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冥王剑 [目录] > 第42章:第六回 杀人与救人的界限(2)

《冥王剑 》

第42章第六回 杀人与救人的界限(2)

水静泓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汉子想想也是,契丹人都是不愿服输的汉子,个个都自认骁勇善战,如今路过曾灭他大辽的金国,自然心中悲切,更不愿在金国官员的面前提起自己的来处,以免自取其辱,虽然他还是有些怀疑这人的真实身份,但西辽武将的身份也不无可能。

“那好,你先跟我回去,等我查清楚你的身份,自会放你过去。”那汉子说道。

之前的那个差人似乎在想什么,突然说道:“你刚才不是说你不是西辽人吗?”

“我的确不是西辽人啊,先祖是中原人,百年前迁入西域,后来才有了西辽国,西辽成立以后我家才入西辽国为官,这有何不可?你们金国不是也有很多汉人的官吗?”上官遥说完,看了看那黑脸汉子。

“好,不管你是谁,先跟爷爷回去等候调查。”那黑脸汉子说着便来拉上官遥。

上官遥肩膀一缩,那汉子抓了个空:“好小子,有两下子,看不出西辽竟还有你这样的人物。”

说着又再扑了上来,上官遥佯怒道:“我堂堂西辽威虎将军岂能容你这等人欺辱?”说着也假装成外家高手,使出西藏密宗的大摔碑手,这套武功刚猛霸气,不过上官遥有意隐藏本事,只利用了两层不到的功力。

那汉子一见愣了一下,想道:“这是外家功夫,听说吴尘飞死于棉掌,难道这小子当真不是玉面阎罗?”

“好一个大摔碑手。”那人赞道。说着合身扑上,使出他的看家本领——轰雷掌。此掌每发一掌必会有轰隆的响声,好象打雷一般,并发出炽热的掌风,掌法刚劲有力,首先用声响扰乱对手的心志,再用掌风让人窒息,无力抵抗,中掌不死亦伤。

“哼,原来是这种下三滥的武功!”上官遥想道,凡邪派又必须以邪派内力练就的武功,冥王宫都有记载,却不允许学习,又或是说不屑去学。

上官遥尽力控制着自己的功力,装做和这人旗鼓相当的样子。转眼二人打了三四百招,仍旧不分上下,似乎都累得不行,汗水浸透了他们的衣衫。不同的是,那个汉子是真的大汗淋漓,气喘不止;而上官遥则是用内力逼了一身汗出来,装作微喘罢了。那汉子突然跳出圈子叫道:“不打了,累死爷爷了,你不是玉面阎罗,过去吧!”

“怎么又知道我不是他了?”上官遥道。

“你的本事和索命无常差不多,根本杀不了他,再说玉面阎罗用的是棉掌,你用的是大摔碑手,所以你不是!今天我们还要缉拿真正的凶手,没时间跟你耗。”那汉子说道。

“谁是索命无常?”上官遥假装问道。

“他是我以前的一个朋友,是被玉面阎罗一掌打死的!他跟我的武功不相上下!”那汉子说道。

“跟你武功不分伯仲的朋友被他一招打死,你就不怕他?”上官遥嘲讽道。

“哼,臭小子,你虽是西辽将军,可这是我大金的地界。”意思很简单,放你走就快走,还敢在这说风凉话?我的地盘你也敢惹我?不想活了?

上官遥笑道:“我没有嘲讽大人的意思,我只是对中原武林人士比较感兴趣罢了!这位大人不知该怎么称呼?”

那汉子不耐烦道:“老子名叫万廷喜,江湖人称夺命雷,不想再惹事的赶紧滚!”

上官遥和司马玄走出城去。到了城外上官遥上了马,解开了司马玄的穴道。

“宗主,你刚才……”司马玄好象想问什么,却被上官遥打断了。

“如果我不那么做,而是一出手就杀了他,岂不证明我就是他们所说的玉面阎罗?那么就算我们出了开封,到了下个地方也仍会被缉捕。”上官遥似乎看透了司马玄的心思。

司马玄突然觉得似乎所有人都错怪了这个少年,他们都认为上官遥喜怒无常,纵不说冷血无情,也是感情极其稀少的人,可他却觉得,上官遥的隐藏着常人所不能看到的细腻与温柔。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六回 杀人与救人的界限(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