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冥王剑 [目录] > 第282章:第四十回 宿命难逃(2)

《冥王剑 》

第282章第四十回 宿命难逃(2)

水静泓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为了不惹人怀疑,回去天葆台后,众人只是匆匆吃了点东西,就上路了。只有返回禹城,他们才是真正的安全。他们原本的面貌太过显眼,为了避免路途中遇到金兵,只好再做易容。

这一次,檀泽胤仍旧扮成七老八十的老头子,而雪之子则扮成皮肤黝黑的中年汉子,檀羽霆和叶羽寒穿上粗布衣服,加深了皮肤纹理,扮成一对乡村夫妇。这样就是一家四口,坐着露天的马车,向禹城而去。

这样的装扮赶路,自然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如此的普通人,任谁也不会和当世几个不得了的人物联系到一起。

一路上没有什么惊扰便进了禹城,只是没有想到,进了禹城,黄河帮的人到是起了疑。这四个人都没有见过啊,怎么就直接奔他黄河帮所在地而去?

发现不对的帮众连忙向师杰禀报,师杰、柳沧浪率人拦住了四人。不知道怎地,明明没有见过这几个人,名来由的觉得那对年轻夫妇如此的眼熟?

叶羽寒一见师杰,便明白了他们赶来的原因,不禁笑道:“小杰,是不是觉得我们眼熟,又不敢认?”

师杰一愣,这个声音是……这不是未来宗主夫人的声音?

“叶,叶姑娘?”师杰讪讪问道。

叶羽寒笑道:“是不是还打算把我们捉起来审问啊?”

师杰被叶羽寒一语道破了来意,登时老脸一红,讷讷道:“哪,哪有!借小杰一个胆子,小杰也不敢拿了宗主夫人去啊!”

这次到轮到叶羽寒脸红了,什么时候她的称呼就变成宗主夫人了?雪之子等三人笑成了一团。他们知道,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这门亲事是定下了!

上官遥此时也收到了报告,说有四名可疑人物进城,师杰已经率人前去查问。不放心之下,他亲自前来,却没想到,见到的是他最想见到的几个人。老爹、爱人、兄弟、岳父。

“雪前辈、羽寒!”他就差点没把爹叫出来。

檀羽霆立马吃醋似的嘟囔道:“遥遥,你也太偏心了,就知道叫羽寒,都不叫叫我!”

上官遥立时面部抽筋,有些抓狂道:“别再叫我遥遥,很恶心呐!”

檀羽霆一脸委屈得说道:“可是你就是遥遥啊?你说吧,你让我怎么叫?怎么叫能不外道,还能很亲切,又不麻烦?”

上官遥一时无语,只拿个用“眼神杀死你”的表情瞪着檀羽霆。其他人都给这对活宝乐得上气不接下气。

“好啦,好啦!我们先进去再说吧!”叶羽寒其实很同情上官遥,一个大男人,被叫成那个名字,也的确有点那个。

叶羽寒等人进了黄河帮,各自将衣服换好,恢复了原来的模样,才又出现在大厅中说话。

上官遥笑道:“没想到你们回来得这么快,救人的过程可还顺利?”

檀羽霆哭丧着个脸说道:“如果只有我们兄妹去劫牢,真恐怕再也没有命回来见你了!”

上官遥一惊,虽然明知道他们有惊无险,但是想到差点失去他们两个,他的心就阵阵抽痛,暗怪自己没有陪他们一起去。

看着上官遥的表情,叶羽寒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于是柔声说道:“不管怎么样,我们总算有惊无险得回来了。”

之后又将在大都的经历一五一十的给上官遥讲述了一遍。听得上官遥出了一身的冷汗,他知道,如果不是上官飞忆及时赶到,恐怕真的很难再见到这对兄妹。

“对不起,如果我和你们一起去,就不会让你们遇到这么多的危险了!”上官遥歉然说道。

檀羽霆嘿嘿笑道:“其实,就算师父不去,我们也死不了。吓吓你的啦,别放在心上!”

上官遥自然知道,他们可以全身而退,但是全身而退的代价是救不出檀泽胤。无论怎样,他都不该丢下他们二人不管,自责的心难以言表。

上官飞忆笑道:“真的很凑巧,我其实一直就住在白俊的客栈中。如果不是三更时,见到窗口闪过两道黑影,一时好奇追了出去,恐怕是帮不到你们了。”

上官遥神色复杂得看了看上官飞忆,半晌说道:“雪前辈,你不是应该去寻找北堂升他们了吗?怎么这么久一直没有消息,担心死我们了!”

上官飞忆的身子一僵,似乎是遇到什么让他不愿意面对的事情。落在上官遥眼里,只觉得不那么简单。

上官飞忆叹了口气,说道:“我一路寻找他们,知道如果要找他们的下落或许该从大都入手。想着如果大都没有线索,就去北堂堡看看。我在大都寻了几天,那几个夜里,我几乎都要去海陵王府查上一查,可惜一无所获。无奈下,想去北堂堡看看是不是有什么发现。没想到,就在北堂堡附近,我遇到了埋伏。”

上官遥一惊问道:“埋伏?可知道是什么人?”

上官飞忆苦笑道:“是忍者。不然凭我又怎么会吃亏?”

叶羽寒奇道:“出手的是什么人?上官大哥也曾遇到过忍者,但是他是可以对付的。”

上官飞忆的神情被遮在了斗笠后面,但是上官遥仿佛可以感觉到他眼底的一抹哀伤。有些哀怨,有些无奈,更多的是痛。是什么能让清冷的上官飞忆有这么多的情绪呢?

“雪前辈,别再隐瞒我什么了。”上官遥很坚定得说道。

上官飞忆抬头看了看他,涩声说道:“不是我想隐瞒什么,而是我是真的不知道动手的是什么人。他们各个武功高强,头领更是厉害。如果和那头领单打独斗,我还是有大半的胜算,但是战他的同时,还有其他忍者的围攻,我又怎么敌得过?”

“那头领是不是一个女子?”叶羽寒问道。

上官飞忆点了点头,说道:“不错。后来他们一路追杀我,到了西峰山。以前我曾住在那里,地形比他们熟悉得多。后来我躲进了那个住所,再经由后面出了西峰山,躲进了大都。我受了伤,需要治疗,所以就一直在大都的客栈内躲着,哪里都没有去过。”

上官遥相信上官飞忆受伤,也相信他因为疗伤所以一直躲在大都。只是他也明白,上官飞忆对他隐瞒着什么。也许,除了被忍者追杀之外,他还经历过什么事情,但是却不愿意对上官遥说出来。

“雪前辈可听过《殇魂曲》?”上官遥轻声问道。

就如他所料,上官飞忆的动作又是一滞。随后点了点头道:“听尉迟大哥说,那首曲子是你爹爹上官飞忆最喜欢的,是从你们先祖传下来的。我曾听人吹过,所以我也会的。”

说罢,叹了口气。上官遥听后却疑心大起,上官飞忆这样坦然得告诉他,《殇魂曲》就是他最爱的曲子,那么是不是证明树林中吹箫人的确和上官飞忆无关?那会是谁呢?可是,为何听到这个曲名,上官飞忆会有那样不自然的反应呢?

多想无意,其实该说,上官遥暗暗松了口气,至少他更愿意此事和他老爹无关,这样,无论那人是谁,他都可以把他揪出来。不用受了气,还要装作没事的样子。

隐情的真相是什么?上官飞忆要瞒着他,就好像以前尉迟镜心不惜装失忆瞒着那件被刺事件一样。虽然不甘心,但是上官遥却也不能向自己的父亲和师伯逼问!

禹城固然是上官遥的地盘,可是同时,禹城内会有大批金国的奸细,正如大都城内也有他们的眼线一般。

檀泽胤等人到了禹城的消息不胫而走,金国朝廷震怒。完颜亮与上官遥之间的仇怨已经不是一朝一夕的积累,就算没有檀泽胤事件,发兵征讨上官遥的势力也是势在必行的。何况现在又多出这样的借口?

上官遥身为金庭第一通缉要犯,本就该缉捕,现在又被套上一个劫走反贼檀泽胤,屯兵禹城,与金庭抗衡的的大罪。

虽然对上官遥及他身边朋友的武功有所顾及,但是完颜亮知道,若想灭宋,那么上官遥第一个要死!再者,当他想起上官遥身边的美女,更是另他水延三尺。无论从夺天下的野心还是从得天下美女而妻之的色心,他都要上官遥死。只有他死了,他的机会才会更大一些。否则,即使得了天下,也要日日担心着上官遥来杀了他。他从来没有怀疑过这一点,从来就没有不害怕这一点。即使现在的他做了皇上,他也不敢保证自己一定高枕无忧的活着!天晓得,哪一天这个小祖宗以高兴,跑去用剑架着他的脖子?

所谓祸不单行,大概上官遥此时对此有了很深刻的理解。金国浩浩荡荡的五万大军已经兵临城下,禹城的兵力又怎能与如此之多的兵力对抗?上官遥刚刚传令二十一门派的部下们赶来救援,又听到一个让他抓狂的消息——徐州李家纠集了数千武林人士前来禹城寻仇!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四十回 宿命难逃(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