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冥王剑 [目录] > 第30章:第四回 爱的代价(6)

《冥王剑 》

第30章第四回 爱的代价(6)

水静泓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将这大半年来发生的事都讲给小羽听,直到天已经渐渐的暗了下来,上官遥才从禁地那边回到宫里,才一进门便被苏梦捷叫住。

“遥儿,事情已经过了那么久,何必再自责呢?”

“母亲,我没事了。”他还是显得有些无力。

“遥儿,这件事我早想问你了,那个被杀死在禁地里的小女孩是什么人?”

上官遥一呆,他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母亲会突然查问此事。

“他是我的朋友。”上官遥还是选择说了实话。

“朋友?她怎么会禁地?”

“是我让她去的。”上官遥淡淡的说,不带半丝情绪。

“你让她去的?难道你不知道入禁地者死吗?”苏梦捷斥道。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是不会让她进去的,那样我至少不会失去我唯一的朋友!”上官遥的心又再被揪起。

“那么你就要接受惩罚,一个迟到了四年的惩罚。”苏梦捷似乎有些无奈。

上官遥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点点头。

苏梦捷招来了执法长老,三行剑的师父御剑上人柳长空,此人专门执行冥王宫上下犯错者的刑罚,或轻或重都由他和宗主共同定罪。他既是御剑上人,其剑术自是不问可知!三十年前他已是名满江湖的剑客,后来他来到西域,听说了神秘的托木尔峰,他历进千辛爬上了山峰,结果被眼前的一切震住了,却原来这里有个神秘的门派。之后,他为冥王宫的武学着迷,也就留了下来。

听了苏梦捷的介绍,刘长空显得有些震惊。直到此时他才明白,当年上官遥那么残忍的杀死那些奸细,就是为了他死去的朋友!

他们召集了冥王宫上下稍有地位的人,当然三行剑,水铃霖都在其中。

“上官遥,自己把事情交代一遍吧。”苏梦捷的语气还是那么平淡,似乎将要受罚的根本和她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上官遥忍着他撕心裂肺般的痛,嘶哑着声音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次。这许多年来他都不愿去回想这件事,每每想起,他的心都像是被人撕扯着,被虫蚁噬咬着……小羽?对上官遥来说只是朋友吗?也许当初是的。

在他叙述这一切的时候,写在他脸上的痛苦,心酸,让在场的人心疼。同时也让人明白了,他们的少主并不是他们想象中的残忍嗜杀,他只因为悲愤到了极点,完全没有了自制能力!他对那些人的残忍正说明了他的小羽的温柔……

尽管还是觉得那天的场面惨不忍睹!水铃霖更是泪流满面。

“上官遥,你可知道你擅自带人进入禁地是违背祖训的?”在上官遥讲述完后,柳长空问道。

“知道。”上官遥答得很平静。

“那你可愿意接受惩罚?”

“愿意。”

“好,你是少主,未来的宗主,却知法犯法,视冥王宫祖训于无物,的确不可饶恕!但念在当年你一人铲除了所有奸细,功过虽不能相抵却也可从轻发落。”柳长空说完看看苏梦捷。

“上人自己做主吧。”苏梦捷似乎在避嫌。

“那么根据历代刑法中,阐述对未来宗主的惩罚条列,只有进入禁地石室面壁思过最适合你了,就罚你去那里面壁思过四年,现在执行。”柳长空宣布道。

上官遥一愣,进入禁地面壁思过?这是不是太轻了,也太便宜他了?禁地里有什么别人不知,上官遥却是听过的,他知道冥王宫的武学宝典尽在石室之中。

看着上官遥被执法弟子带走,苏梦捷遣散了其他人,柳长空却没有马上离去。

“为什么突然决定这么做?”柳长空问道。

苏梦捷摇了摇头,没有答话。

柳长空静静得看着她,半晌说道:“冥王剑法我虽没见过,却听以前的宗主说过,世上有几人能够参悟呢?不过他是上官飞忆的儿子,也许能够创造奇迹吧!”

苏梦捷浅浅的笑了,也许是因为想起她的丈夫感到甜蜜;也许是想到儿子感到自豪!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不愿这个儿子受到伤害!包括她不回答上官遥的问题,还有那个小羽……四年不能走出石室,上官遥会忘记小羽吧?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四回 爱的代价(7)”↓↓↓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