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神录 [目录] > 第7章: 迷棋谷中(6)

《天神录》

第7章 迷棋谷中(6)

laoganqiren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药神见袁干已不受外物干扰,朗声道:“袁家娃娃恭喜你。”

话音一落,袁干忙收起大刀,向药神恭敬道:“多谢师祖指点!”

药神尚未接话,那边的婉约已抢先发话道:“你是如何觅得人刀合一的?为何现在不再受外物干扰?”

袁干注视着婉约柔声道:“也许是我对刀道的一种执着,愿以性命去关注它,用心血来浇灌它,最终以一口鲜血孕育了它,使它成为了我生命的一部分。当外物干扰时,我已成刀,又怎会受你们声音的影响?”

婉约娇笑道:“我才不要和一把大刀成亲呢。”

袁干摸摸后脑勺结结巴巴一时竟无言应对。

药神替袁干解围道:“你这丫头,可真会欺负人。”

婉约吐吐舌头,挽着袁干的胳膊道:“天黑了,我们回去吃饭吧。”

翌日,百里云烟与药神商量,想让袁干回霸刀门,把娶婉约过门的事向其父禀明,也好有准备。

饭间,百里云烟向袁干一说,谁知袁干竟非要再逗留两日不可,说是要向药神学习一些阵法。

于是药神也就答应了下来。

药神自然知道袁干为入迷棋谷,于阵法上,也下过功夫,只是稍显肤浅,于是安排它先温习一下有关阵法的原理,而后传了他锁仙夺魂阵。

关于此阵,袁干已能独立应用,只是不能像药神那般,能因时因势,因人而异地变出许多新花样,让人难以破解。

两日中,婉约也把母子连心大fǎ中属于母亲的那一套心法,初步掌握,只是还不甚熟。

第三章

婉约依依不舍的送袁干出了谷,细细嘱托道:“一路上除非万不得已,少管闲事,多多保重,我等你。”

袁干重重的点头道:“婉妹,你放心好了。”

婉这一日袁干出谷,说是一月后,迎娶婉约过门。

约一个人伫立在谷口,直到袁干的身影消逝在清晨的雾霭中,才转身回谷。

秦岭北麓。

翠华山。

天池边,有一处被藤蔓包裹的巨大不明物。

近看,却见一年轻人推开一方绿色藤蔓而入,原来这不明物竟是一座房子。

那人推开之处赫然是一扇门,真可谓别出机杼。

屋内一绿衣老者正对着刚才入内的那个年轻人秘密低语,只见那老者鹤发童颜,起码百岁高龄。

跪在他面前的年轻人,叫道:“师祖,有何吩咐?”

老者略一沉吟道:“死册已满,剩下的恶笈与群英谱却仍未全,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吗?”

那年轻人忙应道:“徒孙这就去办!”

此时的袁干却是满心欢喜的向长安赶去,一路上翻山越岭,这一日来到了洛阳城。

洛阳地处“九州腹地”,北临嵯峨逶迤的邙岭,南对亘古耸黛的嵩山。境内伊、洛、湹、涧诸水并流,河山拱戴,雄关林立,自古形势甲于天下。

城内布局整齐,街道宽阔,眼见还有一天的脚程,便可回霸刀门,袁干算算时日尚多,就决定在洛阳城住几日,顺道看看洛阳八大景:金谷春晴,洛浦秋风,天津晓月,铜陀暮雨,龙门山色,马寺钟声,邙山远眺,平泉朝游。

所居处名叫怡闲居,听店里小二说有赤土国的歌舞团在洛阳城演出,便想去开开眼界,也好说与婉约听。

袁干问明了方向,带了些银两,朝东缓步行去,约莫一个时辰,就听闻前方不远处的一个广场上,人声鼎沸,想是到了演出地了。

正欲找人打听情况,忽闻一人道:“袁兄,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袁干闻声回头,只见一大汉手握铁骨扇,大步向自己走来,忙道:“原来是冯忠,冯少侠,幸会幸会。”

冯忠忙抱拳道:“不敢,小弟正愁一人孤单,不想就碰见了袁大哥。”

袁干接道:“兄弟来的正好,这歌舞演出,应当如何入场?”

……本章完结,下一章“ 阴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