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代嫁王妃 [目录] > 第86章: 南院危机

《代嫁王妃》

第86章 南院危机

罗莎夜罗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南院王府,穆英坐在南院大王的虎皮椅上,苦着脸对着一堆一堆要批阅的文件,他唉了一声,认命地拿起了刚才丢在自己面前的文件,打开,在上面盖上了他家大王的大印,然后丢到了一旁。

“老大,上京又来人了,这一回是皇后的亲信。”王府的副侍卫长博尔望匆匆闯了进来,,他是个粗人,长得跟牛一样健壮,满脸凶样,在南院王府里,除了耶律楚和穆英能把他掀翻在地,其余的人都不是他的对手。

穆英哀叫了一声,把头埋在了文件堆里,痛苦地叫道:“我们的大王他什么时候能回来啊,我快要撑不住了,博尔望,你去对付皇后的人,你是出了名的不讲道理,就和他说我们大王到边界巡视去了,我看他能怎么样。”

“可是,来人还要见王妃。”博尔望还为难地看着他,“我们哪里去找王妃让他见,说是皇后赏赐的一些衣服和补品,一定要王妃亲自点收。”

穆英抬头瞪他,“你还真是笨,不会说大王把王妃也带去了,有本事让他自己去边境找好了,你就按我说的和他说去,就说我也一起去了,我看他能怎么着。”

博尔望用手挠挠头,显得不好意思,呐呐地说道:“我已经和他说了,你在王府里。”

“笨牛!”穆英又是一声哀叫,“博尔望,你也不想一想,我是大王的影子,他去了边境我会不去吗,我被你气死了。”他气呼呼站了起来,“要是哪天我不在了,我们南院王府是要任人宰割了。”

博尔望连忙赔笑,“老大,你怎么会不在呢,我们南院少了大王是行的,少了你就不行了。”他说得是事实,大王自己去找老婆了,把南院丢给了他们,有老大在,一切都和大王在一样的运作着,但是,如果老大离开了,大王就不一定能够就顺利地运作南院王府了。

穆英摇头叹息,一拳打在他的身上,“我只是大王的影子,你要记住,我穆英是为大王而活的,一切都是为了大王,你的话兄弟们是能理解的,但是,听在外人的耳朵里,他们会认为我穆英是一个谋夺权利的人。”

“只要我们兄弟明白就好了啊。”博尔望粗中有细,哈哈一笑,“老大,你还是先去对付那个叫格而丹的人吧,据说他是皇后近来最信任的人。”身为南院的副侍卫长,博尔望也参与了密探组织里的,所以他对上京的动态也是了如指掌的,“我就奇怪了,那个萧无最近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他不是皇后最信任的人吗?”

“风水轮流转!”穆英哼了一声,心里也是充满了疑问,萧无是转了性子还是在玩什么花样,他和皇后之间或者发生了什么事,反正他已经和皇后的后宫之争已经毫无关系了,最近都是那个叫格而丹的人在帮助皇后,他不管他们在上京的皇宫里做些什么事,只要不要来惹南院的人,一旦惹上了,那就休要怪他无情了。

“我们走,去会会那个格而丹,看看他是一个什么货色。”把手放在身后,他大步走出了书房,“博尔望,我们要好好演场戏让他看看,让他知道我们南院的人不是那么好惹的。”

博尔望明白地笑了,“我知道了,老大,你就放心,我博尔望的嗓门是谁也比不了的。”他信誓旦旦地保证道,不就是又让他当坏人吗,那是他最拿手的活了。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过了王府的后院,来到了前面接待客人的花厅,只见一个身材臃肿的中年男子坐在花厅的上座,典型的两条大辫子的传统人物,穆英见到他自以为是地就坐在了上座,心里已经很不满了,他要好好教训这个皇后的走狗,虽然萧无的行径他很不屑,但是,和萧无比起来,这个人真是一点礼貌都不懂。

他的脚迈进了花厅,脸上堆起了笑意,朗声笑道:“要不是仔细看,我还以为我们大王回来了呢,尊使啊,你还真是不客气啊,就是陛下来了,你坐的地方也是我们大王坐的。”

格而丹肥胖的脸上被他这样一顿抢白立刻变得铁青,放下了茶杯连忙向穆英抱歉地说道:“是格而丹失礼了。”弯着身子退到了一旁,额头上滚落一滴冷汗,心里恨恨想着,南院的穆英还真是和传说中一样厉害。

穆英可不是那种见好还不收的人,他哈哈一笑,装作一点也不在意的样子,拉过他还是坐在了上首,“你是皇后娘娘的使者,现在大王不在,你当然得坐这里了,就当皇后娘娘亲自来了。”

格而丹这下进退两难了,只好坐在了那里,但是,这一坐,真的是坐立不安了,他听到大王不在,好象抓住了把柄,“你说南院大王不在?”

穆英坐在他的下首,理所当然地笑道:“是啊,大王去云州的边境视察了,这是半年前就计划好的。”

“既然南院大王不在,那就让王妃来亲自清点皇后赏赐的礼物吧。”

穆英见他一副急着想见到王妃的模样,心里暗笑,不慌不忙地说道:“我们大王怎么舍得把王妃一个人留在王府里,这一次是带王妃一起去的,因为带了王妃,所以,这一次大王去云州是秘密去的,只带了我们南院少数的随从。”想见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

格而丹眉头一皱,失望地说道:“都不在啊。”

“皇后还真是惦记我们王妃,使者大人,我穆英代我们大王和王妃谢过皇后娘娘了,礼物就有穆英代接吧。”穆英说得不卑不亢,起身对他感激地行礼。

格而丹本来就是借送礼物之际来打探南院虚实的,因为,皇后已经知道南院王府里的大王和王妃都不在,他朝穆英尴尬地笑了笑,“那真是不巧了,也好,礼物就有穆英大人代接了,我回去以后也好向皇后交代,皇后说了,希望南院王妃生个王子,好让我们大辽的江山后继有人。”

穆英在心里冷笑,恐怕是不希望我们南院有王子出世吧,他的脸上保持着一贯的微笑,“请皇后娘娘放心,我们南院上下都把王妃当作了无价之宝,谁要是对我们王妃有什么不轨的心意,那我们南院的人就不会饶她的。”

“是啊,是啊,南院王妃的肚子里可是怀着我们大辽未来的皇帝。”格而丹故意把话说露了。

博尔望腾得从另一旁的座椅上站了起来,黑着脸骂道:“你怎么说话的,是皇后娘娘教你这样说的吗?什么叫我们王妃怀的是大辽未来的皇帝,你这样说,我们南院的人不是在谋权篡位吗?”他凶狠地上前一步,一副要把格而丹生吞活剥的模样。

格而丹没料到他的话会引起这样大的愤怒,他害怕地连忙摆手,“不是的,不是的,这话不是我说的,是太后老人家说的,连陛下都在说要把南院王妃生下来的王子立为我们大辽的太子。”

“你胡说,我们王妃怀的是小公主,我们大王早就告诉了陛下,你分明是要栽赃给我们南院,你到底是不是皇后派来的啊?我看你就象大宋的奸细,是来离间我们大王和陛下的。”博尔望气愤地上前就一把扯过了他的胸口,恶狠狠地叫道:“我告诉你,我们南院行得正,不怕你栽赃,我们陛下是圣明的,就算皇后这样和陛下去说,我们陛下也不会听她一个女人的话,我们南院大王不是一般的人,他是当今陛下的亲弟弟,回去好好把我的话和皇后娘娘说去。”一把将格而丹摔回了座位上。

“不得对皇后娘娘无礼。”穆英慢悠悠开口了,语气里是不容反驳的严肃,“博尔望,我们大辽的皇后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们心里难道不清楚吗,谁说我们南院要是有了小王子就是大辽的太子了,我们陛下现在正当壮年,格而丹,你不但冒犯了我们南院,也冒犯了我们大辽的皇后,博尔望,把他拉出去痛打三十大板。”

“你敢!”格而丹跳了起来,脸色铁青。

“我是替皇后教训你这个不懂规矩的奴才!”穆英冷笑了一声,右掌重重拍在茶几上,“让你记住了,奴才就是奴才!”

博尔望弯下身子,一把将还要跳的格而丹扛在了肩膀上,大声叫道:“来人啊,我们替皇后教训一下这个奴才!”

“你们敢,放我下来。”格而丹肥胖的身子挣扎着,但是,他哪里有博尔望的力气大。

穆英双手环胸走到了门口,唇边噙着一丝微笑,他就要灭一灭皇后的嚣张气焰,不要把南院的人不放在眼里,以前他们是因为大王忍让再三,忍又怎么样,还不是让人欺到头上来了,现在开始,南院的人要开始让上京的人知道知道,南院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就算是当今的辽主,他也得知道一下,他的亲弟弟到底有多少的实力,如果他真得想当大辽的皇帝,其实是一件轻易就能办到的事。

耳朵里听着杀猪一般的惨叫声,他的唇角扬起了傲气的冷笑,就由那个倒霉的格而丹开始吧,他穆英要让上京知道,南院不是任人宰割的。

过了很久,博尔望满脸笑容走了回来,搓着手痛快地叫道:“老大,今天真是解气啊!”

“通知宫里的兄弟,密切注意皇后宫里的动向,我估计这一回我是彻底把她得罪了。”穆英为自己的决定感到开心,“我要向她正式的说,我们南院和你扛上了。”

“格而丹被他的手下抬走了,临走还恶狠狠放话了,要我们南院的人等着瞧。”博尔望哈哈大笑。

“那就走着瞧好了,你通知穆七,要我们的大王立刻回来,我继续去处理那堆看不完的文件。”他大步朝书房走去。

大辽的兵权,除了那个对当今陛下绝无二心的耶律齐骆,还有谁是没有二心的呢,他冷笑着,只有南院的人只对他们的大王忠诚!

……本章完结,下一章“ 绿衣杀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