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代嫁王妃 [目录] > 第5章: 缠绵

《代嫁王妃》

第5章 缠绵

罗莎夜罗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奴儿飞身回到了碧云轩,右手一甩,隔空解穴,门外的侍女恍若被人拍了下肩头,微微一楞,相视狐疑地看了彼此一眼,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房内的王妃点住了穴道已经将近一个时辰了。

才刚刚解去了夜行衣,外头一声“大王吉祥”,她知道,耶律楚到了,慌忙地将黑衣衫塞进了床底,闪进了屏风,拉过了一件银丝的睡袍,忙不迭系好了腰带,耶律楚也正好走进了房间。

“公主?”耶律楚见房内没人,不由一怔。

奴儿走了出来,微微讶异,慌忙躬身行礼,“奴儿参见大王!”话才出口,脸色就变了,情急之下已经将自己的真实身份透露了,但是,她是奴儿,是何等的胆色,一抿唇,傲立在他的面前,静静地等着他的质问。

耶律楚从她出现的一瞬间就是眼前一亮,此时的建平公主衣衫不整,云发凌乱,看起来有些狼狈,却是他所见女子中最性感的一个,他轻轻一扶,用汉语说道:“公主,不知你自称奴儿是为何?”

他是何等的聪慧,奴儿在见到他的第一眼起就知道了,她也曾经听到师母夸奖他的英勇和果断,她还曾经那样的嫉妒过师父对他的偏爱,低垂眼眸,语气里是那样的无奈,“奴儿,那是因为我的母妃曾经是韩王府里的一个小小侍女,我和母妃一直住在别院,直到我的父皇登基,我和母妃才被接进了皇宫,我的母妃希望我平安地长大,就给我取名奴儿,我从小习惯了奴儿这个名字,建平公主对我而言,只是一个封号。”

“奴儿?!”耶律楚玩味着她语气中的太多无奈,低笑着问:“我能叫你奴儿吗?”

奴儿觉得很意外,不解地抬起头看他,眼睛里有太多的质疑,“你要叫我奴儿?”

“怎么,不可以?”耶律楚把她拉到桌旁坐下,给她倒了一杯清茶,“你不准备做我的妻子吗?难道我们非得要大王公主的这样称呼吗?夫妻之间不是应该很亲密?”

奴儿的心一颤,听出了他的话外之音,他是要她完全的成为他的女人,就在今夜吗?她知道她是躲不过的,她也知道,她必须将自己的清白之躯给他,因为,她已经是建平公主了,是他的妻子,成为他的妻子,只不过是一个必须的过程。

耶律楚见她不说话,以为她是害羞了,轻握住她的手,温柔地抚平她的乱发,低声说道:“奴儿,我们已经是夫妻了是吗?你从那么远的地方来到这里,我却以彼此不熟悉为由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身边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你别怪我好吗,从今天起,我会好好陪在你的身边,教你说我们契丹的语言,熟悉我们契丹的风俗,教会你做一个真正的南院王妃。”

奴儿垂着头,看似娇羞,心里却是十分的镇定,她还没有准备好成为他的女人,她还不能就这样进入了建平公主的角色,但是,她体会到了眼前这个男人的温情。

“奴儿?”耶律楚见她不语,以为她怎么了,轻捧起她的头,爱怜地看着她,“回答我,成为我真正的妻子好吗?”

奴儿晶亮的眸子望进了他的灵魂深处,望见了他的真诚,她突然间松了口气,不由自主地绽开了最美丽的笑颜,娇羞地垂下了头。

“奴儿!”耶律楚将她紧紧拥入了怀中,欣喜地低叫:“谢谢你来到我的身边,谢谢你成为我的妻子。”他的指轻抬起她的下巴,柔情似水地望着他,“叫我阿楚,这是你对我的专称,知道吗?就象我叫你奴儿一样。”

奴儿羞赫地别过了脸,微微点了点头,低低叫道,“阿楚。”

“奴儿!”耶律楚再也控制不了自己,双手一紧,低头吻住了日思夜想娇艳欲滴的红唇,一饱多日来的相思之苦。

奴儿的身子一软,右拳紧握,反射性地就要出手,身子却被他腾空抱起,她急忙双手抓住了他的衣衫,在心里低叹了一声,想着,她已经不是奴儿了,她要代替她的公主成为他的女人,双眼一闭,任由他抱着走向了大床……

夜风轻抚,瓦角垂挂的风铃发出轻微悦耳的声音,听在奴儿的耳中是分外的清晰。

芙蓉帐里热情未散,耶律楚从她的身后搂住了她,将她捞进了怀中,“奴儿,不要躲这么远!”

奴儿背对着他,不敢与他对视,任由他将她扳过了身子,抬起了她的下巴,低垂眼帘,耶律楚温柔的低语:“奴儿,我们已经是真正的夫妻了,看着我。”他在她的唇边亲吻了一下,满足的笑着,“你让我疯狂!”他坏坏的低笑,将她搂入了胸膛。

奴儿的脸不由自主的红了,想起了方才的激情。

耶律楚不知道大宋的女子是这样的害羞,却爱死了她羞怯的模样,把唇凑到了她的耳边,坏坏的吹着热气,说道:“知道吗,我爱上你了,从你跌进我怀里的那一刻起,我就为你神魂颠倒了,我耶律楚发誓,从此对你奴儿忠诚,你是我唯一的妻!若违此誓,……”

他的话还没说完,奴儿的芊芊手指就蒙住了他的唇,“不,”她摇头,“我不要你发毒誓,我相信你是个遵守承诺的人。”她的眼睛里流露出了她的坚定,“我也会是你今后唯一的妻,好好的当你的南院王妃。”

一股暖流从耶律楚的心口涌出,激荡在全身,他激动的拥住了她,他没有爱错,上苍还是对他怜爱的,久违的爱情来临了,送给他一个最美丽最真挚的爱人。

奴儿的心里却不是这样想的,她已经是他的妻子了,她已经是他的人了,如果他对自己不忠,那么,她手中的剑是不会饶恕他的,但是,她相信她师母,相信她说过的话,他是一个重情重义的汉子,不然,他也不会对他亡故已久的妻子那样的痴心。

是啊,他不是对他的那个萧玲玲不能忘怀吗?怎么会对自己一见钟情呢?

她的双眸里透出了冰冷的疑问。

耶律楚明显的感到了她身体的僵硬,一怔,低声问:“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正当芙蓉帐内春色明媚,碧云轩外却是灯火通明,南院大王的侍卫长穆英在几名侍卫的照明下匆匆而来。

“从大王的书房到碧云轩明天晚上要看到灯光!”他严厉的对手下说道,犹如南院王府的总管,手指一挑,果真,在第二天的晚上,这条路上灯火通明。

敲开了院门,他让手下都等在外面,自己不知死活的闯进了内室,在他家大王的卧房门口低声的叫道:“大王,打扰您的好梦,穆英有急事禀报。”他可知道,现在的大王一定是怀拥美人,弄不好是要把亲爱的大王给惹恼的,但是,事关重大啊,他可不敢怠慢了客厅里的那两位尊贵的客人。

耶律楚正怀拥娇妻,享受美人如玉的感觉,穆英这一喊,差点就动了要掐死他的念头,这不是存心的捣乱,要他来碧云轩的是他,现在来扰他好梦的也是他,但是,转念一想,他的这个侍卫长是最有分寸的,一定是有什么大事,哦的应了一声,“什么事?”

“有客人现在一定要见到大王和建平公主,他们从中原远到而来!”

奴儿的心一沉,中原?难道她的身份暴露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师徒”↓↓↓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