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冥王剑 [目录] > 第285章:第四十一回 生命的守护(1)

《冥王剑 》

第285章第四十一回 生命的守护(1)

水静泓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上官遥很庆幸,在突围前,他就想到了这个情况的可能性,所以把叶羽寒留在了禹城守城。兄弟们、父辈们都是男人,能了解做一个真正男人的心情,所以他们会成全他。即使发誓替他报仇,这也后话,至少现在让他可以死得其所。

可是叶羽寒不同,她虽然有着比男人更多的智慧,也有着和男人一样的魄力。可是,她终究是个女人,一个可以为爱情不惜一切的女人。她是无法理解一个男人的选择的,所以她必定会坚持和他同生共死。

只是想想,上官遥也觉得足够了。他这辈子虽然没有得到天下人的认可,但是他有可以为他随时牺牲性命的朋友、兄弟,更有可以为他付出一切的爱人。足够了!人一辈子求得是什么呢?不是虚名,不是权利,不是金钱!是情,一个情字,足以抵得过一切!

东方初晓、檀羽霆、詹台若水、水铃霖、水镜明、雪中行、火毅然、叶羽寒……这一张张的面容浮现在上官遥的脑海里,他得到了这些人的情,最真、最挚的情。

当最后一个人退入城内,蜂拥而止的敌人,在上官遥全力的一剑之下,倒下了不知多少人。南门“轰”的一声关上了,城门前站着一个少年。白衣如雪,身上点缀着鲜血渐成的红梅,有些凌乱的发随风飘舞着,风姿绝世的容颜,带着一抹微笑,似满足,似残酷。他金般的耀眼,残月下,他的身上流淌着比月更明亮的光辉。

上官遥,一个被比作阎罗的名字,在他的剑下,不知道有多少亡灵的哀嚎。他手中的冥王剑,和他仿佛是一个整体,分不清哪个是剑那个是人。也许这就是人剑合一的境界吧!

不知道砍杀了多少人,不知道自己的身上有多少伤痕,他的脑海里一片空白,只是很自然得挥舞着手中的剑,凡靠近他的,都必死无疑。乱箭羽林,他挥剑抵挡着,他知道,他们不敢再近身和他缠斗。金国的援军远远得放着箭,武林大军中偶有一两个冲上去的,不是被乱箭射死,就是被上官遥一截两段。

他忘记了疼痛,在万箭齐发的战场上,他纵有天神般的神功,也无法抵御住所有的箭矢。他只能保护着要害部位,继续杀向乱军之中。

他的腿上、臂膀上,不知道中了多少剑,身上、背上不知道有多少刀剑之伤。

上官遥在厮杀中始终是安静的,连一个喝斥都没有。面对最后围上来的一群人,他终于笑了,大笑!浑身是血的他,分不清有多少是自己的,多少是别人的,总之,此时的他觉得就是死了,也值了!

李可安、李玉书这两个罪魁祸首竟然还没有死,只听前者喝道:“上官遥,死到临头,你还有什么可笑的?”

上官遥清澈的目光看了看他,说道:“我为什么不能笑?我上官遥被你们说成魔头,可是我只是凭我一人之力杀人,而你们这些所谓的正道呢?几千人围攻我一个,难道不可笑吗?”

李玉书叫嚣道:“你这个魔头,人人得尔诛之!”

上官遥微微一笑道:“的确,我是个魔头,人人得尔诛之!你们又好到哪里?口口声声说抗金,却和金军联合欺我,这就是你们的侠义!”

李可安等人被说得满脸通红,就这一点,他们的确没有什么道理。虽然很想辩驳没有这样的事,但是刚才的讯号和后来杀来的金兵,已经让他无言以对。

上官遥又再大笑道:“小爷我今天杀了不知道多少人,本来是杀一个够本,多一个赚一个,现在我可是赚大发了!你们都给小爷我抵命吧!”

说着,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他的剑已经划破了一人的胸膛。没有人能在这个时候不骇然,不惊异了,也许还有更多的是赞叹声吧。上官遥是条汉子,这一点无论是朋友还是敌人都不能否认。只看他浑身插着数十只羽箭,大小伤痕无数,竟还能够如此骁勇,怎能让人不敬佩。即使是李可安祖孙,心中亦是对其暗暗赞叹。如不是他与他们李家有不共戴天的仇怨,倒是真的想和他交个朋友。

见到上官遥已是强弩之末,金军远远得站着,想捡个现成的便宜。等到他与武林大军战个两败俱伤,他们坐收渔人之利。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就在他们准备看好戏的时候,东西两门同时传来请求增援的号角。没有人明白怎么东西两门各留了一万大军,仍然需要增援?就连上官遥在这一瞬间都觉得愕然。要知道,城内一共就一万多点兵马,刚才突围战中又牺牲了一些,此时哪里还有能耐令金兵混乱呢?

上官遥打起最后一点精神,准备在临死前再多解决他个几十人。他知道自己撑不了多久了,他不知道自己杀了多少人,该又是成百上千了吧。如果不是金兵的羽箭,他或许还能多撑上几个时辰。可是武功再高,他也是血肉之躯,过多的失血,他知道除非此刻他便停下来医治,否则,血流干了,他就该离开了。

离开叶羽寒,离开他的兄弟们,离开他的父母……他舍不得,可是却必须舍得,他是为了他们流的血,他心甘情愿!

“遥!”那是上官遥最想听到的声音,也是最怕听到的声音。

她还是来了,她还是舍不下他!

他含着泪转过身,看着这个和他相依相知的人儿,狠狠心喊道:“回去!不要让我死不瞑目!”

“不!”叶羽寒大喊着跑了过来。她不能让他一个人走,他会孤独的,他已经孤独了这么多年,不能,绝对不能让他一个孤孤单单的离开!

“我们说过,生则同生,死则同死的!”叶羽寒边跑边喊道。

上官遥的嘴角不自觉得扬起一抹微笑,是啊,就是死了,他也是幸福的,因为他不孤独。这个世上还有个女子,愿意上天入地得追随着他。

叶羽寒杀进了包围上官遥的圈子,手中的金灵剑遥指众人,一脸平静得说道:“你们,都给我们两个陪葬吧!”

他们二人相视一笑,那一笑中藏着太多的话,说不清,道不明。满怀着浓情蜜意,透过那一笑,告诉彼此:“今生你是我的唯一,来生我们再续!”

谁曾见过临死前还会如此满足,如此幸福的笑容,一时间,所有人都呆住了。他们是一对玉人,是一对不离不弃的比翼,没有什么比让他们分开更让他们害怕的。

“杀了他们!”武林大军中不知道谁喊了一声,众人这才从恍惚中醒来。杀喊声再次响起,不知又有多少人要面临死亡。最后这些人中还会剩下谁?为了报一人之仇,值得吗?李可安在心中反反复复的问着自己。

南门突然打开,檀羽霆、上官飞忆、三行剑等人带兵杀了出来。上官遥一人已经够可怕了,现在又多出这么多人来,武林大军所剩无几的人有些慌了。

“先撤!”李可安本就在考虑伤亡值不值得的问题,如今一看己方没有什么胜算,到不如先撤兵。上官遥虽然还未死,但想来离死也不远了,照他看来,上官遥不过是强撑着一口气罢了。

李可安没有看错,上官遥的确是强撑着一口气。在看到武林大军撤退,而己方赶来救援的一瞬间,他的大脑一片空白,身体好似被掏空了一般。

强撑着问道:“刚才,金军为什么撤走?”

檀羽霆笑道:“猜不到吧,东门是因为东方大哥带着东方家将还有周海带着飞云洞的人赶到;西门则是飞虎帮、罗音门、飞鹰堡的人到了。”

上官遥微微一笑,目光有些涣散,喉间只发出了一句:“东方大哥也来了!”

他所提的那一口真气终于溃散了,犹如风中烛影一般晃了一晃,便直挺挺倒了下去。

“遥!”

“遥儿!”

“上官遥!”

“宗主!”

呼喊声几乎同时响起,虽然称呼不同,却同样承载着撕心裂肺的痛。

“遥!你醒醒啊!醒醒啊!”叶羽寒抱着他哭着喊道。

上官飞忆的手缠斗着伸过去探他的鼻息,那一瞬间,时间仿佛静止了,所有人都只能够听到自己不规律的心跳。

没有鼻息?竟然没有了鼻息?

上官飞忆不能相信这样的事实,他连忙抓起上官遥的手,摸摸看是否还有心脉。看着他的举动,所有都知道了,没有了鼻息,人能残存心脉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叶羽寒摇头哭道:“不会,不会的,他不会死的,不会死的!上次在天魔教他都没死,这次他不会死的!”

檀羽霆的泪水早已模糊了他的视线,他紧紧得咬着牙齿,他发誓,如果上官遥真的不能活过来,他要让所有伤害过他兄弟的人付出代价,血的代价!

上官飞忆摸了好半晌,才缓缓得吐出了一口气,颤抖着说道:“还好,还好,还有很微弱的心脉。”

檀羽霆听后,有些激动道:“师父,是不是说,即使很微弱的心脉,您也有办法将他救活?”

上官飞忆点了点头,说道:“我可以助他调理气息,药理方面,别忘了我们还有鬼见愁和木莲!”

叶羽寒听他这样一说,总算松了口气。上官飞忆将上官遥抱起,或许,他才是最心疼上官遥的人,父子连心啊!他怜惜得看着这个风华绝代的儿子,如果他就这样去了,叫他如何是好?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四十一回 生命的守护(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