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可怜身在帝王家 [目录] > 第128章: 联手 长春宫阴霾散尽(下)[网络版解禁]

《穿越之可怜身在帝王家》

第128章 联手 长春宫阴霾散尽(下)[网络版解禁]

跳过的幸福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弘昼默默地站在刘婉萦的身后,看着那风中凄苦的样子,心里突然泛起了一丝丝的酸,他渐渐可以感受到,为什么当年瑾翛的母亲,一步都不愿意走进当时的雍亲王府,因为这华丽的牢笼中,太多的形单影只了,不见新人笑,唯闻旧人哭,更多的,还有那些人前的风光与人后的凄清。

他从来不觉得刘婉萦是个简单的人,从第一次被她撞到的时候就在她的眼神里读出了算计,只是那时候的算计,也许并不是冲着他来的,所以即使读到了,也只是不求甚解,直至那幅绢画,飘进了他的生活,他终于知道,他这个“不济”的王爷,也即将被卷入这场巨大的洪流中,他拒绝不了,因为他是一个“一无所成”的人。

不会那么傻的真以为刘婉萦会对他动心,真真假假的东西太多了,所以对于未知的一切,早就习惯抱着否定的态度,弘昼不像他的母亲,那个淳朴善良的女人,是宁愿相信一切的美好的,所以她才能活得无所猜忌。

那幅绢画来到他的手中是必然,那首诗为他所见也是必然,那个女人要拉他走进那个漩涡更是必然。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弘昼发现自己找不到拒绝的理由,因为从生下来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他叫做爱新觉罗•弘昼,就注定了他将会是这个雍正王朝仅剩的二主之一,就注定了他必然走入这场也许在场外已经炒翻天的赌局。

其实,命运早已深陷其中,只是现在来了一个牵引的人。

弘昼静静的走上前,眼里的悲切不是假装的,却也不是真实的。

刘婉萦转过身,脸上淡淡的胭脂,透出了脸色的微青,她也是一个身不由己的人吧。

“弘昼,好久不见,你好吗?”

“是啊,一个月了,我rì日等待你的消息。”

“弘昼,我不是跟你说不要再等了吗?”刘婉萦伸出手,抚上了弘昼削瘦的脸。

“如何不等,有些东西已经深入骨髓了,不等我还能干什么?”弘昼刻意做出一种释然的表情,嘴里吐出的却是只有自己了解的一语双关。

似乎过了很久,风的味道都是淡淡的清幽。

弘昼知道今天在这深宫的一方三角天空中,将会上演一出他期待了许久的闹剧。

消停了一个月没有任何动作的刘婉萦,是在制造暴风雨前的宁静。

也许是因为等不到弘昼的失控,或者是因为等不到长春宫与钮钴禄氏的对决,又或者是等不到到孟湘音意料中的反应,还或者是因为一切比她想象中要风平浪静,她终于忍不住,必须自己踏出这混乱的第一步,而这第一步注定了她没有办法置身事外,其实很久很久以前,她就已经不能置身事外了。

原本以为依那段日子与弘昼的私定终身和突然的变卦,弘昼那沉不住气的性子一定会后宫,至少是他们长春宫搞得鸡飞狗跳,然后通过刘熏的误导把矛头指向了钮钴禄氏,可以挑拨他们兄弟俩,至少是耿氏和钮钴禄氏之间的矛盾,而进一步激化成两个皇子之间的争斗。雍正最看不得的就是兄弟间的争斗,曾经多少个夜里,刘婉萦曾听雍正低低絮絮地说起,那些他依然心心挂念着的兄弟,还有那早逝的弘时。

刘婉萦其实知道,雍正也许真的是一个好皇帝,他这些年一直兢兢业业,从来没有消停过的努力,她也看到了,大清的江山,此时正日益繁盛,雍正用各种各样的手段打击贪官污吏,希望还百姓一个安居乐业的环境,一个满清的皇帝,一直在为他们汉人的安稳努力着,这无法让她不感动,但是,那不代表,她的家人,就应该成为这长治久安的牺牲品,尽管她多么不想让师傅动用反清复明的势力,可是,到目前这一步,她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她更不想利用弘昼对瑾翛的感情,那是一份她渴望不来的纯粹的倾慕,曾经她在弘昼话语中的字里行间理出了头绪,弘昼告诉她,的确是因为喜欢瑾翛姐姐,所以才对与她有相似面容的刘婉萦动心,继而去爱。那种倾慕,不是凡夫俗子的爱情,也许,是来自于一份亲情与友情,甚至加上爱情的交融,它不足以让两个人生生世世厮守,可是却足以让一个人为了另一个人去死,或者去活。

在那场也许彼此都心知肚明的戏码中,他们都扮演着多重的角色,那些角色混乱得让他们渐渐忘记了自己最初的目的,也许,更因为彼此的寂寞,在戏码中,也许还能找到彼此孤单的依偎。

背后有渐渐蠕动的身形,一支并不庞大的队伍,稀稀疏疏的若干人,脸上有牵挂有怒气有不解有怀疑。

刘婉萦深深看了弘昼一眼,伸出的柔荑牢牢地把自己固定在弘昼的怀里。

“弘昼,再抱抱我好吗?”声音低低的,不知道为什么。弘昼真正听出了渴求。

最后的拥抱吗?

那接踵而来的,就是误会了吗?

然后就是一个叫做弘昼的无所作为的纨绔王爷,背上一个勾引庶母的罪名,再然后呢?弘昼可以感受到身后的人马越来越近,那危险的气息也宛如毒蛇猛兽般,开始进驻了他的私有环境。

刘婉萦能感受到自己内心的恐惧,她不知道走出这一步自己是否能全身而退,只要雍正对于洛旖的感情有她想象的那么深,那么她绝对没有事,可是弘昼,就必然成为牺牲品,雍正自然不会要他的命,可是他的下半辈子,他的一切前途,也许就真的毁了。刘婉萦觉得自己对弘昼有深深的愧疚,可是,尽管从私心上来说,她可以为吕氏争取多一点点的时间,但是,其实她也是希望可以把弘昼尽早地拔出那个有关储位的泥沼,那也是保护他,刘婉萦是这么说服自己的。

弘昼看不见刘婉萦的表情,可是却感受到她的身体一直在发颤,是因为害怕吗?还是因为在哭泣?

突然弘昼从鼻子里面哼出了笑,脸上的落拓突然就明亮起来,他解开了刘婉萦紧紧环在自己身上的手,对上刘婉萦秋水般的瞳,弘昼温柔地说了一句。

“回头吧,你毁不了我的,你将毁掉的,是你自己,我皇阿玛,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易骗,而你,也没有你自己想象中的,那么重要。”

***********************************************************

不好意思啊大家,最近狐狸很忙,所以更新就懒了一点点,趁今晚稍微有一点点时间,就把两节一起写了也一起发了,大家别怪我啊,真的好忙好忙,大家见谅哦!

……本章完结,下一章“ 意外 幕后人棱角渐明(上)[网络版解禁]”↓↓↓更精彩哦!