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冥王剑 [目录] > 第306章:第四十六回 归宿(大结局2)

《冥王剑 》

第306章第四十六回 归宿(大结局2)

水静泓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上官遥走了,带着他年轻的生命,冥字九决的秘密,冥王剑中藏着的宝藏走了。也许,这一切都将会在不久的将来,被人们尘封在记忆里。

但是相信谁也不会忘记,曾经有个风姿绝世的少年,一身白衣,一把利剑,一身绝世武功,掀起了江湖中的腥风血雨。分不清他是正是邪,但是,无论正邪,只要听到他的名字,无不闻风丧胆,望风而逃。

可惜,他只有短短二十三年的生命。而他名震江湖,游戏江湖,屠戮江湖,不过只有短短的两年。可是他却影响了整个武林的发展与秩序。他死后很久,武林很太平,该死的人,不该死的人,有太多死在他的剑下,短时间内,已经没有人有本事再兴风作浪了!

冥王宫因为上官遥的关系,被整个江湖知晓,提起冥王宫几乎和上官遥是一个效应。没有人有胆量挑战冥王宫,即使明知道他们的宗主上官遥已经死了。

可是,冥王宫还有睿智冷静的上官飞忆、正直得人心的尉迟镜心、大义凛然的檀羽霆、赛过男儿的巾帼英雄詹台若水、雷厉风行的火毅然、冷静机智的雪中行,还有那个个性像极了上官遥的水镜明……

那日之后,任飘零带着疯癫的蓝雪瑶去了鬼见愁隐居的枕头峰。无论蓝雪瑶变成什么样子,对任飘零来说,她都是他生命中的唯一。即使她从来没有爱过他,即使她曾经处心积虑的害着他和他身边的人。看着痴傻的蓝雪瑶,他说不出的心疼,但,也许,这样的蓝雪瑶会快乐得多!

一晃两年过去了,昔日同生共死的朋友们都各奔了东西。在水铃霖的坚持下,她与至今昏迷不醒的东方初晓完了婚,住进了东方家。上官遥的死,让水铃霖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绝对不能让自己留下遗憾!即使,她这辈子都要照顾着一个假死状态的人,她都无怨无悔。她不能让东方初晓孤独,就像上官遥的死,就是因为他感到了孤独吧。

水铃霖每天给东方初晓讲述着发生的事,告诉他,上官遥和叶羽寒双双跳崖;告诉他,他们已经成了亲;告诉他,檀羽霆和詹台若水也进了冥王宫;告诉他,原来叶羽寒当初没有死,是因为昆仑老怪为了断绝她和上官遥的来往,以便日后找上官遥报仇,所以杀了个女子,毁了其容颜,然后将叶羽寒捉走,让上官遥以为她死了;还告诉他,原来昆仑老怪是檀泽胤的师父,叶羽寒用计逃了出来,还是来晚一步,只能追随上官遥而去。

天山绝顶,檀羽霆和詹台若水站在上官遥的衣冠冢旁,上官遥因为没有尸首,所以没有棺木在禁地。为了纪念他,他们只在禁地旁,给他建了个衣冠冢。

“若水,遥已经死了两年了。不知道,他在那边是不是也像活着时候这样霸道!”檀羽霆满脸的思念之色。

詹台若水轻抚着上官遥的墓碑,说道:“他应该很幸福吧,有叶姐姐陪着他。”

“那你呢,若水?就打算这样过一辈子?”檀羽霆终于忍不住要说出心里话。

詹台若水摇了摇头,轻叹道:“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这辈子,我都不可能忘记他!明天,我就下山了,义军那边,我不能丢下!活一辈子,就为国为民!我会终生不嫁,只为抗金!”

檀羽霆的心狠狠得收缩了一下,他虽然知道会是这个结果,但是亲耳听到的时候,他还是被刺痛了!多少年的守候,多少年的等待,他在她的心里依然只是朋友!

“完颜菁儿是个好女孩儿,羽霆,不要再为我执着了!你我的身份注定了不会有结果,注定了会以悲剧结束!”

詹台若水说完,就从檀羽霆的身边走过。在他们擦身而过的那一刻,檀羽霆仿佛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清脆得没有半点杂质。泪,终于滑落,第一次为爱流泪,也是最后一次为爱流泪。

詹台若水第二天便回去了义军中,领兵打战,北拒达虏,南防宋军。义军是为了民族而战的,詹台若水是巾帼英雄,她的事迹被传遍了天下每一个角落。

檀羽霆在詹台若水离开后,他也离开了冥王宫。从此仗剑江湖,以酒为伴,过起了游侠的生活。江湖上提起檀羽霆大名,再没有人说起他是金国的贝子,只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少年侠客,为世人所敬仰。

这日,檀羽霆行至北岳恒山之下,只见一群泼皮围着一个年轻的小尼姑,发出阵阵调笑的声音。

那尼姑一直低头不语,似乎不惧怕,但又似乎无力脱身。檀羽霆侠义心大起,走了过去,骂道:“你们这群无赖,竟然连尼姑也要调戏吗?”

那尼姑的身子明显一僵,在檀羽霆三两下打发了那群泼皮后,她才僵硬着身子转了过来。在看清她的面容时,檀羽霆惊呆了。

“菁儿?你,你怎么会这样?”原来这尼姑正是曾经对檀羽霆一往情深的完颜菁儿。

完颜菁儿凄然一笑,对檀羽霆微微一礼说道:“檀施主,贫尼法号忘尘。”

在檀羽霆的震惊中,完颜菁儿转身离去了。呆呆得看着她的背影,檀羽霆只觉得心如刀绞。这一世,是他辜负了她啊!因为他,她竟然宁愿青灯礼佛,了此一生。此情此义,就算有来世,他又怎么能还得清?

****************

上官遥死后六年……

蒙古和林的一家小酒馆中来了一群中原人,他们似乎是商人,但是腰间微微鼓起,行家一看,就知道是武林中人。

酒馆是由一对三十岁左右的夫妇开的,平凡的长相,粗糙的皮肤,有些臃肿的身材,一看就是普通蒙古族人。只是他们的眼神却神采奕奕,显得他们也不是那么的平庸。

他们热情得迎接着客人们,给他们最好的服务。

这群中原的汉子,在这里大嚼着蒙古的烤羊腿,喝着他们的马奶酒。边说着中原的事情。那老板似乎对他们说的很感兴趣,一直默不作声得躲在柜台后面听着。

只听其中一人说:“詹台女侠真是让人敬佩,知道吗,前两天又给她把完颜亮那狗小子的贺礼抢了。真他妈的痛快!”

另一个说道:“上官遥你们还记得吗?”

众人纷纷附和道:“谁会忘记他啊!如果他要是不死,恐怕他连皇帝都做上了!太厉害了!”

之前说话的那个人又说道:“其实,他们冥王宫每一个人都不简单。上官遥和詹台若水就不说了,尉迟大侠咱也不说了。檀羽霆,檀大侠,近年行侠仗义,侠名远播,也干出了不少大事!现在武林中的恶霸,听到檀大侠的威名,连门儿都不敢出!还有三行剑,三位少侠。对啦,听说雪山派的谢思柔嫁给了三行剑的水少侠。”

那酒馆的老板和老板娘对望了一眼,均看到了彼此眼中的笑意,那是发自内心的喜悦。

随即神色又黯淡了下来,只听其中一个汉子说道:“可惜,东方初晓到现在还没醒过来。听说当年,上官遥为东方初晓,火拼金军,那是何等的威风!那个美若天仙的水铃霖嫁给了昏迷不醒的东方初晓,真是守了活寡了!”

他们正说着,只见一个穿着一身水蓝色蒙古小褂的孩子跑了进来,看起来最多三、四岁,长得灵秀非常。白皙的脸庞,透着智慧和点点邪恶的眼睛,清冷的气质,聪慧和与年龄不相符的世故模样,仿若从陶瓷中活了过来的宝贝……别说在塞外,就是在山明水秀的江南也见不到如此漂亮的孩子啊!

只听那孩子对着那对夫妻叫道:“爹,娘,离尘肚子饿了!”

面对众人奇怪的目光,这对蒙古夫妻呵呵一笑,老板娘连忙带了孩子进屋去了。

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那几个中原汉子笑着对老板说道:“老板,你这孩子可真是够漂亮的!是你亲生的吗?”

那老板轻轻一笑,答道:“那是一定的,上天见我们夫妻做了不少善事,就赐了这么个漂亮孩子给我们!”

“你儿子叫离尘?”一个汉子问道。

“嗯。”老板轻声应道。

“好名字啊,没想到塞外如此粗犷的民风,还能取出这样的好名字来。”其中一人又赞了起来。

老板只是微微一笑,随即皱起了眉头。杀气,他感觉到了杀气。从这几个人进来这里开始,他的心就不是很安宁。假扮商旅的武林人,千里迢迢感到漠北,定然是有所图而来。

不一会儿,一伙儿蒙古金钹派打扮的彪形大汉出现在酒馆门前。那伙儿中原人大惊,纷纷站了起来,拔出了腰间的武器。但是从气势,从这些人的体魄、神色来看,中原这些人显然不是金钹派这些人的对手。

只听其中一个金钹派的人说道:“你们想要回被我们拿回来的镖银?还是把你们的命留在这里好了!”

那老板一听,心下了然,原来是这群蒙古人劫他们的镖,他们追来这里讨镖银的。

那人说完,十几个金钹一起飞向这些中原的汉子。交手不到一炷香的功夫,中原这些人就完全处在了下风。还有不少人已经受了伤,再这样下去,这几个人非得都死在这小酒馆里了。

这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飘来一阵飘渺好听的声音:“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开荒南野际,抱拙归园田。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户庭无尘杂,虚室有余闲。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陶渊明的一首《归田园》似乎说尽了他的心愿,诗句伴随着惨叫声结束了。仿佛从来没有人发出过声音,但是每个人却都听到了。金钹派的十几个人,全部被打伤,没看出手的人,没看到对方用了什么招数,他们就都已经受伤了。

那群中原汉子寻了一圈,也没有找到那个神秘的,救了他们性命的恩人。他们可以肯定,这个人是汉人,字正腔圆的发音,只有汉人才能说得清楚。

环顾一周,只有那酒馆儿里的老板卷缩在柜台下面,一动都不敢动。闻声出来的老板娘,看了满地找牙的金钹派人,目光中透着些无奈且复杂得情绪。轻瞥了吓得瑟瑟发抖的老板一眼,便扶了他走进了屋内。留下酒馆内没有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的众人……

……本章完结,下一章“【番外】檀羽霆篇”↓↓↓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