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代嫁王妃 [目录] > 第82章: 阿紫闹事(1)

《代嫁王妃》

第82章 阿紫闹事(1)

罗莎夜罗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夜已经深了,大宋的皇宫里却是灯火辉煌,因为今天是皇后的小女儿十岁的生辰,皇后为了给自己最宠爱的女儿过寿辰,把自己家里的那些诰命夫人和小孩都叫进了宫,她就是要人知道她娘家有多大的势力。

皇宫里除了争风吃醋,就是明争暗斗,雨妃是最安静的一个,所以,她在皇帝的心里是永远也不会失去信任的,她是和他一起有过苦难岁月的,在她的女儿远嫁契丹之后,她迎接皇帝到来的次数是越来越多了,他们会坐在一起,想着他们的女儿,默默地相互依靠着。

雨泉宫,只有雨妃的卧室里点着一盏昏暗的灯,雨妃一身白衣靠在床柱上,眼睛是空洞的,她的额头前多了几缕白发,昨天还是容颜未老,今晚却已经苍老的连伺候了快二十年的贴身侍女都不认得了,她已经在那里坐了一整天了,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吃。

阿紫一身宫女的打扮走了进来,眼睛里是自责,是她跑来告诉她的,建平公主早就在那场雁门关的浩劫中死去了,她的话让雨妃的头发一夜变白,容颜老去,她走到了她的身边,叹了口气,跪倒在她的面前:“雨妃娘娘,你就吃一点吧,都是我不好,我不应该告诉你建平公主已经死了,人死不能复生的,你的女儿虽然死了,可是我姐姐还活着不是吗?你就把我姐姐当你的女儿吧!”她轻轻拉住了她冰凉的手,将自己手掌的温暖传递给了她。

雨妃慢慢地抬眼看了她一眼,唇角掠过了一丝凄苦的笑,手轻轻地落在了她的发间,“阿紫,不是你的错,迟早有一天我会知道真相的,你只是提早告诉我而已。”她的眼睛里蒙上了一层雾水,一滴冰凉的眼泪滴在阿紫的手背上,“我的女儿远嫁契丹,至少她活着,我期待着有一天能和她相聚,可是,她现在死了,我再也看不到她了。”

阿紫最看不得自己喜欢的人在她面前哭,看到她掉眼泪了,她急了,“娘娘,你不要哭,要是你觉得我姐姐不好,那我当你的女儿吧,我阿紫也不错的,一定会孝顺你的,还有,我会武功的,要是谁欺负了你,我去揍她,我当你女儿好不好?”她的手笨拙地身到了她的面前,用自己的衣袖给雨妃擦拭眼泪。

躲在外面的宫女们都吓得脸色大变,要她去劝慰的,怎么认起亲来,还用衣袖给娘娘擦眼泪,真是一个胆大包天的女孩子。

雨妃被她的话引出了更多的眼泪,伸手抱住了她,可在她的身上大声的哭了起来。

外面的乐声响得更加的起劲了,和这里的哀伤形成了明显的对比,阿紫皱了皱眉,拍了拍雨妃的肩膀,把她放开了,走到门口问道:“那烦死人的乐声是哪里传过来的?”她不耐烦地一挑眉。

“那是皇后的安平公主十岁寿辰,皇后正在给她大肆庆祝。”被她的神情吓到的宫女急忙回答,还微微地退开了一步,她们都害怕她象昨天一样,抓过一个就粗野地拷问,一帮足不出户的宫女哪里见过阿紫这样身手,这样胆识的女孩子。

阿紫嘿嘿一笑,伸手挽过了一个年纪比她大了一点的宫女,笑容里的阴谋已经酝酿了,“姐姐,麻烦带我去皇后的地方看看热闹!”她不由分说地就把人家挟持走了。

“喂,不能去!”一帮宫女都脸色大变,急忙追了上去阻拦,皇后的地方能有那么好进去的吗。

一个黑衣身影轻轻地落在了宫殿的外面,修长的身影里透着孤单,她将身子隐在黑暗里,默默地看着坐在床边哭泣的雨妃,她深深叹息了一声,身子一移,人已经站在了她的身边。

“都出去吧,不要打扰我。”

雨妃的声音还是她记忆里的温柔,温柔里透着化不开的悲伤,她想伸手去安慰她,手伸到了一半,硬生生地停在了半空,终于无声叹息着放下了,左手一摊,掌心里那块晶莹的玉牌闪过了一丝温和的光泽,她抬手挂在了床边,狠心地转身离开了。

“谁?”一声男子的怒喝打破了雨泉宫的宁静。

大大宋皇帝赵恒一身简单的灰衣,手里提着一个灯笼,独自一人站在宫殿的走廊里。

黑衣人的脚步被他的声音牵拌住了,她背对着他,双拳紧握,慢慢地回过了头,眼睛里是矛盾的光芒,有爱,有恨,有崇敬,也有鄙视,她转过了身子,直直地对上了他,“不要辜负雨妃,否则我会恨你一辈子的。”她的手指指着他,天下没有人敢这样对大宋的皇帝如此的不敬,而她却敢。

“奴儿,你是奴儿!”赵恒认出了她的声音,惊喜地叫着,脸上露出了异样的兴奋,“让朕看看你的脸。”他疾步朝她走了过来。

“你不配!”她冷笑着,脚下一点,身子飘了起来,头也不回地消失在他的面前。

“奴儿!”赵恒激动地叫着,伸手却已经抓不住她了,眼睁睁看着她离开了。

“奴儿在哪里?”雨妃从卧房的里面内冲了出来,扶在沉重的门上,看到的是一片静寂的夜色。

“她走了。”赵恒喃喃地说着,不舍地望着奴儿消失的方向。

“陛下!”雨妃再也控制不了她的满腔哀伤,蹒跚地冲到了他的面前,“怎么会这样,我们的女儿早就死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她抓住了他的手臂,“你早就知道的是吗?”

赵恒一楞,“是奴儿告诉你的?”

“你骗了我,你说过永远不会骗我的,可是,现在我知道你骗了我。”失去了女儿的悲痛已经让她忘记了自己拼命在摇晃的人是当今的大宋皇帝。

“雨儿,你哭吧,要哭就痛快哭出来。”赵恒低低地叹息着,伸手把她揽入了怀里,“我是怕你承受不了,所以才没有告诉你,你哭吧,哭吧。”他的眼睛里闪动着泪光,“建平也是我的女儿。”

此时,他不象是坐在金銮殿高高在上的大宋国君,他也只是一个平凡的男子,他也是一具有血有肉的躯体,知道爱知道恨。

空旷的夜空下,风呜咽着,大宋的皇宫里,有太多的悲喜在默默地上演。

赵恒扶着自己风雨扶持一路走过的雨妃走进了宫殿里,他是听到她已经一天没有进食了,在皇后那里只停留了片刻,就悄悄地来到了这里,只有在这里,他的心才能得到真正的安宁。

床边挂着的玉牌闪着光芒,刺到了他们的眼睛。

“是建平的玉牌。”雨妃几步跑了过去,把玉牌抓在了手里,温润的感觉握在了手心,她的眼泪排山倒海地掉了下来,“我的女儿,我的女儿。”她紧紧把玉牌捧在心口,缓缓地倒在了地上。

外面,皇后的宫殿,乐声大作,却丝毫不知道潜在的危险已经在悄悄地靠近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武状元余火莲”↓↓↓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