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冥王剑 [目录] > 第34章:第五回 堕入红尘(1)

《冥王剑 》

第34章第五回 堕入红尘(1)

水静泓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前来参加大典的各路人马都要下山了,周海和司马玄前来向上官遥辞行。此时上官遥正在书房写字,抬头看看他们,淡淡说声:“坐。”

“宗主,我和司马大哥是来向您辞行的。”周海坐下后说道。

“我知道,你们看这首词?这样的气魄,真是大丈夫!难怪你们各个都这么尊敬他!”上官遥拿起刚刚写着的东西给周海和司马玄看。

“词是好词,字也是好字!武穆王爷的《满江红》气势磅礴,豪气干云,而宗主您的字犹如飞龙在天!真乃绝配!”司马玄赞道。

上官遥微微一笑,说道:“没想到夺命书生也会拍马屁?我以为就那个长孙青木才会这么做呢!”

司马玄面上一红,忙说:“宗主,属下说的可句句是真,不是为讨好宗主!”

“是啊,宗主,俺周海虽然大字不识几个,但也知道好坏!”说罢还大声背了一遍:“怒发冲冠,凭栏处,萧萧雨歇……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待从头,收复旧山河,朝天阕!”

他背完后还很得意的看看上官遥,那眼神似乎在说:“怎么样,我也会背。”

上官遥似笑非笑得看着他,说道:“看来中原人,人人会背了!”

上官遥明明在讽刺他,他竟还得意得说:“那当然了!俺们葫芦岛上从八岁到八十岁的人都会背!”

上官遥和司马玄爽朗的笑声充斥着这个房间。

“那么,你说司马玄没有在拍马屁,你也觉得我这字写得好?”上官遥忍着笑意问道。

“当然好!虽然我一个字儿也没看懂!但我听说越是看不懂得,就越是好的!”周海一本正经得答道!

“噗”周海说这话的时候,上官遥正好喝了口茶,结果还不及咽下,就全都喷了出来。

“以后我在喝水的时候,麻烦你不要讲话。”上官遥无奈得摇头道。

“言归正传吧,你们下山后什么打算?是截杀长孙青木,还是以后再说?”上官遥问道。

“当然找机会杀了他,那个狗日的!这种鸟人活在世上简直浪费粮食!就该杀了喂鸟!”提起长孙青木,周海就气不打一处来!

每次周海说话,上官遥都觉得很好笑,不过这次他忍住了,因为他知道,周海说这话是发自内心的,凡是认真的事情无论怎样都不可笑!

“为什么你们等了这么多年?”上官遥并没有忘记自己曾经给过他们一枚扳指做信物,同意他们先斩后奏。

“宗主当年杀了吴尘飞,属下等都想给长孙青木一个机会,毕竟我们是一脉同宗,他既知吴尘飞已宗主所杀,想必会有所收敛。而这几年,他表面上也的确没有大的过错。虽明知道他和金狗还有来往,但是我们还没有找到机会杀他。”司马玄的语气,带着些许无奈。

“我杀吴尘飞可不是为了什么大义,我只是不怎么喜欢那肥猪,既然看不顺眼不杀留着也没用。”上官遥的声音温柔好听,却不带半点温度。

“是,冥王宫不理世间俗事,这是祖训,属下明白!但属下还是很感谢宗主那日救了我两个朋友。”司马玄毕恭毕敬得答道。

在他看来这位新宗主比老宗主可怕百倍。也许只因为他那清冷不羁,喜怒不形于色的个性吧!

“你是说李大年和胡昭勇那两个笨蛋?他们应该谢谢吴尘飞,如果不是他出现得早,可能他们早就死在我手里了!”上官遥可没说慌,当年那两个家伙是将他当成待宰的肥羊了,如果他们动手抢上官遥焉有不死之理?

“我听那两位兄弟说过,他们为了义军粮饷,想重操旧业,见宗主您孤身一人,又似身怀重宝,便起了夺宝之心,只没想到……后来他们也连说庆幸!”司马玄似乎想解释什么。

“义军?随便抢老百姓的东西也算义?你们所谓的为国为民就是这个道理?”上官遥冷哼道。

司马玄红着脸说道:“宗主教训得是。”

“算了,反正都跟我没关系。我想问一件事,就是上次听你们说的那个到处挑战的小丫头,到底为了什么这么做?那些人为什么心悦诚服?”其实上官遥只是想问詹台若水的消息。

“她叫詹台若水,现在是秦岭以北义军的二头领,大头领是他的哥哥任飘零。当年詹台若水挑战那些成名人物,就是为了收揽更多的人才加入义军。这些人有家有业的,不愿意就抛弃自己的基石,但他们也知道这是关系国家存亡的大事,所以他们约定以那种方式比武。这些人各自败在自己的绝招之下,对詹台姑娘自是佩服得紧,答应暗助义军。”司马玄简单得介绍了一下。

上官遥点点头,过了一会儿说道:“我们就去那里。”

司马玄一愣:“宗主也要下山?”

“我好象曾听任大侠说过,四年前他们兄妹曾惨败在玉面阎罗的手中,他们还奇怪,怎么这个玉面阎罗在江湖上昙花一现,就销声匿迹了呢?”司马玄笑着说道,似乎知道上官遥下山的目的。

“宗主您现在不会又跟他们兄妹比试吧?他们的武功如今是今非昔比了。听说尉迟大侠在他们兄妹联手之下都得不到便宜!您当年败在尉迟大侠之手……”周海似有些担忧得说道。

上官遥摇了摇头笑了起来,这个周海还真是喜欢瞎操心!

“宗主,您刚继任宗主之位就要下山?历代宗主继任后,不是都要留在山上精研武学吗?”司马玄疑惑得问。

上官遥苦苦一笑,似乎带着一丝伤感。冥王宫最高深的冥王剑法都已经被他参悟,还有什么好研究的?

“你们去准备一下吧,我和你们一起下山。”上官遥淡淡吩咐着。

“我也要去。”一声清脆的女声从门外传进来,原来是水铃霖。

“霖儿,你……好吧,那你也去准备一下吧。”上官遥本不想带她去的,可转念一想又觉得也好,可以找个机会让她和舅舅相认。

上官遥留了书信,带着水铃霖和他的两把宝剑又一次留书出走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五回 堕入红尘(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