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冥王剑 [目录] > 第293章:第四十三回 武林公敌(1)

《冥王剑 》

第293章第四十三回 武林公敌(1)

水静泓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看着忍者惊骇的模样,上官遥心中甚是得意。同时不禁想到或许活着的人比死人更有用一些。

想着上官遥飞身落地,身法潇洒之极。三名忍者亦是愣了一愣,心中暗赞不已。

冥字九决他才想明白其中的奥妙所在,还有机会练习,实战中的施展往往比一个人练功要实在的多。只是这些小角色,不知道能不能抵挡得住他狂风暴雨般的攻击。

三名忍者对望了一眼,从他们的眼中,上官遥看到了惊惧。或许他们真的是很了解他的实力,知道今日绝对讨不了好去。

上官遥五指一伸,五道剑气分从他的五指间爆射而出。忍者们何尝见过此等武功,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对付。可是对手却好像有意戏耍他们一般,五道剑气将要射到他们的时候,突然又失去了他的踪影,再出现时,以是站到了他们的背后。如果他要杀他们,刚才在他们猝不及防中就已经杀了,可是他却没有。

三影剑、为不知、因无影、止为进、果无踪、断天地、之后现,上官遥把这些他领悟到的要诀一一用了一遍,几名忍者简直被耍得心神具裂。只觉得上官遥一招比一招恐怖,到最后一招时,他们只觉得风雷阵阵,好似翔龙出海般的气势,只那气势,就压得他们想要自杀。若不是他们忍者从小的忍术训练,平常的人,恐怕在果无踪的时候就已经自杀身亡了。

上官遥看着他们精神错乱的模样,十分得意。他知道,即使现在在他面前的是昆仑老怪,他都有足够的把握打败他,并且用不上最后一招。想到这里,他不禁有些落寞,如果昆仑老怪都注定不是他的对手,那么他在武学上还有什么追求?

大概只有自创武学,重新开宗立派了。

他将精神错乱的忍者捉了起来,想要从他们的口中探知一些秘密。虽然他早听说,忍者是宁死也不会出卖自己的国家,自己的组织的。不过不到最后关头,他还是想试试。

灯火通明的大厅中,上官遥坐在正中,其他人分立两侧。三个忍者被押在堂下,一副迷茫的神色。

忍者从来没有被人活捉过,可是他们却不知道怎么,就稀里糊涂的被捉住了。他们只记得极其强大的气场一直团团得围着他们,使他们一动都动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等着死亡的降临,然而,怎么等都没得到死的那一刻。

“你们老实说,为什么会来中土?你们的主子是谁?”上官遥轻柔得问道。听那语气,哪里像是在审问犯人。

忍者从迷茫中醒来,冷冷得看着堂上那个问话的少年。其中一人冷冷答道:“忍者,宁死不降!”说着,一抹黑色的血从嘴里吐出。

上官遥大惊,刚要出手制止其他两人,但是他们的速度还是比他要快些。

木莲过去检查了一下,说道:“他们是将毒囊含在嘴里的,就是怕被活捉,所以,即使你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他们轻轻的咬下牙。”

上官遥突然有一种挫败感,即使捉住了这些搞暗杀的忍者,仍然不能让他们说上一句自己想要的话,表面看他赢了,但实际上,输得是他啊!他狠狠的一拳砸在了几案上,那檀木的案子一下子被轰得粉碎。在众人惊叹的目光中,他离开了大厅。

大家自然惊叹与他的武功,一个檀木的案子,一拳砸成几瓣倒是不难,但是粉碎……这样怎样的功力才能做到。他们知道,上官遥的武功又大有精进,甚至比他们想象中的更多。但,最惊叹的是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盛怒的上官遥。

他们或者能理解上官遥的心情吧。为了报仇,上官遥大概会采用最极端的方式,杀戮只是一部分,或许还有其它什么。

不多一会儿,上官遥去而复返,对众人说道:“集结兵力,趁金军尚未知道我复原的消息前,给他们致命的一击!”

大战就要开始了,这一战一定比之前的对武林大军的一战更加的惨烈,和正规军作战,只要对方的主帅是个深通兵法的人,那么什么阵法都不是那么的有用。必要之时,还是最惨烈的肉搏战,看的就是谁的士兵素质更高一些。

接着,上官遥开始非配了北、东、西三门作战的任务:“师伯、檀元帅,烦劳二位带两万人马出战东门,沿用之前的车悬战术;雪前辈、羽霆,劳烦二位带两万人马出战西门,也是用车悬战术;三行剑和我,带两万兵马对他们北门的主力;剩下的五千人马在此守城,就麻烦鬼前辈、木莲前辈二位主持大局;霖儿和大小双儿辅助两位前辈守城。”

说完,所有被委以重任的人,又在上官遥的分配下,各自带了兵出城大战。他们虽然不知道上官遥为何喜欢这车悬阵法,但是却明白这是最有效的联合作战法门。

上官遥有他的用意,十大古阵但凡带兵打仗之人,又怎么会不了解呢?但是车悬阵原本因为是针对骑兵作战,所以大多数人不承认这中古阵。然而到了上官遥手中,只是略加改良,把骑兵的优势,换成了步兵的优势,这样一来,就是一种全新的打法,不比霍去病的骑兵差。

上官遥仍旧是一身白衣,月光照射在他的脸上,泛出淡淡的银光。轻风吹着他的衣摆,冷酷的双眸带着一丝的怜悯,看着对面的金军,好似在告诉他们,今日以后,他们再也没有机会回家。

战鼓声起,杀声震天,只转眼间诡异的暗红色光泽洒满了大地。上官遥惊天地泣鬼神的绝世神功,和他手中的冥王剑,相互配合着,他身边丈许的位置几乎无人可以靠近。近身者死!

手持冥王剑的少年,杀人无数,却没有一次像现在这般疯狂。他的心没有了往昔的颤抖,没有了往昔的无奈与痛楚。他很清楚他在做什么,更清楚他这样做只有一种畅快淋漓的感觉。报仇,报仇,杀光这些金军!虽然明知道他们就算都死了,叶羽寒也不会再回到他的身边,虽然明知道,他们都倒在血泊中,东方初晓也不会醒来……可是,他就是觉得无比的痛快。

失去至爱的痛,在杀戮中得到了一丝丝的慰籍。他知道,他的车悬战术让他的部队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他所要做的就只有用鲜血祭奠死去的爱人,用残忍的杀戮祭奠他死去的心。

他的白衣仍旧如雪,没有溅上半点血迹。他要杀的敌人都死在了他丈许左右,没有一个可以靠近他。强大的武功让人感到害怕,那本不是人间应该有的,他仿佛来自于修罗地狱,他就是传说中的阿修罗!

东西两门或许没有北门的战斗那么惨烈,但是有战争的地方,就是地狱。西门的金兵在上官飞忆和檀羽霆带兵的冲击下,也已经接近溃散,然而这时候的兵往往是最恐怖的。他们要为了生存做着垂死的挣扎,因此会将自己最大的潜力都释放出来。

詹台若水、任飘零和詹台静幽此时正想从南门入城,却听到到处都是战争的惨烈声响,南门却异常的安静。詹台父女从任飘零的口中得知了禹城的情况,也知道上官遥与武林结怨,与金国结怨的本末,马上赶着回来帮忙。詹台若水曾经冤枉过上官遥,甚至在她以为就是因为这样,她才失去了上官遥的爱。其实,她不懂,不懂上官遥和叶羽寒之间从小就有的千丝万缕。但她也知道叶羽寒死了,上官遥接近于疯狂。她更知道,也许这辈子她都代替不了叶羽寒,可是,她想要留在他的身边。

他们绕道西行,恰好遇到金军垂死挣扎。见到在前线奋力厮杀的檀羽霆和上官飞忆,当下詹台若水拔出宝剑,向檀羽霆的方向而去。上官遥和尉迟镜心之外,也许檀羽霆是她最关心的人,他们曾是并肩作战的伙伴,更是朋友。而檀羽霆对她的情愫,她又怎能感觉不到?只是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更何况,他们的身份,注定了他们在一起也是场悲剧。

“若水!”见到她的一刹那,檀羽霆感到自己的的心跳仿佛漏跳了一拍,那是说不出的欣喜,即使现在死了,也心甘情愿。

那一声“若水”包含了太多的情感,惊喜、柔情、执着、爱恋……詹台若水只觉得鼻子一酸,心中不停说着:“对不起,羽霆,今生我不能爱你!”

在她为了他的一声呼喊呆了一呆的时候,一支飞矢直奔她而来。檀羽霆大惊,不顾得夹攻他的敌人,飞身来救,登时中了敌人一刀。詹台若水一惊之下,不知该如何避过此箭,竟呆在了当场。

“叮”箭和玉箫的接触,发出了清脆的声响。檀羽霆温柔的目光包围着傻傻的詹台若水,看着他飞身救护自己,不惜被人所伤,一种难以比拟的情绪,缠绕在詹台若水的心间。似感动、似幸福、似甜蜜、似痛楚……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四十三回 武林公敌(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