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可怜身在帝王家 [目录] > 第106章: 冰释 原生梦云淡风轻(上)

《穿越之可怜身在帝王家》

第106章 冰释 原生梦云淡风轻(上)

跳过的幸福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为什么没有揭发我?”

还没有进入向日阁,瑾翛就被潜伏在一旁的塞宁一把抓住。

“进来再说吧!”瑾翛推开门,笑话,这九州清晏还不至于让一个男人在这里来去自如的吧?还好这会儿大家心都守在坤宁宫,不然塞宁哪有那么容易逃脱。

满脸疑惑的塞宁一阵踌躇,他确实猜不透眼前这个女人打的是什么主意,可是她浅浅说着话的样子,又让他没有办法不去信任她。

恍惚中,塞宁已经跟着瑾翛进了向日阁,等到他发现自己的身体似乎不受自己控制时,懊悔不已。

瑾翛看着塞宁脸上一阵红一阵青的,不觉失笑,更加确定塞宁这个人的单纯,或者说愚笨。

意识到瑾翛的目光,塞宁终于冷静下来了。

“坐下吧!”瑾翛的大方倒显得塞宁像个手足无措的孩子,是的,瑾翛就是要这种效果。

“不坐。”塞宁犹豫了一下便拒绝了,“我只是来问你,为什么不揭发我?”

“我为什么要揭发你?”瑾翛反问。

“我要杀你难道你不知道吗?”

“我知道啊,可是你真的要杀我吗?”

“这……”塞宁的眼神有点复杂,是的,从一开始他便并不想杀她,瑾翛与他想象中那个蛇蝎妇人相差太多了,可是……

“你为什么要杀我?”瑾翛站了起来,平静地斟了杯茶,递给塞宁,“难得你觉得我真的该杀吗?”

迟疑地不愿意接过茶,塞宁仍然是一脸戒备。

瑾翛优雅地放下茶,笑笑地开口:“你给我的罪名,我都不接受,因为我从来没有谋害过弘时,也没有魅惑过皇上,至于刘贵人,我承认是我将她引荐给皇上的,但串通这一说,我无法接受。”

“你胡说!”塞宁霍地站了起来,一时又想不到任何反驳瑾翛的说话,于是挤出了一句,“起码,你对我妹妹的伤害,是真的吧!”

“你问过十三福晋吗?”瑾翛不答反问,“如果我真的伤害了她,那么你认为,现在的她,会对我这么友好吗?”

“这……”确实,一直以来,兆佳氏从没有在塞宁的面前说过瑾翛的不是,而在怡亲王爷的丧礼上,她对瑾翛的态度也是非常的友善的。

塞宁苦恼地摇摇头,他的脑袋现在好乱,许多片断在他的脑海中纠结,他觉得自己陷入一个迷团中,一直找不到出路。

“塞宁!”这是瑾翛第一次叫塞宁的名字,瑾翛总觉得这个名字很美,一种深远的意境,宁静的塞外,一种自由的象征。

塞宁茫然地抬起头,眼神里满是迷乱,到底什么是事实,他真的开始糊涂了。

“有些事情,你看到的,听到的,都不一定是真的,要相信自己心里的感觉,你一直对我手下留情,就是因为你心里一直觉得我不像你所知道的那么坏,不是吗?”

“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我有皇命在身,就算我心里不愿意杀你,我还是会杀你。”

“皇命?”瑾翛勾起了然的笑,“我看,只是齐妃娘娘的一句话而已吧。”

“你怎么知道?”塞宁手中的短刀又被握紧起来,她知道?

“我当然知道,她从二十年前第一眼看到我的时候,估计就计划着要杀我了吧。”瑾翛毫不畏惧地走向塞宁,“只是我不知道,像你这么单纯又忠心的人,为什么会甘愿被她利用,你单纯,但你不笨不是吗?”

塞宁颓然地松了松手,自嘲地笑意未达眼底。

“我只是,欠她一条命。”

“那你相信我么?”

“其实从怡亲王府中你对弘晓说的那番话开始,我就已经相信你了,但是,只要对你还有一丝怀疑,我就不可以手软,因为你总会有机会,危害到我大清的江山。”

“那你现在又愿意对我说这些。”

“瑾姑娘,像你所说的,我虽单纯,但不笨。”塞宁妥善地收好手中的短刀,“我自然知道齐妃娘娘并不是善类,也知道三阿哥绝对是咎由自取,但是对你,我没有办法确定你到底怎样,但你对我可以说这样的话,而且你都没有揭穿我的身份,这足以说明你的为人要比我所知的更加光明、更加正直不是吗?你也绝对,比我想象中的能干与聪慧。”

“那还真要谢谢你的抬举。”瑾翛明显地松了口气,“那我们可以化敌为友吗?”

“不!”塞宁想都没想地拒绝了,“我这条命是齐妃娘娘给的,所以就算明知道她是错的,我依然会站在她的那一边,所以,我们不可能是朋友。”

“你爱着她?”瑾翛敏锐地捕捉到塞宁眼睛里的柔情。

“爱又如何?在她的心里,只有皇上,只有后位,只有江山,而我,不过就是个随时可以为她牺牲的物品,只是物品而已。”

“可是你甘愿啊!”瑾翛突然可怜起塞宁来了,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人,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爱上一个绝对不会在你身边的人,就是那份勇气,都让人觉得可怜。

“我是甘愿,谁叫我欠她一条命呢?”塞宁的形象突然饱满起来,“瑾姑娘,我现在可以告诉你,我可以为她去死,但是我不会为她去伤害不该伤害的人,所以,请你放心吧,照顾好皇上,照顾好自己。”

“她会放过你吗?”

“如果我想逃离,她奈何不了我,但是,如果我甘愿,就是她要我死,我眼睛也不会眨一下。”

“塞宁,谢谢你。”瑾翛由衷地笑了出来,“我希望你可以有自己的幸福。”

“能看见她,就是我的幸福了。”塞宁脸上的笑意很淡,一下子就消失了,“瑾姑娘,塞宁走了,往后,各自珍重!”

各自珍重?这四个字,为何听起来如此无力?

……本章完结,下一章“ 冰释 原生梦云淡风轻(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