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冥王剑 [目录] > 第299章:第四十四回 背后之人(3)

《冥王剑 》

第299章第四十四回 背后之人(3)

水静泓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众人一听中了毒,连忙运气查看。岂知哪里来得半点气可以运?十香软骨散,不只让人短时间内失去武功,连常人的力气都失去了。山上多是武学大行家,知道中了这种毒的人,只有等人宰杀的份。

詹台若水大怒道:“蓝雪瑶,你好卑鄙!你为什么不直接下毒毒死我们?”

蓝雪瑶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与不屑,指了指上官遥,冷笑道:“你们能现在能不死,都是拜他所赐。不过别误会,我可不是舍不得杀他。而是他的武功那么高,无论是什么奇毒,他都有办法逼出体外。灭天魔教时,他身中剧毒尚且杀了那么多人。何况他的武功现在比那时高出不知道多少!”

众人心下了然,只有这种能散去人内力的毒,才能制住上官遥。何况这毒无色、无味,撒在空气当中根本就没有人可以察觉。即使是神医鬼见愁都没有办法,何况他人。

萧笙默走过去,点了每个人的穴道,将他们聚到山顶中部。看着这些战利品,他说不出的开心。上官遥、尉迟镜心,要在平时,这两个都是他惹不起的人物,还有那个曾经打败他的雪之子,逃狱而出的檀泽胤……

蓝雪瑶摇晃着身躯走到上官遥身边停下,纤纤细手轻抚着他的脸庞。复杂的情绪在她的眼中闪烁着,爱恨交织的心情,终于把她推上了疯狂的绝顶。

上官遥怜悯的目光让她恨不得掐死他!为什么自己苦苦的爱着这个男人,而这个男人对自己总是说不出的疏离。如果他不爱她,为什么明知道她做了那么多的事,不说破,更不怪她?是她害叶羽寒惨死的不是吗?为什么他见到她的时候,还是没有仇恨?她记得,记得曾经他为了水铃霖都想要取自己的性命,为什么现在完全不同了?

“你爱过我吗?”明知道这个问题很傻,蓝雪瑶还是问了出来。

上官遥自嘲的笑了笑,他能爱她吗?别说她是他的姐姐,即使不是,他也不会爱上她啊!

看到上官遥的表情,蓝雪瑶的脸在一点点变形扭曲着。她抚摸着他脸庞的手,高高的抬起,重重得落在上官遥的脸上。五个红色的帐印,在他苍白的脸上格外的显眼。

蓝雪瑶的脸上露出一抹阴狠的笑容,一字一句的对上官遥说道:“上官遥,我告诉你,我得不到你,所以会毁了你!即使毁了我自己,也在所不惜!”

上官遥几次张了张嘴,想告诉她事情的真相,但终是说不出来。

蓝雪瑶接着说道:“告诉你,是我给木莲出的主意,让她教唆西门敬石、北堂龙新、南宫飞雁,让他们做下血案,嫁祸于你!只是木莲不知道我是谁罢了!也是我派常福追杀水铃霖,让虚谷子替我杀了她。我挑唆李玉书那个笨蛋来找你麻烦,想借的手杀了这些纨绔子弟,在由他们的父辈来找你报仇。只不过,你没杀他们。不过不知道是谁帮忙,事情的发展比我的预期还要完美。哈哈……给詹台若水留书寄简也是我!还有你的叶羽寒,我就是想她死,她凭什么可以得到你的心?你爱的女人都该死!”

蓝雪瑶的眼中充满了血丝,狰狞的表情让人不寒而栗。想来现在最难过的就是任飘零了,他一直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这么多年他付出了多少?他不知道。但是,他的整颗心都在这个女人的身上。忍受着她爱着别人,忍受着她奇怪的举动……可是,她竟然是萧笙默的女儿,更是金国的奸细。而现在,当着自己的面,说出的这些话,每一个字都仿佛是他身上扎一个窟窿。痛,痛得他已经感觉到麻木了!

“不要脸!”詹台若水恨恨得瞪着蓝雪瑶说道。

蓝雪瑶清瞥了詹台若水一眼,冷笑道:“忘记告诉你,当年上官遥不过是从西门敬山手上将我救下,他从来都没有对我允诺什么,更没有辜负我什么。但是,他对我不理睬,就是他的错!”

詹台若水几乎想要破口大骂,却对上上官遥的示意她不要出声的眸子。她硬生生得把到嘴边的话吞了回去,她知道上官遥是不想她在这个时候招惹这个疯狂的女人。

蓝雪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对上官遥说道:“你恨我吗?”

上官遥摇了摇头,说道:“羽寒走的那一刻,我的心就死了。”

蓝雪瑶气得咬牙切齿,一脸的泪水不知因为痛苦还是气愤。她拔出随身的匕首,指着上官遥说道:“既然这样,我就成全你,让你到地下和那个贱人团聚!”说罢一刀向上官遥的胸膛刺去。

伴随着众人的惊呼声,人们似乎听到了一声金铁交鸣的声响,蓝雪瑶手中的匕首应声而落。只见一枚流星镖与匕首一起躺在地上。

向镖的来源望去,只见一行蓝黑色装扮,蒙着面,包着头的人走上山来。为首的是名女子,身材窈窕,只是蒙着脸,看不到面容。她露在外面的一双眼睛,看在上官遥眼中十分刺眼。如此熟悉的双眸,如此熟悉的目光。

她的双眼在上官遥面上转了很久,又转向蓝雪瑶。一股说不出的感觉在她眼中蔓延,有爱有怜,更多的是无奈与悔恨。

在见到这女子的一瞬间,尉迟镜心面色死灰,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双唇微微得颤抖,想说什么,却始终说不出来。那女子显然感觉到了他的注视,目光看向了他。上官遥明显感觉到了女子身躯的微微颤抖,这一刻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梦捷……”上官飞忆慵懒而酸楚的声音打破了原本的宁静,不愿面对的事实终于还是要面对,即使他逃避了二十多年,即使他一直不忍心揭开这个秘密。

苏梦捷,上官飞忆的妻子,上官遥的母亲。为首的忍者头领竟然是她?上官遥听到父亲证实了自己的想法,他忘记了心痛,忘记惊讶,只是呆呆得看着眼前的女子,禁不住泪水滑落。大颗大颗的眼泪,好像苦涩滚烫的水,落在他的心间,每一滴都蚕食着他已经伤痕累累的心。

苏梦捷在听到上官飞忆的声音时,整个身子仿佛僵住了。那是阔别了二十载的,丈夫的声音!她寻声望去,只见上官飞忆缓缓摘下了斗笠。

发,在轻风中飘舞,苍白的面容掩不住他绝世的风姿。清冷的气质仿佛不食人间烟火,忧郁的双眼透着无限的凄凉。嘴角淡淡嘲讽的笑意,似嘲笑这个世界,又似在嘲笑自己。

“二师兄!”萧笙默大吃一惊,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最敬畏的二师兄原来还活在世上。

“飞忆!”苏梦捷痴痴得叫道。

上官飞忆看了看萧笙默说道:“很奇怪我还活着,也很奇怪为什么你点了我的穴,我的手还可以动是吗?”

萧笙默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如果知道你还活着,今天我一定不会来!至于你的手能动,因为是你,所以我不奇怪!”

萧笙默或许也有他的苦,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面对上官飞忆,他都会有种挫败感。即使上官飞忆什么都没有做,即使他已经控制了上官飞忆。也许,是从小到大养成的习惯,他怕他,更敬他。但是,他的确害了他!

上官遥怔怔得看着他的父母,他觉得自己的心什么都不剩了。泪水似乎被流干,也许,他杀人太多,在精神上他被判了凌迟。那是一种比肉tǐ上的痛,更痛上千倍、万倍痛。或许,到死了,到下辈子,他都忘记不了这种感觉!

苏梦捷缓缓扯下了自己的面纱,那是一张和蓝雪瑶何其相似的脸?只是她的脸上多了些沧桑,神态中多了些端庄与成熟。这样的一张脸,和上官飞忆是多么的般配。可是恰恰就是这样的一张脸,造就了不知道多少悲剧。

她与上官飞忆对望着,仿佛一刻都不想离开对方的脸。如此深爱着彼此的两个人,为什么要这样彼此伤害着?伤害他们自己,伤害他们的亲人儿女?

蓝雪瑶看着那张与自己惊人相似的脸,又看了看上官飞忆和上官遥。她似乎知道了什么,但是又搞不清楚。她害怕了,害怕她想象的是真实的,那么她做了这么多到底是为了什么?

“你是谁?为什么不让我杀了这天杀的负心汉?”蓝雪瑶有些激动得叫道。

只见苏梦捷神色一黯,长长的睫毛上闪烁着点点泪光。低头不语的模样,带着愧疚与苦涩。蓝雪瑶见她不语,又将目光转向了萧笙默,萧笙默叹了口气,几乎把头埋在了自己的胸前。他们要怎么面对她?

上官遥看着他们,发出了一阵凄凉的笑声,从轻笑,到大笑。谁都听得出,他有多痛,有多难过。

“你笑什么?”蓝雪瑶只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

上官遥用他那无限凄凉的声音说道:“你知道为什么无论怎样,我都不会爱你吗?因为,呵呵,因为……”

他有些说不下去了。为什么他们前人造下的孽,要他们这一对儿女来承担?他的声音有些哽咽了,他不知道当蓝雪瑶知道真相后,会怎样。他不想,不想再失去什么了!即使,是一直在害他的蓝雪瑶。

“因为……什么?”蓝雪瑶的声音因惧怕而颤抖着。

事到如今,想隐瞒也是不可能了。上官遥狠狠心,咬着牙说道:“因为,你和我是同一个母亲的姐弟!”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四十四回 背后之人(4)”↓↓↓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