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神录 [目录] > 第28章: 洞房花烛

《天神录》

第28章 洞房花烛

laoganqiren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袁干和百里婉约、百里雄风与雕琴大婚之日,没向江湖一般门派那样大摆宴席、吹弹拉唱、鼓声震天响,连两对新人在内,共计九人。

这是药神的主义,尽最大可能地缩小影响。

为确保母子连心大fǎ横空出世,避开隐患,可谓用心良苦。

双方的父母中,袁干的父亲袁万水没有到,由袁千山代理;雕琴乃孤儿,又无兄弟姐妹。

算起来,两对新人的真正亲人也到齐了。

迷棋谷中,两对新人少了白日的众多应酬,没了闹洞房的嘈杂,养足了精神,享尽安宁。

是夜,月圆。

一丝的乌云也没有。

月亮把它满身的银辉洒向人间,化做万千情丝,让一对对情人牵手,倾吐爱意,尽现温柔。

月光下,他为何形单影只,独对圆月空吟:“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蒹葭凄凄,白露未(日希)。所谓伊人,在水之湄。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四。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zhi)。”

他仰首向天,一遍又一遍地吟诵这首诗,借以倾诉对依人的追忆、思念之情。

“依人,你还想我吗?你误会我了,袁干只是我的侄儿。今个,他已洞房花烛。我们呢?有情无缘。想你,想成了习惯。每当,月圆之夜,总是情难自禁,你过得好吗?明个,我袁千山便只有一件事—寻你。”

此时,雕琴正躺在百里雄风的怀里,仰首望着这个她将托付一生的男人,满目柔情;百里雄风坐那儿象山一般,给她以安全、可靠感。

她自幼没父没母,一直把师父当妈,岂知两年前师父外出,这一去竟没回来。

后来金壁峰的人硬说她是他们教主的女儿,她不信。

她担心这是阴谋,就算她是金壁峰的什么教主女儿,也应该由她师父亲自告诉她。

为何师父一去不回?

百里雄风一直看着怀里的雕琴,这温香满怀,声息相闻,使他浑身燥热难当;阵阵处子之香让他情不自禁的向那绵软的香唇吻去,他这一吻下,倾尽了他的全部真情和爱yù,弄得沉思中的雕琴如遭电击,阵阵晕眩,被心爱的男人抱着、如雨点般的吻下,尤如鼓槌敲在鼓上,使她心弦震颤。

她觉得自己是这个世上最幸福的人,她翻转身反抱着雄风,她感觉出雄风的异样。

此时,百里雄风两眼冒火,目光如剑,直刺入雕琴的心窝;他两臂用力,几乎要把雕琴抱碎;听着他强烈的心跳,感觉着雄风下身的

异变,雕琴早已化成了一堆泥,只待那雨露甘霖。

灯光熄去,屋内刹那间传出习习嗦嗦的脱衣声……

袁干和百里婉约的洞房花烛之夜,自也郎情妾意,春光无现。

行云布雨,享尽那鱼水之欢后,两人之间更是蜜里调油,那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蚀骨销魂,将让他们二人再难分离。

本来行那合体之欢后,男人最易呼呼睡去,但袁干却是例外,他想起了他二叔,也想起了那个从未一见的父亲。

婉约余情未尽,小鸟依人般躺在袁干的臂弯里,向泊进港湾的小舟多享片刻的温柔。

听不见袁干的声音,她转身看向他,见他沉思,便道:“是想起了咱二叔,还是想起了父亲?”

袁干紧了紧怀中的婉约,柔声道:“全想了。没有二叔的爱护,我就不可能有幸福的童年,为了我竟让二叔失去了自己的爱。心中难安那啊。”

他以一手摩挲着婉约嫩滑的面容,在婉约身上香了一下,又道:“对父亲我无任何映像,只是这么多年,他孤身一人,漂泊在外,怕也历尽艰辛、吃尽了万苦。”

他看看婉约,想是初享人道,又累又乏,竟已睡熟。

……本章完结,下一章“ 无心诀(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