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神录 [目录] > 第30章: 无心诀(2)

《天神录》

第30章 无心诀(2)

laoganqiren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被围二人,一位是杨州丁家三少----丁点,另一位是桃园的典菲姑娘。

围攻的几人均是王屋派慢剑堂的人。

双方均是白道的人,所以,一时尚未弄出人命来。

双方僵持约一个时辰,丁点发话道:“想我杨州丁家,百年来从未听说与王屋派有何过结,不知贵派为何要在此伏击?还请贵派主事知人出来说话,以免因误会弄出人命而结仇。”

典菲见他三言两语便把自己心中的疑问道出,言简意赅,既责问对方伏击的原因,又言语温和,让对方不好不解释。

围攻的人中,一紫脸大汉道:“丁少侠说的极是,我王屋派与你丁家素无瓜葛,本不该留难与你,但门主有令,务必请丁少侠赏脸,到鄙派做客。”

典菲见他把伏击、围攻,竟说成请客,当下气道:“没想到儿,享誉江湖数百年的名门大派,今日竟沦落成占山为王的草寇。”

言罢,一副十分惋惜的样子。

那紫脸大汉乃慢剑堂副堂主,名叫关山月,为人耿直,颇有正义感,平素也算能言善辩,但此时自觉无理,被典菲这么一说,顿时脸红,呐呐说不出话来。

典菲见关山月一时无语,反觉此人不坏,是条汉子,当下和声道:“既然,连贵派自己也觉这等请客行为不妥,那就请诸位让开,免伤两家和气,也算不打不相识。”

关山月听人家说得在理,又和风细雨,正不知如何是好。

忽听,东边树下,那受伤少年道:“关堂主,兹事体大,不可动了妇人之仁。临行前,帮主和白堂主都交待了,这事关系到我王屋派能否重振声威,若不是我派有特殊客人,我想帮主和白堂主定会亲自赶来的。”

丁点看了看那第一位因偷袭自己而被自己击伤的年轻人,哈哈大笑道:“贵派未免太台举在下了,杨州丁家在江湖虽薄有微名,但那是我丁家,却非丁点。别说把我留在贵派,就算贵帮主一招取我性命,传出江湖,难不成就威震江湖了。”

言罢,连连摇头,一脸难以置信的神情。

隐在枝叶间的袁千山听了丁点的话,颇有同感。

得知丁点乃杨州丁家三少,心中暗想,既是丁情丁大哥的儿子,看来这事得暗下相助一把。

他这边正筹思如何相助,那边已有人发话道:“丁少侠说得也是,想我王屋派在一百多年前也曾与天神派齐名,靠的不光是绝世武功,更靠光风霁月的胸怀,但今日的王屋派为何如此不济?”

王屋派当今掌门石应天从现身到现在,未出一拳、未发一掌,仅寥寥数语便抓住了众人的心。

他音调不高,略显嘶哑,但听在众人耳中有如暮鼓晨钟,清越而悠远。

王屋派的人见掌门石应天现身,个个弓身行理,面带欢容。

在他们看来便是天大的事,只要帮主亲自出马,必会马到成功。

石应天向帮中兄弟点点头,微微一笑,算是回了礼,然后,望向丁点和典菲,道:“因李淳风大侠来访,来迟一步,让两位受惊了,这一切都是我安排不当,在此石某先向两位赔理。”

丁、典二人见他这般说法,也只好道:“一点误会,眼下误会已消,那就告辞。”

他们二人心意相通,明知人家不会放行,还作势欲去。

果然,石应天发话道:“天色已晚,不如两位就到鄙派住上一宿,也好让我一尽地主之宜,不知二位意下如何?”

典菲见他说来说去,还是要留人,当下气道:“石帮主话虽说得漂亮,但骨子里还是要留人,是也不是?”

她词锋犀利,直舒胸臆。

弄得石应天只能答是或不是。

丁点心下暗赞典菲问得好,瞧向石应天,看他如何应答。

石应天经李淳风指点,知王屋派能否重振昔年声威,关键在他和丁点,这丁点应是王屋派第十代传人,他这第九代传人已把本派由低谷推向高峰,但真正发扬光大还离不开丁点---这个第十代传人。

石应天皱了皱眉,做出满脸失望的样子道:“既然,二位不肯赏脸,那也就只好-----”

他略微顿了顿,众人齐向他望去,均以为后面要说的是‘请你们留下’又或‘罢了’。

岂知,他居然说的是‘请你们听我说出留你们的真正原因,再做决定,如何?’。

……本章完结,下一章“ 无心诀(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