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神录 [目录] > 第37章: 意外(2)

《天神录》

第37章 意外(2)

laoganqiren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晨雾被温和、潮湿的春风吹散,露出天空。

春日睡眼惺忪的望将过来。

给人以随便和亲切的感觉。

小草开始从雪被下探出头来,在拂拂而来的春风的吹动下,正向行进在狭长的小路上的婉约和袁干点头哈腰,状似欢迎,不过有点夸张罢了。

婉约腆着个大肚子,牵着袁干的手,在迷棋谷这弯弯曲曲的小路上缓缓的走着。

含笑的朝阳向洒满阳光的迷棋谷憨看着。

袁干瞧着满脸朝霞的婉约乐滋滋的。

婉约一手托着肚子,一手拉着袁干。

目光看了看路左边那合抱粗的老柳树上的众多新芽,又瞧了瞧老柳树旁尚有积雪缠身的依旧青翠挺立的柏树,最后把目光移向路右边的一片草地,她瞧着在春阳中化去的雪儿,竟生出了不忍。

她更希望雪儿是因禁不住春阳那火辣辣的挑逗而羞入草丛,又或隐入了沃土。

袁干一直盯着婉约,忽见她面露不忍之色。

忙紧了紧牵着的婉约的手,关心地道:“怎么了?”

婉约见袁干连自己的些微变化都能感知,心中欢喜。

当下微微一笑,道:“没啥大事。只是看那春阳融雪有些不忍罢了。”

袁干转身面对着婉约,以手抚摸着婉约的黑发,柔声道:“这有何不忍?这冰也罢,雪也罢,不过是水的别样存在罢了。这正像我们人类冬穿棉袄、夏着单一样,无悲无喜,顺其自然而已。”

婉约听了他这般精辟的剖析,心中很是折服,随又道:“对那老柳树、翠柏、路边的野草呢,袁大哥可有新解?”

袁干看看婉约,微笑道:“夏天遮阳,冬季挡风雪,还有就是让人看上去很舒服就是了。”

婉约看着袁干,摇摇头道:“袁大哥这等解释可谓妇孺皆知。我意思是为何冬季柳树和野草要枯容而翠柏却独绿?是否只有翠柏才能笑傲严冬?”

袁干挠挠后脑勺,连说几个这个吗?

倒没有想过。

婉约见他那憨像,心中一股幸福的暖流涌动,竟似溪水般叮叮咚咚。

袁干见她满眼柔情的看着自己,便美滋滋的道:“倒要听听婉妹的见解。”

言罢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婉约手搭凉棚,瞧了瞧愈升愈高的太阳,随后学着袁干解析冰雪时的神情道:“那老柳树以及野草有没有在寒冬中死去?”

袁干道:“自然没有。”

稍顿,袁干便露出一副心领神会的样子道:“我明白了,老柳树也好,野草也罢,它们都和翠柏一样在以各自独特的方式度过严冬。它们之间是不分高下的,应该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婉约俏皮地说:“答对了,有……”,她赏字还没有出口,便听“哎哟”一声。

袁干的心跟着就“咚”的一下,一脸关切的道:“怎么了?不舒服了?还是累了?”

婉约见袁干这般紧张,心里乐陶陶的,柔情似水地瞟了一眼袁干,撒娇道:“你想把我给累死啊!一下就是这么多个问题。”

袁干瞧着婉约那撒娇使赖的神态,一时竟是痴了。

婉约见袁干痴瞅着自己,不再发问。

便以肘轻轻地碰了碰袁干,轻声道:“袁大哥,刚才我是被咱们的孩子踢了一脚。”

袁干道:“哦,真的?让我瞧瞧。”

婉约腆着个大肚子,幸福而自豪地道:“你摸摸,快点,又动了。”

袁干忙伸出手去。

但觉里面似乎真有点动静,然后又把头贴在婉约的肚子上,侧耳倾听了一会儿,道:“左边一个安静,右边那个不老实。”

婉约有点惊讶地道:“袁大哥真的了不起,竟真的让你听出来了。这两个孩子真是左边那个的憨厚,右边的那个捣蛋。刚才踢我一脚的正是右边那个捣蛋鬼。”

袁干待婉约话音一落,便道:“好呀,还没出世就这样不孝,看我怎么教训你。”

言罢,袁干装模做样的在婉约腆着的大肚子右边摸了摸。

想来这就是他袁干的家传教子大fǎ了。

婉约见袁干这般鬼头鬼脑的样子,忍俊不禁的笑了出来。

此时,百里雄风和腆着大肚子的雕琴也正沉浸在即将做爹做娘的幸福之中。

以梦和百里夫人则忙着为快出生的孩子,准备着小衣小裤。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不劳而获(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