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代嫁王妃 [目录] > 第74章:——八十章

《代嫁王妃》

第74章——八十章

罗莎夜罗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耶律楚带着奴儿离开了营地,准备去他的那个好地方过一夜,所以,带了食物和毡毯,在阿紫的依依惜别中和奴儿一起开始了头一次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旅途。

奴儿换了一身紫色的衣服,当然是阿紫挑选的,骑在马上,显得精神不济,她的心里没有底,不知道耶律楚会把她带到什么地方去。

两个人是吃了午饭出发的,一直到快天黑了,群山峦迭的风景终于印入了奴儿的眼帘,她有一点明白了,耶律楚是要带她进山过一夜,不知道,他说的那个好地方是什么样子的?她的心里有点期待了。

“奴儿,我知道你很累,但是,我们要快一点进山,天快黑了!”耶律楚仰头看看天色,回过头催促道:“你的马有灵性,它会一直跟着我的,我要加速了!”他的缰绳一提,果断的加快了前进的速度。

笨男人,现在才加速,天已经黑了。

奴儿暗中把双腿一夹,催促着自己的马跟了上去,心里对他微微的不满,刚刚干吗要那么悠闲的赶路,早一点赶的急一点,说不定早就到了。

天已经快暗了,两匹白马在崎岖的山路上以最快的速度前进着,进山以后,天暗的更快,在耶律楚的引导下,他们停在了一片湖泊前,在最后一丝光亮的照射下,湖面的鳞光闪闪。

“就是这里吗?”奴儿对湖泊没有什么兴趣,难道他说到好地方就是这里。

“不,是在那里!”耶律楚往湖边的一座峭壁指去,“在那个峭壁的上面,有一个人间仙境,那里曾经住过一对神仙眷侣,后来他们离开了,那里就闲置了,我是我师父带我去过,所以每年的秋猎都会来这里看看。”

“那么高的地方能上去吗?我们的马怎么办?”奴儿皱眉不解的看着他,神仙眷侣?在师父的眼里,除了她的那位姑姑和那个曾经的楚王,谁也配不上这个称呼了。

“我先带你上去!”耶律楚拍了拍马,“你们自己去找吃的吧,明天我会叫你们的,”把她抱了下来,要她安心的一笑,“能上去就是有上去的地方的。”他点燃了一支火把交给奴儿,取下了马背上的物品,“我们走吧!”大手拉起她的纤手往峭壁的方向走去。

奴儿即使有千万个疑问她也忍住了,她倒要看看他怎么带她上那个看起来以自己的轻功也很难上去的地方。

耶律楚拉着她走到了一块长满了青苔光滑的壁前,借着火光摸了一下,一声轻微的声响,山壁居然裂开了一条缝,他对妻子得意的一笑:“这里是有机关的。”

奴儿很惊讶,在这样的地方怎么会有这样的机关,这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地方,她的心里浮起一丝不安的感觉,这里一定隐藏着什么秘密,绝对不是什么神仙眷侣住的地方。

跟着耶律楚走过了阴暗潮湿的通道,踏上了流着水的石阶,每走一步都是那么的艰难,何况耶律楚的肩上还背着他们的用品,她忍不住要伸手去帮他分担一下他的重任。

“要当心,前面就是出口了。”耶律楚回头嘱咐她,却看见了她矛盾的神情,不觉一怔,停下了脚步,关切的问:“奴儿,你是怎么了?”

奴儿掩饰的一笑,“我是好奇怎么会有这样神秘的地方,是师父带你来的吗?”

“是啊,那年他刚收我当徒弟,就把我带来了,那个时候住在上面的人你不认识,他们不想被政治扰了他们清静的生活,到最后还是被打扰了,不过,现在,他们倒是过上了真正逍遥的日子。”

那一定是我姑姑和你们那个曾经的楚王歌鲁达了,我知道他在当上楚王之前消失过一阵子的,原来上这里来隐居了。

关于他们,奴儿是从师母那里听到的,她的师母在她的小时候就把关于那个属于华萱公主的传奇故事都说给了她听,她从小听到的是一个大智大勇的赵逸儿,一个令大辽第一英勇的男子俯首称臣的传奇公主。

一块圆形的石头挡住了他们的去路,利用出把手里的火把交给了她,又是一按机关,石头往一旁移去,他们顺利的走了出来。

一阵冷冽的风吹来,火把灭了,两个人都微微的一怔,耶律楚不自觉的把妻子拉近自己的身边,他有点怕她再受到惊吓了,他的举动让奴儿心里不由温暖起来,她靠在了他的身边,手不自觉的搂上了他的腰。

“不怕,我在!”耶律楚轻声的保证道,搂着她慢慢的在狭小的走道上移动。直到眼前出现了一道倾泻而下的瀑布,眼前才豁然的开阔起来,在黑暗里,无数的点点荧光飞舞着,和轰隆的流水声形成了人间最美的景象。

“这是什么?”奴儿好奇的问,她出来没有见到过这样的情景,不由的呆住了。

“那是萤火虫!”耶律楚呵呵一笑,“它们在舞动最后的一丝力气,秋天了,它们的生命会马上的结束了。”他拉着她从右边的地方走去,终于走出瀑布,他仰头望了一眼飞流而下的水,微笑着说道:“你看,多么美丽的景象!”

奴儿看了一眼,恩了一声,没有觉得了不起的,她在大宋还看见过更壮观的瀑布,她的心里还要浮起几丝不屑,却听到了异样的声音,她的心一凛,有人!

耶律楚也同样听到了那个声音,他吃惊的皱起了眉头,怎么会?这里只有他和师傅以及穆英知道而已,怎么会有别的人来呢?

他把肩上的东西往草丛里一放,对奴儿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拉着她悄悄的往自己所熟悉的茅草屋走去,他要看看,到底是谁在这里?

夜刀的徒弟,轻功怎么差也差不到哪里去的,两个人悄然的接近了黑暗中发出人的声音的房子,他们手拉着手,都没有觉察彼此是如此的信任对方,一心都想知道,没有点灯的屋子里到底是谁在说话。

“我说,他会来吗?都已经两天了!”一个粗鲁的声音在不悦的叫,“老三,我们不要白等了,耶律楚那小子不来怎么办?”说的是汉语,是汉人。

“急什么,他们这帮人不是在开始打猎吗,放心好了,耶律楚那小子每年都会来的,老二,老大都不急,你急什么?”

有三个人!

耶律楚和奴儿同时听到了屋子里有三个人的呼吸,还是那种不一般的高手。

“明天不来,就是后天,我们耐心等一等吧,接了这笔生意,我们有了钱,好几年都不用动手了,够我们花的了!”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发话了,话里透着不容置疑的威严,“耐心等着吧,一个耶律楚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就是冷剑夜刀的徒弟又怎么样,我们山东九鬼的名号如今在江湖上也是响当当的,夜刀,他已经是一个没有杀气的人了,教不出来什么厉害的徒弟来。”

耶律楚是不知道山东九鬼是什么玩意,但是,他很吃惊,因为,他是夜刀的徒弟这件事除了几个人知道外,大都数的人是不知道的,为什么这三个杀手会知道呢?难道是他最亲近的人要杀他?

“是啊,那个人出手真是阔绰,一个耶律楚值黄金一万两,我看,就是一个大辽的皇帝也不值!”那个被叫作老二的人哈哈大笑起来。

“我看,是他们契丹人在相互残杀吧,哈哈哈哈,说不定是那个大辽的皇帝要杀自己的亲弟弟呢!”

【】

“他们那些人可说不准,自古帝王家的事都是说不明白的,我们只管拿银子,只要把人干掉了,我们就在江湖上消失一阵子,老五他们怎么还没有来?那边的事还没有办好吗?”

“说好了我明天到契丹人的营地去接他们的,大哥,你放心,就是他们来了,也是在契丹人那里呆着,不会惹什么事端的,我看,那个耶律楚有了如花似玉的老婆,今年是不会来这里了,我们在这里说不定就白等了。”

老大闷声低笑:“你知道这里谁住过吗?买家说过,他一定会来的,说不定带上了我们大宋那个绝世的美女公主!”说着说着,yín荡的大笑起来,“要是真的带来了,我们把他宰了,把那个公主抢回去当我们的老婆。”

他的话引得其他的两个人也哈哈大笑起来,根本就没有觉察在屋外,他们口里的公主在心底里冷笑着,就凭你们几个,我不用出手,一个耶律楚就够你们喝一壶的,你以为夜刀的徒弟就那么差吗?

听到自己的妻子被他们这样侮辱,耶律楚忍不住了,身子一动就要窜上去了,奴儿一把拉住了他,对他微微的一摇头,她还想听到他们说些什么,怎么可以让他去打断。

耶律楚忍住了,慢慢的又稳下了身形,他也想知道,这帮人到底是什么来路,能够知道这里这么隐秘的地方,又想他死的,到底会是谁呢?

他的兄长是不可能要杀他的,不管他对他大辽皇帝的宝座构成了多大的威胁,看在亲兄弟的份上,看在还活着的母后份上,现在,他是不会对自己动手的,难道在那个一直视自己是眼中钉肉中刺的皇嫂萧雨燕吗?

“日子过的真是无聊啊!”屋里的人在无聊的叹息着,是那个粗鲁的老二的声音,“妈的,那个耶律楚怎么还不来啊,老子下山去找他算了!”

“你就往床上躺下睡你的觉吧!”老大骂道:“别给我去闯祸,山下那个地方是我们能进去的吗?都是契丹人,你就用汉语去问人家,你们南院大王的大帐在哪里?笑死人了。”

“毕竟人家是大辽皇帝的亲弟弟,身边的侍卫就多到我们靠不近他的身,买主要我们来这里等他,就知道他一定是独身一人来这里的,我说大哥,真的说不定就是大辽的皇帝要我们干掉他的弟弟呢,你想想,那个和我们接头的人说的那些话,还有,那样深知耶律楚的生活习惯,听说,他对自己的弟弟一向是有戒心的。”

“老三说的对,”老二又嚷了起来。

老大依旧是懒洋洋的声音,“你们想那些做什么,我们只管自己的事,耶律楚来了,我们就上去一刀结果了他,把他杀了,我们就马上离开这里,反正有人会替我们料理善后的。”

耶律楚恨恨的咬了咬牙,在奴儿的手臂上轻轻的拍了一下,人已经窜了出去,冷笑着高声的说道:“我耶律楚已经来了,你们几个什么什么鬼就出来迎接吧!”

奴儿站了起来,悄悄的顺手就从地上拣起了两块小石头,唇边带着对他的信任,手里拿着的是必要时要出手的武器,她就看看,她英勇的丈夫是怎么打败那三个鬼的,她把身子隐了隐,准备看好戏了。

屋里的三个鬼大吃一惊,拿着兵器开门走了出来,在昏暗的月光下,只看的到他们三个穿着邋遢,披头散发,和乞丐的打扮没有什么分别。

“你就是耶律楚?”为首的人把手里的刀一扬,“你听到了我们的话还不逃,我佩服你的胆气,老子今天就赏你一具全尸!”话音一落,人就欺了过来。

耶律楚哈哈大笑,身子一撤脚下一点,已经移到了二鬼和三鬼的身边,还不等他们摆出什么招势,右手一扬,已经把他们手里的刀夺了下来,啪啪两声,把人给震飞了。

大鬼举刀砍了过来,“好功夫!”他大声的赞道,心里却是暗暗的吃惊,他们三个都不是他的对手。

耶律楚的手上拿着二鬼和三鬼的刀迎了上去,硬碰硬的将大鬼震出了五丈开外,身子一晃,将刀抵在了他的颈子上,冷笑:“我是我师父的关门弟子,得了他的全部真传,你要对你刚才对他的不敬付出代价。”他冷冷的举起了左手的另一把刀,轻轻的在大鬼的眼前一晃,大鬼的颈子上留下了一道细细的血痕。

“我们技不如人,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大鬼傲气的昂起了头。

“我不想在我妻子的面前杀人!”耶律楚将刀丢在了地上,冷傲的笑道:“我耶律楚的武功在大辽也是数一数二的,你们回去告诉那个买主,要想杀我,除非派一个武功比我高的人来!”

大鬼这个时候才想到,“你会说汉语?”他大感惊讶,“你居然会说汉语?”

“因为我师父是你们汉人!”耶律楚感到好笑,“我还会说西夏语,会说土蕃语!”一个大辽的南院大王会说这几种语言是最基本要具备的,连邻国的语言都不会说,还当什么南院的大王。

“你肯放我们走?”二鬼见他没有杀他们的意思,嗓门又大了起来。

“我师父是汉人,看在他的份上,我不杀汉人!”耶律楚狠狠的看向了他,“但是,你们都必须付出代价的。”他的身影一飘,一掌打在了他的胸口。

二鬼一声惨叫,嘴里吐出了大口的鲜血,脸色苍白的倒在了一旁。

“还有你!”耶律楚并没有打算要放过他们,单掌朝三鬼的头顶拍去,三鬼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没有想到他的掌离他的头顶还有几寸的地方停了下来,自己只觉得一股阴风闪进了自己的脑袋里。

“只是给你们一个小小的教训,以后你们每次运功的时候会全身疼痛,就会想起了今天的事,想起来当杀手的日子杀过的人,要是不服气,尽管来找我报仇,但是,你们要想一想前因后果,是你们先要来杀我的,才落得如此的下场的。”

大鬼不解的看着他,“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我们来杀你,被你擒下了,你反而放我们走?”

耶律楚哈哈大笑起来,“杀你们又怎么样,我就是要你们给要我性命的人带句话回去,你们回去以后,没有了利用价值,小心被人灭口!”他好心的提醒,“怎么上来的就怎么下去,我不想在这里再一次看见你们的身影,这里曾经是人间的仙境,我还想让这里维持原来的平静!”

大鬼忍着颈子上的疼痛扶起了两个受伤不轻的兄弟,回头对耶律楚忠告道:“我们山东九鬼就是为了财杀人的,今天你放我们一马,我大鬼记住了,也好心的警告你一声,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想要你死的那个人一定对你充满了憎恨,不是只有我们在这里等你,在你们营地里,老早就有来自中原的高手在等待机会把你杀了,后悔无期!”他蹒跚的扶着两个兄弟走了。

耶律楚冷冷的笑道:“看来,今年的秋猎是特别的热闹啊!”

奴儿隐身在暗处,耳旁传来了暗器的声音,她的心里一惊,手里的石子弹出,在黑暗中击出了火花。

“是谁?”她大声的喝道,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第77章仙境惊遇(3)

“出来!”奴儿一声大喝,浑身的细胞都竖了起来,那里,隐藏着一个连她都没有感觉到的高手。

一阵冷冷的阴笑声从黑暗里传了出来,伴随着一个细长的身影出现在她的面前,一身白衣飘诀,长发散披,月光照射在她天下绝世的容貌上,眉如新月,眼波流动,雪白的肌肤弹指欲破。

“是你!”奴儿倒吸了口冷气,闪身挡在了耶律楚的身前,“你也是来杀他的吗?有我在这里,你休想!”她的语气坚决,为了保护他,她早就忘记了自己此时已经把武功泄露了。

耶律楚张大了嘴巴看着自己妻子的背影,不是给那个突然出现的绝世美女吸引了,而是被她的绝世轻功吓到了,“奴儿,你会武功?”

白衣人娇笑了一声,朝他抛去了一个超级的大媚眼,“你居然不知道她会武功!”身子象一道闪电般的停在了傻在一旁的三个鬼身边,云袖轻扬,三鬼闷声不响的倒在了地上。

“江湖上传言,七彩宫的白茉莉宫主杀人不见血,奴儿终于见识到了。”奴儿后退了一步,轻轻的握住了耶律楚的大手,无语的给了他一个解释,我要保护你!她没有回头,眼睛一直冷淡的看着白衣人。

“我杀了他,阿紫背叛的事就算了!”身子一晃,白茉莉又闪回了奴儿的跟前,脸上是无辜的微笑,伸手就要来摸她的脸颊,“穿上了女装,你真是越来越漂亮了!”

奴儿拉着耶律楚轻轻的闪过了她的魔掌,冷笑:“我最憎恶的就是有人碰我,你难道忘记你的右臂上到现在还留着我送给你的见面礼了吗?”我们是两个人,就算你是江湖上人人畏惧的女魔头,夜刀的徒弟不是吃素的。

白茉莉格格的笑了起来,笑得花枝乱颤,“奴儿啊奴儿,要是你能归顺了我,当我七彩宫的头号杀手,我放过你的情郎怎么样?”

耶律楚把自己的妻子拉到了身边,让她站在了自己的身旁,两个人手拉着手,一起面对着江湖上最厉害的杀手,他的神情冷峻,“你就是阿紫口里那个宫主,没有想到你也来了,称呼你一声前辈怕把你叫老了,叫你一声姐姐我却不屑!”他的前一句话听的白茉莉笑的更灿烂了,后一句把她的笑意从她的脸上抹去了。

“臭小子,死到临头了还嘴硬!”她恼羞的骂道。

“白茉莉,你想杀他没有那么容易!”奴儿正色的警告道,“我们都是夜刀教出来的,你想一想,当年你是怎么败在我们师父剑下的!”她不得已的将师父抬了出来。

听她发话了,白茉莉的脸色又变回了惊喜,娇声的说道:“奴儿,你知道我有多少胜算赢你们的,你就还是以你换他的命吧!”她实在是太喜欢眼前这个冷傲的后辈了,“以后,我把七彩宫交给你经营,那个时候,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就是把七彩宫改成窑子,我也没话说!”

“你这个女人很烦!”耶律楚不耐烦了,他急切的想知道自己妻子到底有多少事瞒着他,大敌当前,他要先把白茉莉解决了,然后好好的听她解释一下。

“放肆!”白茉莉恼火了,欺身上来就是一个巴掌打了过来。

奴儿知道她的厉害,将耶律楚的身子一推,自己迎了上去,双掌击出,借力打力,使出了自己深埋在心里的招势,可惜,她没有把她那把天下无双的软剑带来,少了兵器,她吃亏不少。

“奴儿,我们一起揍她!”耶律楚现在已经不顾她到底瞒了他一些什么事,他听进去了她的话,他们是一个师父教出来的,那么,就是师兄妹了。

“找死!”白茉莉的杀心顿起,手里的绸带飞舞起来,三个人就在昏暗的夜色中缠斗起来,只见衣衫飘诀,身影舞动,分不清谁是谁来。

奴儿的胸口中了一掌,一口鲜血喷在了白茉莉的身上,后退了好几步,耶律楚在她倒地前闪身扶住了她,关切的问道:“痛吗?”

“你们一起去死吧!”白茉莉嘿嘿冷笑着,又是一掌拍在了耶律楚的胸口。

两个人双双的倒在了地上,都受了伤!

“你们就到地府去当一对鬼夫妻吧!”白茉莉的唇边荡开了残酷的笑意,双掌一扬,就要置他们于死地了。

“等一下!”奴儿大喝,“我有话说!”她挣扎着扶着耶律楚站了起来,两个人的唇边都流淌着鲜血。

“你肯归顺我了?”白茉莉惊喜的问道。

“我只想问你,是谁要阿楚死?”她的眼睛里是誓死同归的坚决,“你是和我师父齐名的前辈,死也应该要我们死的明白吧!”她傲气的擦去了唇边的血迹,一副你不告诉我,我死不瞑目的模样。

“是你情郎家的人,到底是谁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来和我谈生意的人是大辽皇宫里的人,我派人调查过他,我的手下回报,他是大辽皇宫里的总管,姓萧,那些侍女都叫他萧总管。”看在是自己中意的继承人份上,白茉莉以实相告了,“奴儿,我再问你最后一次,到底归不归顺我,以你的资历,当我七彩宫的继承人,我不会亏待你的。”

“我不会答应你的,”奴儿靠近了耶律楚,仰起了头看他,“阿楚,我知道你一定对我会武功充满了疑问,现在我们要死了,我也只能说,我骗你是有苦衷的,有些事师父也是知道的,所以,请你原谅我吧,谢谢你这些日子以来对我的好,来生,奴儿会把欠你的全都还给你!”她踮起了脚尖,轻轻的在他的唇边吻了一下,“我爱你!”绽开了一朵最美丽的笑颜,将他的俊容刻在了心底,“保重!”她狠狠的一把把他推开,一头撞向了正一脸不耐烦的白茉莉,想要抱着她冲向悬崖的那一端同归于尽。

“找死!”白茉莉双臂一扬,朝她劈了过去。

“奴儿!”耶律楚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叫,眼睁睁的看着白茉莉的掌落在了自己妻子的身上。

“住手!”一声怒喝,一把弯刀直射白茉莉,白茉莉迫不得已将身子避开了。

“姐姐!”阿紫的娇喝传来,“我们来了!”

两道身影象疾风一般冲了过来,是穆英和阿紫到了。

“宫主,阿紫来了!”阿紫笑嘻嘻的拦在了自己姐姐的身前,“你老人家还好吗?”

“死丫头,你终于出现了。”白茉莉狠狠的看着她,“你背叛了七彩宫,这笔帐我等一下和你算,闪开!”云袖一扬又要杀过来了。

穆英挡在了阿紫的身前,微笑问道:“前辈,你虽然是杀手,可你有一个规矩是吗?”他微微的朝她行礼,“有人若想从你的掌下救人,只要接你三掌不死,你就放人了,不是吗?”

白茉莉哈哈大笑,娇媚的抛去了一个笑颜:“你们契丹的男人都是这么帅气吗,个个都会通晓汉语,你是穆英是吧,听说你是耶律楚最忠心侍卫了,看在你敢这样站出来说话,我给你一次机会,接我三掌,你若不死我就饶了耶律楚,你若不幸死了,那我只好把你的主子也送去地狱陪你了。”

“穆英,你退下!”耶律楚大喝,他不能让他以性命相博。

“让他试试!”奴儿拉住了他的手臂,借靠着他的力量,“要相信他!”

耶律楚不解的看着她,“奴儿,他的武功比我还要差很多,接三掌不是找死!”

“说不定为了你,他会把体内所有的潜能都发挥出来了!”奴儿一语双关,微微一笑,有穆英和阿紫到了,他们的胜算就比白茉莉大了。

“小子,接我三掌,但是,不是一掌一掌的接,是三掌一起接!”白茉莉娇笑着,掌风已经到了。

穆英不避不闪,身体直挺挺的站在那里,心道:我早就知道你会三掌一起打的,我师父早就教过我挡你三掌办法了,你得意什么,我以柔克钢!

他一边想着,一边早就运气吸收了白茉莉打过来的犀利掌风,身子随着掌风旋转起来,脚步凌乱,看起来毫无章法,却是乱中带稳。

“你也是夜刀的徒弟?”白茉莉看出了他的武功路数,吃惊的叫道。

穆英的身子转了不知道多少圈,终于稳住了,嘴角流出了一丝鲜血,衣服破了好几块,他哈哈一笑:“前辈抬爱了,夜刀前辈只收了我家大王为徒,看在我是侍卫的份上,教了一套心法而已,穆英一个区区的小侍卫怎么配当他老人家的徒弟!”

“穆英,你真是太厉害了,真是太帅了!”阿紫在一旁欢喜的叫,“宫主,你输了!”

白茉莉狠狠的瞪她,“死丫头,你等着,我会来收拾你的。”

“你还是赶快回营地去吧,我用你教我的那种恶毒的点穴点了琅总管大叔,晚了就来不及见他最后一面了。”以恶制恶是阿紫的行事手法,她的笑容里是对白茉莉的嘲笑。

“你等着!”白茉莉的声音还留在空气里,人影已经消失在瀑布的那一端。

【】第78章仙境惊遇(4)

“我等着你!”阿紫嘿嘿笑着,还朝着白茉莉离去的方向喊了一声。

“快给你姐姐疗伤!”穆英闪身过来,顺便的打了一下她的头,“还不快点!”他的笑容里有一丝淡淡的宠溺,这个古怪精灵的小阿紫,他是越来越喜欢她了。

“姐姐,我帮你!”阿紫窜到了奴儿的身边,扶她坐下,双手抵在了她的后背,开始慢慢的运功给她疗伤。

奴儿的武功比耶律楚高,不一会儿就头顶冒出了淡淡的白气,她睁开了眼睛,呼了口气,自己慢慢的调息,收了内力,回头看了阿紫一眼,“你们怎么会来?”

“我在营地里晃悠,看见了一身契丹人打扮的七彩宫总管琅七,嘿嘿,姐姐,你不知道,白茉莉要是自己出手杀人,一定会带上他同行的,所以,我知道,白茉莉一定也来了,琅七的武功差的很,没几下就被我擒住了,他说出白茉莉是来杀我姐夫的,所以,就拉上我们家穆英急忙的赶来了。”

“我什么时候变成你的姐夫了?”耶律楚在那一边又气又笑的问,“你们到底瞒了我多少事啊?”他看看一脸愧疚的穆英,又看看默默无语的妻子,“你们谁先解释给我听呢?”

穆英低笑:“大王,我先把那三个人的尸体掩埋了再解释吧!”撤了双掌,笑嘻嘻的走开了,“阿紫,来帮我一把!”笨蛋,还不快闪,解释的活儿就让你家的姐姐去做了!

“哦!”聪明的阿紫会意,赶紧闪了,是啊,是啊,姐姐,你留下解释吧!她同情的看了奴儿一眼,和穆英一起去干挖坑的活了。

奴儿站了起来,走到了耶律楚的身边,伸出了手,她默默的看着他,不知道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怀疑自己的,心里闪过了无数的念头,她该怎么解释给他听呢?

耶律楚的大手抓住了她的手,借力站了起来,深深的望着她迷离的眼睛,“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对不起!”奴儿歉意的说道,“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她靠进他的怀里,想着接下去该怎么说,师母说过的,女孩家偶而也要撒撒娇的,“阿楚,我会武功的事你这样知道了一定很生气,是吗?”还是先从武功开始吧,她的身份慢慢的说。

“你是我师妹?”耶律楚有那么一点点生气,毕竟,连他的师父和师母都瞒着他,“难怪师父和师母他们第一次在王府里见到你的时候那么吃惊,师母把你单独叫去,你们说了些什么?”

“他们知道了雁门关的事担心我,就赶来了,师母把我叫去当然是说些女儿家的事,不能告诉你!”她红了脸,是因为不得已的又说了谎。

耶律楚会错了意,微微一笑,以为她是害羞了,暂时的饶过了她,“为什么你一个公主会去学武功呢?”他不怀疑她的身份,在他的心里,她就是建平公主,一直以来都是的。

奴儿娇斥:“那你一个大辽皇帝的亲弟弟为什么会跟师父学武功呢?”我是迫不得已,因为要用武功保护自己,你不是也一样吗?

“原来我们的关系早就被上天安排好了!”耶律楚微笑着低叹一声,“奴儿,你是什么时候跟师父学武功的?”

“反正你去中原散心的时候我就在师母的房间里偷看过你!”奴儿微微的平静了一点,既然你不怀疑我的身份,那我还是建平公主,对不起,我还不能把真正的身份告诉你。

“你?”耶律楚大吃一惊,“是你吗?把我的刀用铁丸弹出了一个小小的孔?”他握住她的双肩,惊异的看着她。

想起了那件事,奴儿不免有一点得意了,是啊,就是她,看着他乱没章法的舞着他的刀,生气的把手里的铁丸弹了出去,在他的刀背上留下了一个小小的孔,把他的刀震落在地上。

“天哪,真的是你!”耶律楚看着她的笑意,哀叹了一声,“五年前,那是五年前的事了,奴儿啊奴儿,原来,我们在五年前就见过了,要不是师父拦着我进房去,我是不是在五年前就见到你了?”

奴儿把脸埋进他的胸前,低笑:“见不到我的,在把你的刀打落以后,我就跑掉了,你怎么会见的到我呢,只是,我们在大街上见面的时候,你根本就没有认出我来,我只是一个毫不起眼的小女孩而已。”人的命运真的是很奇怪啊,五年后,她冒充了她的公主来到了他的身边,成为了他的王妃。

“奴儿,原来,我们的缘份在大宋已经开始了!”耶律楚不得不叹息命运的奇妙。

“阿楚,”奴儿推开了他,正色的看着他,“我一直在骗你,我要对你说很多的对不起,因为那个黑衣人对不起,因为每一次出去点你的昏穴对不起,因为……”

耶律楚蒙住了她的嘴,温柔的低笑,“不要说对不起,你是我的妻子,我包容你所有的错,只是,以后,你不要再瞒着我什么事了,好吗?”他真诚的看着她,“我是你在大辽唯一最亲近的人,有什么事都和我商量,我一定会帮你的。”

奴儿违心的点了点头,对不起!她暗暗的道歉,有些事还是不能和你说的,我有我自己的办事方式。

“好了,我知道我的妻子是一个比我还要厉害的高手了,我以后就不用那样提心吊胆的了。”耶律楚不怀好意的看着她,“别的事我都可以原谅,就是你受伤的事让我吓破了胆,你要怎么补偿我呢?”他的手悄悄的将她的身子拢入了自己的胸膛,唇边荡开了渴望的笑意。

奴儿娇羞的踮起了脚尖,在他的唇边亲了一下,“对不起!”

“姐姐……”阿紫的声音被某人用手掌蒙住了,人也被拖到了一边。

“笨孩子,人家小俩口在亲热,你凑什么热闹!”穆英笑骂道,探头看了一眼那边,多情的月亮把那两个人的影子叠成了一个,仿佛也在说——不要去打扰!

【】第79章仙境惊遇(5)

有惊无险的在山上度过了一个晚上,当第一缕朝阳跃入云端,新的一天又开始了,经过了一夜的休整,奴儿早早就站在了绝壁的最前端,仰头等待着日出,她终于要以新的心情迎接新的一天了。

一件外衣轻轻的披在了她的身上,温厚的气息吸入她的鼻下,她的脸上绽开了最温柔的笑意,轻轻的靠进了世间最温暖的胸膛,一声满足的低叹。

“怎么了?”耶律楚的手臂环住了她纤细的腰,下巴磕在她软软的香肩,低沉的轻笑着问道。

“朝阳真美!”奴儿的心情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放松,“这里真的是一个隐居的地方。”

耶律楚点头同意,“是啊,当年楚王找到这里隐居过着神仙般的日子,我也想过那样的日子,如果,有一天我不是大辽的南院大王了,奴儿你愿意陪我来这里吗?”他渴望简单的生活已经太久了。

“没有如果,”奴儿回过头微笑着看着他,“身在皇家,我们都有太多的无可奈何,阿楚,如果你不是南院大王了,那就是你和我消失的时候,被人谋杀了。”她说的轻描淡写,却是事实。

“今天和你在这里一起看日出,我已经很满足了。”耶律楚很清楚自己身上背负的责任,和心爱的人一起隐居过简单的生活,那只不过是他一个遥不可及的梦而已,仅仅是个梦!

“和我说说师父师母在中原的事,我很想知道,在你的眼里,师父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的大手包住了她有些冰冷的手,把自己的温暖传给了她。

“师父教武功的时候是很严厉的,教你的时候也一样吧,师母是世间最美丽最温柔的人了,她就象我的母亲一样。”从小失去的母爱就是从她那里得到了一些补偿。

“因为她是我们大辽最美丽最温柔的女子,没有人能和她比较了,她通晓历史天文,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我们的师父当年就是被她的温柔迷住了。”耶律楚偷笑道,“奴儿,你见到过师父看师母那种眼神吗?”

奴儿用肘子顶了一下他的胸,娇斥:“我要告诉师父去!”

“他对师母的爱恋是从来不隐瞒的。”耶律楚一副你去告好了的不怕表情,“我以后也要象他一样,我爱奴儿,我要告诉全天下的人,我爱我的妻子,我爱奴儿!”他突然提气大声喊了出来。

奴儿的心被撞了一下,痛痛的,眼眶里蓄满了泪水,以后?我们的以后会是多久呢?真相已经被揭开了一半,那一半也快被揭开了,当那一天来临的时候,你还会爱我吗?一个一次又一次骗了你的女人,你还会这样大声的说我爱奴儿吗?

刚刚放松的心在他对着天空大喊的时候又揪了起来,一滴炙热的眼泪滴落在他的手背上。

“奴儿?”耶律楚慌忙的扳过了她的身子,“怎么哭了?”

“我说大王,你一大早的喊什么,都知道你爱我们王妃姐姐!”阿紫揉着眼睛不识相的从屋子里走了出来,穆英跟在她的身后想拉住她已经来不及了。

“打扰!打扰!”他讪笑着想把未来的老婆拉回去,真的是,她怎么这么喜欢去打扰人家呢?

耶律楚给奴儿擦去了眼泪,低笑:“阿紫,昨天你救了我的命,想要什么奖赏啊?”他忍不住也要逗逗这个可爱的小妹妹了。

“奖赏?”阿紫耳尖的听到了,瞌睡也醒了,“你说话可要算数,我什么都不要,以后就要喊王妃姐姐,大王姐夫,你同意吗?”

“阿紫!”穆英忙一把蒙住了她的嘴,“她什么也没说!”他傻笑着打哈哈。

“随你高兴好了!”耶律楚没有什么意见,反正以后她嫁给了穆英,也是要喊奴儿一声嫂子的,叫姐姐好象比叫嫂子更亲一点。

阿紫一脚踩在了穆英的脚面上,痛的他连忙放开了蒙住她嘴的大手,她恨恨的瞪他:“你看,我大王姐夫都没意见,就你废话多,别以为你武功比我高我就怕你了,我阿紫就只怕我亲爱的姐姐,哼!”一昂头,走开了。

昨夜,奴儿对耶律楚的解释了她和阿紫的相识经过,只不过是以建平公主的身份,不是她奴儿的侍卫身份,耶律楚听了还笑话阿紫了,阿紫还很高兴,她就是喜欢怕奴儿。

“姐姐,我昨天也没有怎么动内力啊,为什么背那么痛啊,那个床好硬的感觉。”

昨夜说话说到了半夜,奴儿和阿紫睡在了床上,耶律楚和穆英在地上打了地铺,听了她的话,耶律楚又要取笑她了;“阿紫,我都把床让给你睡了,你还不满足,早知道我就让你和穆英挤在地上了。”

奴儿拉住他的手臂微微的一皱眉,“阿紫,你也觉得床有点不对劲?”

“是啊,我是个哪里都能睡觉的人,昨夜就是睡在那里觉得浑身的不舒服。”阿紫苦着脸抱怨道,“姐姐,你也腰酸背痛吗?”

奴儿想到了这里这么高的地方,如此精密的机关和暗道,是不是这里隐藏着什么秘密呢?她的眉皱在了一起。

“床!”

几乎是异口同声,她和阿紫都喊了出来,身子一提,都闪进了屋子。

“她们做什么?”耶律楚不解的跟了进去。

“怕是发现了什么秘密!”穆英兴致勃勃的也进了屋子。

就见奴儿和阿紫已经把铺在床上的东西都拿掉了,露出了一块块青色和黑色的石砖,高高低低的,有些不平整。

“难怪会背痛!”阿紫唉了一声,没什么秘密。

“是啊,楚王当年怎么没有把睡觉的地方好好弄一下呢。”穆英也有意见了,害得他家的阿紫背痛,手不自觉的替可怜的她揉起了背来。

奴儿的秀眉紧锁,微微的摇头,“不对,这里是一个天大的秘密!”她的眼前一亮,回头问自己的两个师兄,“你们谁从师父那里学过八卦阵?”

穆英垮下了肩:“我就学了厉害的武功!”

“没有错,是八卦图形!”耶律楚也看了出来,两种颜色的砖纠缠在一起,容易混淆了视线,但是,仔细的看就能看出来了。

“那么说,我姑姑和楚王并不是为了隐居来到这里的!”

“大王,这里不会是那个传说中的……”穆英欲言又止,不敢那样肯定的说出来。

耶律楚的剑眉也锁了起来,会吗?

“你说话怎么说一半!”阿紫不满的推了穆英一把,凑到了奴儿面前,“姐姐,你知道怎么打开吗?”

奴儿皱眉在努力的想着,没有理会她,心里闪过了无数的念头,脑子里灵光一闪,“我明白了,阿楚你还记得我们上来的是走的密道吗?弯曲的就象这八卦图形,你们看,这中间的这块砖最突出,也许,正说明这是秘密的所在,我们去找密道里这个地方,找到了就能知道,这里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了。”她站了起来。

“奴儿,”耶律楚握住她的手,严肃的看着她,“如果我告诉你,也许这里就是大辽传说中的宝藏所在地,你会很吃惊吗?”

“宝藏?”奴儿倒还没说什么,阿紫先惊叫起来,“我的天,我们怎么会有这样的好运气!”她的眼里发光,幻想着发现了一个堆满了金银珠宝,闪着耀眼光芒的大宝库。

“你别想了!”穆英的手拍在她的头上,打掉了她的幻想,“即使发现了传说中的宝藏,我们也不能打开。”

“我想,你姑姑和楚王是知道内幕的,我们见到他们的时候问个清楚好吗?”耶律楚有点央求的语气。

“那告诉我那个传说是什么总可以吧!”奴儿微笑着看着自己的丈夫,“我对宝藏没有什么兴趣,我是来这里守护宋辽和平的!”

“谢谢你!”耶律楚心满意足的搂住了她。

“又来了,当我们不存在啊!”阿紫醋意十足的叫了起来,又是一把让人蒙住了嘴巴。

“痛!”穆英的脚面又一次的遭受了袭击。

耶律楚哈哈大笑,看着他们低沉的说道:“那是一个已经快要销声匿迹的传说了,传说我们大辽的第一个皇帝建立了国家以后,秘密的把一笔数量可观的黄金埋到了一个地方,因为,那个时候时局还不稳定,他怕有人起来推翻他,所以提早的做了准备,可是,没有想到,建立了国家的契丹人却是渐渐的强大起来,那笔宝藏也就被悄悄的遗忘了,这个秘密只是在我们皇家的耶律姓氏人中间流传,只是作为一个传说在相信着。”

“那就继续当是一个传说吧!”奴儿低笑,“我们是不是该回营地了,我现在最想查出的是那个要杀你的人。”

穆英被她提醒了,“我也想!”他咬牙切齿的说道,“我一定要查出来那个人!”

宝藏就继续让它深埋地上吧!

【】第80章意外惊喜

回到营地已经是快中午的事了,如果不是阿紫提议比一比赛马,耶律楚还想和妻子慢慢的骑着马回来呢,最后是他的马第一个跑回了营地,谁让他的马是千里宝马,穆英是第二,他骑术高嘛,奴儿的马是好的,骑术是比穆英差一点的,所以就得了个第三,阿紫是最菜的,最后一个跑进了营地,一脸的郁闷。

回到自己的大帐,侍女就忙把太后派人来找过好几次的事和耶律楚说了,用了午饭,他就和奴儿来到了太后的大帐,给自己的母亲来问安了。

才进帐,就一眼看见了皇后坐在太后的下首,侍侯着太后在下围棋,奴儿的心不禁一凛,那个幕后的元凶不会是萧雨燕吧,如果是真的,那么,她的真正身份她是不是已经知道了?

“母后,我们回来了!”耶律楚挽着奴儿走了过去。

“阿楚!”太后在想着怎么对付皇后的白子,没有看到他们进来,听到儿子的声音,不由得大喜,“奴儿,你们回来了,昨夜把我吓坏了,也不和我说一声就走了。”她对儿子微微的不满,“是不是翅膀硬了,就不用和母后说了。”

“母后,我走的时候您在休息,所以就没打扰您!”耶律楚拉着奴儿走到了她的身边,笑着对萧雨燕说道:“皇嫂,今天没有出去打猎啊?”

萧雨燕虚伪的笑了笑,“是啊,你皇兄有冰妃相伴,我去了不是多余,还是不去的好,陪太后在这里下下棋。”

“我怎么听着话里酸溜溜的!”太后因为儿子平安的归来心情大好,不禁开起了玩笑。

“主子,我们的皇后娘娘是个大度的人,怎么会吃醋。”云朵端着一盘葡萄走了过来,示意侍女们拿来了凳子让耶律楚和奴儿坐下,“王妃,这是新鲜的葡萄,是刚刚进贡的,您尝一尝!”

“云姨,她不喜欢吃酸的!”耶律楚笑眯眯的把手一拦,“我来几个!”他顺手摘下了几个葡萄。

奴儿一见那个青色的葡萄,不由得一股酸气冒了上来,一声干呕,手捂住了嘴,“阿楚,你不要在我面前吃这个!”她皱着眉头说道。

“怎么了?”耶律楚不解,“你自己不喜欢吃也不能禁止我吃啊。”他故意又从云朵那里拿了几颗。

“我想吐!”奴儿一边叫一边起身冲了出去。

她这一冲出去,耶律楚是脸色大变,忙追了出去,太后和云朵对望了一眼,是满脸的惊喜,皇后的眼里却是震惊和不满,以及快要喷发而出的愤怒。

“朵朵,你快去把太医找来,给奴儿把把脉,是不是有喜了!”太后欢喜的叫道,脸上的笑意是从心里倾泻而出的,“我要当祖母了,我要当祖母了。”

“是,我这就去!”云朵高兴的应着,临出帐前特意看了一眼萧雨燕的表情,和她想的一样,她不动声色的走了出去,她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云姨去哪里?”耶律楚扶着奴儿和她迎面碰上了。

“我去找太医,我们的王妃生病了。”云朵对他神秘的一笑,“快进去吧,太后等着问话呢。”她乐呵呵的走了。

“我病了?”奴儿自己都不知道病了,一脸的不解,“我昨天还和白茉莉交手呢,受伤有可能,病了是不可能的。”她对他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脸。

“脸色好象是差了点。”耶律楚左右的看了一眼,“比以前是消瘦了好多,不行,我要把你养的胖一些,”只有他自己知道在想什么,呵呵一笑,他要她快些给他生个孩子,只要女儿,他只想要个女儿。

“你笑的别有用意!”奴儿娇斥,被他搂着进了大帐。

一见他们回来了,太后忙笑问道:“奴儿,你感觉怎么样?是不是特别想吐啊?”

“母后,你怎么这么问啊!”耶律楚对自己的母亲很不满的叫。

“呵呵,你这傻小子,我们的南院王妃可能有喜了。”太后心情好的不得了,站起来就来拉奴儿的手,“我们大辽就要有一个王子了!”

她的话才出口,萧雨燕的脸色就大变了,她最担心的事就要变成事实了,王子,南院的王妃要是生下了王子,而大辽的当今皇帝还没有子嗣,那么,那个王子就要送进皇宫里抚养了,意味着,那个王子有可能成为将来大辽皇帝的继位者,那她以后算什么呢?

耶律楚听了母亲的话楞住了,“奴儿怀孕了!”他傻傻的说道,“她怀了我的孩子?”慢慢的,他的脸上展开了幸福的笑,“奴儿,我们有孩子了,我们有孩子了!”他兴奋的一把抱起了她,在大帐里转起圈来。

“放下来,她现在是碰不得的身子!”太后大叫,“你想把我的孙子弄掉了吗?”

耶律楚把奴儿放了下来,捧住她的脸亲了一下,哈哈大笑道:“奴儿,我们的孩子,大宋和大辽两个国家的孩子,他的到来一定会保佑我们宋辽的。”

奴儿的心里是砰砰直跳的,她的脑子里已经装不下其他东西了,孩子?她有孩子了?她也要当一个母亲了吗?一个家,一个爱她的人,一个她爱的孩子,这些是她遥不可及的梦而已,在小的时候她做过这样的梦,她羡慕师父和师母的恩爱,羡慕师母的温柔,希望将来自己也能和她一样,会是一个温柔的人。

可是,事实就是事实,她是一个奴婢出身的人,那样的梦对她来说是那样残酷的事,她是黑衣奴儿,除去了这个身份,她什么都不是。

“你怎么了?”耶律楚惊慌的擦去了她汹涌而出的眼泪,焦急的问道,“奴儿,你是怎么了?”

她呆呆的抬起了手,抹了一下热热的液体,她流泪了,这是她第几次流泪呢?她竟然哭了,不知不觉的哭了,是因为幸福吗?是因为自己遥远的梦在这一刻实现了吗?还是因为什么……她的心里乱极了,只觉得一片混乱。

“奴儿!”耶律楚一声惊叫,抱住了软软的倒在手臂里的妻子,惊恐的大叫:“快把太医找来,奴儿,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你醒一下啊!”

太后的大帐里一片混乱。

萧雨燕冷冷的看着眼前忙成了一团的人,就站在一旁看着,什么也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做,眼睛里流露的是怨恨的眼神,她恨奴儿,恨她的到来破坏了她已经计划好的一切,她不会让她的孩子来到这个世上的,除了她萧雨燕的孩子能当上大辽皇帝的继承人,其余的人都休想。

她静静的看着云朵领着太医进了大帐,看着一群人都围在奴儿的身边,看着太医宣布奴儿没有大碍,大家都松口气的模样,看着太后听到太医确定奴儿是怀了身孕满脸的欣喜,她的心里早就把奴儿杀掉了千遍万遍。

奴儿缓缓的醒了过来,睁开眼看到的是耶律楚温柔的眼睛,她的眼角滴落了一滴滚烫的眼泪,手反握住了他的大手,“阿楚,我太高兴了。”

“是,是,我们都很高兴!”太后抢了儿子的话头,“奴儿啊,从今天开始,你要好好的把身子养好了,母后就盼着你给我生一个健康的孙子!”

耶律楚呵呵一笑,“你看,母后都高兴过头了,奴儿啊,你的责任重大啊!”他开着玩笑。

萧雨燕走了过来,虚假的笑着,“是啊,公主的责任重大啊,太后到现在还没有一个孙子呢,就等着你给太后生一个白白胖胖的孙子啊。”她的话到底有多言不由衷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耶律楚的心猛的一震,他怎么忘记了,他自己最惧怕的是什么,他最怕自己会有一个儿子,“皇嫂,恐怕要让母后和你失望了,我和奴儿都希望是个女儿!”他紧紧的握住了奴儿的手,从这一刻起,他最重要的事就是保护她的妻子和未出世的女儿。

萧雨燕皮笑肉不笑的朝太后说道:“太后,阿楚是成心不让您抱孙子啊!”

太后早就高兴过了头,哪里听得出来他们叔嫂已经扛上了,拍了儿子一下,笑骂道:“你这傻小子,当然是要生儿子了,生下来母后亲自抚养,我要把他教成一个举世无双的人。”

耶律楚再也高兴不起来了,他看了奴儿一眼,奴儿,我们的麻烦要来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八十一——八十九”↓↓↓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