弧度。

可是有一天,苏梦捷告诉上官遥,山上好象来了些不速之客,来着不善,恐怕为图冥王宫的武功或宝物而来。上官遥很奇怪的问母亲,世人不是不知道有冥王宫的吗?母亲只是摇摇头,轻轻的说哪里都有坏人,冥王宫也有!现在想想也许就是母亲口中的那个“畜生”吧?

母亲跟他说完,他突然想到那个来历不明的小羽。可是,他什么也没有对母亲说,因为她是他唯一的朋友。那天再见到小羽,他问她到底是谁?问她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她低着头沉默了很久,然后扬起头对上官遥说:“你是我的朋友,我不该骗你,我也不知道来这里到底干什么,他们就让我到这里来找你,跟你做朋友。但是,我是真的把你当朋友的,你相信我!”上官遥问她,他们是谁?她刚要回答,只见金光一闪,小羽就倒在了他的面前,她中了飞刀,胸前一片触目惊心的血红。她就这样在他面前倒下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四回 爱的代价(5)”↓↓↓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