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神录 [目录] > 第89章: 迷题(一)

《天神录》

第89章 迷题(一)

laoganqiren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刘善文伤感道:“哎……是红衣的……哦,对了,那名蓝衣少年让我把这封信转交给你。”

“信?”,李思帆有点莫名其妙,这个臭小子又搞什么鬼!

李思帆刚才揪紧的心这才稍稍放了下来。

谁知看完信后,却又没好气起来,口中连连骂道:“好你个臭小子,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又要干什么?你个孽子……孽子,老老实实呆在师门,也就是了,偏偏又要跑?真是气死我也!”

原来这李木羽跟父亲只丢下一句,手下败将啊,两个月后等父亲切磋完技艺后再碰头,便走了。

嘿嘿。

李思帆甚至能想到儿子那独特的奸笑声。

心中气不打一处来。

又是担心又是气恼,口中一个劲的骂,臭小子长,臭小子短的。

弄得周围的人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

刘善文见李思帆如此担心,便道:“令公子一看,便是聪慧之人,谅是不会出什么事的。况且孩子大了,总免不了要出去历练一番的,不然还算什么男子汉!”

李思帆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压下自己对儿子的溺爱,道:“师弟说的是!”

父爱大抵都是如此,男人即使疼爱自己的孩子也是决计不会表露出来。

父爱犹如躲藏在白雪下的春的萌芽,犹如绽放在早春三月的迎春花,犹如柳条上点点滴滴的绿意,带给儿女的永远是一种生机——一种希望。

不过李木羽此时可没想那么多,他正悠哉得不得了,一想到自己的父亲就忍不住地大笑出声。

嘿,嘿……。

想必又在发怒了。

他笑嘻嘻的想着原本儒雅的爹,被自己和娘搞的风度全无,甚至还老子……老子直叫唤的场面,就觉得好笑。

这样边走边笑,神清气爽的李木羽一面看看天空中的游云,一会顺手折下路边的野花衔在嘴中。

路边姹紫嫣红,百花争艳,不愧是相思门啊,景致果然别致。

就拿这条小径来说吧,阳光从树叶的间隙投射过来星星点点的光彩,两旁的小花小草都朝路中心挤着,翡翠色的香榧、蓝蓝的竹笋、紫色的青春花以及暗红的灯笼花。

可谓是美不胜收!

在这万绿丛中,葱葱郁郁的绿叶,油绿欲滴,浅色的杂草在阳光的照耀下仿佛玻璃似的透明,深浅相交,构成了一个绮丽的世界。

走到这里的时候,李木羽变得谨慎起来,慢慢走到那棵蒲团松前,细细摸索起来。

这棵蒲团松起码有几百年历史了,蒲团松顶上可围坐十几人对饮,真是有趣。

更有趣的是它不是一棵仅仅可以用来对饮的蒲团松。

它的有趣在于它是相思门密道的出口。

没错,李木羽正站在相思门密道的出口,他打算再进去一趟,发现他还没有发现的秘密。

来时那个红衣少年似乎十分的害怕,连连提醒他要小心,一开始那个红衣中年人也说密道并不常用,那究竟为何才建这道密道的呢?

刚才在相思门中时,他向门下弟子打听过,那些弟子们只说那里很邪门,有的时候出入无事,有的时候又有危险,仿佛里面住着鬼魂一般。

鬼魂?他李木羽可不怕!

他坚信那些鬼呀神呀的说法,不过是些胆小的人又或心中有鬼的人自己吓唬自己罢了。

在他李木羽看来,为人不做亏心事,何怕半夜鬼敲门。

怕,他是不怕的,退一步说,就算他怕,他也得进去。

因为他李木羽是个有情有义的人。

……本章完结,下一章“ 迷题(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