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代嫁王妃 [目录] > 第75章:第八十一——八十九

《代嫁王妃》

第75章第八十一——八十九

罗莎夜罗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81章皇家兄弟

“南院王妃怀孕了!”

“是啊,那个大宋的公主怀了我们南院大王的孩子,要是以后当上了我们大辽的皇帝,那真是史无前例啊!”

“那可说不准的事,陛下到现在还没有子嗣,太后都已经下了懿旨,如果生下的是男孩子,就要抱进宫里亲自抚养,那不是摆明了要先立储君吗?”

“我看,有人会忍不住要跳出来了!”

“孩子都还没有生下来,你们在那里说什么,等孩子出世了,那就可以看个究竟了!”

“我看,今年的秋猎真是头一回的热闹啊!”

风悄悄的传播着各种的传言……

南院的的大帐门口,明显的增加了侍卫的人数,每个侍卫的脸上都是认真严肃的表情,他们的肩上又多了一份责任,就是要守护他们未来的小王子。

耶律楚脸色疑重的走了出来,抬头望了一眼夜空,心里的喜悦已经被冲淡了,在短短几个时辰里,他已经听到了无数的传言,他一直担心的事终于要发生了。

“大王,王妃睡了?”穆英迎了上来,左右看了一下,没有见到那个活蹦乱跳了一下午的阿紫,“阿紫陪着吗?”

“她们都累了,一起睡了!”

穆英听出了主子语气里的忧郁,忙安抚:“总有办法对付的,我们一定会保护王妃的。”

“你曾经说过的似终于要发生了。”耶律楚叹了口气,拍了一下兄弟的肩,“穆英,这个世上除了你是最可信任的兄弟,真正的亲兄弟也未必会象你一样对我。”

穆英低笑:“因为你给了我另外的一次生命,主子,不要说那样见外的话了,难道你才知道我是你唯一可信任的人吗?”在私下,他们早就超越了兄弟的情谊,“陛下已经派人来催过一次了,你快去吧,要是真的是我们预料的结果,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们不是已经想好了对策,大王身在皇家,应该早就看透了那些事。”

“你好好守在这里,我去去就来,希望不是我们想的那样!”耶律楚无声的叹息着,身在皇家,他是早就看透了,可是,当真正降临自己身上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要挣扎,他要抗拒那种不公平的事。

月光伴随着他孤独的身影走到了营地里最繁华的大帐前,侍卫们来回巡逻,手里拿着火把,火光映在一张张严肃的脸上,就是见了他,他们也是当作没看见,都挺直了身子从他的面前走了过去。

在大帐外值班的是萧无,他向他恭敬的行礼,“大王,陛下已经等你很久了!”

“好好守在外面,不许任何人进来打扰,”耶律楚走到他的身边停了一下,“顺便听听陛下和我在说些什么,去你主子那里报告一声,她对南院王妃怀孕的事已经怒火冲天了吧!”冷笑一声,掀帘进了大帐。

萧无的脸色一变,被说中了心事,他被叫了去,接受了要杀掉南院王妃的命令,他看见萧雨燕在那里象疯了一样的摔东西,突然觉得她是那样的可怜,也突然觉得自己也是那样的可怜,帮助她做了那么多的坏事,杀害了那么多无辜的后宫嫔妃和还没有出世的孩子,还有几个也许会成为大辽皇帝的皇子,他的罪孽到了地狱,是不是要被打入十八层那个地方,永世不得超生。

耶律楚走进了大帐,看见大帐里静悄悄的,明亮的灯火下只有他的皇兄一个人坐着,手里拿着奏折在批阅,他上前轻声说道:“臣弟参见皇兄!”跪倒在地上行大礼。

耶律隆绪早就看见他进来了,就是假装没有发觉,他这么一跪,连忙假意的惊讶说道:“阿楚,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没有外人在,我们自家的兄弟还行什么大礼。”只是嘴巴动着,身子还是稳稳的坐在上首。

“没有外人在,皇兄还是皇兄!”耶律楚站了起来,微笑着迎上了他研究的目光,“皇兄把臣弟叫来是有什么事吗?”

耶律隆绪这才站了起来,叹了口气,走了过来,“我想起了一些往事,就把你叫来了。”他拍了下手,侍女们从后帐端来了羊腿和酒。

“来,陪皇兄喝几杯。”

“是!”耶律楚很清楚他要说什么,穆英说的没错,身在皇家,他的无奈只有自己知道,也只有自己承受,他不能让他的妻子也受到伤害,他暗暗的捏紧了拳头,下了决心,他不能失去自己的妻子,也不能让自己还没有出世的孩子受到一丝的伤害。

大辽皇家的亲兄弟就这样,一个在上首,一个陪在下首,各自怀着心事坐了下来。

“阿楚,你还记得你小的时候吗,皇兄经常偷跑去看你,被母后是经常的责骂。”耶律隆绪早就想好了从哪里说起,倒了杯酒,缓缓的开口了。

“是啊,那个时候皇兄还是个孩子,整天就想着到后宫来看臣弟,没有把大辽皇帝的责任放在心里。”耶律楚微笑着看向了他,现在,你已经变成了一个真正的皇帝,为了你的皇位,你可以清除任何人和事。

“你是父皇的遗腹子,皇兄我是亲眼看着你出生的,阿楚,我们兄弟的感情和别的兄弟是不同的。”耶律隆绪说得深有感触,“皇兄看着母后把你生下来,看着你渐渐的长大,这世上,除了我们兄弟是最亲近的,皇兄有什么事都是要和你商量的,虽然我是大辽的皇帝,但是,在我心里,大辽是我们兄弟共同的天下。”

“大辽是皇兄的天下,臣弟只是替皇兄管理着南院这一块属地!”耶律楚连忙的解释,“皇兄的英明是我们大辽的福泽,皇兄励精图治这几年,我们大辽兵强马壮,国力强盛,皇兄是我们大辽一代明君!”

耶律隆绪哈哈大笑,看来,谁都是爱听吹捧的话的,耶律楚的这句话他是很受用啊,“阿楚,你是不是把皇兄捧上了天啊?”

“臣弟是那种人?”耶律楚正色的反问,“皇兄是看着臣弟长大的,臣弟是看着皇兄怎么从母后那里接过了皇帝的实权,渐渐的成为了一个大辽明君的,在我的心里,皇兄是比父皇还要出色的皇帝。”

耶律隆绪没有办法从他的话里转到自己要说的事了,他不禁暗自的皱了一下眉头,掩饰的笑道:“是啊,在失去了父皇之后,我们的母后独力振兴着我们大辽的皇室,把你我都培育成了对大辽有用的人,我们都要感激她啊,你的王妃怀了身孕,她老人家今天可是特别的高兴啊!”

终于说到这里来了!

耶律楚的心沉了下来,微微一笑,“母后是欢喜臣弟终于要当父亲了,正象皇兄说的,臣弟是遗腹子,母后希望看到臣弟当父亲吧,她的心情皇兄应该了解。”

“是啊,阿楚,你终于要当父亲了,皇兄也替你高兴啊!”耶律隆绪被他一说,语塞,讪笑着,“我们耶律家终于要有一个皇子了,我和你先说好了,你的儿子我要立为太子!”

耶律楚没有想到他会这么说,连忙的跪倒在地上,惊恐的说道:“臣弟万万不敢!皇兄现在虽然还没有皇子,将来一定会有的!”

耶律隆绪哈哈大笑,“阿楚,你的儿子和我的儿子都是我们耶律家后代,谁当大辽的皇帝都是一样的,你起来,皇兄只是有这样的想法,你的王妃现在才怀孕,不是还不知道是男是女吗?”

“是!”耶律楚的心微微的放了下来,但是,他还是怀疑的看着那个笑的过分的皇兄,事情没有那样简单。

【】第82章昔日情人

“阿楚,来,皇兄敬你一杯,你终于要当父亲了!”耶律隆绪端起了酒杯,爽朗的笑着,心底里却是阴暗的,自己的亲弟弟将可能会有一个儿子,而他自己,只有三个女儿,他很清楚,也许自己不能有子嗣了。

“谢谢皇兄!”耶律楚向他还礼,仰头就把酒喝了下去。

他们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年纪虽然相差了很多,却是从小一起最亲密的,他们的父亲就留下了他们兄弟俩,两个人都是大辽皇位的继承人,就因为耶律楚在他父亲死的时候还没有出世,耶律隆绪继承了皇位,

但是,耶律楚不知道的是,当年他的父亲留下了一道旨意,就是让尚在他母亲腹中的他继承皇位,萧太后为了稳定当时的政局,将耶律隆绪扶上了大辽皇帝的宝座,在耶律隆绪长大后将那道旨意让他知道了,为的就是督促他当一个好皇帝。

但是,那道旨意却成了耶律隆绪的一块心病。

“母后有和你说起我们的父皇吗?”耶律隆绪试探着问。

“母后从来不和我说起父皇的事。”耶律楚有些低落的说道,“我也不敢问,怕触及她心里的那些伤心的事。”

“我们的母后太不容易了!”耶律隆绪对自己的母亲是七分的尊敬,三分的惧怕。

耶律楚从他的表情里看出了一点什么,“皇兄,你有什么心事吗?”

“没有!”耶律隆绪忙否认了,“我是想到了我们母子三个那个时候真的是不容易啊。”

耶律楚想说:多亏了楚王歌鲁达在最困难的时候帮助了我们。

可是,他知道,自己的皇兄对楚王有多么的怨恨,怨恨到了想把他除掉的地步,他的心一沉,自己的哥哥不是做过派人暗杀楚王的事吗?难道,是他要杀自己?他的心霎时的掉进了冰窟。

希望是自己多心了!

他暗暗的乞求,他们毕竟是亲兄弟,而且,他一直在表示自己对大辽皇帝的宝座不感兴趣。

“阿楚,皇兄当初接到大宋皇帝的联姻书,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情急之下让你迎娶大宋的公主,你不会怪我吧?”耶律隆绪慢慢地岔开了话题,有些为难的笑道:“我知道,你对你的亡妻是一往情深的。”

“我是大辽的南院大王,理当要为皇兄分忧的,我还要感谢皇兄,如果不是皇兄让我去联姻,我就错过了如今最爱的女子了。”他很明白的告诉他了,现在,他的王妃对他来说是最重要的人。

“呵呵,那就好,看到你幸福的样子,皇兄高兴!”耶律隆绪举起了酒杯,一口喝了下去,他嫉妒!

兄弟俩就在大帐里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喝着酒,各怀着心事,一直喝到了半夜,都醉了,最后,侍卫把耶律楚送回了南院的大帐。

穆英吓了一跳,因为,他的大王在不轻易会喝醉的。

萧无早就不在自己的岗位上了,他在耶律楚那样威胁他后,怎么还敢刻意的偷听,满怀心事的握着弯刀在大帐外走来走去,无意间一抬头,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影骑在一匹不起眼的马上,悄悄的离开了营地,他的心一沉,不详的预感升了起来。

他忙对手下说了几句话,悄然无声的跟了上去,他要知道,一个贵为大辽皇后的人为什么在深夜里扮作了男子出去,身边没有一个侍卫跟随,她到底要去做什么。

萧雨燕一身灰色的男子衣束,戴了顶帽子,悄悄的离开了营地,马鞭一扬,催促着马儿快速的往自己要去的湖边奔去,根本就没有发现她的身后,萧无的身影象鬼魅一样紧随着。

就在耶律可被杀的那个湖边,一个黑衣的身影站在那里,双手背在身后,头上梳着两条大辫子挽着,一个很传统的契丹男子,他的唇紧紧的挽着,想着他和某人已经过去了很久的快乐记忆。

“铭!”一声惊喜的娇呼,萧雨燕从还没停下来的马背上跳了下来,飞快的跑到了他的身前,眼睛里闪烁着爱恋,“你来了,终于肯来见我了。”低叹了一声,张开了双臂,扑进了他的怀抱。

“皇后自重!”北院大王耶律铭狠狠的推开了她,“我来,是因为你有事求我。”他看着她眼睛里的光芒一闪而逝,心微微的被扯痛了。

“你还是对我充满了恨意。”萧雨燕伤心的转过了身,“难道是我故意背叛了我们的海誓山盟吗?难道你以为我现在当上了皇后很得意吗?”

“我们过去的情分已经过去了,今天我来,是因为知道,你是迫不得已要找我帮忙,皇后有什么吩咐请说吧!”耶律铭想伸手去擦她的眼泪,手才微微的一动,又狠心的握紧了拳头,他怎么可以忘记,她现在是大辽的皇后,而他,只是她的臣子而已。

“你就那么恨我吗?”萧雨燕的眼泪就象春天的雨滴一样绵绵不断的流了下来,反身扑进他的怀里,紧紧的抱住了他的腰,“铭,你忘记了我们是怎么相爱的了吗?忘记了你对我说过你会永远原谅我做的错事吗?我不是自愿要进宫当那个徒有虚名的皇后的,我是为了我们萧家的兴旺,难道你不了解我对你的爱吗,这个世上,我萧雨燕只爱耶律铭一个男人。”

萧无隐身在一旁的草丛里,拳头紧握着,指甲已经陷入了手心里,他浑然不觉得痛,他的心已经被萧雨燕的哭声撕开了一个大大的口子,他看到了,终于看到了,那个深埋在她心底的男人原来就是北院大王耶律铭,尊贵而高傲的她,竟然那样在哀求他的原谅,那样伏在他的怀里痛哭。

“好了,不要哭了,我知道你把我约来不是为了抱着我哭一顿的,”耶律铭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背,无声的投降了,眼睛里的爱意一如当年一样的炙热。

“铭!”萧雨燕胜利的低呼,也一如年轻时候的自己,抱住了他的颈子,“我知道,这个世上只有你对我是最好的,我知道,只有你会答应我的所有要求!”她满心欢喜的踮起了脚尖,吻住了他温厚的唇。

耶律铭要推开她,却被她紧紧的抱住了,男人的强悍控制了他冷静的头脑,狠狠的拥住了她,热烈的回吻着他最心爱的女人。

萧无的唇角淌下了一丝殷红的血,他的心被眼前的情景撕成了一片片的碎片,一个他无怨无悔从小爱上的女人,一个他视为世上最尊贵纯洁的女人,一个他惟命是从的女人,她把他心里最美丽的女人杀掉了。

他的脸上静静的流淌着泪水,已经不知道自己是该离开,还是继续留下来看她和北院大王要做些什么。

“铭,你是我们契丹最英勇的男人,我要你,我要你!”萧雨燕意迷情乱的娇喘着,开始扯耶律铭的衣服,“给我一个孩子吧!”

耶律铭霎时清醒了,一把推开了她,惊叫:“我们不能这样!”他怒吼。

“不,我要你!”萧雨燕再次的紧紧抱住了他,“你知道我是怎么熬过来的吗,耶律隆绪他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我进宫多少年了,他去过我那里几次你知道吗?我要怀上你的孩子,我要让我们的孩子当上大辽的太子,我要他成为未来的大辽皇帝!”

耶律铭的脸色苍白,难道这就是她把他约来的目的吗?

“谁在那里?”他朝草丛里大喝一声,身子一晃,抓住了正在偷窥的人,一把拎出了草丛,“是你!”

“小妹?!”萧雨燕大惊失色的叫。

“放手!”萧兰燕挣脱了耶律铭的手掌,害怕的退到了一旁,“姐姐,你好可怕!”她大声的指责着,“我是来看看你叫我约耶律大哥到底是为了什么事?却没有想到你原来是有那么大的阴谋!”

萧雨燕的脸色变的好难看,稳了稳心情,笑了笑,“小妹,你既然知道了,姐姐就告诉你,我就是要怀上你耶律大哥的孩子,因为我爱他,”她微笑着走了过去,“你知道耶律隆绪是怎么对我的吗?”她缓缓的伸出手拉住了自己亲妹妹的手,“你知道姐姐在皇宫里受到的冷漠吗?”她的右手寒光一闪。

萧兰燕惊恐的看着自己的亲姐姐,缓缓的倒在了地上,胸口插了一把明晃晃的短刀。

“你做什么,她是你的亲妹妹!”耶律铭不满的叫道,想要去救萧兰燕。

萧雨燕伸手拦住了他,残酷的笑道:“她知道了我们的事就必须死!我们走吧!”她拉起他就走。

“你好冷酷!”耶律铭疑惑的看着她,“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燕子吗?”

“快走吧,我会让你知道,我萧雨燕还是不是原来的那个人。”回头看了妹妹一眼,眼睛里毫无怜惜,“小妹,你不来就不会死了!”

耶律铭也回头看了她一眼,被萧雨燕拉着上了马,快速的离开了,消失在夜色中。

萧兰燕静静的躺在地上,颊边淌落了一滴眼泪,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第83章失去

缓缓的睁开了双眼,昏暗的烛光下看见了帐篷的圆顶,“这是哪里?”

萧无听到她的声音走了过来,坐在了床边,“你醒了就好!”他的脸上露出难得一见的微笑,微微的舒了口气,“郡主,你差一点就要没命了。”

萧兰燕疑惑的看着他,“萧无,你在笑?我从来没有看见你笑过?”

“因为我我为今天救了你而感到高兴。”萧无拿起床头早就摆放着的一碗草药,“把药喝了,你就没有生命危险了。”轻轻的俯下身把她扶坐了起来,“很苦,但是,喝了才会好起来。”

萧兰燕看了他一眼,她看见他的眼角带着微笑,她看见了一个她从来没有发现的萧无,在他鼓励的眼神里,她乖乖的把药喝了下去,苦!

“好了,你好好的休息,我要出去值夜了。”萧无放下了手里的碗,温和的给她盖上了被子,“郡主,什么都不要想了,闭上眼睛休息吧。”

萧兰燕凄苦的一笑,“我怎么会不想呢,我最亲爱的姐姐那样的对我,萧无,你都看见了吗?你不恨她吗?”

萧无停住了离开的脚步,无声的叹息,“不,我不恨,因为我对她的好是自愿的,在她的眼里,我只是一个奴才而已,从来就是奴才!”

萧兰燕讽刺的大笑起来,扯痛了伤口,“她在我身上留下的痛,我会记住一辈子的。”

“你别说话了。”萧无还是忍不住转过了身,怜惜的俯下了身,“真的不要再想了,忘记发生过的事吧,郡主,你只有忘记了她曾经无情的用刀刺进了你的胸口,你才能无忧无虑的继续生活下去。”他点住了她的穴道,不再让她动,“我的话你明白吗?”

萧兰燕没有办法讲话,也动弹不得,睁大了眼睛愤怒的看着他,以她刚烈的性格要忘记萧雨燕杀她的事是没有那么容易的,她是一个要做的事就要付之行动的人,就象用毒药毒杀不了奴儿,自己拿着刀亲自去杀她,她是不想后果的。

“一定要忘记,否则你还是会被她再一次杀掉,”萧无认真的警告道,“想一想我的话,装作失忆,收敛起你嚣张的个性,为了自己的安全,你只有安静的当一个什么也记不起来的人。”

我不!

萧兰燕的眼睛射出强烈的不满。

“那就随你,我会去对她说,你失忆了,连我都不认得了,是因为惊吓过度,会警告她不要再来伤害你,要是你不听我的话,我救了你一次,救不了你第二次。”他知道她的性格,知道她此时要是能站起来,一定会先给他一个响亮的巴掌,一定会气冲冲的跑出去和萧雨燕算账,一定……

他的唇边闪过一丝自己也没有觉察的笑意,他太了解这个个性嚣张的郡主了,为了她曾经做过的错事,他暗地里为她摆平过多少次。

“你继续生气,我要走了,她派人来叫过我了,是想要我把你的尸体去掩埋掉。”他轻轻的拍了一下她的肩,站了起来,吹灭了灯火,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萧兰燕静静的躺在黑夜里,脑子里回想着湖边的那一幕,她的心剧烈的疼痛起来,她的亲姐姐要杀她,竟然是她的亲姐姐要杀她。

皇后的大帐里只点了一盏昏暗的灯,萧雨燕坐立不安的等着她最忠心的人的到来。

萧无一身侍卫的装束走了进来,他的眼里是淡淡的冷漠。

“你去营地右前方的那个湖边,把一个人给我带回来。”一见他进来了,萧雨燕的心放了下来,稳稳的坐到了上首,冷声的命令道。

“不用去了!”萧无第一次这样反抗她的命令。

“你用这样的语气和我说话!”萧雨燕大怒,腾的站了起来,“萧无,你太放肆了!”

萧无抱拳,“皇后娘娘,萧无是羽林军的副首领,如此在你的大帐来去怕会被人误会,以后有什么事就派人通知一声吧。”

“你!”

“对你发誓要终身效忠的那个萧无已经被你杀了。”萧无毫不畏惧的对上了怒火冲天的她,“郡主已经被我救回来了,你是不是很惊讶?”他的眼里是平静的,心里也是平静的,一个人的心要是死了,那就什么都不重要了。

“你跟踪我?”萧雨燕吃惊的叫道。

“我只是担心你一个人出去,怕你有危险。”萧无冷笑了一声,“只是没有想到,我们大辽尊贵的皇后是去会昔日的情人的,还酝酿了那么大的一个阴谋,你不必惊讶,也不必对我起杀心,我不会把你这个天大的秘密说出去的。”

“你都知道了。”萧雨燕牙齿咬的咯咯响,他居然都知道了,她走了过来,在他的面前站定,“你想怎么样?”她的目光里是对他的恨意。

“你以为呢?”萧无静静的看着她,你以为我会趁机要挟你吗?

萧雨燕的唇边划过了一丝诡异的笑,伸出了双臂,“你不是一直想要我吗,我就成全你。”

萧无倒退了一步,摇摇头,“你把我心里那个高贵的女人又杀死了一次,萧雨燕,你听好了,我爱的是那个高贵美丽冷傲的萧雨燕,不管她为了自己的地位用多么毒辣的手段,我都会帮她,因为她是一个纯洁的女人,可是,今晚,你把她杀了,你投入了你昔日情人的怀抱,说着那样恐怖的阴谋,你把我心里那个高贵的爱人杀了。”他的眼里是满满的鄙视,“我终于看清了你,为了自己,你可以牺牲任何人,你只是一个为了地位贪婪的女人而已。”

“住口!”萧雨燕的手落在他的脸上,他的左颊印上了一个清晰的五指手印。

他可以闪开的,他冷笑着,“挨你这一掌是因为我们以后各不相欠了,我就等着我的报应的来临,我为了你做的那些事,杀的那些人,谋害的那些无辜的小生命,我等着,你不要想再去谋害你自己的亲妹妹了,她已经被你吓傻了,吓的已经失去了记忆,而我,为了救了她看见了她是身体,以后,她就是我的女人,我会保护她的。”他丢下了最后一句话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大帐。

仰望漫天的点点星光,他觉得自己的心不再那样沉重了,他解脱了!

他就等着,他的报应的来临,就是要他死,那也是一种解脱。

大帐内,萧雨燕无力的跌坐在地上,脸色灰败,她做了什么?她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

【】第84章得到

狩猎的营地因为耶律可和萧兰燕的失踪搞的人心惶惶谣言四散。

萧无在地上睡了一觉以后,精神大好,看到萧兰燕睡的正香,就悄悄的出去拿吃的,他一刻也不敢离开,怕萧雨燕真的下了杀心派人趁他不在就来把她杀了。

在手下那里拿了一些羊腿和酒,他急匆匆的回到了自己的帐篷,还没有进去,就听到了左手的方向一阵喧闹声,有很多人都往那个方向奔了过去。

他抓住一个侍卫打扮的人,“那边是怎么了?”

“萧大人,发现三王爷的尸体了。”那人一说完就一溜烟的跑了。

“耶律可死了?”他倒是一征,以为他是在哪个女人的地方醉生梦死了,没有想到是真的死了。

“冰块!”一个紫衣身影在他的跟前站定,一脸笑嘻嘻的看着他,“我发现了你的秘密哦!”眼睛里闪动着别样的光芒,“你把谁藏在帐篷里了?”

萧无微微一惊,哼了一声,“小魔女,你还没有离开,真的是想当穆英的老婆不成?你真的不怕七彩宫的人来把你绑回去,七大宫规用在你身上,到时候你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我有什么好怕的!”阿紫得意的笑着,“白茉莉不是来了吗,她顾着她的情人还来不及,哪里有时间来抓我。”她把白茉莉的情人,七彩宫的总管琅七弄了个半死不活的,白茉莉哪里有时间找她,给琅七疗伤还来不及。

“白茉莉来了?”萧无大吃一惊,左右的张望了一下,“你是说她就在我们营地里潜伏着?”

阿紫嘿嘿一笑,“看来,你是真的不知道她来了。”她就是来刺探一下的,到底是不是皇后要杀她尊敬的大王姐夫的,看来,皇后不是那个幕后的凶手,那个女人做的坏事,大冰块是都有份的。

“她是来杀我们大王的。”她冷不防的说了出来,“我以为你是知道的。”

“我不知道。”他严肃的否认,神情认真,“以后,皇后的事与我无关,你不需要到我这里来打探什么,还有,看在认识的份上,我只说一次,你如果是真心想要在南院安定下来,你就好好的守在你那个王妃的身边,她身上怀的孩子,也许是未来的大辽皇帝,不是只有皇后一个人嫉妒,话只能说到这里,你那么聪明,自己去理解吧!”回头看了一眼那头的闹哄哄,准备走进自己的帐篷。

阿紫奸诈的笑道:“萧无,你怎么转性子了,是不是萧雨燕那个女人把你甩了?”

“你知道什么?”萧无回过头凌厉的看着她。

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阿紫的眼睛一亮,呵呵,她一定要搞清楚,大冰块一定和那个皇后发生了什么事,好玩啊,居然说以后皇后的事与他无关。

“我什么也不知道!”阿紫把手背在了身后,“我是路过你这里和你打声招呼。”对他扮了个可爱的鬼脸,一蹦一跳的跑掉了。

“小魔女!”萧无闷闷的低声骂了一声。

“你居然骂我未来的老婆!”穆英的声音在他的身后响起,语气里是对他的不满。

萧无征了征,今天是怎么了,他们南院的人怎么都从他的帐篷边经过啊?好象都是不顺路的,他转过了身,对上了和他一样出色身材的穆英,冷冷的笑道:“我有骂吗?我只是在说一个事实,阿紫在中原武林里的外号就是小魔女,穆英你不知道吗?你在大宋不是有很多密探,应该叫他们多去了解一下你那个未来的老婆一点。”

穆英哼哼低笑:“我就是喜欢我的小魔女,怎么了,你羡慕吗?”神气的笑着,追阿紫去了。

“受不了。”萧无对那个曾经的好兄弟是很了解的,知道他就是要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让人摸不到头脑,也不让别人知道他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走进了帐篷。看到萧兰燕已经醒来了,睁着眼睛瞪着他,他微微一笑,把吃得放在桌子上,走到她的身边,伸手解开了她的穴道。

啪!

他的脸上又挨了一记耳光。

“你还有力气打人说明死不了了。”他只觉得被蚊子叮了一口,轻声的一笑,“你的父亲在到处找你,要不要去告诉他,你在我这里?”

甩了他一个耳光后,萧兰燕只觉得浑身的力气都抽光了,被他抱在怀里任由他摆布着,她不甘落后的瞪着他,“我好了以后第一个要杀的就是你!”

“你什么都不记得了不是吗?”萧无没有理会她的威胁,撕了一点羊腿塞进了她的嘴里,“先把身体养好,我和你那个姐姐说了,我要娶你!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了!她不敢把你怎么的,除非把我先杀了,否则,我的手里有太多的把柄,她不敢动你的。”

萧兰燕噗一声把嘴里的东西吐了出来,脸涨的通红,气愤的骂道:“你怎么可以……”扯动了伤口,咳嗽了起来。

“先把自己的命保住了,你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女孩子,不知道皇宫里的你争我斗是多么的可怕,”萧无无声的叹息着,轻轻的拍了下她的背,“你也不知道,你的父亲和兄长们为了自己的权利牺牲象你一样的女儿是在所不惜的,你只是一个被惯坏了的孩子,什么都还不了解。”

“你为什么要救我?”萧兰燕不懂,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扑进别的男人的怀里,他应该恨才是,连带她这个萧家的人恨在内才是。

“那是你的逻辑,你爱耶律楚,所以恨建平公主,所以要偷了我的毒药要去害死建平公主,对我来说不是那样的,你还不懂。”拿起了酒凑到了她的嘴边,“喝一点,对血液循环有好处的。”

萧兰燕突然觉得,眼前的萧无是她不熟悉的人了,他对着她笑了,对着她耐心的说着话,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萧无,一个她陌生的萧无,她乖乖的张开了嘴,喝了一口酒,辣辣的!她闭上了眼睛,回忆着湖边的那一幕,她的心已经不再那样疼痛了,她也要学会承受,学会长大,不是吗?

“萧无!”一声苍老的声音在帐外响起,“我进来了!”帐篷的帘子掀开,进来了一个很传统打扮的契丹老者,梳着两条大辫子,胸前挂满了骨头做的项链,脸上是饱经风霜的皱纹。

萧无和萧兰燕都征在了当场。

“大人!”萧无慌忙的把萧兰燕放倒在床上,恭敬的朝他行礼,他是萧家的大家长,是朝中最有势力的人。

“你们?”萧家的老大萧佐看见了床上的小女儿,“萧无,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把郡主藏了起来,宝贝女儿,阿爸找你找的好辛苦。”走过来就要把萧兰燕拉起来。

“大人,她受伤了。”萧无拦在他的面前,“您不要动她。”

萧兰燕想大哭着扑进自己父亲的怀抱,想把自己亲姐姐那样狠心的把自己伤害了都告诉他,可是,现在,她只相信萧无,对所有的人都失望了,她害怕的躲在他的身后,尖叫:“他是谁?我不认识他,哥哥,我不认识他!”

“她是怎么了?”见自己的女儿如此模样,萧佐慌了,一把抓过了萧无的手臂厉声的问道。

“大人还是不知道的好。”萧无对他是尊敬的,毕竟自己是他培养的,“你知道萧无对您的忠心,不让您知道真相是为大人着想。”

“发生了什么事?”萧佐毕竟是在政治的旋涡里打滚过来的,一听他的话就知道一定有什么隐情,“难道我真的不能知道吗?”

“大人还是不知道的好,毕竟是萧家不光彩的事,我怕您知道了也无济于事,郡主只是去了不应该去的地方,听到看到了不应该知道的事,现在,她吓的失去了记忆,对她来说是最好的结局,毕竟,那个人是她的姐姐,不会对自己的亲妹妹再下杀手了。”

“什么?”萧佐惊恐的叫道,“你是说……”他的脸色霎时的苍白起来。

“大人心里明白就好了。”萧无微微的喘了口气,伸手反握住了萧兰燕的手,轻轻的捏了她一下,要她放心,有他在,他一定会帮到底的。

“混帐!”萧佐气恼的骂道,“连自己的亲妹妹都敢下手。”

“那是因为郡主听到的事太大了,大人还是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吧,郡主暂时住在我这里,等她的伤好了,我会送她秘密回上京的,毕竟她的嚣张是出了名的,在狩猎的半途一不高兴就私自回了上京,别人都会相信,也不会说什么的。”

萧佐不舍的看了一眼脸无血色的女儿一眼,唉的叹了口气,“好好照顾她!”狠心的转过身走了。

就这样走了?

萧兰燕的唇角闪过凄凉的笑意,“在他的心里,我算什么?”她的眼泪情不自禁的滴落下来,把脸贴在了萧无的后背,抽dong着身体,伤心的低泣;“萧无,马上带我离开这个地方吧,我再也不要看见他们了。”她轻声的哀求道。

萧无微微叹了声,点了点头,“我去和阿卫说一声,告病假,送你回去。”他也想离开,远远的逃开这里发生的事。

【】第85章爱恨之间(1)

耶律可的死被太后一句——做人这么不小心竟然会掉湖里淹死,厚葬了吧!就这样了结了,谁也没有敢去看耶律可身上的伤口,匆匆把耶律可装进了棺材里,派人运回了上京。

就象云朵说得一样,耶律可的死暗暗叫好的人多,平时与他交好的人一见太后冷淡的态度,早就知道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隐情,但是,谁也不会跳出来,就只有耶律可的那些女人还到太后那里哭了一回,让太后一顿怒斥,也早吓得噤声了。

这年的秋猎就在耶律可被运回上京后匆匆的结束了。

幽州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南院王府因为王妃的怀孕更加地防卫严密了,王妃走一步就有一群的侍女跟随,生怕她怎么样。

奴儿恨透了这样的生活,她觉得自己一点自由都没有了,阿紫只是同情的对她笑笑,她真的是很佩服她的大王姐夫啊,有办法把她亲爱的姐姐说服,让她心甘情愿的当一个备受关注的孕妇。

天气逐渐的转冷了,奴儿的肚子也渐渐隆了起来,她脸上的笑意也越来越浓了,她幻想着孩子的模样,沉醉在她的幸福里,已经渐渐的忘却了自己是一个假冒的代嫁王妃,也渐渐的习惯了耶律楚深深的爱恋。

老王给奴儿把脉,很确定地说,王妃肚子里是一个小王子,大家都高兴地笑了,唯独只有耶律楚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矛盾,奴儿不经意的仰头看他,捕捉到了那丝不快,她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不只是她,穆英也看到了,但是,他知道他的大王心里担忧的是什么。

夜已经很深了,耶律楚在书房的门外发呆,他早就把那些要批阅的奏折都看过了,要是换作了以前,早就迫不及待的赶回‘碧云轩’去了。

一件温暖的外衣落在他的肩上,穆英的声音在他的身后响起,“大王是在担心王妃怀的是王子吗?”

耶律楚叹了一声,“难道我不用担心吗?”回头看了犹如他影子一样的穆英,“你不是比我还要担心吗?”

“是啊,我是比大王还要担心啊!”穆英苦笑,“可是,王妃肚子里的孩子是大王的亲骨肉,何况,大王是那样爱着王妃,我们那种残忍的做法,我想像不了会有什么后果。”他泄气的低下了头,“要是让阿紫知道是我想出的办法,她会一剑杀了我的。”

“可是,我们商量的时候还没有奴儿,也不知道有阿紫是吗?”耶律楚安慰地拍了他一下,“我们是不是过分小心了,也许,看在兄弟的份上,他不会逼我的。”他还是对自己的亲兄弟留有幻想。

“他已经在逼你了,难道不是?”穆英不同意他的说法,“大王,你不要抱有幻想了,他自己还没有子嗣,容不得你有儿子的,你生在皇家,难道还不了解宫闱里残酷的争斗吗?虽然你现在是身在南院,远离上京,可是,一旦你的儿子降生,只要他一句话的事,他就可以把你调回上京,你不要忘记你是大辽皇帝唯一的亲弟弟!”

穆英的话里‘他已经在逼你了’,耶律楚很清楚,他的皇兄是已经在开始逼他了,慢慢地在把他的兵权削弱,慢慢地在派他的心腹把南院的一些主要的官员调换掉,他心里很清楚,他的皇兄始终对他不放心的。

“如果我把王位放弃了,带着奴儿离开,他会相信我对那个宝座没有兴趣吗?”他由衷的叹息道。

“那样你就对不起王妃了。”穆英冷静地说道,“她来到我们南院就是为了守护大宋不会遭到我们大辽的攻击,就算大王带着她远走高飞去过你想要的隐居生活,你有没有想过边境上的那些百姓,也许就因为你和王妃的消失,大宋和大辽就会发生一场可怕的战争。”

“你永远是那么冷静。”耶律楚深沉的低笑,“道理永远在你那一边。”

“我只是很客观的分析每件事。”穆英没有觉得自己多有道理,“我只是在兄弟们传回来的情报里知道宋辽两国之间国力其实差不多的,现在,王妃就象站在一根平衡的木头上,她是大宋皇帝最宠爱的女儿,她有一点点闪失,大宋那边主张要出兵夺回幽云十六州的大臣就抓住了机会,不要低估了大宋皇帝的野心,他对幽云十六州也是垂涎三尺的。”

耶律楚淡淡的一笑,“我知道。”转过了身,抬头看看挂在夜空里的明月,“我知道奴儿的重要,皇兄也知道,母后更知道。”

“大王答应联姻的时候,是想,娶了大宋的公主又何妨,一个关在皇宫里不知道天地有多广阔的公主是没有什么用的,可是,娶回来以后,爱上了你的大宋新娘,知道了她原来不是你想像的那样笨。”穆英微微有一丝取笑他的味道,“现在还知道了,她居然会武功,还是自己的师妹,当然,这是我也没有想到的,你对她下不了狠心。”

“如果是别的女人,我就不用这么苦恼了。”耶律楚发现自己已经叹息了一个晚上了,又叹了一声,“我下不了手,可是,必须要下手。”

“是不是在想,拖一天是一天?”穆英也是叹息再叹息,“身在皇家,你承受的苦只有我穆英看的见,所以,我才会象你的影子一样跟随着你,终身只为你效忠,大王,如果你真的下不了狠心,那就算了吧,我们看看上京的动静再说了,穆英也希望看到我们南院的小王子降临人世。”

“为什么我耶律楚是先皇的遗腹子呢,我痛恨自己生在皇家,痛恨那里的黑暗和丑陋,现在,我连自己都变成了那样的人,为了自己的生存,竟然想着要把……”他的双拳一握,青筋突了出来,“我在黑暗里活的太久了,奴儿就象温暖的阳光,她照亮了我的生命,可是,我内心的黑暗想要把那缕灿烂的阳光毁了。”

“大王,还是先回去吧,不要想那么多了,王妃一定在等你,我替你来想想办法吧。”穆英只能这样的劝慰了,他其实也想不出好的办法来的。

“如果奴儿知道我心里阴暗的想法,她会一掌劈过来的。”耶律楚苦笑了一声,“走吧!”他把手背在身后,叹息着离开了。

“希望王妃了解你的无奈,可是,要是让她知道你想的,估计是要杀了你的,也会杀了我,因为,那个办法是我想出来的。”穆英也是苦恼的叹息着,紧跟了上去。

他们自顾叹息着离开了,没有发现阴暗的角落里站着奴儿和阿紫,她们的脸上是惊鄂的表情。

“姐姐,你听懂他们在说什么了吗?”阿紫听的一楞一楞的,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真的是好难懂啊,她的眼睛是闪着苦恼的光芒,真是的,不是她姐姐拦着,她早就冲出来抓过穆英先一顿拷问再说,她知道,穆英在她大王姐夫的生命没有受到威胁的时候是不会使出那些比她还要高的武功的,所以,她对他拳打脚踢都没有关系的。

奴儿沉默着,心里不安的情绪浮了上来,她也听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但是,不是什么好事,是要对付她的事,是什么事呢?

他们到底瞒着她什么事?

【】第86章爱恨之间(2)

人一旦有了隔阂和猜忌,日子就过的不舒心了。

奴儿就是这样,她听到了耶律楚和穆英的对话以后,对他们要做的事充满了疑问,但是,她没有问,希望耶律楚自己说,可是,她等了好几天,他都没有开口,她只觉得他对她的笑容里充满了虚伪。

她变的沉默起来,大家却以为是因为怀孕的关系。

这一天,该发生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傍晚的时候,奴儿感觉有一点饿了,出了房间找阿紫和侍女,却听到院子里一阵大笑,她无奈的一笑,不用去看就知道了,最近阿紫迷上了射箭,在院子里让穆英放了一个靶,一有空的时候,她就去玩,侍女们都去看她的表演去了。

她不想惊动了正玩的高兴的人,悄悄的走过了回廊,自己去厨房里找吃的,按理说,厨房里应该会有她的点心,她心里想着,脚步有些缓慢,因为有了身孕,她的身子变的笨重起来,阿紫还和她开玩笑说,姐姐,现在要是比轻功,我一定比你厉害了!

厨房里的人正在忙着准备晚饭,王妃有了身孕,大家是变着法子给她进补,穆英是特意请来了两个大宋的厨子,希望王妃娘娘吃的开心,没有人注意他们尊贵的王妃来了。

“大王,燕窝好了!”厨房里传出了大厨的声音,“您自己端回去吗?”

“恩!”耶律楚闷闷的声音应了一声。

奴儿在外面微微的一怔,奇怪了,他不是去和属下讨论边境土匪出没的事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好了?微微的把身子藏到了阴暗的角落,没让走出来的他看到自己。

耶律楚满怀心事的端着托盘走出了厨房,悄声的叹息了一声,一手从怀里掏出了一包东西,表情疑重的看了一眼黄色的小纸包,楞了那么一小会儿,把燕窝盅的盖子一掀,轻轻的一抖,将纸包里的药粉倒入了燕窝里面,脸上闪过了痛苦的表情,把盖子一盖,手里的纸片化作了碎片,飘荡在风里,飘过了藏在一旁奴儿的眼前。

看着他紧握着拳头离开了,她从藏身的地方走了出来,脸色是苍白的,他放了什么进去?他要做什么?她的心里充满了疑问。

“王妃?”有人惊讶的叫道,“您怎么会来这里?是来找大王的吗?”

奴儿勉强的一笑,轻声的说道:“他来过吗?侍女们都不在,我饿了就想到你们这里来拿一些点心。”

“王妃,您稍等,我马上叫人给您送绿豆糕去,大王拿着您的燕窝已经去找你了。”

“恩!”奴儿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转身走了,她想马上就知道他想要做什么。

急步的回到了房间,耶律楚正从里面出来,两个人差一点就撞上了,他伸手一把搂住了她的身子,吓了一跳,“你去哪里了?走路慢一点。”

她仰头看了他一眼,看见了他眼里的关切,微微的一笑,“我去走了一圈,老是呆在房间里觉得闷。”伸手挽住了他的手臂,头微微的靠在了他的胸前,低沉的说道:“我是不是吓到你了,你以为我会去哪里呢?”

“阿紫和一帮侍女在院子里玩,你不在房间里,你想,我会不担心吗?”耶律楚点了一下她的额头,叹了口气,“以后不管去哪里,都要带着侍女,你现在的身子可不是一个人的。”拉着她进来房间,体贴的扶她坐在了桌子旁边。

奴儿一眼就瞄见了他放了东西的燕窝,不知道他到底在那里面放了什么东西,“我正饿了!”她微笑着拉过了托盘,作势拿起了银色的勺子。

“奴儿!”耶律楚慌忙的握住她拿勺子的手,尴尬的笑了笑,“还烫着呢。”

我应该相信你吗?

奴儿抬起头看他,望进了他的眼里,看见了他的不安和不舍。

“可是,我饿了!”她缓缓的说道,她不要试探他的心了,最好的办法就是喝了那盅燕窝。

耶律楚握住她的手颤抖了一下,他明显的心虚,“等一下再喝,好吗?我有话和你说。”

“什么?”奴儿把手从他的手掌里抽了出来,认真的看着他,你要和我说些什么呢?

耶律楚无声的轻叹了一声,抓住了她的纤纤手指,眼睛不敢看她,“奴儿,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要相信我,相信我对你的爱,好吗?”

奴儿清楚,一定要发生什么事了,她的掌心里传来了他身上的温暖,记忆象潮水一样涌了出来,雁门关和他初遇,她装作了晕过去骗过了他,在成为他妻子后,她总是点了他的昏穴然后悄悄的出去打探她想知道的事,就是现在,他已经知道了她会武功,可是,她还不是在欺骗他吗?

“我相信你!”她抬起了头,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因为你也相信我不是吗?如果,你叫南院在大宋的密探去仔细的查一下我的身份,你一定会知道我其实不是那个真正的建平公主的。

希望是真的!

耶律楚的心里闪过了一丝痛楚,目光落在了燕窝盅上,他真的决定了,真的不会后悔了吗?

“我真的饿了!”奴儿顺着他的目光拿起了燕窝,“阿楚,我发觉现在比以前会吃多了。”她轻柔的笑着,低头吃起了燕窝。

耶律楚看着她把燕窝送进来嘴里,他想伸手制止的,可是,理智让他的手停在了半空,手臂上的青筋突了出来,最终缓缓的放了下来,嘴唇紧抿,心里象一把刀剐过,他终于尝到了什么叫剐心之痛。

奴儿缓缓的把一盅燕窝都吃完了,用绢巾擦了擦嘴角,抬头对上了他的眼睛。

“你怎么了?”她看见了他的眼睛冒着血丝,吃惊的问,难道你是在燕窝里放了什么毒药吗?是要我死吗?为什么你的心是那样的痛呢?我感觉到了,你知道吗?

“奴儿!”耶律楚一把把她拉进了自己的怀里,紧紧的抱住了她,下巴磕在她的肩头,呼吸困难,“我要离开几天去云州,你自己要保重。”

奴儿没有想到他会这个时候提起要去云州,“什么时候决定的?”

“我会想你的!”耶律楚再也受不了心里那股已经侵入了骨髓里的痛楚,匆匆的推开了她,“我走了!”站了起来,头也不回的冲了出去。

奴儿的目光跟随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外,唇边划过了自嘲的笑意,怎么会这样?他就这样逃开了,这样把她一个人丢在了这里?

她转回了目光,看在燕窝盅上,他到底做了什么呢?

【】第87章爱恨之间(3)

“姐姐,大王姐夫走的好急!”阿紫一蹦一跳地进来了,打断了奴儿的思绪,脸上洋溢着欢喜的笑容,“姐姐,我的箭法进步了很多,明天我练习的时候你要出去看哦,我以后要和你一起骑着马在草原上飞奔,一起打猎。”

奴儿站了起来,摇摇头,举起了丝帕走到她的面前,轻轻地给她擦了擦额上的汗珠,“我知道了,明天一定会去看我们小阿紫高超的箭法的。”

“姐姐,大王姐夫去哪里啊?他象逃命一样哦!”阿紫的眼里闪着不满,“我叫他他都没理我!”

奴儿的心微微地一沉,是吗?象逃命?他对她做了什么呢?

“我有些渴,阿紫,去拿些茶来,还有,顺便拿些点心来,我饿了!”一盅燕窝吃下去,她反而觉得渴了。

“姐姐现在还真能吃!”阿紫咯咯大笑着,扮了个鬼脸,嬉笑着出了门。

奴儿的手不自觉地抚上了微隆的腹部,唇角闪过了一丝微笑,不是她变的能吃,是肚子里的小家伙在里面太会折腾了,一天到晚在里面翻跟斗,是他太会动了,容易饿吧,呵呵,她幸福的笑了,她的孩子在不久的将来就要降生了,她现在没有什么想法,就是在静静地等待着他的降生,从此,她奴儿只为耶律楚和他的孩子而活着。

她坐在南院王府华丽的房间里,时常幻想着,她在她母亲腹中的时候,母亲是不是也是以这样期待的心情等待着她的降生?

侍女端着绿豆糕和茶水进来了,恭敬地放在了桌上,低着头,“王妃,阿紫被穆英大人叫了去,她让我把东西送到您这里来。”

奴儿不解地一皱眉,“穆英没有随大王一起去云州吗?”

“大王去云州了?”侍女浑身一震,连忙收起了惊讶的表情,“奴婢只知道穆英大人就在王府里,没有到哪里去,倒是大王急匆匆出门了,原来是去云州了。”

奴儿觉得奇怪,这个侍女有点太大胆了吧,她知道,只要是碧云轩里的侍女,都知道她冷淡的性格,回她的话都是能省一句是一句,说多了她也不喜欢听的,“你是新来的吗?”她怀疑的问道,怎么看这个侍女也不眼熟。

“奴婢是新来王府的,叫阿绿!”侍女一直垂着头,不敢让她看清她的脸。

“抬头让我看看!”奴儿的警惕高了起来。

“阿绿不敢!”

她的话还没说完,奴儿已经一把抓住了她的下巴,硬生生把她的脸抬了起来,一看倒是吓了一跳,她的左脸上有一块铜钱大小的紫色胎记。

“王妃吓到了吧!”阿绿羞愧的低下了头,眼睛里的泪水直打转,“奴婢能到王府里来侍候,都是穆英大人可怜奴婢,奴婢在外面都是被人嘲笑。”

“容貌不代表一个人的一切!”奴儿放开了她,微微一笑,“一个美丽的女子心却比毒蛇还要狠上几分,你说她美丽吗?你叫阿绿是吗,以后你就负责我房间的清扫好了,在这里,没有人对你的容貌说三道四的。”

“谢谢王妃!”阿绿感激的跪在了地上,暗自欣喜不已。

“你先下去吧!把门关上!”奴儿拿起了一块绿豆糕咬了一口,肚子里的小家伙又开始折腾了,估计是他饿极了吧。

阿绿低着头后退了几步,恭敬地退出了门外,看了一眼房间里奴儿,关上了门。

奴儿的确是饿了,一盘绿豆糕吃了一半,打了个哈欠,准备再去睡一会儿,自从怀孕,她发觉自己除了吃就是睡,懒得到处走动,就连师父那里也只去了一次,还是师母一个人在家,师父还没有从中原回来,后来师父和师母来看她了,说要去西夏看看,一去就到现在还没有音信。

有些迷糊的走向了床,头觉得有一点昏沉沉的,她揉了揉太阳穴,就要坐到了床上,突然,下腹传来了一阵疼痛,她的手捂住了疼痛的地方,弯下了身子。

“阿紫!”她惊恐的大叫道,“来人啊,来人啊!”她用尽了最大的力气吼道,“快来人!”

门被撞开了,冲进来几个脸色大变的侍女,“王妃?”她们从来没有听到过王妃这样惊慌失措的声音,都被吓到了。

“快去叫老王!”奴儿吼着,身体已经支撑不了了,倒在了地上,“快去!”她用尽了最后的一丝力气,双手拼命的捂着腹部。

“血!”一个年纪比较小的侍女尖叫起来。

“来人,来人,王妃小产了!”年纪大一点的侍女惊恐地跑了出去。

奴儿紧紧地咬着唇,不让自己叫出来,她的心象被撕成了一片片的碎片,耶律楚,你竟然下手打掉了自己的孩子?

“姐姐?”阿紫惊慌地跑了进来,双手还拿着一盘点心,见自己最亲的人倒在地上,慌忙地把盘子一扔,怒吼道:“你们是干什么吃的,还不把王妃扶起来!”身子闪到了奴儿的身边,惊慌失措的扶起了奴儿,“姐姐,你不要怕,阿紫来了,阿紫来了!”她叫是那么叫着,但是,心里却是慌了,她从来就看到过这样的情形。

“王妃,好多血!好多血!”小侍女躲在一旁不敢过来,腿已经软了。

“笨蛋!”阿紫大怒,要不是在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把姐姐扶起来,她会先一脚把她踢飞了,把奴儿放倒在床上,她的手被她紧紧地握住了。

“阿紫,我冷!”奴儿咬着牙叫道,“不要放开我,不要放开我!”

“我在这里,姐姐,我不会离开你的!”阿紫反握紧了她的手,心急地看着门口,“姐姐,我要不要运功啊,我不知道怎么办!”她慌乱的叫着,冲着被吓呆的小侍女又吼了起来,“你还楞在那里做什么,给我滚出去,去把穆英给我叫进来,去叫我们大王府最好的大夫!”

“来了,来了!”穆英和老王的声音老远的传了过来,声到人到,两个人的身影闪进了房间,都是一脸的惊恐。

阿紫这才象抓住了救命的稻草,哇一声哭了出来,“快点救我姐姐,她快死了!”

“你闪开!”老王将她的身子一提,往穆英的怀里一塞,“公主,你不要怕,老王来了!”一把抓起了她的身子,右掌贴在了她的背后,给她输入真气,一手将一颗朱色的药丸塞进了她的嘴里。

“我的孩子!”奴儿几乎是用尽了最后的一丝力气在说话,下腹的疼痛已经夺走了她的全部意识,“我的孩子……”她喃喃的低语,失去了最后的一点意识,眼前一片黑暗。

“姐姐!”阿紫痛心的大吼,想要窜过来,穆英一把拦腰抱住了她,紧紧地将她抱在怀里。

“你不要急,老王已经在了,王妃不会有事的。”他只能这样安慰她了,眼看着地上那滩触目惊心的血迹,他的心揪在了一起。

老王把奴儿放倒在床上,脸色沉重,看向了穆英,“去找个产婆来吧,王妃肚子里的孩子保不住了。”

阿紫跳了起来,“你不是神医吗,怎么会保不住我姐姐的孩子?”上前扯住了他的胸口,凶狠地瞪着他,“你这个庸医,我杀了你!”举手就要砍了下去。

“阿紫!”穆英连忙把她拉开,“好了,先救你姐姐的命要紧!”他冷静地分析,“杀了老王,谁救你姐姐,我去叫产婆,你好好守在王妃身边,老王,一定要保住王妃的性命。”人影一闪就消失在门口。

“姐姐,你不能死!”阿紫扑到了床边,握住了奴儿冰冷的手,“你为什么要来这里呢,你要是不来,就不会受这些苦了,姐姐,你为什么要来呢?”

老王没有在意她的话,目光落在了桌子上的那半盘绿豆糕上,走过去闻了一下,吓的连忙的扔掉了,回头大叫:“阿紫,是你们七彩宫的人下的毒!”

【】第88章爱恨之间(4)

阿紫窜了过来,拿起了盘子,脸色一变,“是啊,是七彩宫的毒,我要杀了她们。”她的怒火窜了上来,“白茉莉,我阿紫不捣平你七彩宫我就不叫阿紫了。”她速度极快地走回了床边,“她们以为我没有那种解药,可是,她们死也不会想到的,我阿紫的身上多的是解药!”她从腰间拿出了一个黑色的小盒子,倒出了一颗白色的药丸,小心翼翼的塞进了奴儿的嘴巴。

“这是只有白茉莉才有的解药啊!”老王大感意外,“阿紫,有的时候还真的不能小看了你!”

阿紫恨恨的笑道:“白茉莉怎么也不会想到,她用来控制不听话杀手的那些毒药,我全把解药偷到了手,就是防着有一天她对我也用毒。”

穆英带着一个年纪很大的老太婆走了进来,神色紧张,“你去吧。”

老太婆点了一下头,走到了床边,一把拉过了阿紫,“你出去!”

“阿紫,我们出去!”穆英上前拉过了不肯走的阿紫,强硬的把她拉出了门,顺手把门关上了。

“姐姐!”阿紫被他抱在怀里动弹不得,担心的叫道,“穆英,姐姐她会没事吗?”流了那么多的血,她真的太担心了,她不禁想到了以前在七彩宫听过的一件事,好象是有个杀手因为怀孕了,被白茉莉一脚踢中了肚子,当场就死了。

穆英的手心里也是冷汗一把,他可是亲眼见过前任王妃萧兰铃生孩子大量出血就一命呜呼了,那个王妃他是不怎么看好的,如今这个和他可是有不一般的关系了,是师妹,也是未来老婆的姐姐,他可不希望她出什么事,暗中的叹了口气,他只有安慰的份了:“阿紫,你别怕,王妃会没事的,她是我们南院的福星,她不会有事的。”他的语气倒不如说是在自己安慰自己。

“你说的都是废话!”阿紫挣脱了他,想要踹门进去,她听见了姐姐凄惨的叫声,“姐姐,我在,阿紫在,我来保护你。”

穆英闪身抱住了她,“阿紫,你要冷静,你进去也帮不上忙的。”他的额头滴下来豆大的汗珠,听到了里面的撕心裂肺的声音,他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也是浑身发颤。

“那是我姐姐,那是我姐姐。”阿紫反过身,抱住他的双肩,用力的摇着他,“她本来不用来这里的,不用受这样的苦,她来到了这里,她受到的苦比她的身世还要悲惨一万倍,你知道吗?”她几乎是用吼的在说话,“我虽然是个杀手,但是,我也知道心疼我最尊敬的人,这世上,除了她,再也找不出让我尊敬的人了,我阿紫能有今天都是靠我姐姐的指点你知道吗?”

“我知道,我知道!”穆英将她搂入了怀里,紧紧地紧紧地将她按在自己的胸前,两个不安的灵魂紧紧地靠在了一起,“我也很害怕你知道吗,里面的不是别人,是你的姐姐,也是我的师妹,更是我最尊敬的大王最重要的人,天哪,大王为什么偏偏去了云州呢,他回来我怎么向他交代啊!”他要是能大哭一顿也想哭了。

里面的声音在一声大叫后终于归于了平静,两个人的脸上都是苍白的,他们都知道,事情终于有了结果,等待着门打开来,等待着最坏的结果。

门轻轻的打开了,老王的额头都是汗珠,脸色铁青,对着他们摇摇头,“是个王子,没了。”他深深的叹了口气。

“我姐姐呢?”阿紫想推开他往里走,她最关心的是自己姐姐的安危。

“阿紫,你姐姐昏过去了,我要帮她治疗,穆英,你叫侍女们把王妃的床收拾一下,我去拿药箱,阿紫,你不要进去,会吓坏你的。”他说完就把门关上了。

穆英一手拉着阿紫不让她进去,一手朝伺候在一旁的侍女们一招手,厉声的吩咐道:“你们谁也不许将王妃小产的消息泄露出去,现在,帮王妃换衣服,换床单,马上给我收拾干净,快去拿热水来。”

“是!”侍女们对他的话向来是遵从的,各自的干活去了。

“阿紫,把你姐姐交给老王吧,现在,你跟我去一个地方。”穆英心想着要把阿紫的注意力吸引开,她留在这里只会忙上添乱。

“我不去,我要留在这里。”

“我们去找夜刀前辈家,他那里有一支千年的灵芝,是当初为了救他的妻子从大宋皇宫里偷来的,现在正好派上了用处。”穆英不管她愿意不愿意的,拉起她就往外走。

一听千年的灵芝,阿紫的心里想到了白茉莉说过的一件事,在二十年前,她和江湖上最厉害的杀手为了争夺一支千年的灵芝干过一架,在雁门关的山麓打了三个时辰,她的背上那道伤痕就是为了灵芝留下的。

“我和你一起去,你不要拉我了。”她甩开了他的手,“我就是跪着求也要把灵芝求到。”她加快的脚步。

穆英暗暗的叹了口气,求是不用的,自己师父和师母一定会把灵芝给他们的,他知道师妹是他们最关心的人,就是怕他们不在家。

【】第89章离去

当一切归于平静以后,南院王府死一般的寂静。

奴儿静静地躺在床上,她已经醒了,脑子里一片空白,眼睛没有焦距的看着上面,她不知道自己的心已经飘到了什么地方,她是谁?她在哪里?她为什么会在这里?

“王妃,该吃药了!”门被推开了,几个侍女站到了她的床边,都是一脸小心翼翼地看着她。

“扶我起来。”奴儿轻轻地说道,“把药给我。”

侍女们都悄悄地舒了口气,还好还好,王妃没有因为失去了孩子而大发雷霆,都急忙地上来把她扶坐了起来。年纪最大的侍女拿着药碗凑到了她的嘴边,轻手轻脚地把药喂了下去。

奴儿没有皱眉,她已经尝不出药有多苦了,只是机械化地把药都喝完了,任由着她们给她擦拭唇边的药汁,就象一具傀儡。

“王妃,您休息吧。”侍女低声地说道,“我们就在门口守着。”

“不用了。”奴儿一挥手,“你们都走吧,让我一个人静静,大王回来了,要他马上到这里来。”

“是!”侍女们应声退下了,把门轻轻地带上了。

“王妃?”奴儿自嘲地笑了,一滴眼泪落在枕边,“我算是什么王妃,连自己的孩子都保不住,耶律楚,你好狠,竟然下得了手,为什么?为什么?”她想不通,“难道你对我的承诺和誓言都是假的吗?”

她以为找到了她的幸福,原来不是,什么都不是。

她坐了起来,拿过了一件外衣穿上,走到了躺椅的旁边,手指轻轻地触摸了一下,就是在这里,她躺在他的怀里,听着他的甜言蜜语,他的海誓山盟,以为自己幼时的梦就要变为现实了,以为他就是她今生最大的幸福了,以为自己会在他的怀里一生一世,原来一切都是假的。

“为什么?”她的泪滴落在自己的手背上,“耶律楚,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我看不透你,真的看不透你。”她喃喃地低语,眼泪象洪水般的涌了出来。

冷傲的奴儿第一次爱上了一个男人,爱的那样真实。

“我爱你,我爱你,你知道吗?”她的声音里透出了绝望,“可是,现在我要恨你!”她的手拍在躺椅上,只听得一声“咔嚓”,躺椅裂为了两段。

“我恨你!”

穆英回来的时候,就听到了大王的房间里传出这样凄凉的声音,听到里面不断的有东西被打坏了,阿紫在他的身边急了,上前几要踹门,他急忙拉住了她。

“让你姐姐出出气!”他小声地说道,听里面东西被劈碎的声音,他的师妹是用了十分的功力,要是他的大王在的话,估计她就直接劈到他身上了。

“姐姐好象很生气?”阿紫听到了桌子被劈开的声音,缩了缩脖子,“天哪,我从来不知道姐姐生气起来这么厉害。”

“你怕吗?”穆英也缩了缩脖子,“阿紫,我怕!”他老实地说,“我不知道等一下怎么安慰她。”他平时挺能说的,但是,遇到了这样的事,他能说什么。

“我也不知道。”阿紫吐吐舌头,“我去厨房看看。”她还是先闪了,把姐姐要和喝的灵芝汤先去弄好。

穆英无语,她居然跑了,是不是自己把她教坏了?

房间里东西被劈碎的声音停止了,他把耳朵凑近了一点听,什么也听不到?

“不用在外面偷听了。”奴儿冷冷的声音传了出来,“进来吧。”

穆英吓了一跳,忙直起了身子,真是尴尬,居然让她知道自己在偷听。

推开了门,他的嘴巴张的老大,天,这是大王的卧房吗?

房间里象经历了一场战乱,一地的凌乱,没有一件东西是完整的,他尊敬的王妃就站在房间的中央,那里本来是摆着一张桌子的,但是,现在,只看见了一堆木屑。

奴儿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直挺挺地站在那里头发散披,“耶律楚为什么要打掉自己的孩子?”她的眼睛里闪动着冷冽的光芒,“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我和阿紫都听到了你们那天在书房门外说的话了。”

穆英无语,他知道不可能在她的面前隐瞒过去的,因为她是奴儿,师父最得意的徒弟,他还是说实话吧,咳嗽了一声,他缓缓地开口了,“师妹,我现在不想以王府侍卫的身份说话,我只想以大王的兄弟说句心里话,我不知道大王是不是真的下了决心,但是,对你下毒的不是他,是七彩宫的人,阿紫可以作证。”

奴儿冷笑,“穆英,我不想听什么鬼话,我就想知道真相,耶律楚为什么要打掉自己的孩子?”她几乎是咬牙切齿地一个字一个字说了出来。

“那是因为,大王是陛下眼里最大的敌人!”穆英知道必须要把真相告诉她了,“先皇有遗诏,要太后将皇位传给当时还在太后腹中的大王,太后为了稳定政局,把大辽皇帝的宝座传给了当今的辽主,而且让他知道,他的皇位本来是属于他亲弟弟的,想以此督促他成为一个好皇帝,太后知道大王是向往自由的那种人,可是,陛下知道有那道遗诏后一直耿耿于怀,对大王充满了戒心,他怕大王有朝一日谋夺他的皇位,加上,陛下他的身体……”他顿了顿,“我是皇宫里的人探知的,陛下因为一次狩猎受伤,他的生育能力已经日渐的下降了,他恐怕很难再有孩子了,大王是他的亲弟弟,要是陛下无后的话,大王或是他的儿子就是未来的大辽皇帝,这是无可置疑的,所以,在和大宋联姻的时候,大王就担心成婚以后万一有了孩子,他也只能忍痛把他打掉,他不能因为自己的孩子引起手足相残。”

“一个连妻子孩子都保护不了的男人,他还有资格向我保证他要保护宋辽的和平共处,真是笑话!”奴儿的手轻轻地放在了床头,又听到了一声木头碎裂的声音。

穆英看着断成了两半的床,无声的叹息,“王妃,要是你不解气,王府里的东西你随便破坏吧。”他也只能这样说了,要不然他能说什么,王妃,你别破坏了,那些东西是要花钱买的,其实大王府里没多少钱的,都被大王救济穷人去了。

奴儿看了一眼被自己拍碎的床,深深地吸了口气,“你去叫人来收拾一下吧,晚上我去睡客房。”她掠过了穆英走出了门外,回过头又望了一眼,眼睛里有一丝眷恋,她折身走了回去,从坍塌的床底抽出了自己的银光软剑。

“你想做什么?”穆英大惊,紧张地拦在她的身前,“你别做傻事!”

“现在,除了它是我最信得过的,我已经不相信任何人了。”奴儿握剑的手一扬,天下第一的软剑轻轻的划过了穆英的脸庞,“我会记住你的,是你和耶律楚让我失去了我的梦,我的爱,我的孩子!”她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穆英的额头滴下一滴鲜血,奴儿在他的额头上留下了一道血痕。

好险!

穆英抬手擦了擦额头,要是刚才她的剑是划在他的颈子上,那他此时就没命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亲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