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冥王剑 [目录] > 第303章:第四十五回 二十年恩怨情仇(3)

《冥王剑 》

第303章第四十五回 二十年恩怨情仇(3)

水静泓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上官宇应允了水易寒的请求,不理会尉迟馨儿大声的反对。只见他颤颤巍巍得走到水易寒面前,提起冥王剑,对着水易寒心脉相交的位置,开始催动内力。

冥王剑通体泛着蓝色的光芒,光芒一点点得向剑尖凝聚,最后冲破剑尖,凝成一道如丝线一般的剑气,直直得射进了水易寒的心脉间。水易寒登时觉得被万虫噬咬着,从心脉间,好似有千百万的虫子游走向他的四肢百骸。

他痛苦得抽搐着,叫声越来越惨,满地的翻滚着,想要一头撞墙死掉都没有力气。除了惨叫,他说不出一句话来。面容因为痛苦而扭曲着,人们仿佛可以看到他四肢百骸内的真气乱窜。尉迟馨儿大喊着求上官宇解除这个酷刑,她愿意承认一切是她做的,愿意以死谢罪,只求放过了水易寒。

水易寒的叫声渐渐小了,然而,这并不是因为他不痛苦了。相反,是痛苦得再也叫不出来了。他的牙齿都被自己咬碎了,双脚踢踏地面,连鞋子都用力得磨破了,脚上鲜血淋漓。

尉迟馨儿不停得磕着头,哭着道:“宗主,我求您了,您饶过他吧,饶过他吧!你要杀,就杀了我,你要怎样,请对我来,不要再折磨他了!”

上官宇并不理会她,也许他已经糊涂到了没有同情心了。在场的所有人都被这场面惊得呆了,谁曾见过如此可怕的酷刑啊?即使是萧笙默,在见到这一切的时候都不禁觉得胆寒。苏梦捷看着水易寒痛得死去活来,似乎有意向宗主讨饶,却被萧笙默拦住。

上官飞忆刚从禁地出来,发现冥王宫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连忙跑进了大厅。刚好看到了正受冥王剑穿心之苦的水易寒,和磕头如捣蒜一般的尉迟馨儿。他的心一紧,目光冷冷得看向一脸得意的萧笙默。

萧笙默似乎感觉到了上官飞忆要杀人似的目光,连忙将头低了下来。

上官飞忆三步并成两步得跑了过去,问上官宇道:“父亲,轻问他们两个犯了什么错?为什么要易寒受这样的酷刑?”

上官宇见到上官飞忆目光一亮,笑道:“飞忆,你当初隐瞒我,说是镜心害得你,我如今已经查明,根本是这两个人!”

上官飞忆气道:“父亲!这件事情根本就与他们两个人无关!伤我的人是谁,难道还有人比我更清楚吗?”

说罢,冷冷的目光在萧笙默脸上扫过。上官宇似乎注意到了他的眼神,也疑惑得看了看萧笙默。

上官飞忆不再理会上官宇,径自走向水易寒。他将手掌对准水易寒的心脉之间,用内力将那一股剑气缓缓向外拔出,再那股剑气被他用内力拔出并化去之后,水易寒登时昏死了过去。尉迟馨儿扑了上去,不停得叫着他的名字。

“放心吧,他没有死!”上官飞忆安慰道。

虽然如此,但是上官飞忆比谁都清楚,被冥王剑穿过心的人,身体会从此变得很弱,根本就活不了多少年。这也就是为什么三年后水易寒就病死了,而尉迟馨儿也因为痛不欲生而自尽。

上官飞忆在救治了水易寒之后,对上官宇说道:“父亲,这件事情,您还是不要追究了吧!”

上官宇最后还是在上官飞忆的要求下妥协了。

上官飞忆继承了宗主之后,上官宇便撒手人寰了。当夜,萧笙默便抱了他们的小女儿萧雪瑶不知去向。苏梦捷一直跟上官飞忆哭诉着,在上官飞忆的安慰下,她总算是平静了。一年后,她嫁给了上官飞忆,生下了上官遥。

听着上官飞忆讲述得二十多年前的故事,上官遥只觉得好像一场闹剧。而这场闹剧似乎都是跟自己的母亲有关。原来水铃霖的父母也是被萧笙默所害!想着,他恨恨得瞪了萧笙默一眼。却发现,萧笙默的脸上似乎挂着愧色。

“飞忆,你始终没说你的另一半理由。”尉迟镜心问道。

他说过,只有一半是为了苏梦捷。

上官飞忆苦笑道:“因为我发现了,有人在窥伺我们上官家百年来的秘密!我想要背后的原因,所以我怀疑的人必须留下。”

“哦?你是怎么发现的?”尉迟镜心不解的问道。

上官飞忆叹了口气说道:“我发现有人偷偷得进过禁地,这个人不小心在院子里留下了脚印。而这个脚印绝对不属于我们父子!”

“那么,你又是怎么发现我下毒害你的?”苏梦捷问道。

上官飞忆轻轻一笑,说道:“我的伤不好,武功明明有了进步,又在倒退回去,这明显是有人害我。只是最初的时候,我还没有怀疑你。开始,我发现有人偷进密室时,从脚印的大小知道是个女子。只是冥王宫的女子太多,我也不知道该是谁。后来,萧笙默害我,我曾怀疑过他是混在冥王宫的奸细,但是他不是。想起他那么爱你,为什么会丢下你,更连女儿都抱走,这一点让我很是怀疑。”

苏梦捷不解得看着他说道:“那你还娶我?”

上官飞忆苦笑道:“我娶你,是因为我爱你啊!我即使怀疑,却也想着办法说服自己不是你!”

苏梦捷一声悲叹,她自己到底在做些什么?她在伤害着所有她爱着,爱着她的人呐!

上官飞忆接着说道:“后来我观察了我所有的饮食,我发现只有你端给我的补品中才有毒。所以我问过你是谁煲的,你说是你亲自做的。”

“是这样啊!”苏梦捷利用着他对自己的信任陷害着他。

萧笙默阴柔的声音响起:“很多细节你是怎么知道的?”

上官飞忆摇头道:“我不知道,只是推理罢了!”

萧笙默苦笑着说道:“你的聪明的确不是别人能够比的,推理的,就好像亲眼见到的一样!我这辈子都是在跟你斗,却没有一次赢过!那你又答应过谁饶我三次?”

上官飞忆看了苏梦捷一眼,自嘲得笑道:“除了你女儿的娘,还能有谁!”

萧笙默的脸瞬间洋溢着幸福得微笑,原来,她不是那么的不在乎他!

上官遥冷眼看着一切,目光转向看着苏梦捷,淡淡得开口说道:“其实,萧笙默和你不过是合演了一出戏。你根本就知道是萧笙默伤了我爹,但是你默许他嫁祸给师伯。直到你故意得拆穿一切,让水叔叔他们听到,就是为了能进一步控制萧笙默。而你最开始嫁给萧笙默,根本就不是逼不得已,一切不过是你计谋之内的事情。包括萧笙默带走蓝雪瑶,包括让他去投奔金国,更包括后来你嫁给我爹,到我爹死后做了宗主……一切的一切,都是在你算计之内的对吗?”

苏梦捷听后一呆,苦涩的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滑落,她的痛苦谁又看得到呢?她缓缓点头说道:“你说的不错,就连萧笙默在我的水里下了迷*,污了我的清白,都是在我知情下发生的。一切都是我计谋的一部分!我要做的,就是带着冥王宫的宝藏回去东瀛。”

上官遥不屑的一声冷笑,说道:“说说吧,你又是怎么陷害我的?”

苏梦捷摇头道:“我怎么会陷害你呢?我只是,只是想让你走上一条不归路,这样,你就可以一直跟着娘走!娘不能等你知道真相后舍我而去啊!”

上官遥的面色惨白,只要听到苏梦捷的这一席话,他的心都凉了。这无异于承认了这所有的阴谋都是出自于她的手!

“为什么,为什么做这一切的人是你?”上官遥有些激动,不再像之前那般漠不关心。

苏梦捷哭诉道:“娘真的是为了你啊!不错,娘是做了很多逼你走上绝路的事情,但是,如果不这样做,你早晚成为中原武林的一份子,早晚会和娘走上两条道路!”

上官遥冷笑道:“我和你从来就不是一条道上的人!”

苏梦捷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为什么她选择在此时此刻来完成这个终极任务?为什么要让她再见到上官飞忆?

苏梦捷叹着气,颓然得说道:“其实,从你第二次下天山,我就已经开始计划一切了。雪瑶说,三方魔君造血案的事情,其实,是我告诉萧笙默,然后让他出的注意。或者,更早,在让你进入禁地,就是开始。因为,我知道我没有办法参悟冥王宫的秘密,所以,寄希望在你的身上。其实,最初血案的时候,我只是想让萧笙默把你拉拢过去,谁知道,你闯了天魔教,结果适得其反。”

上官遥就这样冷眼瞧着她,看看自己后面所遇到的所有的事情,是不是都是出自与这个自己最爱的女人的手。他一生中爱的女人只有他的母亲和叶羽寒,如今一个背叛了他,一个离开了他……

苏梦捷又再叹气,她似乎也说不下去自己做的一些事情,但是她明白,是该说明一切的时候了。

“后来,我知道你去了关外,就让我的人在那里出现,这样,忍者和你结怨就成了必然。也只有这样,忍者才能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中原找你报仇。你更不会怀疑到我的头上!放话给三方魔君,调兵攻打东方家都是我的部署,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也一定会赢。但是,你会得罪金国,这样断了你能够走的另一条路。同时也可以让人们见到你杀戮的一面,分不清该把你分到哪一个行列!不过,我的儿子比我想得要出色,竟然在这场战役中,让人们认可了你!”

苏梦捷提起上官遥的事情,似乎很是骄傲。他是她引以为傲的儿子,而她呢?她知道,现在她在上官遥的心里一文不值!但,真的是一文不值吗?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四十五回 二十年恩怨情仇(4)”↓↓↓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