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冥王剑 [目录] > 第41章:第六回 杀人与救人的界限(1)

《冥王剑 》

第41章第六回 杀人与救人的界限(1)

水静泓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二天一早,上官遥和司马玄就离开了开封,在这一路上人人都在谈论着日月环门的血案,凶手残忍到连六七岁的小孩都不放过,真是骇人听闻!上官遥心里很难过,脸上却很平静,有人冒了他的名做这些事,那么他就要替这人背负残忍,冷血的骂名。

也许是因为刚发生血案的关系,进出城查得特别的严,开封本是北宋时的都城,不仅繁华,治安也向来不错,即使被金国吞并后依然是保持原来的秩序,只没想到,光天化日之下竟发生这样的事情!

“宗总,查得很严,要想出出城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司马玄道。

“这些不都是你们所痛恨的金兵吗?如果他们阻拦我们出城,索性就大开杀戒又如何?”上官遥似乎没有一丝情绪的回答道。

“话虽没错,可是如果在这里惹出麻烦,在向东麻烦就会接连不断的找上门来,既然我们是来找表小姐的,还是暂时不要得罪官府的好!”司马玄劝道。

这些时日的相处,上官遥的闲话虽然很少,可司马玄觉得自己越来越了解这个少年,他的外表冷漠不羁,其实他的那颗心细腻温柔,而且脆弱!

“就这样过去吧,大摇大摆的从他们面前走过!越是遮遮掩掩越有嫌疑,何必那么麻烦!”上官遥答道。

“可是宗主……”司马玄还想再说什么,可是突然发不出声来,原来心情糟透的上官遥不愿听他这样唠叨,索性点了他的哑穴。

司马玄惊恐得看着上官遥,而上官遥的脸上却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他并不愿意这样对待司马玄,可是现在他只想快点出城,也顾不得那许多了!他拉起司马玄就走,司马玄也只能别无选择的被人拉着。

上官遥拖着司马玄正要出城时果然遇到了盘查:“站住,哪里人?要到哪里去?”那差人问。

“我们是从西辽边界到山东寻亲的。”上官遥回答道。

“西辽边界?那么远?看你们相貌堂堂,却不像西辽人,到山东寻什么亲?”那差人接着问道。

“百年前我们本是中原人士,自然不是西辽人!我是去寻舅舅的。”上官遥到也耐心得回答。

“姓谁?名谁?”不知道从哪冒出个黑脸汉子,声音犹如金铁交鸣般的刺耳,上官遥和司马玄心中一惊。听这声音这来人必是邪派外家高手,他们没想到巡查的官兵中有这等人物。

“上官遥。”这次他是具实回答了。

“上官遥?听江湖中的朋友说,玉面阎罗好象也叫什么上官遥的,不会就是小兄弟你吧?”那人阴恻恻的问道。

“也许是同名同姓吧。”上官遥貌似冷静的说道。

那人看了一眼司马玄,问道:“你又是谁?报上名来?”

“他是我叔父,上官实玄,他是个哑巴。”上官遥替司马玄答道。

“哑巴?”哪人似有怀疑。

“大人,他的确没讲过话,可能真的是哑巴!”之前的差人说道。

“不讲话就一定是哑巴吗?真是饭桶!如果我不来,你是不是就轻易将他们放了过去?”那人训斥道。

“不敢,大人,小人也在盘查,只是他二人相貌堂堂,不像行凶之人,尤其这位小哥,如此俊美优雅,风流倜傥,到似富贵人家的公子,他的这位叔叔也是一身的书生气,所以小人想……”其实这个差人之所以拦住他二人,无非是见他们一身贵气,想要点好处罢了,却没想到半路杀出个黑脸汉子!

“想个屁!你知不知道,那杀人凶手为什么要‘玉面阎罗’?因为面如冠玉,丰神俊朗,但杀人不眨眼,才得了这个诨号!你看这小子?”他用手指了指上官遥,又接着说道:“这小子不但跟那玉面阎罗同名同姓,还有个共同特点,就是俊美异常!所以他很有可能就是玉面阎罗。”

司马玄听后握紧了拳头,已经准备好了应战,上官遥却将他一扯,向他摇摇头。

“哈哈哈……”上官遥突然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那黑脸汉子问道。

“我是在笑您的推测!如果我是那个什么杀了人的玉面阎罗,我还会告诉你我叫上官遥吗?不早就换个假名了?”上官遥露出一个“你很蠢”的表情。

“那也许是你的诡计!”那人说道。

“如果我是真正的玉面阎罗,你们还有命吗?他能那么轻易杀死那么多人,武功肯定很高强吧?”上官遥看着自己修长的手指,淡淡说道。

“哼!他遇到我,阎罗王也让他变小鬼!”那人自信而邪恶的说道。

“那到是,这世上浪得虚名的人多得是!虽说那玉面阎罗能轻易杀死那么多人,但也说不定是被他杀死的那些人虚名太盛了。”上官遥讽刺道。

“那当然,什么日月环,那么多人都是被那小子一击致命的,真不中用!”说是这样说,但这个汉子心里也还是有些犯嘀咕的,日月环的武功如何他不知道,但他知道吴尘飞的武功,当年盛传吴尘飞是被玉面阎罗一招杀死的……

“你怎么好象也知道武林中的事情?”那汉子问道。

“这位大人,我只说我不是玉面阎罗,我可没说我是普通人家出身啊。你看我的马也该知道啊!”上官遥指了指跟随他多年的马儿说道。

“那你到底是什么人?”那汉子问道。

“我只是个西辽武将,因为到了婚娶年龄,到山东迎娶我舅父家的表妹回西辽,就是这样。”上官遥说道。

“西辽武将?刚才你怎么不说?”那汉子问道。

“如果不是大人您一直不肯相信我不是那玉面阎罗,现在我也不会告诉你啊,我是西辽武将,西辽是辽国被金国灭掉后才建里的政权,那么西辽人路过金境,自然是不愿提起自己的来处!”上官遥似乎很有道理得答道。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六回 杀人与救人的界限(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