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神录 [目录] > 第25章: 情何以堪

《天神录》

第25章 情何以堪

laoganqiren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袁万水自从见了妻子和儿子后,心中又悔又恨又喜。

得知以梦心中只有自己,好不高兴,只是想起克思眼下情形,不免又悔恨交加。

为了解去费、柳二人所中之毒,他在绿屋那儿一等就是十天,可是主人一去不反。

他愈等愈是心急,到第五天时,他眼中不时出现主人的幻影,他希望主人能于第五天的某个时候突然回来,就象当初自己了无生趣时那样。

又是一日过去了,灿烂的阳光,还是没能驱散他心中的乌云,相反,心头的阳光渐渐为乌云遮住,再过两日费、柳二人就将毒发身亡了,而这一切全拜他所赐。

他在期待中,倍受煎熬,在煎熬中,希望一点一点被粉碎,不觉已是第九天了,太阳升起又落下,他为费、柳二人解毒的希望已变成绝望,现在,即使主人回来了,给他解药,他马不停蹄,赶往霸刀门,怕也晚了。

他很想在看看妻儿,太想和他们共享天伦之乐了,但他能回去吗?

儿子身为霸刀门的门主,他这做爹的抛妻别子,尚未见面就把门中的一位首席长老和舵主毒毙,叫年轻的儿子如何向门下的弟子交待,人命关天,他难以自处。

月华如水,把它那无限的温情洒向人间。

看着满月,想起以梦,他愁思益浓,口中情不自禁唱道:“我所思兮在太山,欲往从之梁父艰。侧身东望涕沾翰。美人赠我金错刀,何以报之英琼瑶。路远莫致倚逍遥,何为怀忧心烦劳?

我所思兮在桂林,欲往从之湘水深。侧身南望涕沾襟。美人赠我琴琅玕,何以报之双玉盘。路远莫致倚惆怅,为何怀忧心烦伤?

我所思兮在汉阳,欲往从之陇阪长。侧身西望涕沾裳。美人赠我貂檐褕,可以报之明月珠。路远莫致倚踟蹰,可为怀忧心烦纡?

我所思兮在雁门,欲往从之雪纷纷。侧身北望涕沾巾。美人赠我锦绣段,何以报之青玉案。路遥莫致倚增叹,何为怀忧心烦惋?”

一曲既罢,袁万水情绪稍安,他决定离开绿屋,悄悄地去看看以梦和儿子,至于将来的事将来再说。

凤颖把杨摩弄到岸上,杨摩终因见了凤颖松了口气,这一放松,人也顿时晕了过去。

凤颖期期艾艾地道:“阿摩,你别吓唬我,我胆小,我知道你是真命天子,命有九条,上天会庇佑你的,是吗?”

凤颖这边絮絮叨叨,泣坐不能起,伤悲不能已,正是凄婉酸楚,泪不可止。

杨摩人虽晕了过去,但他知觉尚存,凤颖这边絮絮叨叨的话,他一一听在耳里,心想:“这一次无论如何也要陪阿颖数年。为了复国,他殚精竭虑。朝中李世民重贤臣,远小人,天下大治,百姓安居乐业,他无计可施,本想先乱江湖再乱朝廷,谁知李元霸居然假死,他奶奶的,老子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想那李世民真也了得,竟能把自己所犯错误看得一清二楚,更了不起的是皇袍加身后,仍能戒骄戒躁,自己当初,如不是心浮气躁,忘了百姓,又那会向今天这般亡命江湖,想想也是报应。”

他这么胡思乱想着,忽听凤颖竟呜呜咽咽哭了起来,心下感动,很想睁开眼来看看这始终对自己忠贞不渝、青春永驻的阿颖,然而眼皮沉重,仿佛灌了铅,睁不开;想张嘴安慰安慰,还是张不开。

这也难怪,他一连两三日滴水未进,又身受重创,经脉尽断,如换了别人,早已一命呜呼,但他身怀不死神功,既能活到现在,自也死不了。

凤颖只是一时乱了方寸,一个时辰后,渐渐平静下来,便想到要为杨摩弄些吃的,正欲到林中采些野果,又担心杨摩的安全,抱着走又怕于杨摩伤势不利,正犹豫间,忽见林中,走出一小男孩,约莫在十岁左右,一身粗布衣裤,两只眼睛大而灵活,纯真得不着一丝尘埃,手挽一竹篮,正向自己这边走来,边走边唱,偶尔踢起地上的石子,甚是活泼可爱,她忙喊道:“喂,小娃娃,请你过来一下,有事请你帮忙。”

那小孩听到喊声,加快脚步,不一会儿,便来到眼前,脆声道:“阿姨,有事请讲,我一定会帮你们的。”

凤颖听他说的真诚,微笑道:“谢谢你,只是我不是阿姨,而是奶奶。”

那小孩满脸不信,道:“我奶奶可是满头白发,一脸皱纹。你最多和我妈妈差不多大。”

凤颖见那孩子天真,愁容渐释,逗那小孩道:“奶奶我身有一流的武功,又误食青春豆,看上去就比你奶奶年轻多了。”

她本以为这样向一个十岁大的孩子解释,他不会明白的;岂知那孩子竟连连点头,道:“我明白了,奶奶定是吃了什么好东西,那就难怪了。前年,我爹上山采野参,不小心从山上摔下来,特重。后来,我在林中采了一枚赤红色果子,爹吃后,伤势全愈,比原先还健壮。”

凤颖听了那孩子的话后,道;“你叫什么名字?告诉奶奶好吗?”

那小男孩看着凤颖道:“我姓胡,叫厚福。妈妈讲为人要多做好事。还讲人生一世、草木一秋,要想活的光明磊落,便须行善,惟行善,方能点亮人心中之灯,让人一生都能面对黑暗,永无畏惧。”

凤颖听了他这一席话,心下一惊,真是出呼预料,起初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一山中女子竟能有这等见识,眼下她改了看法,知道厚福的母亲,很不简单,最少也是个才女。

厚福见她一时无语,便主动道:“奶奶,爷爷的病我能治好,你不用担心。”

凤颖疑惑道:“你能医好?”

厚福见她不信,忙从竹篮中,取出一枚朱红的果子,傲然道:“当初我爹只一枚,便好了。”

凤颖见了那果子,眼睛一亮,惊呀道:“朱果,怪不得你爹能全愈,这可是江湖人梦寐以求的宝贝,你舍得给爷爷服用?”

厚福搬开杨摩的嘴,把朱果放了进去。

他以自己的行动说明舍得。

杨摩早就清醒,只是睁不开眼睛,不能言语,至于他们二人对话,则听得一清二楚。

朱果一入口,一股清香顺喉而下,不一会,但觉腹中肠鸣不息,忽丹田发热,有如火炽,忙用功调息,吸收朱果全部精华,本来没有修复的经脉,也渐渐修复,收功时伤势已好了七八分。

只是两三日没有进食,甚是饥饿。

完功后也未等厚福同意,便把其竹篮中全部野果一扫而尽。

这才面向厚福道:“多谢。”

他仔细的端详着厚福,以至于弄的厚福很不好意思。

厚福道:“爷爷,难不成我身上有花?”

杨摩点点头,很是满意的道:“恩。骨骼绝佳,真是练武奇才。厚福,你可愿意跟爷爷练武,学爷爷这身本领?”

厚福看了看杨摩兴奋道:“愿意。”

……本章完结,下一章“ 授徒(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