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代嫁王妃 [目录] > 第94章: 大兵压境 (2)

《代嫁王妃》

第94章 大兵压境 (2)

罗莎夜罗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老王从皇宫里拿来了药,一头钻进了厨房里,和老李忙了起来,他是一个一言九鼎的人,答应了穆英让他的大王毫发无伤地回到南院去,他就一定要做到。

赵恒一起来得,他一身灰衣,只带了一个随从,悄悄站在了奴儿的房门外。

奴儿早就听到了他的脚步声,知道他在外面站了很久了,低叹了一声,她走过去开了门,迎上了他又惊又喜的目光,“进来吧。”她转过了脸,不愿意让他看见自己红肿的眼睛。

赵恒开心地笑了,走进了屋子,轻轻把门关上了,低声问道:“他怎么样?”

奴儿坐在床边,拉着耶律楚的手,冷冷地说道:“你的御林军统领真的是好狠啊。”

赵恒无语,他只沉浸在失去了雨妃的悲痛里,忘记了自己那个大辽的女婿被关在天牢里承受着严刑逼供,要不是老王冒死闯进他的寝宫里,他恐怕就忘记耶律楚还被关在天牢里,而这个人是自己最心爱的女儿的丈夫。

“雨妃死了。”他轻声说了出来。

“什么?”奴儿惊叫,回过头来看着他,“你胡说,雨妃娘娘不是好好活着。”

“她死了,去找你娘了。”赵恒的眼眶里泪水悄悄地滑落,他举起了袖子擦了一把,“你去看她最后一眼吧,没有她就没有你,你是她冒死养大的,她虽然不是你的亲生母亲,养育之恩是不能忘本的。”

奴儿手上的青筋突了出来,咬牙切齿地问道:“是皇后吗?我要杀了那个贱人。”她转身就要走了,浑身的怒气化作了熊熊的烈火。

“奴儿!”一声微弱的低叫在她的身后响起,留住了她的脚步。

她回过头惊喜地看到了耶律楚挣扎着要爬起来,眼泪不由自主地落了下来,身子直接撞进了他的怀里,紧紧地将他抱住了,放声大哭起来,“阿楚,我以为再也听不到你这样叫我了。”

“奴儿,”耶律楚顾不得身体象被裂开了一样,也紧紧拥住了她,沙哑的声音里包含着惊喜,“奴儿,我的奴儿,你终于肯这样抱我了。”他吃力地说着话,咳嗽了几声,看见了站在一旁含笑看着他们的人,“陛下也来了,让你受惊了。”

“你们一定有很多话要说,我先回宫了。”赵恒微笑着朝他一摆手,“好好养伤,有什么需要让老王尽管和我去说。”他安慰地看到了自己的女儿终于和她的丈夫和好如初了,唉了一声,走了出去,轻轻替他们关上了门。

“奴儿!”耶律楚动情地低唤,轻轻推开了她的身子,不舍地擦去了她的眼泪,“不要哭,我的奴儿不是爱哭的女子。”他的吻轻轻落在她的唇边,“我们和好了,是不是?”

奴儿抬起了眼,对上了他深情的目光,眼泪止不住地滑落下来,“只要你活着,我愿意忘记曾经发生过的一切。”她把头轻轻靠在了他的肩头,“你不要恨我,我失去了理智才会把剑刺进了你的身体里。”

“如果挨一剑就能让你原谅我,那一剑我挨得值了。”耶律楚低笑起来,扯痛了伤口,身体一震。

“你不要笑。”奴儿急了,慌忙把他扶倒在床上,擦了擦眼泪,“我去叫老王过来给你看看。”她转身想走,耶律楚抓住了她的手,微微地摇了摇头。

“只要你陪着我,我马上就会好起来的。”他的眼睛里充满了爱意,手紧紧握住她的纤纤手指,他终于挽回了他妻子的心,就是要他再挨一剑他也愿意。

“我不走,永远也不离开你了。”奴儿郑重地说道,在他的身边坐了下来。

耶律楚微微地喘了口气,“奴儿,相信我,我没有打掉我们的孩子,那包加在燕窝里的东西……”

“不要说了,”奴儿的手蒙住了他的嘴巴,摇头阻止了他,“我相信你,从此以后不会再对你产生怀疑了。”因为余火莲已经带着那个绿衣紫雅心来过,那个七彩宫的杀手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对余火莲言听计从,她什么都说了,“是萧雨燕要她们七彩宫的人杀我的,我们孩子被她们打掉了,我的命被阿紫保住了。”

“皇嫂!”耶律楚恨恨地说道,“她做得太过分了。”

“过分的不是她,是你的皇兄,他现在已经率领大军到了宋辽的边境,他无视和宋的盟约,也许现在已经把大军开进了大宋的境内。”

“什么?”耶律楚的脸色大变,挣扎着坐了起来,“你哪里得到的消息?”

“穆英给穆七的飞鸽传书,他说南院王府现在已经被围困了,我看你皇兄是已经知道你来找我了,我是不是闯了大祸了?”

面对她的内疚,耶律楚的脸上荡开了温柔的笑意,伸手轻轻抚过她尖瘦的脸庞,低笑:“他想对付我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看来他是寻对了机会,奴儿不需要自责,我们兄弟之间的事迟早要发生的,以前我太让着他了,处处替他和大辽的皇室着想,现在看来我是错的,现在,为了你,我也一定要和他争一长短,我会遵守对你的承诺,我会守护宋辽边境的安定,我绝不让大辽的兵马越过大辽的边境,侵犯你父亲的领地。”他握着她的手认真地说道。

“有些事是你不能左右的,比如现在,你皇兄也许已经越过了宋辽的边境,我看得出来,他是一个野心勃勃的皇帝。”奴儿对他微微地摇头,“如果你不是他的亲弟弟,也许我们会生活地更开心。阿楚,如果我杀了他,你会恨我吗?”她低声试探着问。

“不,奴儿,你不能有这样的想法。”耶律楚看到了她的眼睛里闪过了危险的光芒,急忙把她拥入了怀里,“他是我的亲哥哥,你无论怎么样也不能杀他,他的个性适合做一个皇帝,只要我们手里有他的把柄在,我们不许他侵宋,他就不会侵宋了。”

“把柄?”奴儿不解地问,“他还会有什么把柄在你的手里?要是有,你还处处让他做什么?”

“我是先皇的遗腹子,在我出生前,先皇就留给我一道圣旨,等我出生以后就要母后辅佐我登基当大辽的皇帝,可是,母后为了大辽不起内乱,联合了几个亲近的大臣商议将皇兄扶上了大辽皇帝的宝座,你的姑父哥鲁达就是其中一个支持的大臣,没有他的鼎力相助,皇兄就不可能那样顺利地当他的皇帝,可是,到最后,楚王却成了皇兄心里最恨的人。”

“是因为你的手里有那道圣旨吗?”

耶律楚低笑着摇头:“是因为皇兄他不知道我母后究竟有没有把那道圣旨交给了我,先皇的遗旨就成了他心头大患,也因为有那道遗旨,他才会忌讳我。可是,他不知道的是,穆英当年冒死从我母后的宫里把那道遗旨偷了出来,就藏在皇兄他的身上,数十年如一日的带在他的身边。”

“我听不懂。”奴儿被他弄糊涂了。

耶律楚凑到了她的耳边,低语了几声,然后微笑着问:“明白了吗?也许以后我会用到那道圣旨,你要记住,你的武功造诣一定能拿到手的。”

“那现在我们要怎么办?阿紫已经回幽州救穆英去了。”

“明天我们就出发回南院,我看他怎么面对我。”

……本章完结,下一章“ 雄心壮志”↓↓↓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