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神录 [目录] > 第17章: 流泪的眼睛

《天神录》

第17章 流泪的眼睛

laoganqiren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蒙面人离开了恩断崖,心中五味杂存,说不出的难受:“回绿屋复命?又不知何年才能见到以梦。”

想起以梦,他的心就一阵抽疼,以梦啊以梦,你还好吗?

当他这么想着的时候,那双清澈如湖水,圣洁的不带一丝尘埃的眼睛便从记忆中浮现,就是这双眼睛曾让他如痴如醉,也就是为这双眼睛,让他对他曾关怀备至如手如足的弟弟--千山生出了恨意。

当年他历经千辛万苦回到了老宅,却已是人去屋空,寻不到那双眼睛,他的心在那一刻轰隆隆的巨响着,完全崩溃了。

没有了那个人的那双眼睛生有何趣?即使活着也不过是行尸走肉,一具躯壳而已。

后来他四处打听,到处寻找的还是那双丢失的眼睛。

再后来绿屋那个人为他重续经脉,恢复武功,他感恩不尽,其实也还是为那双眼睛,否则武功对他已无意义,没了这双眼睛他连活着都觉无味,何况恢复武功?

他感恩是因为这人给了他重见这双眼睛的机会。

恢复武功后,他费时三年,几乎踏遍半个唐朝,终于找到了那双眼睛。

当时他幸福的泪如泉涌,可是接下来...

接下来她身边的男孩竟然脆生生的对着他的弟弟叫爹。

就是这声爹,把他彻底粉碎了,粉碎了他的一切。

他就这么呆站在那儿,眼睁睁的看着三人离去,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那一瞬间,自己仿佛已经死了。

往事不堪回首。

那个男孩,现在也应该是个大小伙了。

不知是自己的孩子还是弟弟和以梦的,他痛苦的想着。

想到孩子他心中一疼,泪不由自主的流下,他自言自语道:“不能再回避了,还是回去看看吧,哪怕只是偷偷的看看。”

想起自己那般对待克思,心中也是一紧,还好,只要主人愿意,克思是完全可以无事的,回想起克思见到自己时急切的情形,心中不由的一阵感动,看来他还是老样子,重情重义,想到这,心中总觉得有什么不妥,但要让他立即找出何处不妥,又一时理不出头绪。

霸刀门东北角,有间精舍,精舍内一灯如豆,灯旁有一中年美妇正跪坐在蒲团上,面对观音大士的雕像,双手合十,满脸虔诚,满目希冀的祈祷着。

后窗屋外一黑衣人,正透过窗纸上的孔,单眼向内窥视着。

那美妇面对观音倾诉着,祈求观音让她期盼已久的丈夫安全归来,泪眼模糊喃喃道:“万水呀万水,你在哪里?难道你真的忍心丢下我们娘俩,独自去了。”

言罢,满眼的不信,又自道:“这么多年了,多亏千山兄弟关照,你儿子已经二十有五了,还不知千山只是他二叔,并非亲爹,你知道吗?千山为了让你儿子活得自信,充当爹的角色那么多年了,还因此引起了他心爱女子的误会。我看得出他很爱柳依人,那位姑娘因我和儿子对千山生出了误会,也许她对千山的误会太深了,一怒而去,千山再也寻她不得,万水呀万水,我们一家三口欠兄弟的太多拉,不知她二人还有没有和好的时候...”她边说边擦眼泪,整个成了泪人。

那边袁干见了费克思后,费克思把经过讲了一遍,袁干只觉整个过程,甚是诡异。

但袁千山听了却陷入沉思,难道大哥没有死?难道黑衣人就是大哥?

大哥为何不直接回家?

难道他被大哥误会了?

依人误会了他,他竟连解释的机会也没有。

大哥呢?

难道也不给自己解释的机会吗?

那蒙面人定是大哥了,他这么想着。

最后他让世杰照顾好费克思和柳三飘,决定自己带着袁干去见嫂子。

心想:“该是把所有事情告诉袁干的时候了,他已是一门之长,应该能承担这一切了。”

袁干和袁千山来到家门前,袁干推门而入,见娘还在祈祷,忙上前将娘扶起,道:“娘,你不用担心,霸刀门出这点事情,还难不住孩儿。”

敢情他以为他娘在为霸刀门祈祷。

袁千山看了看袁干又看了看袁干母亲毅然道:“大嫂,你又在为大哥祈祷,这么多年了,大哥若知道你一直为他祷告,盼他平安,不知会有多高兴呢。”

袁干听袁千山这么说,顿时呆了,袁干娘也是一愣,然后道:“你已决定把事情全部告诉孩子了?”

袁千山笑笑道:“大嫂,侄儿已经是二十几岁的人了,又是我霸刀门新一代掌门,他已成人,再说大哥也有了消息,本来我把掌门之位传给侄儿,就是想亲自到江湖走走,也好瞧瞧这么多年......依人怎么样了。”

听他这么说,那中年美妇道:“是啊,早该去了,我们都对不住她。”

窗外的那双眼睛早已泪水狂涌不尽,他始终看着,听着,他说不出话,他恨自己,恨自己那么易变,恨自己糊涂,恨自己对以梦了解不够,信心不足,恨自己误会了弟弟千山,他想高声大哭,可又怕惊动屋内的人,他,愧对他们啊。

他想进去,他想好好看看以梦,他想好好看看儿子,但他终究没有进去,他不能这样进去。

对,他应该先去为费克思和柳三飘求取解药。

……本章完结,下一章“ 巧遇(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