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冥王剑 [目录] > 第304章:第四十五回 二十年恩怨情仇(4)

《冥王剑 》

第304章第四十五回 二十年恩怨情仇(4)

水静泓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师伯是不是你伤的?”上官遥冷冷得问道。

那件事一直缠绕在他的心中,那个让尉迟镜心险些丧命,又留书陷害他的人……他曾经想过,捉了这个人,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可如果是他的母亲,他又能做些什么呢?

苏梦捷闭起了眼睛点了点头,说道:“我这辈子欠得最多的就是大师兄。我知道,那天他也许看出是我,但是又不能肯定。对吗?大师兄。”

尉迟镜心一脸的悲苦,自己一生没忘记过这个女人,为了她几乎什么都可以牺牲。但是到头来,她为了逼自己的儿子走上绝路,竟然选择杀了他。

“你还让我说什么呢?”尉迟镜心的心情又有谁能彻底得体会?他爱她,却从来没有得到过任何的回报,或者说,她的回报就是一次又一次的陷害!

“接着往后说吧!”上官遥一脸的淡然。

苏梦捷看着上官遥的眼神有些绝望,或许对蓝雪瑶她还能狠得下心来,但是对上官遥,她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够舍弃的。

她带着些哭腔说道:“后来,檀羽霆被捉,是我让萧笙默利用他引你去救。我的目的只是为了你能遇到假的叶羽寒,谁知道却引出了真的叶羽寒来!叶羽寒这丫头不简单,我们利用檀羽霆,她利用我们。后来,听说你们南下洞庭,我就故意安排下了老刘和钟吉。至于目的,自然是为了你和南方的洞庭军心生嫌隙,互不信任。如此一来,就断了你和南方武林大多数人的交往。至于你们回城时的林中夜战,我本来是想击杀乔恩的,只是没想到我的儿子武功高得惊人。”

上官遥冷哼一声,不带任何情绪得说道:“是吗?那么浅野客栈,该也是你的地方了?浅野,这个名字我一直觉得古怪,但如果是东瀛人的话,浅野是个大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在东瀛就是这个姓吧?”

苏梦捷一愣,她此时突然发现自己对这个儿子的了解似乎还不够深刻。一直以来,她看着他是按着她安排的路一步步走着,以为自己对他足够得了解。现在才发现,如果自己早给他看出破绽的话,他们的输赢胜负还真的不一定。

她轻笑道:“遥儿果然聪明,我想,如果不是你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的母亲,或许真的不会走到这样的一步。”

上官遥冷冷得笑了,如寒冬中意外绽放蔷薇。蔷薇在冬天是不会开的,但是,他冷漠中带着轻纱般的凄楚,看得让人心疼,正如蔷薇开在了冬季。

苏梦捷怔怔得看着他,接着说道:“在徐州,我知道雪瑶让李玉书找你们麻烦的事。我早就知道这是不会成功的,你的个性,她还是太不了解了。我猜到你会觉得李可安、李玉书有危险,所以会马上离开徐州。所以我早就让掌柜和店小二注意你们,一有动静马上报告。”

上官遥一反之前的冷漠,笑了起来。好似孩童般纯净的笑容,不带任何的杂志,就好像孩子听了一个很好听的故事,笑了起来。

他平静得似乎不是在说关于自己的问题,仿佛被母亲陷害的儿子不是自己,只听他柔声说道:“在那种情况下,整个徐州敢开门做生意的只有浅野客栈,所以,我们一定会住进去。而我们猜到李可安会有危险的话,也一定会马上离开。然后,你接道店小二的通知,立时找你派的卧底对李成泽说,李可安受伤,李玉书被我杀了,让他在城门口截杀我,对吗?”

苏梦捷轻轻得拍了拍掌,看来后面的事情基本上不用她再说,上官遥都明白了。

李成泽快要死的时候,她再派人把李可安和李玉书叫来。这就制造了他和武林中人的矛盾,他杀了那么多人,自然又很多门派为了报自己门徒的仇相继赶来。

上官遥说完之后顿了一顿,又再接道:“恐怕连乔恩诱捕东方大哥,也是你的主意吧?你利用乔恩身边的奸细,将这个方法传给乔恩。你知道,如果东方初晓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不会放过这个人。杀了乔恩,等于和整个武林为敌,对吗?只是,你没想到的是,杀乔恩的不是我,是羽霆!你可知道,那一仗我打得多辛苦?你可知道,我差点命丧九泉?”上官遥越说越是激动。

苏梦捷霎时间泣不成声,不停说道:“我不知道你会那么傻,不知道你会一个人去拼命!你不知道,在知道你生死未卜的时候,我有多担心!”

上官遥嘲讽得笑了笑,现在让他相信她担心他,相信她还当他是儿子,比登天还难!哪里有母亲会把儿子逼成这样的?哪有母亲把儿子逼得几次徘徊在鬼门关之外的?口口声声说爱他,却把他往死里整!

“现在你得逞了!我是武林公敌,今日之后,我和八大门派的仇怨也结定了!我再也不容于武林!不过,我也不会跟你走,更不会把你想要的东西给你!”上官遥一字一句得对苏梦捷说道。

他恨,恨透了!

苏梦捷原本不知道这个儿子对自己来说有多重要的,她以为他和蓝雪瑶一样,都不过是利用的棋子。虽然他们都是她的骨肉,但是一个是她不情愿生下的,还是和不爱的人生下的孩子,更从小都不在她的身边;而另一个,是她和自己一生中最爱的男人生下的孩子,从小由她抚养长大的。

“为什么追杀我父亲?”上官遥丢出了另一个问题。

苏梦捷又是一呆,摇头苦笑道:“我哪里知道他是你父亲啊!如果我知道是飞忆,恐怕我早就不在江湖上出现了!我只知道他是你身边武功最高的雪之子,所以,想要除掉他而已!而且,我发现他会吹殇魂曲,会这个曲子的必定和我家有渊源,所以他必须得死!”

上官遥的目光转向上官飞忆,果然见他的嘴角带着一丝苦涩的笑意,当下笑道:“我爹其实早看出是你,但是却一直替你隐瞒着。”

苏梦捷难以置信得看着上官飞忆,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的泪水竟然这么的不值钱。一次又一次得模糊了她的双眼,为了她的丈夫和儿子,一个心机深到如此地步的女人,竟然控制不了自己的眼泪。

“为什么?为什么还要对我这么好?”她哽咽着问道。

上官飞忆有些无力得答道:“因为我说服不了自己伤害你!”

苏梦捷的最后一道防线终于被攻破了,她终于知道自己错得有多么离谱。她也终于明白了,原来自己追求的一切都不是她想要的!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她可以重新选择的话,她会选择好好得和这对父子过下去。和他们一起生活,一起练武,一起……

然而一切都太晚了!

目睹着整个过程的萧笙默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他的神色有些萎靡。他看到的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东西!从苏梦捷见到上官飞忆的那一刻起,他知道直到最后,他还是个输家。

“梦捷,你有爱过我吗?”萧笙默平淡的声音,听不出半点情绪。

苏梦捷摇了摇头,说道:“我这一生,只爱过一个男人,就是上官飞忆!可是,我却那样深刻得伤害着他!”

萧笙默嘲讽的大笑了起来,几乎带着哭腔得说道:“我什么都是为了你,什么都是!我不惜毁了自己,毁了女儿,万劫不复,都是为了你,为了有一天你能爱我!可是到头来,一切都是假的,我不过是你手中的一颗棋子!哈哈哈……!”

凄凉的笑声戛然而止,手中的剑随着笑声的停止而滑落。萧笙默这么多年来所作的一切都没有得到回报,女儿也因为他的愚蠢疯了。从一开始是棋子,到最后仍旧是棋子。痛苦、悲愤、悔恨中,他终于挥剑自刎。

看着萧笙默倒下的身躯,上官遥突然为他感到悲叹。他也不过是个为爱疯狂的可怜人,而让他几乎付出一切去爱的女人,却从来没有爱过他!不过他现在的心情也不比萧笙默好到哪里,这个世上,除了他的父亲,似乎也没有什么再是他值得留恋的了!朋友嘛,他活着也不过只会拖累他们罢了!想想他们的遭遇,其实不都是因为自己而起?尤其是东方初晓!

苏梦捷看着萧笙默的尸体,又看了看坐在一旁疯疯癫癫的女儿,她的内心滞留着太多的愧疚。再看看上官遥一脸的冷漠,上官飞忆目光中的凄楚,她的心仿佛被撕成了碎片。一刹那间,她觉得自己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失去了!爱她的人,她爱的人,都被自己亲手毁掉了!

“原谅我,遥儿,原谅我,飞忆!”说罢,一把短刀插在了她的胸膛。

“梦捷!”上官飞忆和尉迟镜心同时喊着。

“娘!”上官遥大叫一声,扑了过去。原来,他根本就没有被点了穴道,甚至连毒对他都没有什么侵害。

苏梦捷露出了一个欣慰的笑容,至少在她闭上双眼的那一刻,她听到了,听到了她爱的人都没有再怪她了!用死亡换来亲人的原谅,值得了,即使去了,也没有什么让她再放不下。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四十六回 归宿(大结局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