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神录 [目录] > 第34章: 碧玉枕(1)

《天神录》

第34章 碧玉枕(1)

laoganqiren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石应天见他们信任自己,心下高兴。

一路上,披星戴月。

众人随着石应天,行进在弯弯曲曲的小路上,间或惊醒宿鸟,沐浴在深秋那夜凉如水的月光下,倦意全无。

石应天道:“是非洞的事,虽然秘密,但你如得一物指点,世间便无秘密可言。”

袁千山听说世间还有这等好东西,忙加快步伐,紧走几步,来到石应天右侧道:“不知是什么东西如此奇妙?”

石应天见他这般神色,知他必是有什么事需要得到此物指点,想自己当初又何尝不是如此,所以待袁千山话音一落,他便道:“碧玉枕。”

袁千山见石应天如此干脆,心中顿时对他多生了几分好感。

当下道:“可否请石兄就此说详细点。”

石应天脚下不疾不徐,口中道:“这碧玉枕又叫通灵枕。得此枕者,但需把自己想知之事于睡前想上一遍,然后枕在碧玉枕上睡去,便可于睡梦之中得到此物指点,无论是寻人还是寻物均可得尝所愿。”

听石应天这么一说,丁点不由自主地望向典菲,恰巧此时典菲也正向他望来,两人相视一笑,均想原来如此。

两人本就并肩而行,这一别转头来,笑脸向对,目光一接,心中都是一热,一股暖流伴着皎洁的月光在两人心间流淌。

典菲心想若不是众人,丁大哥不定会对自己怎样怎样呢!

丁点却想,若是能在这圆月之夜,抱着或抗着菲妹在这山间小道上,狂奔百里又或千里直至滩倒在山脚的草地上,数数星星、看看月亮,该是何等旖旎,只不知菲妹高兴不。

突然,袁千山发话打断了他们的遐思,道:“不知石兄可愿将此枕借与在下睡上一睡?”

石应天转头,看了看袁千山,语含歉意道:“非不愿,乃不能。”

袁千山忙道:“这是为何?”

石应天道:“这碧玉枕在满足持有者心愿后,便会自动遁去。”

袁千山听后,‘喔’了一声,石应天自然听出了这一‘喔’里头所包含的失望,当下接道:“这碧玉枕本是李淳风府中之物,后被神偷席无言盗出,这才流落江湖。先前李淳风光临敝派正是为碧玉枕而来。”

石应天话音刚落,袁千山便道:“那李府的碧玉枕又从何而来?会不会是黄梁美梦枕?”

他连问两个问题,问得很及时,又恰恰均是众人关心的问题,因此,他话音一落,众人均往石应天看去,石应天见众人个个神情专注、兴趣盎然,谈意更浓,当下绘生绘色道:“黄梁美梦枕只能让人梦中得意,空自欢喜,所谓一枕梦黄梁说得就是此意;但这碧玉枕就全然不同,它是通过梦境给人指点迷津,在现实中,如愿以尝。再说了,这碧玉枕其实应是一个人。”

众人听至此处,均觉不可思议,纷纷道:“一个人!”

石应天侃侃道:“对,还不是一般的人,江湖人称‘知机子’。此人知天知地惟一不知的是他自己,在他飞升之日,应了天劫,遭了天谴,为避天雷,急切间把自己的精气神化入了一方玉石,虽免了魂销魄散,但肉身已毁,这方玉石也因得他元神之助而变得能大能小,有了灵性,因放在头下,能在梦中与人指点迷津,所以人称碧玉枕又或通灵枕。”

石应天本就能说会道,这一口气说将下来,中间毫无停顿,自然流畅犹如行云流水。

只听得众人眉飞色舞、心花怒放。

他未待众人发话,便自道:“这知机子原是李淳风的大师兄,遭劫后托梦与师弟李淳风,这才入了李府。”

袁千山听后道:“听说这李春风能切会算,既然这碧玉枕已现身江湖,又何必急着追回。还不如让知机子为江湖人做点好事,也算应劫。难道他李春风还要知机子指点不成?”

他本以为石应天会与他英雄所见略同,岂知石应天却道:“袁兄有所不知,这李春风与袁天罡正在写一本叫什么《推背图》的奇书,据说此书若是写成可预知未来数百年内发生的事,其实此书也有知机子的心血,先前李春风到我王屋派就是要把他师兄请回,以便随时请教,岂知他人还未到,碧玉枕已去。他临去时叹息着说:‘师兄呀,师兄你就这么离我而去了吗?我本以为还能将你请回,再向你请教一些问题,谁知你我缘分已了。师兄既获异能,已可来去自如,那做师弟的也只能盼你早离劫难,破界他去了。’袁兄你听他此言,可知碧玉枕从此便成了无主之物,我想只要袁兄行走江湖时多加注意,也未必没有机会。”

袁千山听他这般说法,知是安慰自己,当下也不多说,只是苦笑道:“多谢石兄好意。”

袁千山与石应天二人从相见到眼下仅数个时辰,但他二人已是惺惺相惜,不知不觉间已把对方看成了至交好友。

……本章完结,下一章“ 碧玉枕(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