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神录 [目录] > 第33章: 无心诀(5)

《天神录》

第33章 无心诀(5)

laoganqiren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石应天一口气说到这,停了停。

他说的清楚,众人听的专心。

他这一停,大家便松了口气。

典菲见石应天停下,看看头上一轮圆月,又看了看石应天,脆声道:“想必有人接下了是非子百招。所以,是非子前辈掌门被废,一怒他去,才有今日贵派寻找秘笈一事。对不对?”

在这月朗星稀,时至深秋的夜晚,微风轻吹,带给众人阵阵凉爽。

石应天目光灼灼,扫视众人一周,见大家似乎均做此想,当下宏声道:“当初我在听这故事时,也和大家一样,岂知大错特错,不仅没人接的下百招,东风、南风、西风三位长老竟无人接下三招,三人这才知道,自己与掌门的武功相去甚远。本门开派祖师乃大智若愚之人,他规定长老会得有人接下掌门百招方可依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废除掌门,这一规定有两方面考虑,第一,防止长老会目光短浅,做出错误决定。第二,防止内讧,长老会若无人接下掌门百招,就算掌门被废,本派也会渐渐衰败。若是因长老会的错误,导致掌门一怒而去。本门可由长老会选人暂代掌门之位。但必须停下其它一切活动,追寻掌门,直至迎回掌门为止。”

听到这,丁点渐渐明白,祖父可能真是王屋派的人,想起自己打开是非洞靠的正是祖父所给的一块玉佩,当下对石应天再无怀疑。

石应天停了停又道:“三位长老本来对他们的决定是充满信心的,但当他们与掌门过招后,这种信心开始动摇了。若是几位长老把真正感受说出来,事情也许不会发展的那么糟。他们三位从来没有想到是非子的武功会那么高,以致于大大出乎了他们的想象,恐怕连前代掌门也难以接下他百招,而他正是上代掌门的得意弟子。他们震惊于是非子的武功,竟然一个个呆若木鸡,议事厅内,一时静得鸦雀无声、落针可闻。是非子想起刚才的内斗,不禁有点伤怀。东风的狠、南风的疯、西风的狂虽无一招半式能对其造成威胁,但那种认真的精神,那种狠、那种疯、那种狂无一不透露他们对自己的强烈不满。他看了看几位长老,那一眼极是复杂,有一分怜悯、有一分沉着、有一分疑惑、有一分放弃、还有一分期盼,总之,它太以复杂,只可意会,难以言表就是了。那几位长老被他这一看,竟是终身愧悔、一世不安。他看了一眼几人后,道:‘我明白你们几人的意思,我的行为你们一时难以理解,我不怪你们。连你们都对我如此失望,我这掌门做的也无味的很。我走后你们可要管好本派。你们若想通了,可去寻我又或我今后的传人。’言罢,便飘然而去。后来几位长老回想起当时的那一战,就象刻在脑中一般,是非子那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沉着,那细针密线、风雨不漏的指、掌变幻,那行云流水般的步法,比针尖上起舞的精灵的舞步还要飘忽、还要诡异。以致于几位长老后来一直学习、研究这一招武功。那一战是非子极是从容,从容的胜似闲庭散步,从容的几近温柔,就是花前月下的情人于欣喜、兴奋中自然而然的流露出的那种。那一战,他表现的极尽宽容,那是只有王屋派的‘愚经’练到最高境界才会表现出的那一种宽容,那是一种只有强者才具有的那种宽容。”

石应天说完,仰首向天,望着那寂静无声高挂天空的一轮圆月,感慨道:“一百多年了,该是王屋派团圆的时候了。”

他言出真诚,语含期待,柔声又道:“丁少侠还要否认吗?”

丁点见他说的这般诚恳,便道:“好,不瞒诸位,我是得了是非子的真传。”

接着他拿出一块方形,比手掌还小上一半的玉牌,石应天目能夜视,又加早知上面应是何字,所以一看便知是个‘愚’,当下兴奋道:“请少侠把玉牌翻过来,我想看看另一面上面的字。”

丁点依言翻过玉牌。石应天目光灼灼,看完玉牌,不禁仰首大笑,口中连说:“好、好……”

丁点见他如此真情流露,也不打扰,待他平静后,方道:“这想必就是王屋派的掌门令符。”

石应天道:“正是。就是这块掌门令符及其执令之人。令我王屋派一百多年的苦寻。皇天不负苦心人,我王屋派终是苦尽甘来。还请少侠万勿辜负是非子祖师的遗愿,接掌门户。”

丁点道:“我接了掌门,那石帮主又当如何?这万万使不得。”

石应天道:“这样吧,我们先回王屋派,只要你信得过石某,这权力的移交,一定能不着痕迹。少侠可信得过石某?”

丁点毫不犹豫地道:“从我承认进了是非洞开始,就已信了。只是,我入是非洞的事,仅我和菲妹两人知道此事,不知王屋派怎么得知此事的?”

石应天道:“天也不早了,袁大侠如不见外,就和我们一起回王屋派,咱们边走边说,如何?”

袁千山寻柳依人这么多年,至今杳无音信,正不知如何下手,突闻这么秘密的事,也能被第三者得知,顿时来了兴趣,见石应天邀请,也不思考,便道:“那就打扰石帮主了。”

作为老江湖,为了丁点的安危,他本应托词离去,这样,即使石应天图谋不轨,考虑到他已离开,也会有所顾忌。

岂知他竟然为情所困,失了机警。

……本章完结,下一章“ 碧玉枕(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