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代嫁王妃 [目录] > 第76章: 亲人

《代嫁王妃》

第76章 亲人

罗莎夜罗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不好了,不好了,王妃不见了!”侍女的尖叫声打破了南院王府的宁静,凌乱的脚步声涌向了奴儿昨夜睡的客房,可是,除了叠得整齐的被子,哪里有奴儿的影子。

“一大早瞎叫什么!”阿紫披着外衣跑了来,她可是在她亲爱的姐姐房门口守到半夜才去睡觉的,睁大了眼睛,房间里的确没有人,“也许王妃出去散步了!”她自己安慰自己的说道。

“阿紫姑娘,你看,王妃把首饰都放在了桌上!”年纪大的侍女提醒她,“昨晚放在桌上的剑不见了。”

“我真该死,睡什么觉!”阿紫气恼地打了自己一巴掌,还想再打一下,穆英进来了,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你做什么,王妃哪里也没去。”他把她拉到了身边,轻轻地拍了她一下,厉目一扫,“你们知道王妃在哪里吗?她去找大王了。”他的语气严厉到在场的人都知道王妃不是真去找大王了,“好好做自己的事去,明白吗?”

“是!”侍女们知道要有什么大事发生了,都垂下了头,“我们知道怎么做!”一个一个退了出去。

“我姐姐去哪里了?”阿紫一把扯过他的衣领,凶恶地叫道:“把我姐姐还给我。”

穆英无语,他怎么会喜欢上这么暴力的女孩子呢,叹了口气,将她搂入了怀里,“阿紫,你姐姐在你回房间睡觉以后偷偷地走了,我拦不住她。”

“你真是笨蛋!”阿紫生气地一肘顶在他的胸前,“我姐姐身子那么虚,你居然让她走了。”她恨恨地看着他,“鄙视你这个没有用的男人!”

“阿紫,我也不知道她是何时走的,是刚才守城的人来告诉我,王妃在城门开的时候就一身黑衣离开了,要不是她是骑她的白马走的,守城的兄弟还认不出她呢,我问你,她会去哪里?”

“黑衣?”阿紫的心里一动,黑衣奴儿!她的姐姐是不是要回到她真正的身份呢?

“问你话!”穆英拍拍她的肩,小声地问道,生怕她老大不高兴又一脚踹过来。

“我去找她!”她知道,黑衣奴儿最挂心的人就是建平公主了,她一定会去建平公主的墓前去,她得马上出发去找她,心里一急,拔腿就跑。

“阿紫!”穆英眼疾手快地一把将她拎了回来,“你去哪里找她?”在大王回来以前,他最好把王妃,他的好师妹找回来,否则,他这个王府的侍卫队长做的太失败了。

姐姐准备当回她的黑衣奴儿了吗?

阿紫的脑子里想着这个问题,抬眼看着一脸期待的穆英,如果那样,她们是不是可以一起在江湖上闯荡了?那样的话,是不是她就不会回到这里来了?她就看不到穆英了!

她的心里有点不舍,伸手抱住了他的腰,汲吸着他身上温厚的气息,一声低叹,“穆英,我好喜欢和你呆在一起,可是,我姐姐比任何人都重要,你不会明白的,我去找她了。”她狠狠地推开了他,飞一般地跑掉了,“那天晚上,我们什么也没发生!”她的声音留在了空气里,人早就不见了。

穆英上一刻还在疑惑她突然的温柔,下一刻吓了一大跳,等他跑出门,哪里还看的到阿紫的身影,“阿紫!”他大声的叫,却已经听不到她的回答了。

他苦笑,“什么叫什么事也没发生,我爱上你这个丫头了,你知道吗?”

奴儿一身黑衣,头发高高的束在了头顶,一身风尘,她就站在高高的土坡上,遥望着南边的方向,她的脚边是建平公主的墓。

“我们回家吧!”她的手轻轻地搭在了土堆上,脸上充满了温情,“我现在知道你是我的亲妹妹了,在这个世上,只有你把我当作亲人,可是,我还是要叫你公主,我已经习惯了,在我的心里,你就是我的公主,已经无法改变了,我带你回去,回到我们长大的地方去,不要回那个没有亲情的皇宫,也不要管宋辽的和平,我就想安静地守着你。”

风轻轻地抚过她的脸庞,仿佛是建平公主的手指,她的心微微地一酸,好像看到了自己最爱的公主就站在自己的面前,朝她伸出了手,眼泪不由自主地滴落下来。

“奴儿!”风传送着一个温柔的声音。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可是,我不要再继续当你了,我是奴儿,永远不可能成为你的。”她的手仿佛已经握到了公主的手指,“我不要当公主,不要当王妃,也不要耶律楚的爱,我就是我,黑衣奴儿,一个什么也没有的人,这样就好了!”

她看到了公主在叹息。

“我什么都不管了,就直想带你回家,你一个人在这里太孤单了,我们回家去,回属于你也属于我的地方去。”她的眼泪飘落在风里,“我们回大宋去!”她的声音哽咽了,眼前一黑,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姑娘!”一个身影一闪,肩上的柴丢在了地上,抱住了失去了知觉的奴儿。

灰布粗衣,高大挺拔的身材,眼睛里流露出好奇,“真是的,今天怎么会捡到了一个姑娘,这下好了,老婆又要吃醋了!”他自言自语地说着,将奴儿往肩头一放,走到了柴堆旁,脚一勾,轻松地把柴拿在了手里,大摇大摆地往山上走,先回家吧,他的老婆现在已经被他训练成神医了,他捡回去的动物可是全靠他的老婆大人医治好的,呵呵,不知道,今天他捡了个人回去,她能不能治好?

太阳西沉,把最后的一缕亮光洒在雁门关的群山之间,他们刚刚离去,阿紫的身影出现在建平公主的墓前……

汉子把奴儿带回了自己居住的地方,那是一个幽静的世外桃园,群山围绕间,几间草屋,一片竹林,门前是一片花圃,看得出主人是个爱花的人,把花圃打理的不见一丝杂草,各色的菊花正妖艳的开放着。

一个四十左右的女子穿着一身青色的衣衫,手里拿着一个碗,温柔的笑着,正在喂围在她脚边的一群小鸡,几只兔子在她也围在她的身边,嘴里正啃着嫩绿的青草。

“我回来了!”汉子朝自己的妻子招呼。

他的声音一出现,停在树上的几只大鸟就飞了过来,亲热地停在了他的肩头。

“闪开了,没看见我扛着人!”汉子把柴往地上一丢,挥手赶大鸟,一边朝妻子喊:“快来看看,今天我捡了个人回来,她昏倒在那个无名的墓前,不对,我是在她倒地前接住了她!”他笑嘻嘻地迎上了妻子责怪的目光,知道她不是在怪他捡了个人,而是在瞪他又开始说个没完了,他呵呵笑着,一点也不在意,他就是喜欢她瞪他。

“你再吵我把你踢到山下去!”他的妻子轻柔地开口了,外带一声冷哼,示意他把人放在床上,等他把人放在了床上,她一把推开了他,“闪一边去!”

“是,老婆大人!”汉子嬉皮笑脸地抱了她一下,赶紧地闪开了,嘴里叫着,“有吃的吗,我饿了!”一边走了出去找吃的了。

“厨房里有红薯!”他的妻子在床边坐了下来,伸出手轻轻地抚开了奴儿额前的乱发,她怔住了,怎么会这样,她是谁,为什么会和当今的宋主长的这么像呢?

“阿奇,你快来看看,她和我们赵家的人很像!”

“哪里啊?”汉子咬着红薯走了过来,走到床边看了一眼,笑嘻嘻地说道:“你还别说,是有点像!”他老婆大人说像就是像了,他倒是看不出来哪里有像了,反正大宋的赵家和他没有什么关系的。

“你口是心非!”他的妻子早就看透了他,伸手就往他的手臂上拧,气呼呼地说道:“我要把你休了,我回我的大宋去!”

又是这样的威胁!

汉子呵呵笑着,揽过了她的腰,“好琴儿,你就不要吓我了好不好,你要是回去,人家以为你安国公主怎么又复生了呢!”说着就笑了起来,他得意啊!想当初,他一个小小的大辽楚王府的侍卫,居然把大宋的安国公主骗到了手,她心甘情愿地诈死和他隐居在这里,生活真是美好啊!

“你又在得意了!”赵琴早就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含笑打了他一下,“我是被你骗了!”

“你说她像你们赵家的人,她像谁啊?”

“咄罗奇,你又在装傻了!”赵琴气得双手叉腰对自己的丈夫发起火来。

“好了,好了,我真的看不出她像谁!”可怜的怕老婆男子咄罗奇连忙地举手投降,“琴儿,你真的看仔细了,说不定她只是一个普通的人。”

“她像当今的大宋皇帝!”赵琴不满地给了他一脚,“怎么说我也是他的姑姑,怎么会看错!”

咄罗奇的嘴巴张成了一个0,吃惊哪!

“你说她像你那个皇帝侄子?不会吧,要么她是你那个当了南院王妃的建平公主,可是,人家在南院王府里呆的好好的,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我看着就是像赵恒!”赵琴按辈分是当今大宋皇帝的姑姑,那是当然的直呼人家的名字了,反正这里也没有人听到,就算听到了又能怎么样。

“大胆!”奴儿在床上低斥,身子一动,人已经站在了赵琴的面前,右手掐住了她的咽喉,“你竟然敢直呼大宋皇帝的名讳!”

“有两下子嘛!”赵琴右手一搁,身子一转,挣脱了她的钳制,“你是谁,为什么长得那么像赵恒?”

奴儿动了真气,顿时觉得浑身无力,倒退了几步,恨恨地瞪着眼前的人,“你好大的胆子,大宋皇帝的名字是你叫的吗?”

咄罗奇笑呵呵地站到了妻子的身边,“琴儿,看来我救了一个大宋皇帝的忠臣。”

“你们?”奴儿不解地看着他们,心里慢慢浮起了一种熟悉感,“你,你?”她的眼睛瞪大了,“你不是安国公主赵琴?”她终于记了起来,眼前一脸玩弄笑意的女子不是大宋皇宫的功臣阁里那个豪气冲天的巾帼女英雄。

“我就是赵琴,看来你是大宋皇宫里出来的哦!”赵琴大方的承认了,她对刚才被掐到咽喉的事一点也不在意,倒是很喜欢眼前一身冷傲的人。

“我是夜刀的徒弟奴儿!”奴儿连忙地跪在地上,“奴儿不知道是您,请原谅我刚才对您的不敬!”那可是她的长辈啊。

“你是奴儿?!”赵琴高兴地拉起了她,“你长这么大了,难怪难怪,我怎么看你都是这样眼熟,原来是你!”她有点高兴过头了,一把将奴儿抱住了,“都这么大了,我上次见到你的时候你还是个小丫头呢!”

“说笑,我们见到她的时候她才五岁,你怎么可能看到现在的她就眼熟!”咄罗奇在一旁泼冷水了,引来了妻子一记狠狠的白眼。

奴儿抬眼看了他一眼,原来,穆英口中的偶像藏在这里,要是让穆英亲眼看到是不是会尖叫几声呢?想到了穆英,她的心又痛了起来,她不要再记起南院王府里发生过的事了,她不要了,要彻底地忘记。

“你可是要叫我姑婆婆的!”赵琴高兴地说着,“你知道你自己的身世吗?”她是怀疑善良的哥鲁雁不会把事实告诉她呢。

“师母把我的身世告诉我了!”奴儿低低地垂下了头,“可是,我还是不愿意自己是大宋的公主。”她的声音慢慢低了下去。

“我只能说,你不能怪罪你的父亲,他那个时候也是无可奈何的。”赵琴拍拍她的肩,“只有在那个位置上了,才会明白,并不是皇帝就拥有了天下,就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皇帝也有很多做不到的事。”虽然已经远离了尘世,赵琴还是那个能洞悉一切的赵琴。

“我不怪他,我现在只想好好的回中原,过我想过的日子。”奴儿的语气里有太多的伤感。

“谁欺负你了,我帮你揍他去!”咄罗奇一眼就看出她是为情所伤了,啃完了红薯在一旁仗义的说道,“我的拳脚还是能帮上忙的!”意思就是,你虽然是夜刀的徒弟,武功还是不怎么样的!

“你做饭去!”赵琴推着他出去了,“我和奴儿有话要说。”先把什么事都要插上一脚的人支开了,她才好和奴儿说话,反身走了回来,把奴儿扶到了床边坐下,“你的身子很虚弱,是怎么搞的?”

奴儿不想提及那些伤心的事,想到她还不知道她假冒公主当了南院王妃的事,那就不用解释了,“我没事,休息几天就好了。”她淡淡地说着。

赵琴一怔,她觉察了她心里的那股忧伤,可怜的孩子!她对她不禁心生爱怜,握住她的手温柔地笑道:“你就放心地住下,我这里虽然简陋,但是,是个隐身的好地方,你就安心好好养伤。”

“您在这里生活很久了吗?”奴儿环视了一下屋子,木头搭建的房子,比较稳固。

“是啊,就从那年朝中接到了安国公主在雁门关视察地形的时候,不幸失足掉下了深渊开始。”赵琴得意地笑,“想要从皇家消失,只有死!”

“皇家是个冷酷的地方!”奴儿叹了口气,“哪里都是一样的,大宋这样,大辽也是这样。”

“怎么,你知道大辽的皇家?”咄罗奇走了进来,笑呵呵地问,“其实都是一样的,你年纪小小的,懂的事好象挺多的,夜刀教你武功你都干什么用去了?”

“你来做什么?”赵琴狠瞪他,这个什么事都要凑一脚的咄罗奇二十年如一日,真的一点也没变。

“我来凑热闹!”咄罗奇摆明就是来凑热闹的,坐到了妻子身边,“你家的姑婆婆已经把饭做好了,我不用动手了。”他说得很认真,“说说你的事吧,你长大以后都做什么去了,你师父有好几年没来我家了,都不知道他上哪里去了。”

奴儿忙解释:“师父一直在中原隐居,为了教奴儿武功!”她的话不多,但是,已经把事情解释清了。

赵琴感觉到了她是个话不多的人,暗中给了丈夫一拳,叫他不要问了,她改天要去问问夜刀,怎么把奴儿教成了不愿意说话的人,她的母亲可是大宋一代才女,出口成章,凡事都是对答如流的。

咄罗奇耸耸肩,只好作罢了,没有关系,“那你师父回他幽州的家了没,他都不用管他们家那两个小子吗?”

“师父已经在幽州的家中长住了。”奴儿恭敬地回答。

“好了,不说了,我们先吃饭,你看你的脸色。”赵琴案拉起了奴儿的手,疼惜地说道。

只是那么一句轻柔的话语,奴儿的心里却涌起了一阵一阵的暖意,眼泪不由自主地滴落下来,这个世上还是有人对她好的。

“好了,不哭了,这里就象自己的家一样。”赵琴笑呵呵把她搂进了怀里。

咄罗奇摸了摸下巴,他真的要去找夜刀问问,呵呵,好久没去幽州了,不知道是不是还有人记得他啊?

……本章完结,下一章“ 重返大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