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神录 [目录] > 第2章: 迷棋谷

《天神录》

第2章 迷棋谷

laoganqiren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谷口突然传出一清脆悦耳的少女声音:“袁大哥,你呆什么呢?”

袁干一扭头,惊喜地道:“婉约,你怎么来拉?”

婉约微微一笑:“告诉你吧,是爹叫我来领你入谷的,这下你高兴了吧?”

袁干高兴的一蹦三丈高,道:“伯父他改规矩了?”

婉约见他开心的像云一样---飘起来了,心下也十分高兴。

和风拂面,空气清新,鸟儿欢快的高歌,蓝天白云,一切都赏心悦目。

婉约拉着袁干的手,一蹦一跳的带着他向谷中行去,边行边道:“幸亏今天师祖入谷,他老人家云踪不定,难得入谷,算我们运气好。”

袁干不解道:“你师祖是何人?”

婉约嗔道:“你这个傻瓜,我师祖不就是我爹的师父嘛!”

袁干挠挠后脑勺道:“我只是想知道先前要带我入谷的老者是否是你师祖。”

婉约想了想喜道:“今日入谷者仅我师祖药神一人,肯定是他老人家。”

袁干“嘿”了一声道:“早知随他入谷也就是了。”

两人有说有笑,不知不觉到了观云阁前。

观云阁内此时正坐着三人,上首坐的是药神,陪在两旁的自然是百里云烟夫妇,看情形是在商量着什么。

三人听见了百里婉约和袁干二人的说笑声,都抬起头来。

百里云烟发话道:“是婉儿吗?”

“是我”,婉约兴高采烈的道。

百里云烟又接道:“快快将客人带进来。”

语音刚落,两人已并肩步入阁中。

但听袁干轻声道:“晚辈袁干拜见药神前辈,拜见伯父、伯母。”

袁干可是文武兼修之人,不是一般的草莽之徒,见药神坐在上首又听婉约说过他是百里云烟的师父,这问候之礼自然是把药神放在第一位。

百里云烟于细微处看出了未来女婿是个识理之人,心中很是满意。

三人均面带微笑道:“你们坐下说话吧。”

婉约与袁干异口同声的道了声:“是”。

两人刚一落座就听药神问道:“小娃娃,我见你面带倦容,我走后,外面......”

袁干见药神疑惑,回道:“你走后,我正在阵中踌躇,不料江湖三凶前来。”

药神“哦”了一声道:“你和他们动了手?”

袁干道:“何止动手?”

当下就把刚才谷外发生之事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

当讲到绿衣老者以收魂瓶收魂,把三凶归入‘死册’时,百里夫妇及婉约都是难以置信。

婉约皱皱眉,有些不信的道:“我看你是看错了,那三凶根本就没死,只是在诈死而已。”

袁干知道此事诡异,正想着如何解释,怎样才能解释清楚的时候,但听药神出言道:“袁家娃娃所见之事,虽令人感到古怪玄奇。但这恐怕是真的。”

药神两眼注视着百里云烟道:“当年你师祖曾言,‘死册’现,江湖变。”

婉约满脸兴奋道:“师祖,照你这么说,祖师爷爷岂不是就像神仙般,前算五百年,后算五百年。”

想起师父,药神面现崇敬之色,口中轻声道:“孩子,你说对了,你祖师爷爷,学究天人,卜算之术的造诣,便是当朝卜算大师李淳风,袁天罡二人也得尊称他为前辈呢。”

婉约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师祖,祖师爷爷是哪派的?”

药神见婉约问的可爱,慈声道:“你祖师爷爷被江湖正道各大掌门共推为正道领袖,各掌门均称他天神,所以咱们这一派就叫天神派。严格的说,每一代掌门都称天神。只是天神派亲传弟子甚少。”

婉约兴趣昂然的道:“我爹说祖师爷爷已仙逝多年,那谁是当代天神?爹爹为何从未提过?”

药神稍有些遗憾的道:“当代天神是由大师兄和二师兄共同担任。你爹爹对这些并不知情,我多年来云踪不定,几乎把全部心血都用于完成你祖师爷爷的遗愿,与你爹爹相处的日子不是忙于传授医学就是忙于传授武功,是故,你爹爹也是一无所知。”

婉约不解道:“为何要两位师祖伯一起担任呢?”

药神看了看众人,见他们个个聚精会神,接道:“那是因为你祖师爷爷认为只有合他们二人之力,方勉强可以胜任,我大师兄人称老天爷,负责天心阁,二师兄人称老神仙,执掌神仙居。”

袁干因是霸刀门新一代掌门的缘故,所以才知晓这两大隐门的事情,当下激动道:“原来两大圣地的主人竟是两位师祖伯,真是太好了。”

袁干这一激动,竟连对圣地主人的称呼也跟了婉约。

他这种微妙的转变,听在婉约耳中,甚是欢喜。

百里云烟听罢也是微微一笑道:“你师祖就在眼前,你若有什么武学难题,向师祖请教也是一样。”

袁干心下欢喜道:“我霸刀诀正到了瓶颈之处,还请师祖指点一番。”

药神笑道:“武学之事,先放下无妨,我且问你,你入谷所为何事?难道你不想...”

婉约不好意思的颔首。

袁干挠挠后脑勺,有些紧张,有些忸怩道:“那当然是越快越好。”

“哈...哈...”,百里云烟大笑道:“你小子倒是很心急啊!”

药神与百里夫人也是忍俊不禁。

药神捋了捋胡须道:“小娃娃,我们婉约可不是好娶的,老夫可是有条件的。”

炽热的情感在袁干胸中沸腾。

有人说:“爱是一种病,深爱会使人牙痛。”

袁干现在就牙疼,疼的有如醉汉,醉的拥有一身的狂放与满嘴的豪言:“师祖,为了婉约,孩儿什么条件都答应你,哪怕上天下地,我都在所不辞。”

这话婉约最爱听,如果能一辈子听袁大哥的甜言蜜语......

药神打断了婉约的暇思,看了看百里云烟,云烟则已眼神示意:“师父你尽管说就是。”

药神笑道:“条件简单的很,哪须你小子又上天,又入地的,尽哄婉儿开心。”

袁干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婉约娇嗔的代袁干道:“师祖、爹、娘,别卖关子了,快急死人了。”

百里夫人见女儿撒娇放赖的神情,慈声道:“好你个婉儿,还没有过门就这么护......”

婉儿一听,娘竟然也拿她打趣,忙耍赖道:“不来了,不来了,再不说,我们可要去谷中玩了。”

她嘴里虽这么说,人却坐在那儿一动未动,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

药神长期离群索居,忽有这么多小儿女说说笑笑,心中甚是欢畅,道:“师祖与你祖师爷爷历经数十年,创下一门武功,这武功与一般武功不同,必须由处子之身先行练熟属于母亲的那路心法,再由母亲熟悉胎儿的那套心法,引导胎儿体内先天真气的运行。”

袁干和婉约互望一眼,心道:“这哪是什么条件?分明是祖师关爱,上天垂顾。”

药神见他们二人一脸兴奋的样子,打趣道:“袁家娃娃是不是更着急拉?”

袁干脸一红,挠挠后脑勺道:“祖师爷爷就别笑话我了。”

“那就这么定了?”药神问道。

婉约被戏弄了这么久,也卖了卖关子,装作有些勉强的道:“神功虽是初成,尚未有人练过,不知后果,但祖师既然非让我练,我难道能拒绝吗?”

婉约说完后,向药神做了个鬼脸,一副得了便宜还卖乖道:“叫你再笑我袁大哥......”

药神听了婉约的话后,笑着连说道:“好你个小妮子。”

百里云烟看师父如此高兴,便道:“师父,这次来迷棋谷,可不能再离开了。”

“好,这次就在你们这长住不走了,婉约陪你娘去准备一顿午饭招待你的祖师爷和夫婿,如何?”药神道。

婉约和百里夫人笑着应了声:“是”,便往厨房去了。

百里云烟则对袁干道:“你随我出去走走,也好让你师祖小憩一会。”

说着带着袁干向外走去,边走边向其介绍迷棋谷情形。

袁干终于了解了迷棋谷中的大致情形,原来迷棋谷和一般帮派不同。整个谷中也就几处房子,百里夫妇住在正中,左边是大儿子百里雄风的卧室,如今不在谷中。右边是百里婉约的香阁。那观云阁位于前方乃会客之所,厨房位于后面。再往远处,瀑布山崖之旁的那一间精舍则是专为师祖准备的。但二十年前,药神并未住下,是故如今仍是空着的。

这些房子并无奇处,奇的在下面---地底的机关,包括迷棋亭,迷林,以及环绕在周围的险峰。

迷棋亭自不用说,袁干被困其中,无法脱身。

那迷林更是奇绝天下,以树为阵,以石为卦,即使是对阵法有所研究的人也难破此阵。

袁干随岳父在谷中走了一遍,正打算回去时,忽听婉约叫道:“爹,袁大哥,吃饭了。”

二人听得叫声,忙施展轻功,但见两人身若幻影,快似流星,眨眼间便到了观云阁。

……本章完结,下一章“ 断臂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